第1070章 我们再也不可能了,哪怕我还爱你

小说: 卓简 傅行夜 作者: 你的情深我不配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302 阅读进度:1067/1073

“你来做什么?”

冷沉的傅衍夜站在门外质问。

“沈茉莉失踪了,我以为她在这里。”

陈想愣了愣,被傅衍夜的凌人气场,但是很快找回自己的声音。

卓简听到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又到门口去。

果然,傅衍夜站在那里。

卓简才要问,他来干什么呢。

陈想随即又赶紧解释:“别误会,我对傅夫人非常尊敬。”

“你找到了?”

傅衍夜对傅夫人三个字很满意,又沉着气问了声。

“没有。”

psm.vp.

“那你可以滚了。”

傅衍夜冷下脸。

陈想点点头,离开。

傅衍夜看向室内,进去后把门轻轻关好,问她:“这个房子是除了我以外,什么人都能进吗?”

“是啊,这个房子除了你谁都能进,麻烦你出去。”

卓简下着逐客令,也往里走。

“……”

傅衍夜可没想到他才刚进门就要被轰走,只得忍着脾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总之我不希望在自己的房子里看到你。”

她走到沙发那里,回头,在自己给出的框框里随意的挥洒自己的性子。

“我……”

“今天孩子们也不在,也不用装了吧?”

“我是想来跟你谈换保镖的事情。”

傅衍夜望着她好几秒才说出这话来,他没想到孩子们不在的时候,她对他这么不耐烦。

“……”

卓简突然说不出话,不过很快又气呼呼的坐在了沙发里。

傅衍夜跟过去,坐在她旁边的沙发里看她还生气,便接着开口:“你说让王瑞照顾袁满?”

“不然呢?袁满现在怀着身孕是最需要他的时候。”

卓简不看他,只是说实情。

“嗯。”

他答应了声。

空间里突然陷入死寂。

其实都在克制自己的脾气。

卓简意外的看他,傅衍夜便也抬眼看她。

“就照你说的做。”

他说。

“照我说?我根本不需要所谓的保镖。”

其实就是监视她。

“不需要保镖你手肘上的伤疤会更多。”

“有保镖我就没有受过伤吗?”

她身上的伤疤,何止一两处。

“又喝酒了?”

傅衍夜记起那些让他感觉钻心的关于她的事情,转移话题问道。

卓简瞬间屏住呼吸,然后转身看向窗外。

“所以爷爷奶奶的话你也都当耳旁风?”

傅衍夜也心烦。

他想要的是那个总是以他为中心,可以叫他夜哥,也可以对他傻笑的女孩。

她不是了。

可是,她又是的。

卓简转眼看他,他还敢提爷爷奶奶?

她还没找他算账呢。

傅衍夜拿了根烟放在嘴边,只是要点的时候突然看向她,然后犹豫。

卓简没说话,收回眼神也去茶几抽屉里拿了根烟,也放在了唇间作势要点。

傅衍夜捏着烟,靠在沙发里,深邃的恶黑眸烦闷的盯着她。

卓简则是不理他,点了眼,抽了口后,纤纤玉手夹着烟卷看他,问道:“怎么不抽了?”

“卓简,你是不是真觉得我不敢管你了?”

他也不想再克制自己,她点烟的那刻就无视了他的喜怒。

“怎么会?我怎么会有这种天真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卓简笑。

她穿着衬衫跟窄裙,细长的腿交叠起来,不自知那若隐若现的勾着人心。

她只是心烦,想他快走,又赶不走他,一只手摸着膝盖,另一只手肘压着手背上,尽情的享受那口烟带给她的舒缓情绪。

真的就没再发脾气。

傅衍夜气的冷笑,随即也点了烟抽了口,然后身体里的那股子邪劲就要控制不住,那么冷冷的瞅着她。

卓简不在乎,也不看他,只享受那根烟。

这样挺好的,俩人一起抽,半斤八两,谁也不用说谁。

她想,他们还能怎样呢?

这段婚姻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可是还是有人先受不了了,傅衍夜掐断了烟,然后突然扑倒她眼前,夺了她的烟,捏着她的下巴,“卓简,你在考验我的耐心吗?”

卓简被迫仰头看着他,平平淡淡,“我怎敢?”

“你怎敢?那你在做什么?”

他的手里还捏着她的烟,又狠狠地一眼看她,眼神质问她。

“为什么你能抽,我就不能?”

卓简反问。

“你跟我比?”

他高高在上睨视着她,低沉的嗓音质问。

“我没有跟你比,只是你要管我,最起码也得以身作则吧?自己都劣迹斑斑,怎么管的住我?”

卓简木讷的仰视着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傅衍夜捏着她下巴的手力道轻了些,稍稍远离她一些想要将她的表情再看的清楚一些。

后来他却耐不住又贴近她,到她眼前,盯着她眼睫下,突然就不愿意再克制自己,她还是他的妻子,他想亲就亲。

于是他突然吮住她的唇。

“嗯。”

一口气上不来,被他突如其来的吻闷的哼了声,然后就再也发不出声音。

傅衍夜含着她的唇不让她反抗,直到拇指摸到她眼角流下的泪痕,才稍稍放开她一下。

却依旧跪在她旁边的沙发,依旧那样倾着身与她相对,呼吸相缠,“疼了?”

卓简不说话,只是固执的看着他。

他也喝了酒,她尝到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休想。

傅衍夜见她不肯服软,只一眼就又亲上去,这次不像是刚刚那样只是含着吮着。

这次他的舌尖闯入她的口腔。

酒味纠缠,心乱如麻,她手臂折叠在他的胸膛里,拼命的往外推,奈何她推的越重,他抱的越紧,吻的越凶。

她咬伤了他,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唔,傅衍夜。”

她的声音颤抖,有气无力,她的眼神绝望,她的手只打在他的下颚线。

她仰视着他,那个曾经根本就是她信仰的男子。

他还俯身在她面前,却不再吻她。

他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嘴里,然后他咽了下去,就那么忍耐着,探究的看着她。

她大概是喝醉了,脑供血不足,识人不清,然后眼泪一颗颗往下掉,然后她问出那段藏在心里很久的话,“你把我当什么?上一刻说我跟别的男人苟且,这一刻又来吻我?你以为一束花,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再回到你身边,再去爱你吗?”

她说:“我们再也不可能了,哪怕我还爱你。”="ps>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