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第 43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2-01-29 字数:7389 阅读进度:43/135

放河灯是用来对逝去亲人的悼念,还有对家人们的祝福,不过现在很多放河灯也会许下各式各样的愿望,比如已婚女子求子,姑娘求如意郎君,母亲求孩子平安健康,男人求财运这些。

更多放河灯的都是女子孩子。

每到过年,盘临河都是热闹非凡。

沈糯小时候,经常跟着沈母来盘临镇放花灯。

她那时候的愿望都是家人安康。

这个愿望也从未变过。

这会儿沈家几个孩子都闹着要去放花灯。

大家一起朝着盘林河走去。

沈家几个女孩都提着花灯,沈莺也是只小狐狸的。

沈晨还问她们,“阿糯姐姐和莺儿妹妹怎么都是小狐狸花灯。”

沈莺笑嘻嘻,“我家有个胖狐狸,叫沈小狐,所以花灯我也要买小狐狸样式的。”

沈晨哼了声,“莺儿妹妹又糊弄我。”

莺儿妹妹总是神神秘秘告诉他,家里养了只很漂亮的胖狐狸,但他每次来二叔家就没瞧见过,所以一直觉得莺儿妹妹再骗他。

沈家大房和三房的人也都以为是孩子的童童语,可能是在哪见过狐狸。

大家都没把沈莺的话当真。

沈糯也没多,沈小狐自己还不是很愿意见其他人,她也不会特意去干涉。

镇上人太多,特别是两条集市,人头躜动。

想去盘临河走其中一条集市是最近的。

虽然人多,但热闹,还能看许多好玩的东西。

沈家人走的是热闹的集市,沈林和沈大伯跟沈糯各牵了个孩子,怕丢失。

路上还买了不少小玩意小零食的。

等到了盘临河已经小半个时辰后。

要是平日走这条路,不到两刻钟就能走到河堤边。

河边果然也是人山人海的,里一层外一层。

沈糯带着孩子们先过去买河灯。

盘临河旁边就有很多小商贩卖河灯。

除了沈大伯不想放河灯,沈家其他孩子们每人都买了一盏河灯。

沈糯还买了个火折子,一会儿放河灯用的。

河边人虽多,但大家也不会朝前挤,都是站在人群后面排着队,大家也都是放了河灯许了愿就离开。

很快就轮到沈家人。

沈家几个孩子们都站在河边,河边有些青苔,还是有些滑的。

沈糯交代道:“都注意些,有些滑,小心别摔进河里面了。”

这样冷的天儿,若是不小心被挤到河里,会染上风寒大病一场的。

沈晨今日印堂暗沉,有点小灾,所以沈糯全程都是陪在沈晨身边,来的路上也都是一直牵着他。

沈林,沈糯和沈燕,他们年龄稍大一些,先把河灯中间的小蜡烛点燃,放下河灯后许愿。

三人都很认真的闭眼许愿。

沈糯许的愿还是家人一生平安顺遂喜乐。

等三人许好愿后,看着河灯慢慢漂走。

沈糯才对身后的沈莺,沈焕和沈晨道,“你们也过来放河灯吧。”

沈糯知晓沈晨今日有点小灾,这会儿也是让沈晨站在她的身边。

她原本想帮沈晨把河灯点燃,沈晨急忙说,“阿糯姐姐,我自个儿来就成。”

他从沈糯手中接过火折子,点燃河灯,然后弯腰把河灯放在河里。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沈晨身后那人忽然朝着沈晨撞了过来。

是后面有人插队朝前挤,导致沈晨身后的人被大力朝前推撞了下,一下子就撞在沈晨身上。

沈晨这会儿还弯着腰,那人撞在沈晨屁股上,沈晨因为惯性一头朝着盘林河里面栽了进去。

事情发生的太急,沈家人发现沈晨要掉进河里的时,想抓住他都来不及了。

周围也有人发出惊呼声……

大家都以为这孩子必掉进去,还想着这么冷的天,掉进去非得大病一场。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就见那孩子身边系着着织锦软绒斗篷的美貌姑娘忽地一伸脚,勾住了孩子的腰身,再轻轻一提脚,那孩子就被勾了上来。

沈晨自己也是吓着一跳,还以为要掉进去时,感觉有人勾住他的肚子那,然后他整个人又回到岸边上。

沈家人吓得脸色都变了。

沈大伯说,“你这孩子,怎么还差点掉进去,要不是你阿糯姐反应快,勾住了你……”

“又不是我自己想掉进去的。”沈晨委屈巴巴的,“是后面有人推我。”

大家都回头去看,沈晨身后是个十四五左右的少年。

少年被沈糯看了眼,脸色腾得一下子变红,他急忙摆手,“不,不是我,是,是后面突然有人推搡,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都说不是故意的,而且的确是后面有人挤他的原因,沈家人也不好再说甚。

这会儿,少年身后突然挤进来个很胖的男孩。

孩子穿着身锦衣,看着有八九岁的模样,比沈晨还高些。

胖孩子身后还跟着两个婆子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

妇人也是一身富贵扮相,头上带着整套的头面首饰,看着很就富贵。

这胖孩子挤进来后开始嚷嚷,“人也太多了。”

大家都清楚了,就是这胖孩子跟这两个婆子和妇人插队朝里面挤,才导致沈晨差点被撞的掉进河里。

沈晨也意识到怎么回事,瞪着那胖孩子道:“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排队?你们这样挤进去,前面站在河边上放河灯的人很容易掉进里面的。”

胖孩子上下打量沈晨一眼,见他穿得一般,不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胖孩子嗤笑一声说,“我们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们放的这么慢,我等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出去。”

“那你也不能这样朝前挤。”沈晨很是生气。

沈糯知沈晨今日的小灾已经破了,他今日的灾就是应在这件事情上。

若她没跟着,沈晨肯定会被挤得掉进河里,回家就会生病的。

不过——沈糯又忍不住把目光挪到胖孩子身上,心中一惊。

两个孩子还在争吵。

胖孩子大概从来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话,指着沈晨道:“你知不知我是什么人,也敢这样跟我吵。”

那妇人也面有不虞,但是孩子之间的争吵,她也不好插嘴。

沈晨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这样都是不对,你必须跟我道歉。”

“才不要跟你道歉。”

“快跟我道歉。”

沈家人都没动静,连沈糯都是目光直直看着胖孩子。

打扮富贵的妇人终于有些受不住,呵斥道:“子石,行了,快些跟他道歉。”

叫子石的胖孩子噘着嘴,“娘,我不要!谁要跟这种人道歉。”

沈大伯也醒悟过来,见胖孩子跟妇人打扮都不像普通人,他忙道:“没事没事,孩子也没出事。”他又拉住沈晨说,“阿晨,算了。”

沈晨红着眼,瞪着胖孩子不说话。

后面也开始争吵。

“前面的能不能快点。”

“就是啊,你们不放河灯,也不要妨碍我们。”

胖孩子冲沈晨得意的笑。

沈晨看着后面的人催促,又回头看飘远的河灯,他都还没来得及许愿。

还是沈焕把自己的河灯递给堂弟,“阿晨,我这儿还有一盏,你还放吧。”

“这是哥哥的,我不用。”

沈晨说完,从人群挤了出去。

沈大伯急忙跟了出去,沈林跟沈燕交代了声,让她好好看着弟弟妹妹们,也跟了出去。

等到沈焕和沈莺放完河灯,沈家人才出去。

沈糯也是这时才离开河岸边。

她直到这会儿,才把目光从那胖孩子身上收回。

沈糯的神色很复杂。

她跟着沈家人来到附近宽敞的地方,看着沈晨还气呼呼的,沈糯揉了揉他的脑袋,“阿晨别气,想要什么姐姐一会儿帮你买。”

“不用。”沈晨摇摇头,“今儿能出来玩我已经很开心,虽然河灯没放上。”

还是有些遗憾的。

沈大伯说,“那我们再去另外一条集市上逛逛就回去吧,还是早点回比较好,天色太暗,路上不方便。”

其他人也都同意下来。

沈糯犹豫下对沈大伯说,“大伯,一会儿你先带着他们回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阿糯还有啥事?要不我们陪你一起。”

沈糯摇头,“不用,是些旁的事儿,可能会有些晚,等我处理好,我自己回去就是,晚上回去的人应该也挺多,大伯不用担心。”

“阿糯,要不我陪你。”沈林道。

沈糯还是摇头,表示不用。

沈林见状,知晓堂妹要处理的事情不想他们知晓。

他也不再强求,跟沈大伯说,“爹,我们先带着大家去逛吧。”

见长子都这般说,沈大伯也没再坚持。

看着沈家人离开,融入到人群之中,沈糯才又回头看向河堤边。

她等了没一会儿,方才跟沈晨吵架的胖孩子就出来了。

他还在嚷嚷着,“娘,娘,我要吃枣泥酥,快些带我去买枣泥酥。”

打扮富贵的妇人柔声说,“好,娘这就带你去买枣泥酥。”

沈糯看着两人带着两个婆子朝她这边走来,走至她身旁时,沈糯突然开口,“夫人,还请留步。”

妇人听见声音,看向沈糯。

她显然也认出沈糯来,皱眉道:“怎地,还想讹钱不成?”

她认出沈糯来是方才跟儿子争吵的那孩子的姐姐。

倒是生了副好容貌,可惜心术不正,不过是孩童间的争吵,就要讹钱,她要真敢讹钱,定叫人给她抓去官府,让老爷治她的罪!

沈糯也多了眼妇人的面相,她说,“拦下夫人并不是因为舍弟的事情,虽然这事儿本就是夫人儿子做的不对。”

“你!”夫人有些生气。

沈糯面容平静,她说,“今日拦下夫人只是我与你儿撞见,也属有缘,不想看见你儿莫名横死,只要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我是愿意帮上一把的。”

“你这话是何意?”妇人脸色巨变,“你竟敢咒我儿!”

妇人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她身后的两个婆子脸色也万分难堪,“你这姑娘也太过分了些,我家小少爷不过是同你弟弟争吵两句,你竟敢如此咒他。”

两个婆子说完又对妇人道:“夫人,把她抓去衙门,让老爷来审审她,到底是何居心!”

沈糯道:“我知是你官家夫人。”她看过这位夫人的面相,知晓她是官夫人,这镇子能被称为官夫人的只有县太爷,所以这夫人跟孩子应该是县老爷的妻儿。

她之前看见这胖孩子时心里就咯噔一声。

因为发现他满身红煞,印堂那黑雾比当初看见米潇月时还有浓郁。

而且看面相是早夭之相。

米潇月当初身上根本不见红煞。

表明米潇月只是命中一大劫,度过便无事了。

但这孩子身上有如此浓郁的红煞,说明是死劫,差不多必死的命格。

哪怕度过这次死劫,此后也同样会有其他死劫。

除非他能改掉性子,修身养性,多做善事。

毕竟命格并不是真的一成不变的。

有时一个选择,代表的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命运。

妇人恼道:“既知我的身份,你还敢胡乱语,信不信我把你带回衙门,你今日必须同我儿子道歉。”

她现在心里都还恼着沈糯刚才的话。

沈糯叹道:“夫人要是不信,可以给我你儿的生辰八字,我帮他算一算。”

妇人怒道:“你还敢要我儿的生辰八字!”

县老爷姓郑。

这胖孩子叫郑子石。

郑子石听到沈糯说他会莫名惨死,他心中就已经愤愤然,现在再也无法忍受,啊的一声朝着沈糯的肚子撞过去。

沈糯轻轻一拦,挡住郑子石撞来的脑袋,再顺着他的脑袋反转一圈,这小孩已经被她反剪着手臂制伏了。

“你干什么,你竟然欺负我儿,来人啊,把她给我抓住。”妇人气得开始大叫,想把附近的官差叫来抓住沈糯。

沈糯叹气。

这边闹腾的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旁边忽地传来个熟悉的声音,“小仙婆?”

沈糯抬头往过去,发现是前几日去师父家的吴夫人。

那日她帮吴夫人女儿算过八字姻缘后,吴夫人就离开了,今日竟在这里撞见了。

“吴夫人。”沈糯松开这胖小孩跟吴夫人打招呼。

胖小孩被松开后,急忙躲在了他娘身后。

吴夫人身边还跟着个同她容貌有几分像的姑娘,应该是吴夫人的女儿。

吴夫人身边的姑娘的确是吴家长女吴萱儿。

自打母亲同意她和喜欢的人的亲事后,她跟母亲的关系也更加亲近了些,今日陪着母亲一道过来盘临镇这边放河灯。

但母亲喊眼前这娇美少女做小仙婆,吴萱儿也有些看不懂。

“真是好巧,没想到在这里撞见小仙婆。”吴夫人笑眯眯的,又看了县太爷夫人一眼,“郑夫人怎么也在?”

她显然也认识这位县太爷夫人。

郑夫人脸色稍缓了些,“吴夫人,真巧,你这是特意带着萱姐儿过来盘临河放河灯了吗?”

两人并不住在同个镇子上,但以往吴夫人总想让女儿高嫁,所以也经常带着女儿过来盘临镇参加些宴会之类的,跟郑夫人有过几面之缘,关系算不得很亲近,但彼此间也是相熟的。

吴夫人笑道:“对,给我家萱姐儿的姻缘定了下来,我心里也安心不少,特意带来她放河灯,说起来还要多谢小仙婆。”她说着看想沈糯,“要不是小仙婆替我家萱姐儿看过八字,只怕我家萱儿以后要遭不少难哦。”

吴萱儿一听她的姻缘竟跟眼前这比海棠花还娇艳的少女有关,不由的多看了沈糯两眼,冲沈糯露出个羞赧笑容。

郑夫人惊疑的看了沈糯一眼,迟疑一下对吴夫人说,“吴夫人,你竟也信这江湖骗子的话?她方才还,还说我儿会莫名横死。”

吴夫人一听,脸色都吓得变了,“小仙婆真是这么说的?”

她忍不住看向沈糯,沈糯点点头。

吴夫人这下子脸色直接煞白了。

她以前也不信这些,但自从上次小仙婆算的那么准,她不得不信啊。

事实胜于雄辩,小仙婆就是很有本事,她说郑夫人的儿子会横死,只怕也是真的。

吴夫人忍不住对郑夫人说,“我与夫人关系虽不算很亲近,但今日也要劝夫人一句话,不妨信小仙婆一回。”

“没想到吴夫人也如此迷信。”郑夫人皱眉,“大凉现在对打压这些玄门道门的没有像先祖皇帝在位时那么重,但若查清是骗人的,还是会被抓回衙门审问判刑,吴夫人怎么如此糊涂,还会被这样的骗子骗。”

吴夫人苦笑,凑在郑夫人耳边低声说着。

一开始郑夫人还没当回事,但听到后面,她心里面也惊惧不已,目光来来回回在沈糯的脸上扫着。

吴夫人说了好一会儿,郑夫人一直没说话,但眉头紧锁。

吴夫人道:“郑夫人,我们不妨找个酒楼上去歇会儿,听听小仙婆怎么说,我觉得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郑夫人犹豫下,到底还是觉得听吴夫人的话比较好,她点头说,“好,那我们先寻个酒楼。”

附近就有酒楼,过年时也开门的。

不过这会儿大家都在外面放河灯,酒楼里没什么人。

几人进去后要了个阁楼上的包厢。

郑夫人带的两个婆子在外守着,等几人坐定,沈糯看那胖孩子一眼。

胖孩子被沈糯一招擒住,这会儿有些怕她,坐的地儿离沈糯远远的。

沈糯道:“夫人可否把令郎的八字告诉我?”

郑夫人这才报出一个八字来。

沈糯掐算手指,在心中排过盘,脸色也微变。

她竟算出这孩子会在今日横死。

眼看着沈糯脸色变了,吴夫人小心翼翼问,“小仙婆,可是算出什么来了?”

沈糯看那胖孩子一眼,嗯了一声,“今日。”

她虽说了两个字,但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郑夫人和吴夫人脸色大变。

郑子石今年也刚刚九岁,但他也听懂了沈糯的话,说他今日会死。

他气得使劲瞪沈糯,觉得她就是为自己弟弟报仇。

他不就是差点把那小子给挤掉河里吗?

这做姐姐的就如此坏心眼的说他会死。

郑夫人看起来又想发脾气,但想着吴夫人告诉她的事,说这小仙婆测字找玉佩,还帮女儿避免了婚灾的事儿,她又犹豫不定的。

沈糯道:“夫人若是信的过我,我今日可为令郎赐一道灵符,可避他今日之死劫。”

“好。”郑夫人道。

她倒是要瞧瞧这江湖骗子怎么糊弄人。

还灵符,她都从未听过,至多见过道士画的平安符甚的。

沈糯冲郑子石道:“你过来。”

郑子石吓得胖脸发白,“我不要,你会打我。”

沈糯无奈,起身过去捉这胖小子。

胖小子想躲,沈糯一把捉住他的手臂,怕他乱动,伸手在他的好几处穴位上点了下。

这胖小子就动弹不得,僵硬着身子站在原地,他吓得脸都惨白的,想说话也发现自己说不出口,急得眼泪直往外冒。

其实也不用非得固定这胖小子才能画灵符,但沈糯有心想给他点教训,让他畏惧些,以后莫要再如此顽劣。

正好也给这郑夫人瞧瞧,省得一直当她是骗子。

在场几人都发现郑子石不能动弹,好像也不能说话后,都惊得不成。

连吴萱儿都微微张着口惊讶的看着沈糯,心中惊骇。

郑夫人又怕又慌了,“你,你对我儿做了甚?为什么他不能动了?连话都不能说了。”

沈糯道:“夫人摸担忧,只是让他暂时莫要乱动,省得一会儿惊扰我画符。”

郑夫人又惊又惧的,沈糯露的这手,让她再不敢乱说什么。

这少女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真是有着奇异本事的仙婆?

沈糯伸出一根手指点在郑子石的额头上,她用指尖轻轻一划,郑子石眉心便破开一道很细微的口子,一滴血迹滚落,顺着他的鼻梁滴落在衣裳上。

郑夫人见状,想要伸手阻拦,吴夫人拉住她的手,冲她轻轻摇头。

郑夫人只能焦急的站在原地。

沈糯以体内生气为笔,以郑子石面部为盘,指尖点在郑子石眉心那道口子上。

食指慢慢画下……

等沈糯画完,她的脸色也白了不少。

这道保命灵符也是从师父给的笔记上看见的。

沈糯学来后也是第一次使用。

这是可以帮忙保命的灵符,与普通的纸符不同,普通的纸符以她的修为,可以画几十张,但这样的灵符画出来几乎消耗她体内所有的生气,她现在有点晕。

画完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吴夫人跟郑夫人还有郑萱儿都觉有淡淡金光闪在郑子石面上闪过。

三人都没敢开口说话。

沈糯又在郑子石身上轻点几下。

郑子石一下子就瘫在地上,他惊恐的望着沈糯,“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不是故意挤你弟弟的,我没想让他掉河里的,我跟你道歉,呜呜呜你不要杀我。”

沈糯无奈,她扶着桌案慢慢坐下,“我是郎中,方才只是封了你几个穴位,所以你才不能动不能说话,你现在出去吧,我同你母亲还有两句话要讲。”

可对郑子石来说,什么郎中,什么封穴。

他只觉得沈糯有很可怕的本事,他连滚带爬的冲出厢房。

郑夫人急忙对外面两个婆子说,“把子石看好,先莫要出酒楼,我一会儿便下去。”

两个婆子追上郑子石,哄着他在酒楼里。

郑子龙见楼下有客人,桌上香喷喷的菜肴,他有些走不动了,也想吃,寻了位置坐下开始喊小二上菜。

楼上厢房里,沈糯白着脸告诉郑夫人,“令郎是必死的命格,命格和劫不同,命中有一劫,不管是大劫还是小劫,若能躲过便也彻底过了,但令郎的命格中则带死煞,这属于必死的死劫,即便这次暂时躲过死劫,以后也难说,今日令郎若能先躲过这死劫,你来水云村沈家寻我,我可以教你一些化解的法子,但令郎能不能真的改变自己的命格,还需他自己。”

说白了,她可以暂时救他一命,但不可能次次都救他。

需要郑子石自己来破解。

人的命格,只有自己才能真正的把握。

郑夫人已经慌得都快站不稳脚跟了,她心中乱成一片,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少女的话。

“好了,你们走吧。”沈糯道。

她还要坐在这里休息片刻。

郑夫人担心儿子,慌张出去。

吴夫人带着吴萱儿还在犹豫,“小仙婆,我瞧着你似乎不太舒服,要不我让家中马车送您回去?”

吴萱儿已经被方才沈糯那一手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沈糯摇头,“不必,夫人你们先回吧,现在立刻回,离开盘临镇,莫要逗留。”

因着她想起件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