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第 35 章(修个小bug)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6692 阅读进度:35/135

第35章

米潇月这般去应酬,镇中的夫人太太姑娘们瞧她肌肤光滑白嫩,目光莹莹,都有些惊讶。

“月儿这一个多月没见着,怎地变化如此大?皮肤变得这般好,好生漂亮啊。”

女子只要五官清秀端正,再加上好皮肤好气色,那就是美人了。

米潇月以前也就属于五官清秀,但肌肤状态一直不太好,用益气丸调养一个月,她肌肤细腻不少,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月儿这是怎么保养的哦?快快教教我们。”

“就是,月儿最近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瞅瞅这个小脸嫩的,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而且胭脂水粉都没用,气色还如此好。”

“月儿妹妹教教我们吧,我前些日子做完月子,腰身现在都还瘦不下去,可给我愁死了,气色也特别差劲。”

米潇月笑道:“这都是阿糯的功劳,我前些日子郁郁寡欢的,脸上身上长了不少痤疮,阿糯瞧见后,帮我配了益气丸,我吃完一个月,身上舒坦不少,那些痤疮也全都没了,皮肤还变好了,而且不怕你们笑话,我之前如厕也困难,阿糯给我配的益气丸每日早晨起来就要如厕,我小腹才瘦了下去,腰肢纤细,瞅瞅看,是不是比我孕前的腰身还要细?”

她还特意起身转了一圈给大家瞧。

大家见她腰身的确纤细多了,小腹也是平摊的很,都羡慕不已。

“月儿那可还有益气丸?卖我们一些。”

米潇月笑道:“我这没了,阿糯刚好给我配的一个月的量,而且我同你们说,阿糯是先给我诊过脉象后才帮我配得益气丸,每个人的症状不同,所配出来的益气丸也不相同的,你们要真是需要,得亲自去找阿糯一趟。”

女子最在乎的就是容貌,而且能在这宴会上的,都是家中有钱或者有权的,不差钱,平日里除了处理下庶务,也就是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谈论怎么养护肌肤,哪里的布料好,哪家成衣铺子里面的衣裳花样新鲜等等。

现在知道那位沈家小娘子如此厉害,大家都商量着一起去水云村走一趟。

…………

沈糯救下程素芬后,村里人生病也都会陆陆续续找她来看。

病人不多,沈糯大多数时候比较轻松。

程素芬做完小月子后,还亲自给沈糯提了篮子鸡蛋,跟沈糯道谢。

沈糯本不想接鸡蛋,让她留着自己补身子。

程氏忙说,“我家里养的鸡多,阿糯别担心,鸡蛋都是吃不完的,阿糯安心收下吧。”

说完,程氏都不给沈糯把鸡蛋还给她的机会,急匆匆离开了。

沈糯哭笑不得。

村里人的妇人们大多跟程氏差不多,身上很多小缺点,可能还喜欢嚼下舌根,不完美,但品行是绝对不坏的,知恩图报。

沈糯把鸡蛋收下,看着这满满一篮子鸡蛋,沈糯打算做成糕点。

她最近没怎么去镇子上,除了原先的一些梨脯,家里都没什么零嘴可以吃。

梨脯连沈莺都吃腻了。

沈糯打算做点鸡蛋糕,绵软香甜又好克化。

她去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先把鸡蛋打在大盆里,加入白砂糖搅拌,搅了小半个时辰,才把盆里的鸡蛋都出泡泡来,颜色雪白。

打好的鸡蛋加入面粉和一些面肥,揉成面团,放在盆里,盖上纱布和锅盖,然后放在后锅,用余温来给面团发酵。

两个时辰后,这些面团就发酵好了。

再把陶瓷盆上刷上一层薄油,放在锅里蒸个几息,等陶瓷盆彻底热了,把发好的面团倒入瓷盆里,继续蒸两刻钟就好了。

鸡蛋糕还没出锅,就已经满屋子香气。

沈莺都舍不得出厨房,一直问,“姐姐,糕点什么时候可以吃?”

实在是太香了。

沈糯笑道:“一会儿就能吃了。”

看着时辰差不多,沈糯揭开盖子,蒸出来的一大盆鸡蛋糕蓬松绵软,香味更浓郁了。

沈糯把瓷盆端出来,把里面蒸好的鸡蛋糕倒了出来。

因为瓷盆刷了点猪油,里面的鸡蛋糕很轻易就倒在了砧板上。

沈糯把一大块的鸡蛋糕均匀的切成小块。

切好的鸡蛋糕递给沈莺一块,又端出去分给家人们尝尝了。

沈母尝了口,“好吃,而且不会太甜。”

镇上买的甜点糕点,沈母总觉得甜过头了,阿糯做的糕点味道就刚刚好,吃了还想吃。

沈父也点头称赞,“甜香软滑,味道一绝。”

沈糯自己也尝了口,没有半点蛋腥味,松软可口的。

沈糯又给大伯和三叔家送了些,还给程氏也送了几块过去,毕竟是程氏给的鸡蛋。

等沈糯离开,程氏尝了口这鸡蛋糕,入口就震惊了。

太好吃了,她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

剩下的程氏也舍不得吃,留给女儿和儿子。

等女儿和儿子回来,程氏把鸡蛋糕递给他们,“玲儿和勇儿快尝尝这个鸡蛋糕,是阿糯送来的,可好吃了。”

两人接过鸡蛋糕尝了口,都震惊的瞪大了眼,“娘,这个糕点也太好吃了,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难怪之前给阿糯家干活的匠人都说阿糯姐姐做饭好吃。”

程氏叹口气,“这么好的姑娘,偏生那崔家人不珍惜。”

盛玲儿吃掉口中的鸡蛋糕才说,“娘,我觉得阿糯妹妹以后肯定会有大造化的。”

程氏叹息,“能有什么大造化,士农工商,就算阿糯医术好,以后能成为神医,那也就是个商人。”

她不觉得做商人的,以后地位能有什么变化。

商人那可是地位最低的。

若崔家能好好珍惜阿糯,阿糯以后说不定还能拿个诰命夫人,这是多大的殊荣。

可惜啊。

…………

又是小半月过去,沈糯最近也没出门,下雪之前她在山上采了许多药材,有些药材炮制是需要经过很多道很繁琐的工序,所以不少药材都是最近才炮制好,等把炮制好的药材都分类装在药柜里面。

之前药房里面的药柜不多,沈糯又请沈三叔帮着打了不少药柜。

这天晌午刚吃过午饭,沈糯正准备回药房。

沈小狐原本在院子里玩沈糯给她堆的一个大雪球,这会儿突然就朝厢房冲了进去。

沈糯知道,应该是院子外面有人来了。

动物的五感比人类可是要灵敏百倍的。

果然,等沈小狐冲进厢房里,院外响起敲击院门的声音。

沈糯过去开了门,发现外面停着两辆马车,敲门的是个婆子,婆子身后还站着两位披着素锦织镶毛斗篷的妇人。

两位妇人穿着打扮都是富贵人家的夫人少夫人。

一位妇人约莫四十岁的模样,还有位少夫人看着跟米潇月年岁相当,二十左右。

沈糯对她们是有印象的,之前去米家吃宴时,这两位也是在场,米潇月还给她介绍过。

年长的妇人正想开口,沈糯已经笑道:“纪夫人,纪少夫人,你们怎地来了?快请进吧。”

两人是镇上员外纪家的夫人和少夫人。

沈糯说话间,还看了纪夫人眉心一眼。

两人也没想到沈糯竟还记得她们。

纪夫人笑道:“沈小娘子竟还记得我们。”

沈糯也笑,“自是还记得,夫人和少夫人先随我进屋吧。”

她大概知道两人是来寻她做什么的了。

她给米潇月配的益气丸效果是非常不错的,所以镇上的夫人们就慕名而来了。

把两人引到药房,药房里面有炭盆,比较暖和。

进到药房,纪夫人不好意思说,“这样的天气还来打扰宋小娘子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我跟我儿媳最近都有些不太舒服,我儿媳做完月子后,这总是腹胀难受,前几日跟月儿一起吃宴,见她肌肤白嫩细腻,才知道是宋小娘子给月儿配了益气丸,所以我们也想请沈小娘子帮忙配些益气丸。”

沈糯点点头才说,“益气丸是个好东西,但它的配方并不是一模一样的,需要根据个人体质来配,我先帮二位夫人把把脉吧。”

“好,多谢沈小娘子了。”

沈糯给二人把脉,纪夫人她年龄有些大,肠胃不好,吃东西不克化,总是积在肠胃中。

“纪夫人是不是经常胃部烧得慌,不舒服,如厕也总是稀软的?甚至胃口也不好,晨起后口中会有很大的味道?”

纪夫人红着脸点头,“沈家小娘子说的都对。”

沈糯道:“纪夫人你身体的不适大多都是由肠胃引起的,所以我给你配置的益气丸需要野参、白术、灵芝、茯苓、甘草等等药材,一会儿我会写张方子,纪夫人去镇上让人寻药材,寻到后送来,我会帮你配益气丸的。”

她说话间,目光也总是时不时落在纪夫人的眉心。

纪夫人忙道:“多谢沈家小娘子。”

沈糯又给纪少夫人把脉,纪少夫人刚做完月子,只是有些体虚,而且应该月子也没做好,月子里见了风,风寒入体,腹中有气。

“纪少夫人可是月子里见过风?”

沈糯问。

纪家两位夫人都挺震惊的。

纪夫人忙道:“沈小娘子说的都对,我儿媳坐月子时,有天房中摆放的炭盆太多,房里很闷热,我那蠢儿子担心太过闷热,就把窗棂开了扇……”

然后儿子儿媳都睡着了,就吹了一晚上的风。

因为这事儿,纪夫人特别自责。

还特意请了郎中给儿媳诊脉。

郎中说,若无染上风寒就无大碍。

儿媳也的确没生病,纪夫人那会儿才放心了些,谁知来沈糯这里,却听她说出儿媳当初坐月子吹了风的事儿。

沈糯道:“夫人和少夫人不必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开些药材方子,同样让人寻了送过来,我自会帮纪少夫人配好益气丸的,吃了益气丸少夫人这点风伤也能消的。”

的确不算大问题。

沈糯寻来纸墨,把两人所需的药材都分别写好。

给纪夫人配的益气丸的用量是一个月左右。

沈少夫人的用量则是两个月左右。

沈糯在药房写方子,她有点心不在焉。

这些日子,沈糯每日两个时辰的修炼从未拉下过,她能感受到这天地间更多的生气。

五感也就更加灵敏。

这位纪夫人从露面时,沈糯就察觉到她眉心也就是命宫的位置隐约有灰气缭绕。

很轻微的灰气,不浓郁。

她曾在米潇月命宫见过死气,死气则是黑色,命宫的地方会有很浓郁的死气。

而米潇月也的确是差点难产死掉,要不是她救下来,米潇月就会跟上辈子一样的命运。

后来直到她在米家把鬼门关的米潇月拉回来,米潇月命宫的死气立刻就消散开了。

所以沈糯觉得自己在纪夫人额上看见灰色的气不是什么好事儿。

但她在仙虚界看的道家玄学方面的学识都是书籍上而来,从来没有实践过。

碰见这种状况,她知道这是晦气,也就是霉运,会倒霉或者有一点的血光之灾,但死不了。

她没有天眼,当然没有办法看出具体发生在纪夫人身上的事情。

沈糯也知道,这种霉运,通常用张平安符就能够化解掉。

她也记得平安符是怎么画的。

但是画符需要朱砂,她这里也没有朱砂。

朱砂虽也是药材的一种,但她这种并不是什么药材都有的。

虽没有朱砂,可她体内有生气,用她的血迹倒也能够画符。

只是要试试吗?

沈糯迟疑下,到底还是跟纪夫人说,“纪夫人,药方我都已经写好了,回去让人把上面的药材置办齐全,药材年份越久远效果就越好,然后让人把置办齐的药材送来我这里,等配好益气丸后,我会给你们送过去的。”

纪夫人接过方子,跟沈糯道谢。

沈糯道:“纪夫人和少夫人稍等片刻,我回厢房弄个安神包给你们。”

她端着方才书写剩下的墨回到厢房,而后刺破手指,滴了几滴血在墨汁里面。

取了张宣纸,把宣纸从中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手指沾着混着她鲜血的墨汁在四分之一的宣纸上画了下去。

以指为笔,落纸为符,一笔而成。

看着画好的平安符,沈糯有点呆住。

她画符时也能感觉到体内的生气流转,生气凝在指尖,画符就自然而然的画好了。

她在仙虚界是医修,会炼丹,会各种法术,就是从来没画过符。

在仙虚界,符也只是凡间道士们用的东西而已。

修士们打斗,根本不需要凡间的东西。

沈糯把画好的平安符装在荷包里,又拿了个空的荷包回药房。

沈糯从药柜里面抓了一些药材和几瓣晒干的花瓣放在装有平安符的荷包里,拉紧荷包的绳子后递给纪氏,“纪夫人,这是给你的安神包,要贴身佩戴着,晚上睡觉最好也搁在床头,白日定要放在身上,一会儿我还会给纪少夫人也配个安神包,这是安神养气的,可以让你们夜里睡得更好些,当然,因为你们症状不同,配给你们的安神包的药材也稍微有点区别,所以不能拿混了。”

纪夫人接过荷包跟沈糯道谢。

沈糯又抓了些药材和干花瓣装在另外个空的荷包里递给纪少夫人。

这两个安神包的药材也的确是不同的,但主要还是为了让纪夫人莫要把装的平安符给了自己儿媳。

因为只有纪氏命宫有灰气,纪少夫人并没有。

纪氏临走时给了沈糯一张百两的银票,说是酬金。

沈糯没拒绝,接了下来。

等纪氏离开,沈糯坐在药房里出神,也不知她画的符到底有没有用。

………………

纪夫人跟纪少夫人坐上马车,准备回镇上。

这两日虽然没下雪了,但路上雪滑,马车走的很慢,到了纪家时已经是一个时辰后。

马车上时,纪夫人跟纪少夫人都很听话的把荷包佩戴在腰间。

回到纪家后,两人各自回了院子里。

纪夫人把儿媳的那张方子也收了过来,一同交给管家去购买上面的药材。

沈家小娘子说需要年份久些的药材,而且两人的益气丸里面的主要药材就是野参跟灵芝,这两样都特别贵,剩余药材倒是不同,但也需要年份比较久的,抓这些药材,起码得二三百两的银子。

纪家有钱,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二三百两的银子。

等到晚上,纪夫人梳洗时都还把荷包放在屏风后面的桌案上,等到梳洗好,她穿戴好,就又立刻把荷包戴在了身上。

晚上睡觉时,也是把荷包放在枕边。

她平日睡眠很浅,今日有了沈糯给的安神包,没一会儿她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卯时,她睡了整整四个多时辰,中间都没有醒来过。

纪夫人忍不住喃喃道:“这沈家小娘子当真是有些本事的。”

早上纪夫人跟儿媳一起用早膳时,得知儿媳也是睡得挺好。

纪夫人就说,“沈家小娘子的确是很厉害,她既然让我们把荷包随身带着,以后就随身带着好了。”

之后,纪夫人就随身把这荷包给戴在身上。

过了两日,管家已经把所有的药材都买了回来。

纪夫人让管家把这些药材给水云村的沈家小娘子送过去。

到了下午,管家才回到纪家,给纪夫人回话,“夫人,老奴已经把药都送去沈小娘子手中,她还问我夫人您可安好,老奴说夫人您一切都安好。”

纪夫人笑道:“沈小娘子有心了。”

次日,纪夫人吃过早膳,打算出门逛逛。

镇上的皮毛铺子新来了几张皮毛,她想去瞧瞧,给儿媳和儿子做件斗篷跟厚氅。

平日纪夫人出门就带着个婆子,两人逛完皮毛铺子,纪夫人就定下好几张,她付完银钱,就让铺子里的伙计给送去纪家。

今儿难得还出了太阳,所以纪夫人就跟婆子又逛了逛。

逛到一半时,远处忽地听见一声呵斥声,“大家快闪开!”

还有周围人群慌乱的惊呼声。

纪夫人不知发生何事,回头去看了眼,发现一匹疯马正踏着蹄子朝着她这边冲了过来。

她回头时,疯马已经距离她没几步路了。

纪夫人又不是习武之人,根本躲不开。

她吓得脸色煞白。

疯马已经跑到她的面前,高高的扬起马蹄子,眼看着那马蹄子就要朝着她身上踏下来。

就在这时,纪夫人突然觉得腰间发烫,而后瞅见这匹疯马后腿不知为何崴了下,导致疯马高高扬起的前半身也朝着旁边歪了下,就在这瞬间,疯马的前蹄挨着她的肩膀擦过。

后面疯马的主人吓得脸色发白,已经追上来死死的扯住了缰绳,把马匹控制住了。

主人上前跟纪夫人道歉,“夫人,您没事吧?”

纪夫人终于回过神,她脸色煞白,但的确没伤到。

“无碍,这马没伤着我,你快些把它拉走吧,莫要再让它发狂,免得伤到其他人。”

“是是是,我这就把它拉走。”

马匹主人牵着马儿离开。

纪夫人脸色还有些白,她身边的婆子也吓坏了,“夫人,您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馆里瞧瞧?奴才就怕那疯马伤着夫人了。”

“我没事。”纪夫人摇头。

她又突然想到刚才腰间发烫,那里好像是装着沈小娘子给的安神包。

纪夫人把荷包取出来,迟疑下,打开荷包瞧了眼,里面都是药材,但还有一些粉末,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纪夫人以为是沈糯给她配的安神包里面的药材,她又把荷包系紧,放回腰间。

看来方才腰间发烫也是错觉了。

纪夫人经过这一难,打算等初一时候去山上的道观里拜拜了。

方才真是神仙保佑。

…………

沈糯拿到纪家送来的药材后就一直待在药房里配益气丸。

至于纪夫人眉心的灰气,她已经尽力。

就是不知有用没,所以在纪家管家送药材来的时候,她还问了句纪夫人可安好。

管家说,纪夫人一切安好。

沈糯也不知纪夫人是已经破了那血光之灾,还是一直没出事。

她配益气丸差不多用了十日,益气丸全部配好后,沈糯打算亲自给纪家送过去。

她想知道纪夫人那血光之灾过去了没有,也想知道自己画的符到底有用没。

一般来说,命宫上能够表现出来的,都是近期会发生的。

可能是一两天,也可能是十来天。

基本不会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沈林最近都在镇子上做工,不在家,沈糯去跟大伯家借了牛车,她想自己赶牛车去镇上。

不过沈大伯知晓她要去镇上,没敢放心让她自个去,正巧沈大伯也要去镇上买些东西,就亲自赶着牛车送阿糯去了盘临镇的。

这两天放晴,路上还是有积雪,牛车走到慢,一个时辰后,沈大伯带着沈糯来到镇上。

沈糯去纪家送益气丸,沈大伯则去置办他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