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第 34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3416 阅读进度:34/135

第34章

听到沈糯喊嫂子,盛玲儿红了脸颊,从荷包里摸了八十文钱出来递给沈糯。

“阿糯,谢谢你。”

沈糯收下八十文钱。

既是做生意,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阿糯觉得自己给人看病,也算是门生意,诊金该收还是得收。

沈母已经端来热水,盛玲儿接过热水帮着母亲清洗过后,又给母亲穿戴好。

程氏这会儿已经能下地走路,但她刚落胎,脸色苍白,虚弱无力,不能见风,还披了个厚褥子才出药房,被丈夫和女儿扶着慢慢朝着驴车走去。

村民见状,也都跟了出去,嘘寒问暖的。

“盛家的,你没事了吧,方才真是吓到我们了,幸好遇见了阿糯。”

“就是,不然送到镇子上不得白跑一趟,那郎中也真是的,你肚子里面当初有两个都没诊治出来,害得你遭这个罪。”

程氏虚弱道:“怪不得人家郎中,是阿糯医术更高明些,不然我还要吃不少苦头。”

“对对,真真是太感谢阿糯了。”

“阿糯这医术好生厉害,以后我们生病了也来找阿糯吧。”

还有人小声问,“阿糯收了你们多少钱呀?”

盛玲儿大大方方道:“阿糯妹妹就收了八十文钱的药材费。”

大家惊讶,“这么便宜?”

他们去镇上看病可不便宜的,像程氏这种情况,起码得好几百文钱呢。

程氏已经被扶着走到沈家大门前,崔文兰听见这话,哼笑道:“玲儿可是沈糯的嫂嫂,有着这层关系,她竟然还收钱,要是我娘,一文钱都不收!”

姚庄清自然不收钱,她为了名声,也是为了别人的气运。

等她以后出了名,想收多少银钱还是她说了算?

而且待她出名后,找她的人就多了起来,若能遇见气运不错的人,还能顺便夺些气运。

还虚弱的程氏听了崔文兰这话,抬头看了她一眼,骂道:“说你没教养都是轻的了,长辈们说话,你就来插嘴,就算阿糯跟我们家是亲戚关系,她开门给人治病也算是做生意,不然整个村的人几乎都沾点亲带点故,是不是全都不收钱?让阿糯把自己家产都贴给大家你才高兴?你说说你怎就如此恶毒,以前阿糯给你做嫂嫂时,你欺辱她,现在她都跟着你们家和离了,你还恨不得弄死她是不是,还有你哥哥,做出那么不要脸皮的事情,你们也好意思出来溜达。”

村民们看向崔文兰的目光立刻鄙夷起来。

这崔家小姑娘还真是恶毒,阿糯都跟她们家和离了,她还一副恨不得咬死阿糯的模样。

这崔家的小姑娘,以后可不能找她做儿媳,坏透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兄长的都能白日干那事儿,她这个做妹妹的,以后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

崔文兰被程氏这话气得面皮涨红。

可程氏是长辈,嘴皮子也特利索,她不敢还口。

姚庄清脸色微变,她恨程氏帮沈糯说话,却也不敢护着女儿得罪大家,她只得上前笑脸赔不是,“盛家嫂子,是我不好,没教好文兰。”她说完转身训斥女儿,“还不快些跟阿糯赔个不是。”

崔文兰当然不会跟沈糯道歉,哭着跑开了。

姚庄清回头跟沈糯赔了声不是,这才去追自己女儿。

程氏也被盛家人扶上马车,回了盛家。

大家见没热闹可瞧,也都散了。

沈糯回药房把门窗全部打开,又把炭盆端到别的屋子去,先让药房里面的味全部撒开,还喷洒了些药水在药房地面上。

至于被她放在墙角的夜壶,她跟沈母说了声,用粗布盖着夜壶,端去山脚下,挖了个坑,把东西倒进去埋上了。

看着微微隆起的小土包,沈糯喃喃道:“希望你以后能托生去个好人家,享荣华富贵,得亲人之爱,不用再经历这样的苦难。”

她说完,双掌合十,念了七七四十九道往生咒。

她在仙虚界,若是碰见死去的人或者病死的人,也都会为他们念上往生咒。

念完往生咒,沈糯才回了沈家。

药房的味道已经散的差不多。

…………

经历过程氏的事情,村里的人都沈糯的医术信服起来。

都知她是真本事,不是靠运气。

原本村民们也好奇为何沈糯医术如此了得,要知道沈糯才十五,沈大伯行医十几载医术都没侄女的高。

还是曹氏到处跟人说,“我们当家的都说了,阿糯在学医方面有天赋,沈家老祖宗留下的那些医术,我们当家的有些都看不懂,太深奥,但阿糯看一遍就懂,还理解的很透彻,所以阿糯医术了得。”

村民们慢慢就懂了,原来阿糯是个学医的天才,那就什么都说得通了。

自此,大家不在疑惑,反倒有甚不舒服的地方就去找沈糯。

沈糯跟沈大伯诊金差不多,都是收个医药费,有时候抓点药才几文,十几文钱的。

目前也就水云村的村民来找沈糯治点小病症。

生病的人不多,一天也就两三个,有时候一整天也没一个病人,沈糯清闲时就配各种药丸。

给米潇月配的益气丸也都配好了,益气丸的大小只有小拇指盖差不多,一日服用两颗,这是一个月的量,用白瓷瓶装好。

沈糯抽空去了大伯家中一趟,让沈林再去盘临镇时,把这益气丸带给米家少夫人。

沈林道:“阿糯放心,明日我就帮你把东西带去米家。”

次日,沈林去镇上做活时,把东西带去米家。

米家门房早就得了主子的令,知晓要是沈家小娘子送东西来,就把人请进去。

门房把沈林请了进去,又去通报给主子。

沈林是男客,门房自然是通报的米老爷。

米德财得知是给女儿送东西的,就过去偏厅见人,见到沈林,他也是有些印象的,以前见沈林来接过沈家小娘子,知晓他是沈小娘子的堂兄。

沈林把益气丸交给米德财,“这是舍妹让我带给米少夫人的益气丸,说是一日服用两粒。”

米德财接过白瓷瓶,跟沈林道了谢。

又跟沈林聊了两句,得知他是因弥山封山,不能进山打猎,所以才会在镇上找活做。

沈林每天没有固定的活计,都是帮过往商队卸货。

知道沈林没有正经活计,米德财道:“我在镇上的米铺缺个跑腿跟卸货的活计,沈小弟要是不嫌弃,可以到开春之前,都在我的米铺上帮忙,一个月二两银子,不过有些累,要经常卸货。”

“沈某自是愿意,多谢米老爷。”

沈林没拒绝,二两银子算是比较多的。

他在商队帮忙卸货,一个月就也几百文钱而已。

米老爷应该也是看在阿糯份上才给这般高的工钱,待去了米铺,他定会勤快起来的。

米德财又道:“再过些日子就要下大雪,你进镇肯定是不方便,路上还危险,我米铺都是管吃管住,你回去同家人商量下,这过年之前都先住在我米铺上,也省得来回跑。”

“多谢米老爷,待我回家就同家人说过,明日一早就能来上工了。”

“好。”

跟米老爷道过谢后,沈林才离开米家。

沈林回到沈家后,就跟家里人说了下他明日要去米老爷的米铺里上工的事儿,不过这几个月会住在米铺那,省得来回跑,路途远不说,还危险。

得知一个月有二两的银钱,曹氏都激动坏了,“自然要去的,娘一会儿就帮你把被褥都准备好。”

儿子这几个月就能赚好几两银子。

当家的也开始配置止血散,这个月还卖出去了一瓶。

至于安神包,要等开春后才能开始配。

他们家因为阿糯,开始变得越来越好了。

曹氏当然知晓米老爷愿意让儿子去米铺上工,都是因为阿糯。

儿子去米家铺子上工的事情,曹氏给程氏送鸡汤时,还跟程氏提了嘴。

两人是闺友,程氏现在做小月子,曹氏每次炖汤都会给她送份过去。

得知沈林要去米家铺子上工,一个月还有二两银子的月钱,程氏很羞愧,“翠花,是我眼界太浅,之前还跟你说阿糯的不好,现在阿糯救我一命,还为林子谋到这么好的活儿,我太羞愧了。”

曹氏笑道:“我们家阿糯是真真极好的。”

…………

米德财把益气丸给女儿送了过去。

米潇月拿到益气丸很是高兴,打开瓶塞闻见浓郁的药香味,药瓶里还有张小纸条,是告诉米潇月益气丸的服用方法和注意事项,服用益气丸期间不得吃太过辛辣的食物,其他便没甚可注意的了。

米潇月喊丫鬟端来温水,顺着温水服用了两颗益气丸。

她对沈糯配出来的益气丸还是很相信的。

服了七天左右,她脸上背上的痤疮就没在长过了。

服用半个月左右,原先长的那些痤疮也都彻底消了下去,只剩下丁点红印子。

服用完一瓶后,米潇月发现以前的痤疮印子也都干干净净,皮肤比以前还要白皙红润,她五官本就比较清秀,加上莹莹的肌肤,连着胭脂水粉都不需要,看起来也是清丽动人。

米潇月自己也很惊艳。

而且服用益气丸后,她那些抑郁难受的想法也少了很多,心思也开阔起来,对以后的生活充满的信心。

入了冬,加上米潇月跟章成和离,镇上不少夫人太太跟米夫人关系好的,都会宴请米潇月,希望她散散心,莫要想那些糟心事,帮她早点走出困境。

米潇月之前因为脸上身上的痤疮都不愿意见人,现在脸上好起来,面色红润饱满,稍微装扮下看起来就让人惊艳之感,她自也愿意开始应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