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第 28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7845 阅读进度:28/135

第28章

沈糯下意识其实还是不想让沈小狐露面,她思忖许多,打算做两手准备。

当天晚上,她连夜鼓捣出可以改变容貌的药汁。

次日一早,沈糯跟沈父沈母说了声,又取了套沈母平日下地做农活的一套粗布衣裳和斗篷跟斗笠,背着药筐,把沈小狐放里面,用沈母的衣裳盖着它,就出了门。

沈糯只是告诉沈母,她需要去远些的城镇寻一种药材,可能需要一两日的时间,若是明天晚上没有回来,让二老也不同担心。

沈母自是担忧着,但见女儿痴迷医术,也不好阻拦,原是想着让沈林陪着去,女儿却拒绝了,说带上沈小狐就行了。

沈糯天不亮就出了门,一路上都没碰见人。

她很快走到一片树林密集的地方,把沈母亲那套粗布衣衫换上,又用药汁涂抹在脸上,慢慢的,这药汁让她的脸颊微微麻木刺痛起来,不大会儿,她眼睛看起来小了些,肤色暗沉黝黑许多,嘴唇也厚了些,更可怕的是,整张脸不知为何,都好似皱巴巴的,再把头发散开,涂抹上另外一种药汁,她一头养得柔顺不少的青丝就变得干枯,颜色灰白。

她此刻的形象看着就像是个老妪般。

她装扮成这样,也是为路上不被人认出而已。

沈糯在把竹筐里斗笠在戴上,低垂着头,根本无法看清她的面容。

沈糯乔装打扮好,就这样带着沈小狐先过去了盘临镇。

她在镇上租了匹马,盘临镇租马还是容易的,前面的饶城有个很大的马商,而且这边地广人稀,气候干爽,草原肥沃,牛马的成活率都比其他地方高出不少,所以租马的价格不算贵。

租好马匹,沈糯带着斗笠,系着鸦青色的斗篷,背着竹筐,把沈小狐抱在怀中,用斗篷遮盖好后就启程上了路。

沈糯把自己包的很严实,走的又是官道。

路上根本碰不着什么人。

就这样也几乎跑了快四个时辰才到了摄政王驻守的嘉宁关。

看那坚固宏伟的关卡,沈糯忍不住叹口气,她原先是想着自己既乔装打扮过,不如就扮成个老婆子上去闹腾一番,看看能不能遇见摄政王,或者引起乱子,把摄政王引出来,找机会告知他小皇帝的下落。

可现在远远瞧过去,那关口守卫森严,根本不像可以随便闹事儿的地方。

沈糯无法,先寻了个隐秘的竹林,把马匹绑好,从竹筐里扯了点草料出来喂马。

沈小狐一路被她抱在怀中,没冷着,但这样颠簸着跑了一路,它看着精神也有些不济的样子,圆嘟嘟的一团蹲坐在那。

沈糯蹲下解开斗篷和斗笠,把东西放回竹筐里,蹲下身子摸了摸沈小狐的脑袋,“小狐,你待在这里,我出去下,一会儿就回来。”

她重复几遍话语,还在原地指了指。

沈小狐呜呜了两声,趴在那不动弹了。

沈糯知晓它这是听懂了。

这才弯着背,巍颤颤的出了树林,顺路道儿朝着关口走去。

她既乔装打扮过,还是打算去试试,若能碰见摄政王,用唇语传个口信给他也好。

就不用沈小狐去送信。

沈小狐到底不是仙虚界那种灵狐,只是这个世界普通的红狐,哪怕比一般的红狐聪明些,到底还是只小兽。

沈糯就这样巍颤颤走到关口,镇守关口的士兵长矛交叉,拦下沈糯,呵斥道:“哪里来的老太太,还不快些走开,这是里军营重地,不可进入!”

“官爷,官爷,你救救老婆子我吧,我家那个邻居不是个人呐。”沈糯连声音都变得巍颤颤,苍老无比,“她早些年是逃难到咱们村的,我见她可怜,给她了一块菜地,可是这些年过去,我想把自家那块菜地要回来,她不承认了,不肯给我老婆子了,求求官爷替老婆子做主哇。”

原来是来告状的,镇守关卡的士兵忍不住皱眉,这附近不少村子,以前也的确碰见过些什么都不懂的无知老妪跑来告状撒泼甚的。

两个士兵皱眉道:“老太太,你走错地儿了,这里是军营,不是你告状的地方,你快些走开,若想告状,顺着这条路朝左走,再走十来公里的路程有个镇子,镇上有县老爷,你去求县老爷为你做主。”

“官爷,你们就帮帮我吧。”沈糯巍颤颤说。

她闹了一通,两个士兵长牟忽地指向她,厉声道:“都说了,咱们这是军营重地,不是衙门,再敢闹事,格杀勿论!”

士兵身上也的确有了些杀意。

沈糯知晓用此办法是行不通的,只能装作害怕的模样被吓走。

她又回了树林,沈小狐还趴在原地,地方都没挪动下,当真是乖巧的很。

沈糯蹲下身揉揉它,“小狐真乖,接下来就只能靠你了。”

她实在是没法子了,军营重地,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混进去的。

她又不能告诉看守关卡的士兵,说她捡到了小皇帝。

沈小狐乖巧的叫了声。

沈糯看着沈小狐,心里有些遗憾,若这世上有灵气,说不定它还真能开窍做只灵狐去修那长生大道。

又等了两个时辰,天色彻底暗下来。

这两个时辰,沈糯不厌其烦的告诉沈小狐,“去军营里面,找最大最大那顶帐篷,找摄政王,把叼着的东西给他。”

她还用手比划最大最大。

沈小狐听她说完一便就舔舔她的手心。

看着周围黑漆漆,沈糯摸黑给了沈小狐两枚鸡蛋,先让它吃饱。

吃饱后,沈糯拍拍沈小狐的屁股,“小狐,去吧,注意点,安全第一,如果要是有人想抓你,记得跑,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沈小狐嘴巴里含着沈糯塞给它的竹管,竹管里头是她写的字条。

字条上也只有寥寥几字而已,“孩子,竹林。”

她藏身的这片竹林极大,里面竹子很茂盛,躲在其中几乎不可能被人发现。

这片竹林距离关卡还是挺远的。

沈糯顺着竹林走动,眼看着快到关口附近,她才把沈小狐放在地上,指了指远处的关口,“小狐,进去吧。”

沈小狐呜呜两声,圆滚滚的小身子趁着夜里融入黑暗,朝着关口而去。

关卡夜里都是有火把的,附近还是挺亮堂。

沈小狐到底不是田鼠之类的小体型,它圆滚滚的,虽没人类显眼,但也挺扎眼的。

它闭着嘴巴,若无其事的顺着墙角想躲开士兵,溜达进关卡里。

它跑的还挺快,唰得一下子就窜了过去。

但到底这么大一团,士兵们自然是瞧见了。

“什么东西?”

“有小兽跑进军营里,要不要去抓出来?”

“直接让人射杀了吧。”

“射不得,你们方才没瞧清楚吗?那是只红狐,在我们这边,狐狸身上都是有仙儿的,杀不得,不然会造报应。”

“对对,你们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肯定不清楚的,遇见狐狸是绝对不能杀的。”

“我虽然不是这边的,不过我也听说了,不能随便杀狐狸,容易招惹祸事。”

“那就不管了?”

“不管了吧,就是只狐狸,说不定窜进去过了会儿自己就又从别处窜回山里头了。”

士兵们这才收回目光,继续镇守关卡。

对他们来说,的确就是只小狐狸,没必要赶尽杀绝,何况都说狐狸杀不得。

见沈小狐顺利溜达进去,沈糯也松了口气。

其实她心里还是挺忐忑的。

…………

宿凌这会儿跟裴叙北正在军帐里面翻看地形图。

方圆百里的大小城镇村子,他们都寻的差不多,还是丁点小皇帝的消息都无。

这些日子,裴叙北瘦了不少,他虽然不说,但宿凌清楚,他心里比谁都煎熬。

“殿下,若不属下继续扩大范围去寻,实在不成,只能明着问了,总比继续让小皇帝下落不明的好。”

都到这一步了,公不公开小皇帝失踪,已经没甚大碍,当务之急是先把人找到。

裴叙北正想说着什么,忽地抬头朝着军帐门口看了过去。

他抬头瞬间,一只火红的圆滚滚的火狐就溜了进去。

守在外面的士兵都没来得及反应,只看见有个小兽身影唰的溜进主帅的军帐里。

士兵们又不能随意进入主帅帐篷,只能站在外面通报,“殿下,有,有东西窜了进去。”

宿凌看着红狐,说道:“没事,一只小狐狸而已。”

这里靠山,以前也经常有山间林兽闯入军营里,没有攻击力的不用理会就是。

何况这还是只红狐,听闻北方人信奉狐仙,对狐狸都很敬重。

沈小狐进到这顶最大的军帐里,瞧见里面两个人,它左瞅瞅,右看看,最后迈着四只小爪走到裴叙北面前,啪的从口中吐出来个东西。

瞧见这圆滚滚的红狐狸竟从口里吐出个东西。

宿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裴叙北垂眸看了眼地上的很细小的竹管,里面卷着东西,像是纸条。

他起身,想把竹管捡起来,瞧瞧里面装的是甚。

一只小狐狸不可能无缘无故跑来他的营帐吐出个竹管来。

宿凌急忙说,“殿下,小心有诈!”

毕竟没见过有狐狸给人捎信儿的。

“无妨。”

裴叙北上前,从地上捡起竹管,把里面的纸条抽了出来,瞧见上面几个字迹时,他眸色猛地沉了下去,紧紧把纸条攥在掌中。

沈小狐吐出东西后,就乖巧的蹲坐在地上。

见裴叙北不太对劲,宿凌凑过去看了眼纸条。

“孩子,竹林。”

宿凌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低头去看红狐。

这红狐竟真是帮人来递信的,甚至还跟小皇帝有关?

他第一次瞧见有人用狐狸送信!

宿凌喃喃道:“从军好几年,第一次见这种事儿……不过咱们关口外的确有很大一片竹林啊。”

难不成真是个小狐仙?小狐仙把小皇帝寻到了,扔在外面竹林里?

裴叙北低声道:“你镇守军营,我出去瞧瞧。”

见裴叙北起身,沈小狐又唰得一下钻出军帐,跑的不踪影了。

宿凌心里还惊着,到底是什么人,竟能让一只狐狸帮忙送信,真真是闻所未闻。

裴叙北出了军营,朝着不远处的那片竹林而去。

他是主帅,自不会有人过问他的行踪。

且他这些时日经常同宿凌经常外出,营中士兵也都习以为常。

入了竹林,连关口处的士兵也都瞧不清主帅的身影。

进到竹林后,裴叙北闭眼聆听,很快就察觉出人微弱的呼吸声,他朝着那块疾行而去。

沈糯一直待在原地焦急等待着,约着两刻钟后,她听见竹林簌簌而动的声音,片刻后,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了她的面前。

因着太过黑暗,沈糯也只能勉强看清身影。

“你是何人?”裴叙北先开了口。

听见是摄政王的声音,沈糯终于松了口气,回道:“民女沈糯,见过殿下,曾与殿下有过一面之缘,弥山之中,民女与堂兄一起碰见殿下的。今日冒然前来,还是因当今小圣上的事情,三个多月前,民女家中来了个偷吃的孩子,破着头,拖着条断腿,也不记得自己是谁,民女瞧他可怜,让他留在沈家帮他治疗,已经三个多月,小圣上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所以才来寻殿下,希望殿下接圣上回京。”

“是他自己恢复记忆告诉你他的身份了?”裴叙北哑声问道。

沈糯没打算瞒着他,直接说道:“未曾,小圣上也是近几日才想起以前的事情,小圣上才来沈家时,民女替他治病时,无意摸过他的骨,相术之中的摸骨术而已。”

毕竟小皇帝跟摄政王见面后,也不会瞒着自己的舅舅什么事儿,所以实话实话就行。

摄政王的人品她也是相信的。

摸骨术。

哪怕是如此昏暗之地,裴叙北听了这话,都忍不住深深的看了眼眼前娇小的身影。

他自然也记得她是谁。

弥山的救命之恩,盘临镇也见她救下晕厥的产妇。

如今还会摸骨。

再加上个小红狐,都能御狐送信,这哪里能是什么普通的村妇。

她只怕还有更加厉害的本事吧。

世人都知摄政王是当今圣上的舅舅,她来此处给他递信也是正常。

只是她是怎么让小红狐寻到他的?

那小红狐进到军帐后,看见他跟宿凌,最后把目光定在他的面上,才吐出竹管的。

也就是说,小红狐很清楚的知晓它要给谁递信。

小红狐至少是见过他的画像的,能够准确认出他。

所以这沈家小娘子还会画像?

甚至也知道他就是摄政王?

难不成是当初弥山帮他治疗时,也摸到他的骨头摸出来的?

裴叙北不再多想,也未开口再问,她能帮忙救下卿安就已是他和裴家的恩人。

人有些秘密也都是正常,不必刨根问底。

这位沈家小娘子甚至是避开所有人让只红狐给他送信,没有把卿安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可见她的权政意识可比朝堂上某些酒囊饭袋都厉害些。

他很庆幸,卿安危难时能够遇见这样的女子。

“多谢沈家小娘子送信,明日子时,我会去沈家接皇上的。”

裴叙北说完,冲沈糯微微俯身道谢。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他身边窜过,跑到了沈糯脚边。

裴叙北就见对面女孩蹲下身子,惊喜的说,“沈小狐,你回来啦。”

沈小狐亲昵的蹭了蹭沈糯的掌心,在地上打了个滚。

沈糯把它抱了起来。

裴叙北有内力,武功也是了得,黑暗中亦能隐约视物。

他能隐约瞧见沈糯把那小胖狐狸跑起来,亲昵的用脸颊蹭了蹭。

此刻的沈家小娘子,才犹如她这般年纪该有的灵动活泼。

裴叙北不知不觉扬了下唇角,“可用我派暗卫送你回去?”

“不必。”沈糯直接回绝,“我租了马,自己回去方便许多,我家住在盘临镇下的水云村,门前有颗很大的柳树,一眼就能瞧见,殿下倒是记得来接小圣上。”

还会骑马,这边马商多,就算马便宜,也不是普通人养得起的,应该是租来的,从未骑过马的村中小女子却能骑马几个时辰。

这沈家小娘子身上当真好多的秘密。

“好。”

裴叙北应声道。

他又忍不住多看了沈糯两眼。

见她从竹筐里取出斗篷系好,背上竹筐,抱上红狐上了马。

“殿下快回吧。”沈糯骑在马上,把沈小狐抱在胸前用斗篷包裹好,扯住缰绳,转身离开竹林。

裴叙北直到瞧不见那沈家小娘子的身影才转身回了军营。

沈糯又连夜骑马回到盘临镇。

回到盘临镇已是卯时,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

她带着斗笠,把马还给马行,马行的人根本认不出她来。

她这才背着竹筐,朝着水云村而去。

走到树林茂盛的地方,她换回自己的衣物,又取了另外种药汁,把脸上和发上的伪装全部洗去,小脸又变回嫩生生的模样,一头灰白青丝也变回黑色。

把发髻挽好,沈糯背上竹筐,半个时辰后,她回到了水云村。

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都是刚起还在厨房忙碌。

整个村里寂静无声的,偶有几声鸡鸣声。

远处的弥山雾气缭绕,隐约露出半个山头,远远看上去,犹如人间仙境。

回到沈家后,许氏也是刚起,准备去厨房做早饭,瞧见沈糯回,许氏可算是安心下来,“阿糯回来了?怎地眼圈发青?是不是夜里都在赶路?你说你个姑娘家,怎能赶夜路,诚心想吓死我跟你爹是不是?快洗把脸回屋睡觉去。”

沈糯笑道:“娘,不用,今早我来做饭吧。”

沈安今天夜里就要被摄政王接走,沈糯想今天多给沈安做些好吃的。

她用热水洗了把脸,回厨房去做饭。

煮了粳米粥,煎了鸡蛋饼,还炒了素冬笋。

她昨儿还泡了豆子,因为沈安想吃豆腐,说她做的豆腐一点豆腥味都没。

沈糯又把豆子磨好开始煮,留了些豆花早上吃,剩下的都被她压成豆腐。

等到沈家人起来,瞧见早食如此丰盛。

沈安见有豆花,小脸终于露出些笑容来。

他前几日就想起自己是谁了,但他一直没告诉阿糯姐姐,因为他不想回宫,宫里冷冰冰的,阁老还总逼他看折子,他不想做皇帝,他想做沈安。

沈安想起这些事儿,连胃口都不剩多少了。

不过等他吃了口豆花,胃口就又好了起来,吃喝两碗甜豆花,还吃了两块鸡蛋饼,吃得肚儿滚圆。

沈糯吃过早食就回房休息了下。

晌午时候也是她做的饭,特意杀了只鸡,炖了一锅鸡肉,还煎了个豆腐。

吃过午饭,下午时候,许氏有事出门,沈父带着沈焕和沈莺去后院读书,前院就剩沈糯和沈安两人。

沈糯把小家伙抱在怀中,给他揉捏头部,他才恢复记忆,脑袋肯定还是不舒服的。

“安安,姐姐有个事情想告诉你。”

总归还是还跟小家伙好好商量的。

沈安乖巧的依偎在沈糯怀中,“阿糯姐姐,何事呀?”

沈糯慢慢说道:“安安,姐姐其实知道你的身份了,昨儿夜里也去寻了摄政王殿下,让他来接你了,安安,今日晚上子时你的舅舅便会过来。”

沈安彻底僵住身子。

“安安。”沈糯叹口气,“你得回去,你不回去,这天底下的百姓们会遭遇很多很多的苦难,到时候会战火连天,民不聊生,所有人都没有了自己的家园,所以你不仅要回去,你还要做个好皇帝,以后受万民敬仰。”

“到时候阿糯姐姐也会没有家吗?”

“是,到时候姐姐跟所有人,都会颠沛流离。”

沈安白净漂亮的脸蛋上,有一滴滴的泪水落下来,他紧紧抱住沈糯的颈子。

“好,我听阿糯姐姐的,我让舅舅送我回京去。”

声音闷闷的。

沈糯也忍不住抱紧怀中的孩子。

这么年幼的孩子,身上所担负的,却是大凉的未来,黎明百姓的未来。

沈安悄无声息的哭了会儿,才突然想起什么来。

他都是前几日才知晓自己的身份,阿糯姐姐是如何得知的?

“阿糯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他可没有告诉过阿糯姐姐。

沈糯悄声道:“姐姐告诉安安一个秘密好不好?这个秘密连莺姐姐,焕哥哥,还有爹爹,娘都不清楚的。”

沈安的注意力果真被吸引了去,也不哭了,小声说,“好。”

“因为姐姐会摸骨看相,摸了安安的骨头就知道安安是小圣上,也知道安安以后会成为所有人都爱戴的好皇帝,所以安安要保密,不要告诉别人姐姐会摸骨的事情好不好?”

她希望,小圣上此去回京,能够摆脱前世命运,成为一代明主。

“好。”

沈安紧紧拽着沈糯的衣袖,不说话,但他心里慢慢坚定起来。

………………

接下来的半天,沈安一直缠在沈糯身边,晚上吃过晚饭后,更是不愿跟沈焕一起睡,想跟沈糯一起睡。

沈糯同意下来,今天夜里,摄政王会来接人,跟她睡也方便些,省得惊醒沈焕,而沈莺是个小睡猪,除非敲锣打鼓,才能把她给惊醒。

沈安晚上一直睡不着,不过到底是个孩子,熬了一个时辰,没坚持住,睡了过去。

沈糯则是一直没睡,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到了差不多子时,窗棂外想起一声小兽的叫声。

沈糯披上褙子,下了床铺,走到窗棂边,打开窗棂,外面站着个高大的身影,后面还有其他好几人的身影。

“沈小娘子。”

是摄政王的声音。

沈糯小声道:“殿下稍等片刻。”

她说完过去给熟睡的沈安穿衣裳,已经是深秋,夜里更是冷得厉害,她给沈安穿的极厚实,穿好衣裳的沈安看着像个球儿。

沈安其实已经醒了,这会儿也不说话,偷偷的流眼泪。

裴叙北就站在窗棂外。

房里连油灯都没点,只有外面的一点月光照进来,足够裴叙北看清楚里面的人和物。

他看着那沈家小娘子给自己外甥麻溜的穿上衣裳,穿得很厚实,裹得像个球。

小外甥一声不吭的。

沈糯也知道小家伙醒了,她抱起穿好的沈安,把他交给窗棂外的摄政王。

“小女就把小圣上交给殿下了。”沈糯说完又道:“殿下稍等片刻,我把小圣上的包袱拿过来。”

她过去梳妆匣那边,取了个小包袱递给摄政王。

“殿下,这里面有安神包,小圣上才恢复记忆,每日入睡需要它,另外还有秋梨膏,用热水化开就能喝,还有梨脯,是小圣上路上的零食,还有两瓶褪疤膏,一定要每天早晚按时给小圣上涂抹额上的印子,另外小圣上腿上的夹板要等两个月才能取下来,其余便无事了。”

里面那个安神包用的是荷包,荷包还是她亲自缝制的。

荷包来装安神药草,比较密封些,药效能达两个月。

沈糯说完,就站在窗棂边看了沈安和摄政王。

前儿夜里竹林里太暗,她都没发现摄政王身形消瘦很多,可见他这些日子都没睡好过。

裴叙北也望着沈糯,“多谢沈家小娘子,此恩难忘,日后若有需要裴某的地方,定会为沈小娘子竭尽全力。”

他甚至没有自称本王,语气也极为严肃有礼。

“殿下不用这么说,我们都很喜欢小圣上,都是把小圣上当做家人。”

沈糯心里也有点难过的。

裴叙北点点头,不在多,只跟沈糯告别,“沈家小娘子后会有期”

他说罢,准备抱着小皇帝转身离开。

小皇帝却猛地抓紧他的衣袖,看向沈糯,小皇帝哭道:“阿糯姐姐,我叫封卿安,你要记住我的名字,不许忘了安安。”

“好。”沈糯眼睛微红。

小家伙的名字里竟也有个安字。

她也的确不清楚小皇帝的名讳,当初给他取名沈安,就是希望他平安而已。

裴叙北终于带着小皇帝离开。

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