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第 27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6690 阅读进度:27/135

第27章

这只小兽满身火红的皮毛,只有尾尖和胸腹上的毛是白色的,嘴巴尖尖,非常漂亮。

它缩卷在地上,呜呜咽咽的哀鸣着。

仔细瞧去,发现它背上湿黏黏的,凑的近了还能闻见淡淡的血腥味。

沈莺瞧见滚落出一只小兽也吓着一跳,发现它很漂亮,而且没攻击力时,忍不住上前蹲下小声问沈糯,“姐姐,这是什么?”

沈安也拄着他的小拐杖过来了,听见沈莺的问话,他忙说,“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只红狐。”

他对所学过的东西都是还没忘记的。

虽知道地上躺着的小兽是只红狐,但沈安好似也是第一次瞧见红狐,新奇得紧,凑过去想摸摸红狐。

沈莺见沈安弯着腰辛苦,过去帮忙搬了个小杌子过来让他坐着瞧。

“谢谢莺儿姐姐。”沈安嘴甜的道谢。

两个小孩就这样围着红狐瞧着。

沈糯已经进屋里拿了以前不用的小被褥过来,又把地上这火红色小兽抱起放在被褥上,才告诉两个孩子,“今儿去山上采药时碰见只受伤的红狐,好像是被其他猛兽攻击伤了后背,万幸没伤着骨头,但它受伤了,自己在山中怕是活不成,所以就放在筐里带回来养伤。”

这只红狐比一般的红狐颜色鲜艳很多,看样子还是未成年体,约莫四五个月的大小。

五六个月的红狐也不算小的,幸好沈糯背的竹筐够大。

说起来,自打开始修炼,引导生气入体,她的力气也增长了些,现在背着两个竹筐也是比较轻松的。

弥山里有不少红狐,但它们不会轻易露面,都是住在深山之中,甚少到人类的地盘上。

而且大多数村民和沈糯见过的红狐,颜色都没有眼前这只鲜艳,都是棕红色,且耳尖和四肢也是黑色,眼前这只毛色火红,耳朵和四肢竟还是白色的,一双狐狸眼睁开时像那黑宝石,特别漂亮。

弥山里面的红狐虽不轻易露面,但就算是去山中打猎的猎人,或者碰见它们的村民,遇见红狐时都很恭敬,不会猎杀它们。

因为附近村名迷信,觉得狐狸都是狐仙,身上有大仙儿,得罪它们会遭报应。

许氏也正好从屋里出来,瞧见院中的红狐吓着一跳。

“阿糯怎么捡了个红狐回来?”

但她见红狐身上有伤,心里了然,阿糯小时就看见受伤的小动物就会捡回来医治,这定是去山里采药时碰见了受伤的红狐。

许氏不在说甚,但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治好后赶紧把它送回去弥山里,这东西灵性的很。”

“娘,我省得。”

沈糯已经端着温水和草药出来准备帮红狐处理伤口。

已经快到深秋,天气越发寒冷,沈糯担心用冷水连小兽也遭不住。

红狐很乖,蜷缩在被褥上。

沈糯帮它清洗好伤口,看伤口的样子,整块皮都快被撕了下来,伤口有些大,撕裂伤,也算这小兽机灵,没让咬到脊背骨,不然可就逃不掉了。

小兽身上的伤口清洗干净后,沈糯去捡了几样草药在药碗里面捣碎,捣出来的汁液涂抹在伤口上。

这药汁敷上会有些疼痛。

疼得小兽瑟缩了下,呜咽的叫了声。

沈糯柔声道:“别担心,没事的,这药汁能够洗去你伤口上的毒性。”

大多数食肉动物的牙齿都带点子毒性,被咬的伤口需要酒水或者雄黄来喷洒消灭这些微弱的毒性,然后进行缝合。

药汁的效果更好些,沈糯才用的药汁。

等待药汁冲洗过小兽身上的伤口。

沈糯才取了针线把小兽身上的伤口缝合好,最后撒上药粉。

整体来说,这只火狐伤得不算重,这几日每日涂抹药粉,用不了十日就能活蹦乱跳的。

等把红狐的伤口处理好,沈糯才连火狐带被褥一起把它抱进房间里面。

晚上更加冷,把它放在外面怕冻着它。

见沈糯把小兽抱回房间里,沈安和沈莺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

…………

晚上吃过晚饭,大家早早的歇下。

沈安跟沈焕睡在一个房间里头。

两人很快睡熟,半夜间,沈安突然呓语的喊了声‘舅舅。’

次日早起,沈安有些闷闷不乐的。

他昨儿夜里做了梦,梦见自己有个舅舅,但舅舅的容貌模糊不清的。

还梦见自己住在富丽堂皇的大殿里,里面无数的奴才伺候他一人,他可以发挥号令,所有人都要听从他的话语。

但他觉得梦境里面的自己很孤独。

他好像开始慢慢想起以前的事情来了。

“安安醒了?”沈糯过来敲门,“快穿好衣裳出来吃饭了。”

沈安揉揉小脸。

罢了,不想了。

至少现在,阿糯姐姐还不会送他回家。

…………

十日时间转瞬而过。

裴叙北跟宿凌一直在寻小皇帝的下落。

裴叙北派遣的都是自己的暗卫私下寻找,事情不能闹开,不可能大张旗鼓去寻。

京城里也一直有动静传来,听闻阁老,还有亲王们,以及朝中几位重臣都在寻小皇帝的下落。

他们寻小皇帝只是为了恩情。

宿凌这些日子也根本不在军营,他甚至骑马亲自去附近的村子上寻找小皇帝下落。

但是以边关军营这里为起始点,方圆百里内所覆盖的大大小小的村落起码上百个,寻找起来是真的困难。

加上很多村民都怕惹事儿,有时候你问他什么,他都是一问三不知。

眼看着小皇帝失踪已经七十来天,生还希望已是渺茫。

宿凌都有些茫然起来。

小皇帝如果没了,大凉就真的乱了。

所有的亲王都会为了皇位大打出手,到时候可怜的只是平民百姓们而已。

沈糯在家也时刻注意着有无摄政王的人来村里寻安安的下落。

但很遗憾,她一直没发现有什么人来村里询问。

沈糯目前也顾不了那么多,她最近忙着照顾红狐,还要准备给沈安第二次施针。

小红狐过了头三日就活蹦乱跳起来。

一开始时,它就不怎么怕沈糯,可能是沈糯将它从山上捡回来,帮它处理伤口,又给它喂食的原因。

所以一开始它还会躲着沈家人,一直偷偷躲在沈糯床底下。

不过等着四下无人时,它就会偷偷在沈家溜达下,这里嗅嗅,那里闻闻的。

若是有人从门前经过,或者许氏回家,沈父从后院过来喝水,它会立刻竖起耳朵,慌张的跑回沈糯的房间里躲着。

它伤口那里的毛还被沈糯剃掉了,有点秃,等伤口好起来,新毛也会长起来。

又过了四五日,小红狐对沈家越来越熟悉,对沈家人也开始熟稔起来。

偶尔它在院子里趴着的时候,有沈家人路过,它也不怎么害怕了。

但是如果院门外有动静,是其余村民的话,它还是会躲起来。

救回小火狐已经过去十日,再给它修养些日子,就能放回弥山去了。

而沈糯也开始准备给沈安第二次在腿上施针。

这天早上,大家都吃过早食,沈焕和沈莺跟着沈父去后院读书,沈母也出了门。

家中就剩下沈糯,沈安和小红狐。

小红狐原本趴在院子里看沈糯忙来忙去,准备给沈安施针的药材和东西。

等沈糯把所有药材都放在浴桶里,搬回沈焕的房间里。

厨房里还烧着热水的,因为一会儿施针完成后,沈安还要泡药浴的。

等沈焕回房间开始给沈安施针,小红狐也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子。

今儿天气虽不错,有日头,但很大的北风,呼呼的刮着,自不可能在外面施针。

施针时是需要避免风邪侵入穴位的。

进到屋子,只开了南侧的窗棂,房门紧闭,沈糯才开始给沈安施针。

她告诉沈安,“安安,我要开始第二次施针了,会比第一次还痛,你要忍着,等这次施针完成,你就能痊愈的,以后你的腿会跟常人一样,可以走动,奔跑,使力,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不过就算施针完,还是需要用板子固定三个月方可下地正常行走。”

沈安握着小拳头,乖巧点头,“阿糯姐姐,你施针吧,安安不怕痛的。”

沈糯开始施针,和第一次施针手法也是相同的,穴位也是相同的。

这次施针耗费整整两个时辰。

施针完成后,要等一下时辰取出金针。

这会儿已经到了上午,沈母忙着做午饭,沈父跟沈焕和沈莺都知道沈糯在给沈安施针,做什么都悄悄的,深怕打扰到两人。

等金针准备取出前,沈糯把药浴也都准备好了。

待金针取出,沈糯抱着沈安,将他放在药浴桶里面。

房里放了炭盆,还是挺暖和的。

这时节暂时是不需炭盆的,但房里泡药浴太久会有些冷,就准备了炭盆。

沈安泡了半个时辰的药浴,泡的小脸通红,整个身子都是红彤彤,才被沈糯捞起来,给他擦拭好穿衣裳。

小孩才四岁,还有些羞耻感,结结巴巴说,“阿糯姐姐,我自己穿就好。”

沈糯轻笑,小孩知道害羞了。

给沈安穿戴好,两人出去吃过午饭,都回房去休息了。

沈安睡了两个时辰就醒来了。

沈糯这一觉和往前一样,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沈家人都已经习惯她给人施针后体力不支昏睡很久。

次日醒来,沈糯也跟往常一样,梳洗一番,洗去身体上那层很薄的污垢。

沈安第二次施针也完成,沈糯彻底安心。

而且小红狐身上的伤也都结了痂,沈糯就打算等明日去弥山的时候把小红狐也送回山中。

晚上,沈家炖的鸡汤。

沈母养了三十来只鸡,自打沈安来后,这些鸡都杀了一半了。

沈安昨天才施针,身体也是虚弱,沈母今儿就杀了只老母鸡,让沈糯炖汤给安安喝。

杀鸡时,沈糯留了只鸡腿给小红狐。

血淋淋的大鸡腿,它吃得喷香,吃完后还把嘴边的血迹都舔的干干净净。

然后蹲坐在地上,冲沈糯呜呜叫了两声,一双狐狸眼也眯着,嘴巴张开弯成弧形,看着有点像村头那只整天看着沈糯就乐呵的小狗崽。

沈糯被小红狐逗得直乐,蹲下身子挠了挠它的下巴。

小红狐眯着眼蹭沈糯的手,然后在地上打了滚儿。

沈安也过来跟小红狐玩了会儿。

次日一早,沈糯刚吃过早食,还喂给小红狐两颗生鸡蛋。

等小红狐舔干净嘴角,沈糯抱着它放在竹筐里,轻声告诉它,“你伤势已经好了,我今日会送你回弥山中,你可以去寻自己的家人了,这次可要小心些,莫要再被咬了。”

小红狐眨了眨眼,似乎有点听懂沈糯的意思,它冲着沈糯呜呜叫了两声,前爪也在地上刨了刨。

沈糯挑眉,小家伙这是干什么?

不愿意回弥山吗?

但它到底是小兽,还是红狐,真要养在家里,也怕村民们害怕。

村民们都觉得狐狸就是狐仙,需要敬着怕着。

所以肯定要送回弥山的。

沈糯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在竹筐里,用了件旧衣裳盖着就上了山。

她还特意朝着深山里面走了些,才把小红狐放了出去,拍了怕小红狐毛茸茸的脑袋,“好了,快走吧。”

小红狐那张软软的又很漂亮的狐狸脸也没了笑脸,一双黑漆漆的狐狸眼似乎还有些委屈,最后见沈糯起身背着竹筐离开,它也是定定的蹲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沈糯忍不住叹口气,倒不是她不想养着。

但毕竟是只没长大的小狐狸,就怕它的家人还在找它。

沈糯采了两筐草药才下山回家。

弥山里面真的到处都是宝贝,什么样的药材都有。

沈糯家里的药材已经很多了,她前几日还去找沈三叔,让沈三叔帮她打几个药柜。

药柜价格也不便宜,花费了几两银子。

等沈糯背着药筐回来,沈莺和沈安才知小红狐被送回弥山,沈安有些遗憾,倒也没说什么,沈莺则眼泪汪汪的,她挺舍不得小红狐,好在被沈糯一番哄说,也没再闹了。

晚上入睡时,沈糯还在想,什么时候能够偷偷给摄政王送个信,告诉摄政王,小皇帝在她这。

都过去了两个多月,摄政王应该要快急死了。

而且也给安安最后一次施针,等三个月后,让太医替他拆下夹板就行了。

是时候送安安回去了。

所以要怎么联系摄政王?

沈糯心里想着法子,突然听见她的房门外传来一阵阵轻轻的挠门声。

沈糯怔了下,睁开眸子,她坐起身,下了床榻,趿拉着绣鞋走到房门前,轻轻拉开房门,门外的月光让整个夜色都温柔又明亮,但门外无人,沈糯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起来。

竟是那只小红狐,它不知怎么又跑了回来。

不止是它自己回来了,它还拖着只死的透透的野兔子回来。

野兔子这会儿就扔在门槛边上。

小红狐瞧见沈糯低头看它,急忙用前爪推了推身边它好不容易抓到的野兔子。

沈糯忍不住失笑,她蹲下身子揉了揉小红狐毛茸茸的脑袋,这只小狐狸不会以为她送它回弥山里,是嫌弃它整日吃的多吧?

“好了好了,你愿意留在家里就留在家中好了。”

罢了,它既然爱在沈家待着,就在沈家待着吧,反正它食量也没多大。

它平日也不会主动在村民面前露脸,有人来沈家寻人,它都会躲起来不给人看见。

而且沈糯发现这只小红狐是真的很聪明。

之后也印证这小家伙的确很机灵。

次日醒来,沈父跟沈母瞧见红狐还都吓着一跳。

“阿糯不是把它送回弥山去了,怎地又回来了?”

沈糯就把昨儿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沈父沈母,两人也是听得哭笑不得,最后都说,“算了算了,它继续还不愿意走,就先留下吧,毕竟平日也都躲着人,只要不被村里的人瞧见就是。”

沈莺跟沈安起来,得知小红狐自己又回来了,简直喜上眉梢。

…………

就这样,小红狐留在了沈家。

沈安跟沈莺还商量着,给小红狐起个名字。

沈安说,“我叫沈安,要不它就叫沈小安。”

沈莺说,“我叫沈莺,它叫沈小萦好了。”

“沈小安好听些。”

“我是姐姐,听我的。”

两孩子起了争执,最后去问沈糯。

沈糯很认真的想了想,“要不叫它沈小狐?”

她觉得沈小狐比较好听些。

两孩子想了想,好像的确比沈小安跟沈小莺好听些,而且沈小狐一听就知道跟狐狸有关。

“好,就叫沈小狐。”

沈小狐蹲在两个孩子脚边,歪着毛茸茸的脑袋,乖乖巧巧的。

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过去。

沈小狐待在沈家已经一个月。

天气越发的寒凉,眼瞅着这两日就要下雪了。

这一个月,沈小狐每天都跟着沈糯去弥山溜达。

沈糯每天都要进弥山一趟,因为等到下雪,连猎人都不会再进弥山,会让弥山里面的万物都进入休眠期,等待来年春日,弥山里面万物苏醒,所有的树木,野山果,奇珍异草等等都会生长的更加丰厚,让所有的山间林兽也得到充分的冬眠和生长。

所以沈糯需要趁着下雪前多进弥山采药。

沈小狐跟着沈糯进弥山,有时候会陪着她一起采药。

更多时候,它就自己去寻食物。

各种小昆虫,野果子,河里捞的鱼,抓的野兔子,田鼠等等,沈糯都见它抱着啃过。

沈小狐的食量比以前大了三四倍,沈糯经常一回头,就瞧见它抱着食物再啃,应该是准备囤积脂肪好过冬。

一个月的时间而已,沈小狐胖了一大圈,皮毛也变得厚实,长了许多。

以至于它往那一蹲坐,远处看起来,就像个火红色的球。

而且沈糯发现沈小狐真的很聪明,它的智慧相当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

沈糯同它讲话,它都能分辨的出来。

有时候沈糯在院子里炮制药材,还会喊,“沈小狐,帮我把厨房的小簸箕拿出去。”

蹲在沈糯旁边的沈小狐就会跑进厨房,把靠在墙角边的小簸箕给拖出去。

它还能精确的认准每个人。

沈糯会问它,沈安是谁,它就会伸出前爪挪到沈安那边。

问沈父,它也继续挪动胖了一圈的小爪子到沈父面前去。

逗得沈家人都乐呵呵的。

看着如此聪明的沈小狐,沈糯脑子里忽然就有个主意了。

沈安已经在沈家修养三个多月,而且沈糯发现,沈安的记忆应该是恢复了不少,就是这两三日恢复的,小家伙从三日前早晨醒来,就不怎么爱说话了,愁眉苦脸的,有时候还会盯着弥山那边望。

所以沈糯需要让摄政王尽快来接沈安。

因为她不能自己把沈安送去军营那边,让他自己进军营找摄政王。

这样就等于所有人都知晓小皇帝丢了,会给小皇帝回宫的路程造成动荡。

只能让摄政王悄无声息来接沈安。

而且沈安腿还是没法走路,她没法带着沈安同行。

说实话,沈安在沈家待了三个多月,村民们都没怎么注意过他。

一来是因为沈父教的孩子挺多,就算偶尔有两三个村民瞧见沈家院里多个孩子的背影,也都以为是沈父的学生,都没多问。

简单来说,就是沈家有陌生孩子是常态,不会引人注目。

二来就算有人来沈家,沈安也会下意识的回避。

沈糯也不能自己去军营门口说寻摄政王,这样不小心会被当成疯子。更惨点,说不定还会给沈家带来麻烦,总之她也不能露面。

沈糯心里已经有法子可以悄无声息的给摄政王递信了。

她回房画了张摄政王的画像。

她画功也是在仙虚界学的,平日除了修炼和炼丹太无聊,她发展了不少兴趣爱好的。

画出来的摄政王昳丽俊美,穿着主帅的盔甲,威严又冷厉,十足十的像。

画好后,沈糯把沈小狐叫进屋子里,指着画像上的人对沈小狐说,“小狐,这个人,摄政王,认识了吗?”

沈小狐漂亮的狐狸眼盯着画像很仔细的看着,似乎在把画像的人牢记在心中。

过了会儿,沈糯问,“小狐,摄政王是谁?”

沈小狐胖乎乎的狐狸啪嗒按在画像上。

既然沈小狐已经能辨认出谁是摄政王,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只要让沈小狐带着她的字条去到军营最大的军帐里面找摄政王就行了。

她自然不是让沈小狐一个穿过弥山去军营那边,弥山比较危险,沈小狐又未成年体,比较弱小,穿过弥山是挺难的。

沈糯是打算乔装打扮一番,骑马带沈小狐过去军营附近,她寻位置躲避起来,等入了夜,让沈小狐趁着夜色,躲着巡逻的士兵,去军营里面寻摄政王递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