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第 26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7524 阅读进度:26/135

第26章

沈林送来的两条青鱼,一条都有三四斤的重量。

沈糯把堂兄给的青鱼留了一条放在大木盆里养着,剩下一条准备处理好后跟豆腐一起炖着吃。

她嫌村里卖的豆腐有豆腥气,吃起来味道不好,所以昨儿晚上沈林松鱼过来后,她就把豆子泡上了,准备自己做豆腐。

今儿一早,她把泡好的豆子磨成生豆浆,过滤豆渣后就开始煮豆腐,然后点豆腐。

豆腐在压之前都是豆花状,早上沈家人吃的就是豆花,咸甜口味的都有。

沈糯比较喜欢吃咸口的,撒的一点酱和她自己做的油辣泼子,又麻又辣,配上软滑的豆花,别有一番滋味。

沈焕也喜欢咸口的。

其他人都是吃的甜口的,甜口就是加白糖。

沈糯其实可以让甜口味的豆花口味更加丰富,加入果脯,蜜红豆,干果仁之类的,味道会更好。

但这些做起来繁琐,沈糯才没做的。

沈安也喜欢甜口的,吃了两大碗甜豆花。

吃完早饭,沈糯开始压豆腐,压到晌午豆腐就能成型。

正好可以跟青鱼一起炖着吃。

沈糯在院里处理青鱼,剩下一条在木盆里面活蹦乱跳的。

沈安对活着的青鱼好奇得紧。

已经过去十日,沈安现在能拄着他的小拐杖出来溜达下了。

但不能一直行走,都是拄着小拐棍出来院子里面,坐在房檐下面晒晒太阳,不能多动。

这十日,沈安没有出门过,就连沈林给沈家送青鱼时,都没瞧见正好待在房间的沈安。

所以这些日子也没其他村民知晓沈家多了个孩子。

沈糯处理青鱼时,回头见沈安那小孩对青鱼好奇得紧,还弯腰伸手指逗那青鱼。

她清楚,这孩子恐怕都不是乡间或者附近镇子上的,她懂些面相之术,也看过沈安的面相,是个大富大贵的面相。

她原是猜测,可能是富贵人家的孩子被拐了,孩子路上自己逃出来。

还准备等沈安腿好些,再帮他治脑袋,这样等他想起自己是谁,就能送他回家了。

不过这几日,她还没给沈安施针,施针日子需间隔半个月,不然怕沈安受不住。

沈安小脸上满是灿烂笑容,他逗着青鱼,觉得自己好像没见过这样的鱼。

但又隐约记得自己也见过大鱼,但那些大鱼跟眼前的青鱼完全不同,它们又大又胖,比这木盆里的青鱼还要胖,颜色也不是这样的,有红色花纹的,还有黄色花纹的,可漂亮了,但是好像不可以吃,他有次想吃,被人阻止了……

沈安皱着小脸,使劲回想,他为什么就想不起是哪里见过那些大胖鱼的?

可是越想脑子就越疼,像是有针扎进去一样。

这种疼根本无法忍受,沈安抱着脑袋惨叫出声。

正在处理青鱼的沈糯听见沈安的惨叫,吓着一跳,回头去看,发现他捂着脑袋,应该是想起些什么,但又无法全部记起,只能继续绞尽脑汁去回想,这样容易引起头疼的。

沈糯忙把手擦拭了下,过去抱住沈安。

“阿糯姐姐,我好疼,呜呜。”

“没事没事,别回想了,我帮你捏捏,一会儿就好。”

沈糯抱着沈安,让他靠在自己怀中,开始替他捏着额头,还有额头两侧的颅骨。

这般捏揉了一番,沈安渐渐好受了些,不过还是赖在沈糯怀中不愿起来。

沈家人,他最亲近的人就是沈糯。

阿糯姐姐每日给他做好吃的,闲暇时还会给他讲故事。

阿糯姐姐给他讲的故事当真是好听的很,都是神仙打斗,精彩极了。

“安安头还疼吗?要不要回房歇息下?”沈糯柔声问道。

她的手还在沈安头上揉捏着,但是,捏着捏着,她怔了下,似乎觉得有些奇怪,娇美的面容也露出丝丝惊愕。

“还想阿糯姐姐在帮我捏捏。”沈安撒娇。

沈糯却犹如没听见般,还在沈安头上轻轻捏着,但手法已经完全变了,变成了摸,摸小孩的头骨,从额前的骨摸到后脑勺,每一丝每一处,完全没有一丁点的遗漏。

等摸完一遍,沈糯沉默下来,神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她是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孩子根本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孩子,而是这普天之下,最最尊贵的人,有着帝王命格的小皇帝。

面相本身是分为两个部分的,一是五官,浮现在表面。

第二就是内里,也就是骨,这是骨相。

面相本身就是由这两种组成。

你能够从五官面部看出来的只是很小一部分,比如沈糯从所看过的相面书籍里,只能看出沈安是富贵人家的,但看不出他的命格,他的帝王之相。

而这种真正的命格,需要你从骨相来看。

骨相又是无法用肉眼来识别,需要你用双手去摸。

沈糯曾经看过相面的书籍中,自然都是很完整的,也有骨相的相看。

骨相的相看是需要去摸,沈糯从来没摸过骨,这还是第一次这样正式的去摸骨。

所以她一开始帮沈安揉捏头骨的时候根本没太注意,后面摸着摸着才惊觉不对劲,摸出来沈安的帝王骨相。

沈糯就知道小皇帝今年四岁,至于其他的事儿,她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

上辈子,她去京城后,等着崔洛书官居三品时,才有资格随他一起进宫吃宴。

那时候小皇帝差不多十一二岁,宴会上,小皇帝脾气坏极了,责罚了两个宫婢,辱骂了一个大臣,她当初也怕极了,根本没敢抬头去看小皇帝的长相,就怕惹祸上身,加上坐的比较远,就一直低着头吃东西。

第一次进宫回到崔府后,穆秀娇还特意过来跟她说话,“姐姐,你今儿做的极好,可莫要去看那小皇帝,若正好跟那小皇帝对视上,小皇帝说不定还会当场责罚你,到时就是丢了洛郎的脸面。”

她那时还好奇,问穆秀娇,“为何不可同皇上对视?”

穆秀娇神神秘秘说,“因为小皇帝额头上道很丑陋的疤痕,腿还是瘸的,他跛了一条腿,所以谁要是多看小皇帝一眼,他就会恼羞成怒的,所以以后姐姐进宫也千万莫要跟小皇帝对视,不然他会以为你觉得他丑呢。”

那时候沈糯很惊讶,她进京几年,都没听人说过小皇帝是跛脚,就连崔家的丫鬟奴仆们都不敢议论。

她又忍不住问,“皇,皇上为何会,额上有疤,腿还跛了?”

穆秀娇凑她耳边小声说,“听闻是小皇帝四五岁时,跟宫人出去玩耍时被拐了,虽千辛万苦救了回来,但额上留了疤,腿也被人踩断一条,这事儿你可莫要对外乱说,都没几人知晓的,还是我缠着祖父,祖父才告知我的。”

后来穆秀娇还絮絮叨叨说,“虽身有残疾面容破损之人不可为帝王,但小皇帝毕竟是坐上皇位之后才毁的容断的腿,加上那,那摄政王又凶又狠的,也没人敢让说这个……”

后面的话,沈糯就没太注意了,全是穆秀娇抱怨摄政王的话语,说他可怕凶狠,活该娶不到媳妇。

穆秀娇那些话太过久远,加上沈糯也没往小皇帝身上想。

毕竟如果小皇帝被拐卖,这里可是距离京城千里之外,她哪里能想到小皇帝会逃到这边来。

后来还有两次进宫,她听闻过穆秀娇说的那些话,更加不敢看小皇帝,自是不知道小皇帝长什么模样。

要不是今日摸到沈安的骨头,她可能还不知道眼前的小孩就是日后那个脾气糟透了的小暴君。

不过小皇帝真的是被人拐卖的?

这里距离小皇帝的舅舅的军营还是挺近的。

到底是有歹人故意把小皇帝掳到这边,还是小皇帝自个想出来找舅舅?

沈糯也想不透小皇帝到底是真被人拐还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看着沈安额上的伤,还有断掉的一条腿,真的跟好几年后那个暴躁的小皇帝对上了。

沈糯忍不住叹口气,哪里能想到上辈子惧怕的小皇帝,这会儿正在她怀中撒娇。

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不过如果上辈子,小皇帝也是在这附近受的伤,她那时因为同意穆秀娇进门,继续待在崔家,自是不知沈家发生的事儿,可能上辈子小皇帝也来沈家偷吃,却没有人发现,小皇帝偷吃完就拖着断腿从后院爬走了。

沈糯想到上辈子,小皇帝孤苦无依的到处偷吃,最后还要拖着断腿偷偷溜走,也不知何时才被家人找到,等找到时已经错过伤势的最佳治疗时期,以至于毁了容跛了腿,性格开始变得阴暗……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点,小皇帝开始怨恨自己的亲舅舅,以至于长大后不待见亲舅舅,跟摄政王反目吗?

“阿糯姐,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抱着安安有些累,安安自己坐在那边看鱼就是了。”

沈安头已经不疼了,但见沈糯发呆,他还以为沈糯累着了。

沈糯低头看小皇帝,见他生的唇红齿白,这样漂亮的容貌,若没把额头上的伤疤去掉,以后就会在额头上留下一道很丑陋的肉条子。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孩额上贴着的纱布,喃喃说,“我们可一定要把额头上的伤治好。”

也幸好是碰见了她,若是碰见其他郎中,也没法让他不留疤,腿更加不可能完全治好的。

沈安乖巧道:“都听阿糯姐姐的。”

知道他就是小皇帝后,沈糯倒也没其他打算。

还是准备先把小皇帝伤势养好再说。

她可不信这世上能有比她医术好的人了。

再者,她也不可能亲自把小皇帝送回京城去。

京城恐怕早就人仰马翻,按照穆秀娇上辈子说的话,小皇帝丢了的事情普通百姓家都不知,只有一些朝中重臣跟家眷才知晓,所以现在京城里肯定还瞒着这事儿。

沈家就是普通人家,她若亲自把小皇帝送去京城,也会让自己陷入京城的权势之争里。

这样会给沈家带来灾祸,所以万万不可去亲自送小皇帝回京。

剩下的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找到摄政王。

摄政王是小皇帝的亲舅舅,又在附近的边关镇守着,距离水云村就一个弥山之隔。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一边给小皇帝养伤,一边去看摄政王有无派人来私下寻小皇帝的下落。

若能找到摄政王的人,就递给信给摄政王既可。

因为她不可能自己带着小皇帝穿过弥山去军营,也不能从城镇人多的地儿走,脚程久不说,直接把小皇帝送到军营外,她跟直接把小皇帝送去京城没区别,一样闹得人尽皆知。

既如此,沈糯也就不急了。

她揉了揉沈安的头,“安安乖,坐这继续看鱼,我去把青鱼处理了,晌午我们就用豆腐炖鱼吃好不好?”

沈安咽了下水口,“好。”

他觉得自己应该吃过很多山珍海味的,但阿糯姐姐做的吃食,那些山珍海味根本没法比。

沈糯见他继续乖巧的逗鱼,还是挺感慨的,这么乖的孩子,得遭多大的罪才会变得那么极端,而且也真真是可怜,身边又无亲人护着,全是豺狼虎豹的。

她心里心疼小孩,晌午做饭时就特别认真,比她炼丹时还认真。

煮出来的豆腐炖青鱼特别鲜美,鲜美的想让人把舌头都吞掉。

沈安吃的泪眼汪汪的,然后跟沈糯说和沈家父母说,“阿糯姐姐,沈家爹爹沈家阿娘,要不我不找……我我不回去了,以后就留在你们家给你们家当小孩吧。”

小家伙说到一半,想起跟沈糯约定的事情,说他对外要说是沈家远房亲戚的孩子,是过来沈家治腿的。

这话把沈家人都逗乐了。

沈莺年龄还小,听完沈安的话,气鼓鼓的说,“不许抢我的姐姐和爹爹娘亲。”

沈安垂着头不说话了。

沈糯点了点沈莺的脑袋,“莺儿别乱说话,沈安弟弟现在只是生病所以特别想要家人而已。”

沈安觉得不是这样的,他感觉自己可能是被人拐的,他的家人都能让他被人拐走,可见也不是很重视他。

他就更喜欢沈家人一些,还不如给沈家人做小孩。

“安安快吃饭。”沈糯给小孩夹了块鱼肚上的肉,“下午我要去山里面采药,安安就待在家里。”

她稍微哄哄这孩子,孩子就抬头冲她笑。

吃过午饭,沈安回房睡下。

沈糯去了山里一趟,她每天都还挺忙的。

不是忙着采药就是炮制药材,或者配香药膏。

现在香药膏每天都能卖出去两三盒,都是同村或者附近村子和镇上的人来买的。

凡是来买香药膏的,她还都送一个安神包。

另外她的安神包也卖的越来越好,每天都能卖掉上十个。

她每日除了修炼,肉身的锻炼倒没特意去做,因为有时候在山上一待就是整日,同样也是对肉身的锻炼。

之后的日子,沈糯闲暇时就去镇子上看看。

想知道有无摄政王的人在寻小皇帝。

但可能是摄政王的人寻的太秘密了些,镇上都没什么动静。

除了镇子上转转,沈糯得空就是去山里摘草药。

山上还有很多野梨子,家里又没什么零嘴。

沈糯摘了不少回来,给孩子们做零嘴吃。

小皇帝就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吃食,头天吃了很多,晚上吃饭时牙都酸了。

基本沈安在这,都是沈糯做饭。

一个月过去,沈安这孩子比才来沈家时胖了些,白白嫩嫩的,越发的漂亮。

他跟沈家人都混熟了,嘴巴可甜了。

天天都是阿糯姐姐,沈焕哥哥,莺儿姐姐,沈爹爹,沈娘娘的喊着。

沈莺一开始觉得沈安想抢自己哥哥姐姐和爹娘,但后面也被沈安给嘴甜到了,愿意跟他一起玩耍,现在都是沈莺陪着沈安一起玩,还教他读书认字,把从沈父哪里学来的书教给沈安。

结果有时候教着教着,她自个都忘记后文了。

沈安却能麻溜的背出后文。

沈莺都惊呆了,“安安弟弟,你好生厉害呀。”

沈安得了夸奖,就摇头晃脑的笑。

沈糯却是知道,沈安在宫里肯定有太傅教导他功课的,他对一些事情忘记了,但骨子里的这些却是忘不掉的。

…………

沈家这边平静着,而在军营那边却一团糟。

宿凌都快急疯了。

他知道裴叙北面上不显出忧急,但肯定也是着急,身形都消瘦了些。

“还没消息吗?”裴叙北坐在营帐之中问道。

他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双眸赤红,这些日子显然都没怎么睡。

宿凌摇头,“原本查到一些,说是一个月前,奉永镇有个突然出现的小乞儿,大概四五岁,额头上有道很长的口子,在,在……”接下来的话他都有点不敢说出口来,一想到小皇帝若真是遭遇了这些,只怕裴叙北也要疯。

奉永镇是盘临镇隔壁的镇子。

宿凌这些日子把附近大大小小所有的城镇都寻了。

“说下去。”

宿凌只能硬着头皮说,“说,说这额上有伤的小孩在,在偷一家包子铺的包子时,被,被那狠心老板,给,给踩断一条腿。”

说完后,宿凌感觉整个军帐之中,气温都突然低了好些。

他都有些害怕发疯的摄政王。

要知道,当初朝中有个大臣想害刚刚登基的小皇帝。

被裴叙北查了出来,裴叙北在第二日上朝时,一手捂住小皇帝的眼睛,当着所有朝臣的面把那大臣的脑袋给直接削掉了。

然后他就盯着下面的朝臣看过去,等宫人把大殿之上的血迹和尸首清理干净后,他才松开捂着小皇帝的那只手掌。

下面有些朝臣都直接吓尿了。

可宿凌清楚的知道,裴叙北他要是不狠一点,根本无法震住朝臣,无法护着小皇帝。

现在那些朝臣应该都还瞒着小皇帝失踪的事儿,不敢闹得人尽皆知,他们必须尽快把小皇帝询回来。

“去把那包子铺老板抓来,罢了,我亲自去问。”

裴叙北的声音又哑又冷的,说完直接起身出了军帐。

裴叙北是夜里出去的,第二日早晨回来的。

身上喷洒了半身的血。

宿凌问他,“那孩子真是皇上?”

不然他也不会带着一身血回来了。

裴叙北恩了声,眸色沉的厉害,嗓子也几乎快哑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姐姐唯一的血脉,他最疼爱的外甥。

只有四岁,破了头,断了腿,之前在宫里还是娇生惯养的,完全不敢想现在的他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宿凌也有点难受,如果那真是小皇帝的话,小皇帝活下去的机会很渺茫。

“继续去寻。”裴叙北道,“地点扩展至奉永镇附近的村子上,一个都不许遗漏。”

“属下领命!”

哪怕希望渺茫,他们也不能放弃。

………………

那边着急着,沈安整日过的不要太舒服。

阿糯姐姐已经开始给他施针治头,但他有点不愿意,他不想回家,他更喜欢阿糯姐姐家。

头部施针要繁琐很多,也不可能一次施针完成。

需要七日才能施针完成。

所以这几日,沈糯就没在去山上或者附近镇子上寻人,都待在家里帮小家伙施针。

头部施针,每日只能施几针,所以不会疼。

沈糯也不用耗费所有精力。

七日过后。

施针完成。

沈安摇摇脑袋,“阿糯姐姐,好像没什么区别呀,安安没有想起旁的事情来。”

沈糯笑道:“自是不能够让你一下子就好起来,应该会让你慢慢记起以前的事情。”

沈安嘟囔,“那我不愿想起来。”

“傻安安。”

沈安待在沈家已经一个多月,额上的伤口早就长好了,加上沈糯悉心照料,每日都给他用褪疤膏涂抹三次,现在额头那条伤口只剩一条很细很白的印子,只需要再涂抹两个月,巩固好,他额上不会留下丁点疤痕的。

配褪疤药的药材也是真的贵,一个月需要五两银子。

幸好最近香药膏和安神包卖的好,除了成本和给沈安配褪疤膏的银钱,她每个月还能剩个二两银子。

有多余的银钱,沈糯在吃食上面就没苛刻过家人,都是买的粳米白面回来吃着。

这日,沈糯上午就带着两个竹筐进山采药去。

现在不用沈林陪着,沈家父母也渐渐放心让女儿一个人进山,但是不许她进山太深。

到了申时,沈糯才背着一筐草药提着一筐草药下山。

进了村,不少妇人站在树下闲聊。

瞧见沈糯过来,都喊着,“阿糯,又采这么多草药哇,阿糯好生勤快。”

“就是,阿糯这般勤快,医术还这么厉害,咱们村能有阿糯那可真是天大的福气。”

这些妇人,沈糯都是认识的,她乖巧喊人。

妇人们也笑眯眯跟沈糯说了两句话。

其中一妇人不知想起什么来,突然拉住沈糯跟她说,“阿糯你最近上山可小心些,要是可以的话,记得让你堂兄陪着你一块上山,我听我当家的说,前几日他干活的那奉永镇,突然出了桩可怕的案子,那镇上一包子铺的掌柜让人把腿给砍掉啦!听说都过去好几日,也没抓到凶手,问那凶手长甚模样,掌柜的也支支吾吾,什么都不敢说,所以你出门可要小心些,就怕是有强盗流窜。”

沈糯是知道奉永镇的,盘临镇的隔壁,因为距离水云村脚程远了些,她平日都是去的盘临镇。

她记得沈安就是在奉永镇被人踩断腿的,好像就是个包子铺老板。

沈糯怔了怔,应该是有人追查小皇帝下落追查到包子铺去了。

莫不是摄政王的人?

有妇人立刻接话,“可是那个姓申的卖包子的?我跟你们说,他心肠可坏得很,有时候隔夜的包子还卖给人家,有些包子放久了都馊了,他才扔给乞丐们吃,但如果瞧见乞丐去捡地上的馊包子,他心情不好时还会把那些乞丐打一顿,听说他还喜欢打自己媳妇呢,活该腿被人砍了!”

“我的天老爷,这人心思咋这么坏?”

“这么坏的人,那说不定是有人替天.行道,专门治他的。”

沈糯道:“多谢刘婶提醒,我会注意的。”

说完这句话,沈糯才提着药筐离开。

她几乎能肯定包子铺的掌柜被砍掉一条腿是因为他曾踩断小皇帝一条腿。

会是摄政王做的吗?依照摄政王的性子,他会这么干的。

回到沈家,沈安正坐在院子里跟沈莺一块玩翻花绳。

小皇帝正竖着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撑着绳子让沈莺翻着玩,他一脸的生无可恋,瞧见沈糯,小皇帝才欢喜喊人,“阿糯姐姐,你回来了。”

沈莺听见阿糯回来,也不玩翻花绳了,跟着小皇帝一起喊人,过来帮沈糯把草药筐卸下来,然后帮着把草药都倒了出来。

沈安现在还没法动,伤筋动骨都要三个月不能动弹,更别提他这还断掉一条腿,骨头整根被踩断。

实际上,沈安这条腿,如果没有沈糯,真就废了。

沈糯过些日子,还得在给他的腿施针一次的。

沈安看着沈莺帮阿糯做事儿,有些不开心,他也想帮着阿糯姐姐做事情。

沈莺帮忙倒另外一筐里面的草药出来时,竟滚落出一只浑身火红的小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