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第 25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6677 阅读进度:25/135

第25章

沈糯听见厨房的动静,晚上剩下的筒骨萝卜汤就是用盆中,盖着铁质的锅盖在,而她的房间隔壁就是厨房,所以厨房有些动静的话,加上她五感过人,自然就能听见。

她记得晚上临睡前,爹爹还告诉她最近水云村有贼人总偷吃食。

总偷吃食的人,沈糯不觉得会是什么歹人。

或许有难的苦衷,难不成是个流浪的乞儿?

但她此刻也不能肯定厨房里面到底是否有贼人进去。

那贼人又是如何。

房屋里黑漆漆的,沈糯睁着眸子听着厨房的动静。

淅淅索索,很轻微,但的确是有声音的。

沈糯睁着眸子,慢慢适应了黑漆漆的环境,眼中能够视物后,她才轻轻起身,慢慢趿拉上绣鞋,取了一根金针后,轻轻推开房门,走到院中。

今儿恰好快十五了,月亮挺圆,高高的悬在半空中,照的大地一片银光,也亮堂堂的,能够瞧清楚院中的一切。

沈糯捏着金针小心翼翼走到厨房门口。

她有金针在手,心里也安心不少的。

厨房门大开着,沈糯站着门口,瞧见里面一个非常瘦弱的小身影正蹲在地方,埋头啃着什么。

那个小身影约着也就是三四岁孩童的身影。

沈糯捏着金针的手慢慢垂下来。

既是个孩子,就没甚好担忧的了,许是附近的小乞儿饿得受不住跑来偷吃的。

那些食物早就冰冷冷的了。

小孩却吃的狼吞虎咽的。

沈糯到底没忍住,开口了,“莫要吃了,这些食物都冷了。”

小孩身子一僵,蹲在哪里头都不敢回。

沈糯叹口气,走进屋子里,小孩猛地回头,惊恐的看着沈糯,使劲后退,他的一条腿明显使不上力,软绵绵的,只有另外一条腿使劲往后蹬着。

“别怕。”沈糯声音柔了下去,“是不是饿了?我把这些吃食热了你再吃好不好?”

她说着,已经过去灶台边,点燃了灶台上的油灯。

厨房有了灯光,沈糯才彻底看清楚那个孩子。

模样就三四岁的样子,额头上很大道口子,血迹全都糊在上面。

还瘸了一条腿,那条腿软软的拖在地上,表情惊恐害怕的瞪着沈糯。

沈糯看得出这孩子非常怕人。

她也不在同他说话,过去灶台边点火把锅热了,又把晚上剩下的筒骨萝卜汤跟烙饼热了。

她热饭期间,小孩就缩在角落害怕的看着她,最后发现她好像真的不会过来打他赶他走,就是给他做饭,小孩才渐渐放下防备,但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就缩在角落打量着沈糯。

沈糯很快就把筒骨萝卜汤跟烙饼热好了。

她把吃食都盛起来放在厨房的方桌上,又舀了两瓢后锅温着的热水进盆里,湿了布巾后走到那孩子身边,温道:“先擦下手再吃饭好不好?”

孩子瞪着大眼睛望着沈糯,没拒绝。

沈糯轻轻帮他擦干净双手。

这孩子也不知在外面流浪了多久,浑身脏兮兮的,一双手擦了好多遍才擦拭干净。

等给他擦干净双手,沈糯就把汤和烙饼盛在碗中端过来递给他。

小孩一条腿伤着,也上不了桌,只能继续蹲在地上吃。

小孩吃的狼吞虎咽,沈糯就蹲在旁边望着他。

还不忘抽空问他两句。

“你叫什么呀?”

“你可是走丢了?可还记得家里有什么人?”

小孩听她问话,抬头看她一眼,继续狼吞虎咽的吃着。

吃完一碗汤和一大块烙饼,小孩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抬头看着沈糯。

这会儿他看沈糯的目光已经没有害怕,只有好奇和打量。

沈糯又问了两句话,小孩还是什么都不说。

沈糯看他额上的伤口,还是新伤,也就是最近十日内才受到的伤。

她轻叹口气,又伸手摸了摸小孩瘸掉的那条腿。

小孩瑟缩了下,但没动。

沈糯柔声说,“别怕,我会医术,可以帮你瞧瞧的。”

许是厨房动静太大,把许氏跟沈父也给吵醒了。

两人听见厨房里面的动静,还以为是遭贼了。

许氏吓得脸都白了,小声跟沈父说,“当家的,我们过去瞧瞧,是不是你说的贼人跑来我们家了?”

两人悄悄起床,穿戴好后出了房门过去厨房。

却见厨房燃着油灯,女儿正蹲在灶台边,她旁边还有个三四岁看着很邋遢的小孩儿。

沈糯听见动静,抬头看向爹爹和娘。

小孩也注意到外面的动静,发现是两个大人时,又害怕的开始乱动。

沈糯急忙安抚说,“别怕,他们是我的爹爹和娘,不会伤害你的,莫要乱动,我帮你瞧瞧腿。”

她猜这小孩可能是被人打过,所以才如此惧怕人。

小孩大概吃了她煮的食物,对她没甚戒备心,听了她的话就乖巧下来。

既弄听懂话,那应该不是聋哑。

许氏跟沈父都没料到会是个孩子偷东西吃。

两人都有些惊着,“阿糯,这是……”

沈糯道:“应该是附近的乞儿,受了伤,有些怕人,可能是太饿,所以半夜来偷吃的。”

家里门都闩好的,但后院墙角有个洞,成人钻不过来,这样瘦小的孩童却是轻而易举可以钻进来的,想来这小孩应该是从后院跑进来的。

许氏看这孩童额角满是血污,一条腿也废了,不由心疼道:“也不知是天生的乞儿,还是谁家的孩子流落在外了,也是可怜。”

沈糯已经给这孩子把了脉。

这孩子应该是惊吓过度,然后失血过多,身子有些虚。

她又取了剪刀把小孩儿脏兮兮的裤子剪开,看着孩子折断的腿,沈糯于心不忍,这看着像是被人硬生生踩断的,难怪这孩子如此怕人。

沈父沈母也瞧见孩子的腿了。

“哎,造孽。”

这小孩儿受伤很重,特别是腿上的伤,需得好好处理。

沈糯喃喃道:“你也是好运,幸好是碰上了我,这条腿我能帮你保住,以后也不会留下任何隐疾,所以你乖乖的,不要乱跑了,先留在这里,让我帮你治腿好不好?别担心,留在这里不会有人欺负你,每天都能吃饱了。”

“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吗?”

小孩儿终于开口了。

沈糯笑道:“对,每天都能吃到这样好吃的食物,所以你乖乖的先留在这里好不好?”

不管这孩子是不是乞儿,沈糯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小孩儿终于点了点头。

沈糯烧了热水,开始给这小孩儿梳洗。

他身上太脏了,而且夜晚太过昏暗,不适合施针,等明日再施针也不迟。

现在又是半夜,只能先给小孩洗干净去睡觉。

给小孩儿梳洗时,沈糯问他,“可有名字?”

小孩摇摇头,“不记得了。”

“不记得?”沈糯看着小孩洗干净后漂亮的五官,“是没有还是不记得了。”

“以前有,后来就不记得了。”

沈糯看了眼小孩的额头,那伤口像是撞击在什么尖锐的物品上导致的。

若真是因为撞击额头导致的失去记忆,她也能治疗,不过就算治疗,小孩儿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她也无法肯定的。

还是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小孩。

尤其是这小孩长得还很不错,可能根本不是乞儿。

沈糯叹口气,这小孩也不知是谁家的,明天找人打探打探,看看附近可有丢孩子的。

小孩洗干净后,沈母把沈焕以前小时候的衣物拿过来给小孩穿上。

等到给小孩穿好衣物,沈母迟疑说,“要不让孩子跟我们睡,你跟莺儿一起睡,总归是不方便的。”

小孩一听这个,使劲抓住了沈糯的衣角。

沈糯低头看了看他,“要不就让他跟我睡吧,才三四岁的小孩,也没甚。”

沈父沈母只能同意下来。

沈糯抱着小孩回房睡下,担忧小孩心神不宁,她还取了个安神包过来放在小孩枕边。

小孩果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沈糯又忍不住叹气,只盼着捡到这小孩不会给沈家带来什么影响才是。

…………

次日起床,还是沈糯先醒来,她照例都会在睡前和晨起后修炼一个时辰。

刚修炼完,沈莺也醒了过来,瞧见床铺上多了个小孩,沈莺瞪大眼睛,正想惊奇的叫出声,沈糯竖起手指在唇边嘘了一声,沈莺急忙点点头,没出声。

沈糯穿戴好后,帮着沈莺也穿戴整齐,两人离开房间,沈莺才急忙问,“姐姐,这是哪儿来的小孩?”

“这是莺儿昨日睡熟后,沈家远房亲戚送来的孩子,摔断了腿需要治疗,所以会先暂住在家里。”

这是沈糯和父母想出来的措辞,总不能说捡来的乞儿。

另也是担心乞儿有别的身份,说是沈家远房亲戚,也能避免许多事端。

待给这小孩治好伤势后再做其他打算便是。

沈莺深信不疑,还觉得小孩有些可怜。

早晨还是沈糯做的早饭,把昨儿盛的汤和烙饼热了,又煮了一锅子地瓜粥,蒸了一大碗鸡蛋羹,她用温水蒸出来的鸡蛋羹吃起来都是又香又滑嫩的。

等到吃早饭时,那小孩也醒了过来。

沈父沈母给儿子沈焕的说辞也是相同的。

说小孩是沈家远房亲戚,不小心摔断腿,过来让沈糯帮忙治疗。

沈焕看了眼那孩子,没多说,也不知信了没。

既说是沈家远房的亲戚,肯定要先给小孩起个名字。

沈糯就希望小孩平平安安的,暂时叫小孩沈安。

小孩听完,眨了眨眼,很乖巧的模样。

吃过早饭,沈父带着沈焕和沈莺去后院读书,沈糯才抱着沈安回房给他施针。

沈安额头上的伤口早就结痂了,沈糯问他额上的伤口怎么来的,他摇头说不知。

沈糯又问他腿伤是怎么回事,沈安瑟缩的抖了下,“是,偷包子吃的时候被,被踩断了。”

沈糯大概清楚了,这孩子先是摔了头不记得以前的事儿,后来腹饿,就在镇子上偷东西吃,被人踩断了腿。

“待会儿给你施针会有些疼,可以忍受下吗?”沈糯柔声说,“若不好好治疗,你这条腿会保不住的。”

沈安使劲点点头,“姐姐,你施针吧。”

他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他却总觉得,如果这条腿治不好,对他以后好像会有很大很大的影响。

沈糯开始施针。

前面两针扎进去时,沈安还觉得没甚,有点像蚂蚁咬,不痛,只是有点痒。

等到第三针时,他抖了下,开始觉得有些疼。

第四针,第五针,每当一根金针扎入他腿上时,他就感觉到越发的疼。

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

他告诉自己,这点痛比起当初腿被踩断时根本算不得什么。

等到第十针时,沈安已经满头大汗,他抬头发现沈糯亦是如此,额前的发丝汗津津的贴在脸颊上,她施针时显然也会耗费很大心神。

一个时辰后,沈糯把最后一根金针扎入沈安的脚踝的昆仑穴上。

这才结束了施针,她起身时已经摇摇欲坠。

这次施针手法,跟她给米潇月施针时差不多,都是辅以生气入金针,这样效果可比普通的施针强上百倍。

又等了一个时辰后,沈糯拔掉沈安腿上的金针,寻来两块削薄的木板,把沈安的腿固定好,又交代道:“接下来几个月,这条腿都不能落地行走,不过一会儿给你弄个小拐杖,用小拐杖支着行走倒无大碍,但是前十天,还是最好莫要下地,你卧床多多休息。”

沈安乖巧点头。

沈糯施完针后,人有些乏困无力,但想着昨儿买的五花肉还在井里面放着,家里又多了个受伤的孩子,大家都需要补充营养,所以忍着困意和虚脱,把五花肉去腥后剁成肉沫,又取了两根大葱剁碎,跟肉馅搅拌在一起,加入一颗生鸡蛋,盐巴,和其余的一些调味品调整味道。

哪怕就是最普通的猪肉大葱馅,她调出来的味道都跟旁人不同。

调好馅儿后,又把白面揉好擀完饺子皮。

沈糯做事儿麻溜,用了半个时辰就把馅儿调好,饺子也包完了。

做完这些,她困的厉害,跟许氏说了声就回房睡去了。

晌午煮饺子的是沈母许氏。

沈糯包的饺子味好,随便煮一煮味道就极好。

沈糯起不来,晌午只有一家四口加个沈安一起吃饭。

沈安现在睡在沈焕的房间里。

沈糯跟沈莺毕竟是女孩,沈焕又是一人一间房,所以沈糯跟沈安说了许久,他才同意跟沈焕一起睡。

晌午的饺子也是沈焕端给沈安的。

沈安接过碗筷,小声说了句谢谢。

沈焕恩了声,“快吃吧,锅里还有不少,若不够吃,待会儿喊我。”

等沈焕离开,沈安才连忙夹了个饺子吃,入口生香,肉味和葱香味完美糅合在一起。

沈安愣了愣,他总觉得自己以前应该是不缺这种吃食的,好似还吃过更加珍贵的山珍海味,但那些山珍海味,味道也是一般般,根本没有沈糯姐姐做出的这种美味来。

他努力回想着,脑子却开始疼痛起来。

沈安只能放弃,抽了抽鼻子继续吃饺子。

罢了,他还是小孩,想那么多作甚,吃饱饭好好养伤就是了。

沈糯又是睡到第二日早晨。

幸好沈安挪到了沈焕那边的房间,不然定会瞧见她身上带着一层薄薄的污垢的模样。

沈糯去厨房烧水梳洗好,换了身干净的衣裳才过去沈焕的房间。

沈安应该刚吃过早饭,瞧见沈糯,乖巧的喊了声姐姐。

沈糯给小孩腿上重新敷药,再继续固定好夹板。

小孩额头上的伤势已经结痂了,因为伤口有些深,还有些长,几乎占据小孩半个额头,这么漂亮的孩子,若是留疤可不好,沈糯打算再配点褪疤药,这样就不会让安安额头上留疤。

配置极品褪疤药所需的药材是非常贵的。

沈糯上个月赚的那点银子,几乎要全部投进去了。

沈糯忍不住叹口气,她还准备多存点银子,以后再镇子上开个铺子,专门卖她配出来的这些药,还能顺便帮人看看诊,现在想来,这银钱也实在太难存了些。

沈糯得空就去镇上把配褪疤膏所需的药材都买齐了。

配药就快很多,她耗了半天时间,配出来一小罐的褪疤药。

勉强够沈安用一个月。

接下来几日,沈安除了吃喝拉撒时一直卧床休息。

白日里他就靠在床头,打开窗棂,看着外面沈糯忙着清理药材,晒制药材和花瓣,炮制药材等等。

他安安静静,乖乖巧巧,不闹也不吵。

…………

沈家一派祥和。

而在弥山对面的军营里。

这里驻扎着几乎几十里地的军帐。

远远望去,一眼都望不到头,只能看见井然有序,正在操练的士兵们。

不大会儿,有匹黑马快马加鞭冲到军营,黑马上的士兵跳下马后掏出一块令牌,驻守军营的士兵立刻让其通过。

寻到主帅军帐,裴叙北这会儿不在,只有军师宿凌在里头。

听到通传声,知晓是京城快马加鞭送来的急报,宿凌让人进来。

士兵进来后,递给宿凌一封火漆封着的书信。

那上面还盖着裴家的印子。

宿凌以为这是裴家给裴叙北的家书,但想想若是家书,不至于让京城的士兵快马加急送来,他犹豫不定,只能去寻后面正在操练士兵的裴叙北。

裴叙北此时穿着盔甲,面容严肃,见宿凌过来,他才问,“何事?”

宿凌把手中的书信递给裴叙北,“将军,京城来的书信,上面还有裴家的印记,属下也琢磨不透,不敢私自打开。”

若是一般军情,他是可以打开查看的,但若只是裴家的家书,他当然不会去打开。

裴叙北接过书信看了眼,上面果然还印着裴家的印记。

但他清楚,这不会是家书,父亲性格冷淡从不给他写信,母亲的家书也都是三月一封准时送达。

而上个月他刚回京城一趟,探望过母亲,所以不该是母亲给他的家书。

打开书信,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宣纸,上面短短几行字。

裴叙北看完,脸色却沉了下去。

宿凌看他脸色,就知不是家书,肯定是旁的事儿,不由问道:“可是京城出了事情?”

裴叙北攥着宣纸头也不回朝着军帐过去。

宿凌连忙跟上,到了军帐之中,裴叙北把宣纸扔在炉中烧掉,才沉声道:“卿安不见了。”

卿安?宿凌张大嘴巴,那不是小皇帝的名讳吗?

小皇帝叫封卿安。

宿凌一时不明白这个不见了是何意思。

“将军,这,这是说皇上他出去游玩时被拐了?还是甚的。”

小皇帝毕竟才四岁,孩子天性,常常闷在宫里也不乐意,偶尔会让宫人乔装打扮一番带他出去游玩。

他是皇帝,其他人也不敢不从啊。

裴叙北摇头,“父亲信中说是卿安借着出宫游玩时,甩开宫人自己溜走的,还留了封书信,说是来寻我。”

宿凌眉峰微皱,“那现在还有皇上的消息?”

想来应该是没有,不然裴父也不会特意让人送来书信。

“没有卿安的消息,他已经离京一个月,父亲他们寻不着人,才派人给我送了书信来。”

算算日子,正好是他离京第二日,卿安就偷偷跑出来寻他了。

“离京一个月。”宿凌面色发白。

他都不敢想,小皇帝才四岁,离开宫殿,没有宫人和亲人的陪伴,他要怎么来找将军,这一路会遭遇多大的危险,说不定……

宿凌不敢再往下想。

裴叙北站起身,“宿凌,立刻派人去附近城镇寻找卿安,记得秘密行事。”

这事儿不能闹大,本来卿安年幼登基,民间就有些动荡,若是给民间百姓知晓卿安不在宫里,不仅百姓们惊慌失措,就连民间乱七八糟的邪.教也会闻风追来,想要卿安的命。

要知道,不仅是亲王们对皇位虎视眈眈,民间还有些乱七八糟的邪.教也悄悄兴起,想从小皇帝手中夺走皇位。

所以裴叙北很清楚,卿安现在很危险,卿安离宫的消息是万万不能传开的。

宿凌知晓此事事关重大,不可闹开,他点头,“将军放心,属下知晓。”

他说完,下去寻了亲信,开始让人秘密行事,去追查小皇帝的下落。

…………

而小皇帝封卿安现在正化名沈安,待在沈家安心养伤,每日都吃着好吃的美食。

沈糯前些日子为了给沈安配褪疤膏,花光了身上的银钱,安神包和香药膏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全部售卖出去,所以她身上也没多少银钱,除了买些筒骨回来熬汤,其他的肉类白面是买不起的。

不过沈林昨儿在湖里捞鱼,还给沈糯家也送了两条大青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