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第 23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3813 阅读进度:23/135

第23章

这一路,沈糯都没醒,她睡得很沉。

沈林怕颠簸到阿糯,路程走的很慢,沈燕也不急,就这样把堂姐护在怀中。

等着回到水云村已经是申时末。

许氏瞧见是沈林用牛车送女儿回来,到了院里,女儿还没动静,给吓着好一跳。

三人叫了好一会儿才把沈糯叫醒。

沈糯睡眼惺忪的跟许氏撒娇,“娘,我好困,我先回屋歇息,若是晚上醒不来也不必喊我用饭。”

没有灵力,强行使用仙虚界的施针手法后果就是如此。

她得缓上好几天。

许氏不知女儿发生何事,先让女儿回屋睡觉,这才问过沈林和沈燕。

沈燕就把章家发生的事情说给二叔母听了。

许氏听得心惊肉跳,又忍不住想,女儿到底是何时有这般了得的医术?

等沈林和沈燕回家后,把这事儿跟曹氏和沈大伯一说。

两人也很惊奇,沈大伯琢磨道:“阿糯天资聪明,小时候就跟着我学医看医书,之前可能是藏拙,这次因为和离的原因,阿糯心性发生改变,不愿继续藏拙,这是好事儿,以后阿糯也能继承我们沈家老祖宗的衣钵。”

沈兴生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的那点子医术,也就帮人看看小病,他连施针都不会,如何跟阿糯比较。

他没有怨天尤人,也没嫉妒阿糯,反而心里舒坦不少,以后有阿糯行医,沈家也算后继有人。

沈糯这一睡,真就睡到第二日早晨。

许氏那叫一个担忧害怕,连沈莺晚上都没敢闹姐姐,甚至以为姐姐出事了,偷偷哭了许久。

早起醒来,沈糯精神头不错,沈莺已经过去后院跟着沈父读书,房间只有她一人。

沈糯昨天从昨天睡到今早,醒来浑身黏腻很是难受,就算昨儿没梳洗,身上也不该这般黏糊,她掀起衣袖看了眼,发现身体上覆着层污垢,像是许久没梳洗那样的邋遢,但她昨儿睡前都还是好好的。

沈糯觉得这应该是身体里面的杂质。

她引生气入体时,没有改善体质。

没想到再次把生气耗空时反倒逼出体内的杂质。

沈糯在仙虚界修炼时,洗髓伐骨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洗髓伐骨是万分痛苦的。

她这在睡眠中,不知不觉就慢慢的在洗髓伐骨了。

可能洗髓伐骨算不上,但能慢慢改善她的体质。

沈糯不慌不忙去厨房烧了热水,许氏不在家,应该是去河边浆洗衣物,弟弟妹妹跟父亲都在后院读书,等烧好水,沈糯回房沐浴后,换了身白底绣梅花刺绣的对襟长褙子,有些掐腰的样式,她容貌虽生的娇美,但之前营养不够,身姿难免平了些。

她在仙虚界时长相也同现在一般,但因自幼饮食丰盛,十四五的年纪就已生的婀娜多姿,一身冰肌莹彻,仙姿玉色,去沈家求亲的人把门槛都踏坏掉了,但她一心修炼,活的那五百年,连位道侣都不曾找过。

沈糯毕竟是姑娘家,也希望能养出好的身姿和如绸缎般的头发。

她打算过些自己配些头油。

营养不够,她现在的头发虽然挺多,但有些干枯。

今儿天气不错,沈糯穿戴好后,坐在院里用布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

待头发擦拭干,沈糯随便挽了个发髻。

她又把昨儿米夫人送的那副金针取出来用热水洗过一遍。

在仙虚界,她修炼的法器就是金针,所以金针对她来说,即可施针救人,也可当做保命的法器,用来杀人。

洗过的金针恢复金亮光泽,沈糯取了根金针,细如发丝的金针在她手指之中翻飞,异常灵巧。

有了这副金针,她也安心许多,日后救人也方便许多。

把金针擦拭干净,沈糯才又把金针放回针袋里。

接下来几日,沈糯也没去镇上,都忙着在家炮制药材。

或者去后山采摘些药材。

弥山还有不少花花草草的,她采了很多花,做了好些个香囊。

自然,她没有荷包,用的只是纱布,里面包着晒干的几样草药和花干。

这是安神包,可以安神助眠的。

晌午的时候,村里又有几名妇人过来跟阿糯买香药膏。

原是大伯母,三叔母和许氏她们每日早起去河边浆洗衣物时都会极力推销香药膏。

也是她们自己用过,觉得这个香药膏太好用了,才十日手掌就不痛不痒了,早上去河边浆洗衣物或是干农活时都舒服许多。

若是没用香药膏,每日干裂的双手再去干活放在冷水里泡来泡去,虽不至疼死人,但疼起来够糟心的,特别是双手痒起来时,那叫一个难受。

眼看这香药膏有效,村里的妇人们也想试试,主要是这药膏用了可以断根,所以两百文钱大家还是能够接受的。

有人过来跟沈糯买香药膏,她就送一个安神包,“这是安神包,晚上入睡时放在枕边,可以安身静气,对入眠很有帮助,就是模样不太好看,我这没荷包,等改日去镇上买些荷包用来装才是。”

安神包里面的草药也是去山上采摘的,花草更加不用钱,无成本,所以送人也不会心疼。

周氏笑道:“那我可要回去给我当家的用用,他每天总说头疼,晚上又很难入睡,天天早上还得起来干活去,辛苦得很。”

周氏是前些日子被沈糯救下的里正家那个小孙子杜长乐的母亲,周氏的丈夫也是里正的小儿子,叫杜国旭。

杜国旭有头疼的毛病。

他头疼是因为晚上总睡不好,静不下心,睡着也总容易做梦,所以白天精神气不足,导致头疼。

“那我也要,回去给我家婆婆用,她老人家睡眠不好。”

“我也要我也要,给我家大孙子用,他整日读书,晚上也睡不好。”

既是买香药膏送的,大家都要了个。

等晚上回去,就把安神包送给各自睡眠不好的家人。

周氏一开始也没对这个丑丑的安神包抱什么期待。

这安神包看着是真丑,就用那种普通的包扎伤口的纱布随意裹着,最后用根纱线系好。

不过闻起来挺舒服,闻着有种淡淡的花香和草药香气。

晚上睡觉时,周氏梳洗好,用买来的香药膏仔细涂抹双手,这香药膏特别好吸收,涂抹上一点都不油腻,闻着也香香的。

涂抹完,周氏想到沈糯送的安神包,就顺手给了杜国旭,“当家的,这是我今儿跟阿糯买香药膏,阿糯送的安神包,说是能够助眠,你睡觉时放在枕边试试,看看有没效果。”

“这玩意能有用吗?”杜国旭捏着纱包,“闻着还有花香味,这不是你们女人用的香囊。”

“你就试试。”周氏道:“阿糯说有用,咱家长乐都还是阿糯救的,阿糯的话你不信?”

“行行,我就试试。”

两人这才睡下,杜国旭把纱包放在枕头旁边,听着妻子唠唠叨叨的说,“阿糯这般好,要是我们家长乐年纪大些,我都想去提亲,让阿糯给长乐做媳妇。”

杜国旭呵斥道:“快别胡说。”

周氏骂道:“怎么了,你也嫌弃阿糯嫁过人?我可跟你说,那崔文兰前些日子都嚷嚷开了,阿糯嫁过去崔家,根本就还没圆房过,一直跟着小姑子睡,人家还是个清白姑娘。”

杜国旭道:“哪呢,我能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长乐才几岁,你就在这胡咧咧的,这崔家也是不地道。”

前些日子,崔文兰嚷的那句沈糯嫁过去崔家还没圆房的事情,已经传的人尽皆知。

原先还嫌沈糯嫁过人的人家,也有些心动。

毕竟沈糯容貌摆在那,现在还会给人治病赚钱,又是个清白姑娘,这娶回家可是好得很。

周氏还在跟杜国旭唠叨着。

之前每天晚上都是周氏跟丈夫唠叨,唠叨着她就困意来袭然后睡下,但丈夫都要干瞪着眼等很久都睡不着。

这次周氏说着说着,丈夫却没搭理她,她还疑惑来着,转头一瞧,丈夫竟睡着了?

周氏心里惊讶,丈夫今日睡得可真快。

难不成真是那安神包的功效?

说起来她也有点困困的。

不大会儿,周氏也睡下。

次日一早,杜国旭醒来,整个人惊讶极了,他昨儿比妻子还早入睡,而且整夜都没做梦,现在醒来都觉得神清气爽的,原本睡好觉是这么舒服的事儿。

杜国旭忍不住看了眼枕头旁边的纱包。

那沈糯还真是个有本事的,只希望崔家以后莫要后悔才是。

沈糯的香药膏还未在水云村出名,反倒是安神包突然出了名。

昨儿晚上用过的人都说好,第二天再去跟村里的人宣扬下,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

有些夜里睡眠不好的,就特意来找沈糯。

沈糯哭笑不得,只能说,“这个安神包里面有我配的草药跟花干,可以安神静气,原是准备买我家香药膏时赠送的,大家若是需要,五文钱一个,药效可以持续一个月。”

大多数人舍不得那两百文钱,但五文钱还是拿的出来,阿糯都说这东西能管一个月,等一个月后药效就渐渐散了。

五文钱还是很划算的,所以不少人不想要香药膏,直接花五文钱买了安神包。

沈糯在山上采了不少配安神包的草药跟花瓣,所以量还是够的。

几天时间,她都卖出去快上百个安神包,还有附近村子也有人来买她的安神包,顺带着还卖出去不少香药膏。

就这么几日时间,沈糯的香药膏也剩下一半,五两银子的本钱都回了,加上卖安神包的钱,她还赚了快有一两银子。

香药膏最近来问的人也比较多,因为之前买香药膏的人发现这东西是真的有效果,不过七八日,手上的红肿干裂就好了,不痛不痒了,自然就给身边的亲朋好友们介绍。

眼看着香药膏也快没了,沈糯才开始忙着配第二批的香药膏。

还得去镇子上买蜂蜡和动物油脂,所以沈糯又去了镇子上一趟。

这次的香药膏跟安神包,除去五两的本钱,她统共还赚了五两银子。

连许氏都惊呆了,沈父一个月教孩子们读书认字也就赚个几百文钱,阿糯却轻轻松松赚了五两,原本女儿说赚钱补贴家用并不是说着玩的。

沈糯去镇子上买蜂蜡和动物油脂时,还特意打听了下章少夫人。

大家都知道章少夫人被接回米家做月子,其他就没什么事儿了。

看样子应该是米老爷清楚章成养外室的事情暂时不能闹开,应会等着女儿做完月子才发落章家的。

沈糯清楚,女子做月子本就是大事儿,何况米潇月还难产大出血,相对的月子期需要更好的照料,半点都不能马虎,要是给米潇月知道章成养外室,还早就生了个儿子,做不好月子,她身子照样得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