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第 22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7385 阅读进度:22/135

第22章

丫鬟和章成很快跑出房间,去叫稳婆和章老婆子。

不大会儿,整个章家的主子和奴才们都醒了过来,除了一些不允许进到主院的奴仆们,其他所有人都在主院候着了。

陈大夫和另外两个稳婆进到房间里,陈大夫交代下去,“赶快去烧热水,拿褥子过来。”

丫鬟们这才赶忙去忙活开了。

章成也在外面急得团团转。

章老婆子见儿子这般,忙道:“阿成别急,妇人生产就是如此,潇月一定会平安为我们章家生下个大胖小子的。”

彭嬷嬷也来到前院,听见里面传来少夫人的痛呼声,她心疼的厉害,喊来米潇月身边的大丫鬟红袖去米家找老爷夫人。

这么大的事儿,米家老爷和夫人肯定是要来守着女儿的。

已是半夜,红袖又喊了另外两个小厮陪同。

很快来到米家。

米德财和米夫人这几日睡眠都极浅,听见外面的喊声,赶忙起了床。

“快,喊人备马车,我们这就过去。”米德财的声音也有些发颤。

女儿生产是大事儿,就算有陈大夫坐镇,他心里也是慌乱的。

米夫人也吓得脸色惨白。

马车套好,两人准备出院子,米夫人突然想起什么,又匆匆返回房间抱了一包东西。

米德财见妻子抱着东西出来,忍不住问,“这抱的是什么?”

米夫人含糊其辞道:“没什么,给女儿的,我们快些过去吧。”

她自然是把前些日子吩咐人买的金针和药材一起带上了。

事关女儿安危,她不得多点心。

两人很快乘坐马车到了章家。

一进去主院,就听见米潇月的痛呼声。

米德财跟米夫人都变了脸色。

但妇人生产时都如此,哪有不痛的,他们就算心疼也只能忍受着。

章家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坐立不安的。

眼看着时辰一点点过去,天边泛起鱼肚白,房间里除了米潇月的惨叫,什么动静都没。

陈大夫也偶尔出来下,会被章成拉着焦急询问,“陈大夫,我妻子这怎么还没生出来。”

陈大夫只说,“女子生第一胎时都是困难的,有的要生一天一夜才能把孩子生下来,你也莫要太担心,有我在,少夫人不会有事的。”

等到卯时,天已经完全大亮。

而在产房里的两个稳婆和陈大夫都有点慌了。

产妇的情况有些不对劲,都已经发动了两个时辰,流出来的全是羊水,没有丁点要生的样子。

陈大夫也是满头大汗,她原想着章少夫人就算胎儿有些过大,但她经验足,只要不出大出血,就算胎位不正,她也不怕的。

可现在章少夫人宫口已经开的差不多,都使了这么大的劲儿,胎儿却没一点要出来的模样。

如果继续这样,连,连她也毫无办法的。

陈大夫脸色发白,其余两个稳婆瞧见了,心里也开始发慌。

“陈大夫,这可如何是好。”

“就是,陈大夫,这情况有些不对劲,是,是不是少夫人腹中胎儿过大,所,所以一直生不下来。”

“闭嘴!”陈大夫立刻低声训斥两人,“怎能在产妇面前说这种话,给少夫人听去怎么办,快莫要说了。”

可米潇月已经听了去,她开始心慌,原本提着的劲儿一口就松了下去。

眼看着里面没有半点动静,米德财白着脸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米夫人也紧紧抱着怀中的包袱祈求着。

天色越来越亮。

一点血水都没送出来。

连米夫人也察觉出不对劲,她想进去瞧瞧。

还没等进去,突然就听见里面传来陈大夫惊喜的声音,“少夫人加把劲儿,孩子头已经露出来一些,再加把劲儿就能生出来了。”

米夫人这才松了口气。

孩子已经快出来了,那说明就没事了,看样子那位沈小娘子当真是说的假话。

不大会儿,开始有血水被端出来。

米夫人瞧见也没太惊讶,这说明女儿胎盘在慢慢剥落,是生孩子的正常反应。

这血水也比较清,是正常的。

米夫人彻底松了口气。

但过了会儿,第二盆血水也端出来。

也还是正常。

小半个时辰后,那血水还是往外断。

甚至血水也越来越浓。

米夫人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她身子开始发颤,忍不住问端着盆出来的稳婆,“月,月儿怎么样了?”

“回,回夫人的话。”稳婆手也在抖,“胎,胎儿太大了,头还没出来。”

米夫人看了眼血盆,有点晕。

米德财也颤声问,“孩子还没出来吗?”

稳婆话都不敢说了,把血水倒掉之后又回了产房。

章成跟章老婆子也吓得不成,一直祈求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出生。

过了会儿,里面传来陈大夫惊喜的声音,“孩子头出来了,少夫人再加把劲儿!”

“身子也出来了。”

“出来了出来了,孩子出来了。”

产房里面传来稳婆们惊喜的声音。

可下个瞬间,稳婆惊恐道:“这,这血怎么止不住了啊。”

大出血了。

米夫人终于慌了,哆嗦着想让人去喊沈家小娘子。

米德财也想起彭嬷嬷那些话来。

他扯着嗓子喊,“快!赶紧骑马去水云村找沈家小娘子!”

可产妇已经开始大出血,盘临镇距离水云村一去一回差不多就要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产妇大出血的话,是会致死的。

米德财跟米夫人都开始后悔,他们为什么不早些把沈家小娘子请来住在章家。

可又忍不住想,那沈家小娘子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就算真在这儿又有什么用?

大出血啊,那可是连神仙都难救。

难道他们家潇月当真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

沈糯惦记着米潇月生产的事情,夜里都没怎么睡。

到了天亮,米家还是没来人。

沈糯不由得叹口气,罢了,米家不信她也是正常,毕竟她满打满算也才十五岁,医术又能有什么造化。

不过米家人不来找她,她却不能不管这事儿。

吃过早饭后,沈糯就跟沈林一起来了盘临镇。

沈糯也没说自己要作甚,只说想来镇上买点东西,今天沈燕也跟着一块来了。

到了镇上已经辰时末了。

沈糯不记得米潇月具体是什么时辰难产,但肯定是今天上午。

沈林跟两个妹妹约好晌午时镇子口集合,就拉着猎物离开。

而沈糯带着沈燕闲逛了会儿,她其实没什么要买的,香药膏就卖了六盒,暂时不用再配。

沈糯逛的地儿也是靠着章家宅子那边。

过了没多大会儿,忽地有匹黑马朝着这边直奔而来,而后朝着镇子口冲去。

沈糯忍不住想,这该不会是米老爷让人去寻她的吧?

她朝着人群那边拥挤过去。

这里已经很靠近章家宅子,靠过去就听人在议论。

“章家这是什么事儿?怎么开了正门?还有人骑马出去了?”

“不清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正好章家大门还没关,门房瞅见这么多人,叹口气说,“我家少夫人今日生产,但好似难产了,米老爷就让人去水云村寻郎中。”

众人诧异。

“水云村?那只有个沈郎中,可沈郎中是个男子,如何能帮女子接生?”

“就是啊,哪有男子接生的。”

门房忙说,“不是沈兴生郎中,是沈家另外一位小娘子,好似也懂医术。”

这个时代,就算民风比较开放,女子也是比较辛苦的,很多时候女子一些比较私密的病症或者生产,只能找女子来瞧,不能够找男子。

而这个时代的女医又是极少数,特别是女子生产时,等于半只脚跨进鬼门关。

沈糯闻,清楚耽误不得,立刻从人群挤过去,“我就是你们老爷找的沈家小娘子,今儿正好在镇子上,是你家少夫人难产吗?我现在可以进去瞧瞧。”她也不知米家人到底准备她需要的金针和药材没有,若是没有,她能保米潇月一命,但其他的,米潇月肯定会因此次难产伤了身子根,若有金针和她所需的药材,她能让米潇月这次难产亦不伤根。

门房一怔,见沈糯长得貌美又年轻,实在不敢相信她会医术。

但事关少夫人,门房也不敢耽误,先把人请了进去。

沈燕瞧着,也只能跟着一道进去了,虽然她都还没搞懂是什么事儿。

沈糯由着门房一路引到章少夫人的院子里。

米德财并不认识沈糯,但瞧见门房引着两个姑娘过来也是呆了下。

门房急忙说,“老爷,这个小姑娘说她就是您要找的沈家小娘子。”

沈糯点头,“我便是沈家小娘子。”

“求求沈家小娘子救救我女儿。”米夫人这会儿根本站不稳,是被两个丫鬟搀扶着,说话声音也颤的不行。

沈糯问道:“之前跟彭嬷嬷说的,让她准备的金针和药材可都准备好了?”

米夫人连连点头,“都准备好了。”

她忙把包袱递给沈糯。

沈糯打开包袱,瞧见那副金针,竟还是八十八根一副的,这东西极贵,她肯定准备不了,才让米家准备的。

还有那些药材,沈糯先去厨房把药材都切了。

野参她切了好几片,剩下的都是按照要煎药的份量也切好,交给彭嬷嬷,“把这幅药拿去炉子上煎了,三碗水熬成一碗就可以了,煎好后立刻给我送进来。”

说完,沈糯就拿着金针还有那几片参进到了产房里。

沈燕站在院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她看着端来出的那一盆盆的血水,只觉得快要昏过去了,阿糯姐当真连大出血都能治?万,万一没把人救活,米家人责怪可如何是好。

沈糯进到产房,陈大夫和另外两位稳婆都在。

三人脸色已经是煞白,浑身颤抖。

谁都不愿意看见这种情况的。

沈糯之前已经用炉子火烧过金针,这会儿她上前查看米潇月的情况。

米潇月脸色惨白,满头大汗,身下的褥子都已被血水浸透,她意识也差不多模糊了。

沈糯过去把两片参片塞到米潇月口中,温道:“章少夫人,若还能听见,把这两片参嚼碎吞下去,你应该也不想才生下来的孩子以后没有娘去疼爱吧,只要你能坚持下来,我便能救活你。”

听沈糯这般说,旁边的陈大夫欲又止,她想告诉眼前这位看着年轻的小娘子,产妇大出血,那几乎是无药可救。

可看着沈糯忙碌的样子,她什么话都没敢说出口。

米潇月还剩最后一丝意识,她听见了沈糯的话,含住参片,用力嚼碎吞下腹中。

沈糯道:“好,那现在我需要帮你扎针,会有些难受,你忍着。”

米潇月没说话,沈糯开始把她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去,取了金针开始在她身上施针。

在仙虚界做医修时,她给人施针都是辅以灵气入针,所以效果显著。

这里没有灵气,但有生气,她这二十多天修炼也是有些效果的,能够感觉体内生气的流动,所以给米潇月施针时,她如同在仙虚界那般,辅以生气入针,慢慢推针进入穴位。

八十八根金针,再扎到第十针时沈糯已经满头大汗,而米潇月血流不止的下半身也开始慢慢止住了血。

陈大夫捂着嘴,不敢置信的喃喃道:“没有再继续出血了。”

沈糯还在继续施针,三个稳婆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会儿,外面有人敲门,是彭嬷嬷送汤药进来。

把人放进来后,沈糯同三个稳婆道:“麻烦帮忙把药给少夫人灌下去。”

陈大夫接过药碗,过去帮章少夫人灌药,章少夫人似还有些知觉,灌入她口中的药都被她吞下腹中。

之后陈大夫也不敢打扰,继续等着沈糯施针。

八十八根金针,最后有三十八根扎入米潇月的穴位上。

施完这三十八根金针,沈糯足足耗费一个时辰。

外面所有人都提着心,米夫人一直捂着嘴巴小声哭泣,后来瞧见再没血水端出来,她才颤着声音问彭嬷嬷,“嬷嬷,没有血水端出来,我家月儿是不是会没事的?”

彭嬷嬷肯定点头,“少夫人一定会没事的,沈家小娘子当初都说了,只要有她在,一定能够救活少夫人的。”

米夫人听闻这话,眼泪流的更凶了,她要是早些听沈小娘子的话,早些把沈家小娘子请来,是不是女儿就不用遭这种罪了。

沈糯施完针后,整个人都快虚脱过去,她半依在床柱边,看着床上的母女两人。

那皱巴巴的婴儿就躺在米潇月身边,除了刚生下来那会儿哭了几声,这会儿就乖巧的依偎在母亲身边,不哭不闹,似乎也知道自己母亲正在遭受大罪。

米潇月呼吸平缓,下身的血也早就止住了。

陈大夫忍不住过来问,“沈家小娘子,章少夫人她,她没事了吧?”

沈糯这会儿身子还是没有力气,她点点头,“等一个时辰后,拔掉她身上这些金针就好了。”

陈大夫终于松了口气,她虽有妇科圣手的圣名,可要遇上产妇难产大出血,她也是丁点办法都没,幸好这位小娘子有点本事,不对,何止是有点本事,这是真正的神仙本事。

一个时辰后,沈糯取掉米潇月身上的金针。

果然就算取下金针,米潇月也未在出血。

三位稳婆全都松了口气,“真真是老天保佑啊。”

沈糯已经是筋疲力尽,她没有修为,却依旧用这种法子来施针,体力自然是不支的。

让人送了温热的水进来给米潇月把身体擦拭干净,再换上干净的衣物,沈糯才离开产房。

这会儿已经快晌午了,沈糯在产房里面待了两个多时辰。

瞧见沈糯出来,米夫人和米德财还有章家两母子都忍不住走了过去。

米夫人颤声问,“沈小娘子,我家月儿情况如何了?”

“米夫人放心,少夫人她已无大碍,但少夫人方才出了不少血,所以做月子最好能做够三个月,每日的膳食也必须按照我说的来,待会儿我会把少夫人详细的药膳,膳食和药方详细的写下来。”

沈糯不过说了两句话就有些喘气,脸色也越发白了。

旁边的章老婆子急忙点头说,“沈小娘子不用担心,方子写下来交给我就好,我定会好好照顾潇月做月子的。”

她说完,似乎想到些什么,迟疑下忍不住问,“沈小娘子,潇月方才出了那么多血,她,她以后还能怀上吗?”

听见章老婆子的话,沈糯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自家儿媳都已难产大出血,章老婆子不关心儿媳休养问题,反倒是关心儿媳能不能再生?

想来是不希望儿媳能够继续生养吧?毕竟生出来的第二个孩子就要姓米,这是整个盘临镇的人都知晓的事。

她可是记得,章成养在外面那个外室给他生了个儿子。

所以,不管米潇月这一胎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章家都是有后的。

若是米潇月生出第二个孩子,姓了米,米家的家业都要这个孩子继承,跟章家再无半点关系。

若米潇月生不出孩子,以后所有家产肯定是第一个孩子继承,这样的话,米家的家业也就是他们章家的。

米潇月肚子吃的这么大,多半也有这婆母的功劳。

但如果米潇月死掉,对他们是没有任何好处,所以章家母子没想要米潇月的命,只是希望她胎儿大一些,生产时伤了身子再生不出孩子就好。

想起这点,沈糯眼神沉了些,她道:“我先去把膳食方子还有药方以及少夫人每日的吃食单子都写下来。”

米德财道:“麻烦沈小娘子了。”

米德财让人给沈糯准备好笔墨,他和米夫人进去产房探望米潇月。

米潇月已经醒来,见到父母忍不住落了泪。

她也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米夫人红着眼眶说,“我儿莫哭,没事了没事了,还有后福等着我儿在。”

米潇月使劲点了点头,又侧头去看身边皱巴巴的孩子,忍不住嘀咕了句,“真丑。”

“你这傻孩子。”米德财大笑道:“你刚生下来可比她还要丑。”

听着产房里面的欢声笑语,章成和章老婆子相视一眼,他们不清楚米潇月身子到底受损没,到底还能不能再生,若是不能生便好了。

沈糯写着方子,沈燕站在旁边还有些迷茫,过了会儿她忍不住问,“阿糯姐,你真把大出血的孕妇给救了下来?”

“嗯。”沈糯道:“曾在一本手记上瞧见过类似的案例,需要金针封穴,所以试了试,若不试,章少夫人就连一点生路都没了,幸好让我蒙对了。”

沈燕咂舌,阿糯姐这是蒙的?

不过阿糯姐的话也是对的,若没有阿糯姐,章少夫人还真是必死无疑。

凡是难产时大出血的孕妇,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

沈糯脸还白着,点半血色都无,沈燕瞧着难免心疼。

一刻钟后,沈糯把所有的药膳,膳食和药方都详细写好。

章成想从沈糯手中把单子接过去,沈糯直接道:“我待会儿直接给米老爷吧。”

米德财也从产房出来了,女儿受了大累,这会儿昏睡过去了。

女儿平安无事,米德财心里也安稳下来,现在就想见见这位沈小娘子。

接过沈糯手中那叠厚厚的方子,米德财跟沈糯道谢,最后说,“沈小娘子的大恩无以为报,以后有什么事儿沈小娘子尽管来米家吩咐一声。”

不仅如此,米德财还打算请沈糯去盘临镇最好的酒楼用午膳。

沈糯没拒绝,因为她也有点事情想告知米德财。

米夫人和米德财一起宴请的沈糯,米潇月这边,米夫人有些不放心,让彭嬷嬷盯梢,有什么事儿直接去酒楼寻她们就是。

到了酒楼,米德财把酒楼里面的招牌菜全都点了一份,还让人去镇子口请来了沈林。

酒足饭饱后,米德财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不管如何,酬劳还是得给沈家小娘子的。”

米夫人也似想起什么,把那包金针递给沈糯,“还有这包金针,幸好我当初觉得不太妥,让彭嬷嬷准备了金针和药材,不然今日……这副金针我留着已是无用,沈小娘子才是它的有缘人,这副金针便赠余沈小娘子。”

沈糯思忖片刻,接下米夫人手中的金针,拒了米老爷那叠银票。

“能得这副金针对小女来说已是极好,其余的便不需要了。”

她需要这副金针,金针比起银针效果更甚。

米德财也不强求,收回银票。

等到临行前,沈糯望向米德财,略有些迟疑,犹豫要不要把章成养外室的事儿提一嘴,她不想米潇月蒙在鼓里。

见沈糯欲又止的模样,米德财清楚她有话要说,便让米夫人先下去。

等只剩米德财与沈糯两人时。

米德财直接道:“沈小娘子有事儿不妨直说。”

他以为沈糯是有其他所求。

沈糯也就不瞒着了,“米老爷,前几日我在弥山采药,逛到了盐平村那边的山脚下,似瞧见章捕头与一女子鬼鬼祟祟进了后山……”

她说到这里,便没继续说下去,米德财却已经懂了她的意思,他脸色猛地沉下去,半晌才说,“多谢沈小娘子告知。”

“那小女先行离开了。”

下了酒楼,米德财看着沈林带着两个妹妹坐上马车离开,他脸色依旧阴沉的厉害。

他生的魁梧,不苟笑时有些吓人,米夫人却不惧自家男人,只是见他脸色难看,忍不住问,“可是沈小娘子说了什么?”

“无事。”米德财没打算把事情告诉妻子,“对了,去布置马车,把月儿接回米家,让她在米家坐月子,她那婆母都能在孕期把月儿照顾成那般,生产时差点没命,还敢让她照顾月子?”

他现在非常信服沈家小娘子,觉得她那话说的还算比较隐晦,肯定是章成外面养外室被人小姑娘给撞上了。

若章成真在外头养外室,月儿被喂养成这样,指不定就是章家故意的。

他走南闯北这些年,见过太多阴私的事儿。

等他查清楚章成是不是真在外面养外室,是不是真的故意把月儿腹中胎儿喂养的过大,若真是如此,他饶不了章家的。

米夫人一听,赶忙点头。

“对,还是把月儿接回来照顾比较稳妥。”

……………………

沈糯坐上沈林的牛车启程回水云村时已经是午时末。

为了治疗米潇月,她所有的精力体力生气全都耗尽,上了牛车后就撑不住了,倒头就睡。

沈林只隐约知道是堂妹救了章少夫人,具体凶险程度根本不知,这会儿才听妹妹说了具体情况,他心里诧异,回头看了阿糯一眼,阿糯乖巧的倒在沈燕怀中,呼吸均匀,睡得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