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第 21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3340 阅读进度:21/135

第21章

沈糯心里惦记着米潇月,但她一直没等到米家来人。

接下来几天,沈糯也就是去山上采药或者看医书,也不出门。

她才和离,虽错不在她,可村里肯定还是有人嚼舌根子的,整日待在家中也落个清闲。

沈糯这些日子用香药膏擦手,她双手上的红肿消了,裂开的口子也都已经长合,整双手都比之前白嫩起来。

香药膏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沈糯这才用了十日不到。

就连许氏双手也是如此,许氏还整日去做农活儿,双手也都比前些日子好多了。

还有沈大伯母和沈三叔母,两家也都有在用这个香药膏,效果明显。

曹氏还跟女儿沈燕说,“你阿糯姐给的这个香药膏真的是好用,比那油脂膏好用多了,我这才用了几天,红肿消了,干裂的口子也长好了,手也不痒不疼了,你阿糯姐学医可比你爹可好了,你爹这些年,也没瞅见帮我们弄点这种膏药治治手。对了,你阿糯姐刚和离,以后肯定还要说人家的,她前两日不是送了些梨脯来吗?味道酸酸甜甜,特别开胃,你出去玩的时候记得抓点梨脯分给别人吃,别人要是问,就说是你阿糯姐做的,你阿糯姐这么好又勤快,还会给人治病,以后再嫁也容易多。”

“娘,我省得。”

沈燕自幼就在水云村长大,跟同村的姑娘们都很熟。

平日里没事儿几个姑娘就坐在一起缝缝补补的。

沈燕见今儿天气好,便拿着自己的绣品过去小姐妹家中。

没想到过去还碰见崔文兰。

瞧见崔文兰,沈燕脸色不太好,她的小姐妹刘霞云怕沈燕说甚难听的话,急忙把沈燕拉到自个儿身边坐下,“燕子,你可算来了,好几日都没瞧见了,你绣品做的怎么样了?”

崔文兰看见沈燕,脸色也不太好。

她都在家憋了半个月,自然憋不住,就想出来走动走动。

崔文兰都快恨死沈糯了,她事后总算想明白了,沈糯只怕早就知道哥哥跟穆姐姐在她房里,所以故意坑她去开门,最后闹得人尽皆知。

母亲也恨死了沈糯,整日在家骂沈糯,还说沈糯要害得她们家倒霉许久。

而家里最近也的确很倒霉,父亲去山中打猎,好几日都猎不着一只猎物回。

而母亲这些日子,做饭被火星子崩到脸上,跨门槛都能摔跤。

还有母亲这些日子做饭越发的难吃,比以前还难吃。

她都快吃吐了。

母亲不愿出门,她却憋不住了。

再说了,哥哥跟穆姐姐做的事儿,和她有甚关系。

所以今儿一早,吃过早饭,她就穿上穆姐姐给她留的衣裳,带上穆姐姐给的那几样首饰出来的。

果然几个手帕交瞧见她的新衣裳和首饰就开始夸起来。

崔文兰说道:“这些可都是京城里面的时新样式,自是好看的很。”

一听她说起京城,几个手帕交就想起崔文兰那位状元郎哥哥和县主做的事儿来,脸色都有点变了,那事儿真真是太丢脸。

因着崔文兰这句话,几个姑娘们都不说话了。

幸好这会儿沈燕过来。

这里毕竟是好友的家,沈燕也没打算跟崔文兰起争执。

就是把绣品和梨脯从小竹篮里面拿了出去,把梨脯分给大家吃,“这是我阿糯姐做的梨脯,味道特别好,你们尝尝看。”

几个女孩们各自抓了小把的梨脯,原本没抱多大期待,等入了口,小姑娘们睁大眼睛,“燕子,这个哪里买的?好好吃呀。”

沈燕笑道:“这是我阿糯姐自个儿做的,可买不着,味道好吧。”

“好吃。”几个女孩点头,“真的好好吃。”

酸酸甜甜的,有点软糯,还有点嚼劲。

崔文兰看着大家吃梨脯的模样,有些馋,这些日子母亲做饭可难吃了,她都瘦了不少。

崔文兰也忍不住抓了一把,塞了一块入口,果然是好吃得很。

沈燕瞪了她一眼,到底没说什么。

小姑娘们吃着梨脯说着闲话,有人注意到沈燕的双手,忍不住瞪大眼睛问,“燕子,你的手怎么变得这么光滑了?”

她们这些小姑娘都要忙农活和家务,大多数人的双手都跟沈燕以前的双手一样,裂开的口子,又干又痒。

“这也是我阿糯姐的功劳。”沈燕抬起双手给大家看,“我阿糯姐配了些香药膏,对冻疮特别有效,我这才涂了十天呢,已经好了很多,不肿不痒了,我阿糯姐说,她配的香药膏只要涂抹两盒,冻疮就能断根了。”

“哇,阿糯好厉害啊。”姑娘们称赞道。

又有人忍不住问,“那这个香药膏阿糯卖不?”

沈燕笑道:“自然是卖的,价格可能有点贵,毕竟里面有很多药材还有蜂蜡,都是很贵的材料。”

她当然知晓阿糯姐配这个香药膏是打算卖的,这么好的效果,不用说,价格肯定比油脂膏贵很多。

“燕子,那到时候你帮我们问问阿糯,这个香药膏怎么卖的。”

“行。”

崔文兰在旁边哼了声,一边嚼着梨脯一边小声嘀咕,“她嫁来我们崔家一年,也没瞧见她配过什么药,可别把双手用烂了。”她自不需要这个东西,从小被母亲娇养着,十指不沾阳春水,什么活儿都不做,双手白白嫩嫩的。

沈燕沉下脸,“你说甚?”

崔文兰扬眉,“我什么都没说。”

“我明明听见你说我阿糯姐了。”沈燕有些生气。

崔文兰哼了声,“我可没说她。”

“我就是听见了,你给我阿糯姐道歉。”

崔文兰也烦躁了,大声嚷嚷道:“果然你们沈家人都讨厌,你以为我哥为何娶她,我哥根本不喜欢她,她嫁来我们崔家后,都没跟我哥圆房,一直睡在我的房间里!”

这话一出,周围的姑娘们全都没声了,震惊的看着崔文兰。

连外面的妇人们也听见了,面面相觑的。

所以阿糯那孩子嫁过去崔家一载都还是个清白身子?

这崔家也太过分了吧?

既然不喜欢人家姑娘,娶人家干什么啊?

沈燕直接疯了,上去薅住崔文兰的头发,照着崔文兰的脸上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崔文兰除了欺负沈糯,从来没跟人打过架。

哪里是沈燕的对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周围的小姑娘们急忙上去把两人拉开,但崔文兰已经被打了好几拳,眼睛都被打肿了。

崔文兰也快气疯了,对着沈燕破口大骂。

眼看着沈燕又要冲上来,旁边的小姑娘急忙把崔文兰推了出去,“哎呀,文兰你就别乱说话了,你还是先回去躲躲吧。”

崔文兰被推出门外,又见周围妇人眼神怪异的瞅着她,她气得脸都红了,到底不好久留,只能眼泪汪汪的先回家了。

路上时候,崔文兰发现自己手里还抓着几块梨脯,知晓这是沈糯做的,她恼羞成怒想把东西扔掉,但实在馋得慌,气恼的把几块梨脯全部塞进口中,狠狠的嚼起来,突然,她脸色一变,哇的一口把嘴巴里面的梨脯全部吐了出来,梨脯上沾满了红色血迹。

原来崔文兰吃的太急,咬破了舌头,满嘴的鲜血。

看着止不住的血,崔文兰吓得脸色大变,嚎啕大哭,捂着嘴巴朝家里跑去。

…………

沈燕等崔文兰离开还气得不行,小姑娘们都使劲安慰她。

到了下午,沈燕见着沈糯后,见姐姐似芙蓉般的笑脸,她没把白天在好友家中发生的事情告诉姐姐,只说,“阿糯姐,你做的香药膏什么价格,今儿不少小姐妹都在问我,她们也想买。”

几个小姐妹都在学刺绣,自然也希望有双白嫩光滑的双手,所以是真的想买香药膏。

沈糯笑道:“这个东西有点贵,原本定的是两百文钱,不过要是我们村里的人来买,全部都是一百八十文钱。”

沈燕也吓了一跳,没想到香药膏这么贵,但效果这么好,她觉得挺值,毕竟那个油脂膏,用了几年,什么效果都没。

沈燕第二天再去找小姐妹们玩的时候,就提了下,还说,“我姐说了,这个香药膏你们用了无效,还能去找她退的。”

她们这般大的姑娘们,都会自己赚些小钱补贴家用,自己也都存的有点银钱。

再加上沈糯承诺这个东西无效会退钱,她们就心动了。

于是让沈燕帮她们一人带了一盒。

沈糯的香药膏就这样卖了四盒出去,沈糯每盒还给沈燕五文钱的。

沈燕原本不想收,沈糯坚持,还说,“亲姐妹都要明算账,以后阿燕你帮我卖出去一盒,都给你五文钱。”

“多谢阿糯姐。”

日子又过去两三日,沈糯晚上睡觉都有点心神不宁的。

因为明日就是米潇月生产的日子。

直到现在米家都没来人寻她,怕是根本不信她。

罢了,明日只能去盘临镇一趟了。

万一真等到米潇月难产,米家才来水云村寻她,都晚了。

而这天夜里丑时,米潇月睡得好好的,突然感觉肚子开始痛。

她叫了一声,外面榻上的丫鬟立刻醒来,绕过屏幕来到拔步床前,“少夫人,可是要生了。”

米潇月痛苦的点头,“快,去叫稳婆,我,我要生了。”

丫鬟吓得脸都白了,急忙出去喊人。

章成也醒了过来,他也急得不行,“潇月,我去喊娘。”

说着也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