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第 18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3507 阅读进度:18/135

第18章

沈糯想起章少夫人是谁,也想起上一世章少夫人的命运来。

沈糯上一世与章少夫人并不相熟,甚至从未见过面,但她听闻过章少夫人。

因为上辈子,章少夫人难产而亡。

这事儿盘临镇还有附近的村子都是知晓的。

上辈子,章少夫人难产而亡时,崔洛书已经娶了县主,并且带着县主回了京城,而沈糯还暂时留在水云村,她那时悒悒不乐,就算听说这事儿,也没有太多关注。

之所以章少夫人难产而亡的事能让如此多人知晓,还是因为章少夫人姓米。

章少夫人只是夫家姓章,她本身是盘临县富商米家的千金。

米家生意做的大,在不少地方都有铺子,家资殷富。

平日里若有天灾人祸,米家也会开仓放粮,施粥布善。

米父也的确是个大善人,性情豪爽,他早些年走南闯北的做生意,身子受了伤,不能继续生育,但好在早和妻子有了女儿米潇月,也因此从小就宠着女儿,米潇月性格算不上刁蛮,只娇滴滴长大,难免有些任性。

米家只有米潇月这个女儿,米父是想着让女儿以后招个上门女婿,为米家延续血脉。

却没料到,米潇月后来喜欢上章家子章成。

至于章家,祖上原本也是朝廷三品大臣。

待章家老祖宗告老还乡后,章家就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章家老祖宗早就过世,余下的这个孙子章成凭着祖荫在衙门里当个捕快而已。

后来米潇月与章成生了清。

章家去米家提亲,米父说米家只招婿。

章家自是不愿,章家也是三代单传,不会让章成去给人做上门女婿。

米父自也不愿意让女儿嫁过去章家。

米潇月日日在家以泪洗面,茶饭不思,米父无法,便说让她嫁去米家也是可以的,待她以后若生育孩子,第二个孩子便要跟她姓米。

章家犹豫了些日子,也同意下来。

后来两人成亲,米潇月嫁过去,十里红妆,真真是叫人羡慕眼红。

米潇月还陪嫁了座五进的大宅子。

婚后,她就和章家人住进了大宅子里面。

成亲后,公婆和夫君待她真真是极好的。

没多久她便有了身孕。

见沈糯只是盯着自己瞧着,也不语,米潇月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轻声问道:“沈家小娘子,你是打算叮嘱我让我莫要吃的太多吗?之前实在是我家婆母待我太好,加上怀有身孕后,我自己也贪吃,不懂其中危害,让胎儿有些过大,前些日子看了郎中,郎中告知我胎儿过大的危害,我最近都有减少饮食的,也再多多走动,这样才利于生产。”

沈糯收回目光,笑着说,“虽说要清减饮食,但也不能一顿就吃半碗粥,这样身体是扛不住的,若方才章少夫人身边没人却因虚脱晕厥,摔了肚子可如何是好?所以吃还是要吃的,但莫要再食太多荤腥油腻的食物就好,至于走动,也的确是需要的。”

孕期其实只要没有吃太多的荤腥油腻食物,胎儿不可能如此大的。

所以是米潇月孕期吃了大鱼大肉太过荤腥油多的食物而已。

米潇月脸颊微红,她没好意思告诉沈糯,她孕期吃过很多荤腥。

因为婆母手艺不错,加上婆母总是怜惜她,还告诉她,“潇月,你可要多吃点,莫要亏了肚里的孩子,当初阿成就是因着在我肚里,我没吃好,所以阿成生下来身子骨就弱,小时总是生病,差点夭折,所以想要孩子生下来强壮些,就要多吃。”

加上相公也总心疼她,希望她多吃些,生的孩子胖胖的。

她就每顿吃挺多。

以至于后来母亲上门探望她,见她肚子太大,有些吓着,请了郎中来诊断。

郎中说她脉象无碍,只是胎儿过大,生产会有些不顺,让她千万不能继续那样吃了,每天多走动走动。

知道这事儿后,婆母还给了自己两巴掌,说自己好心办坏事。

米潇月只以为婆母是真的担忧她。

现在她每顿吃的挺少,婆母瞧见还唉声叹气,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没想到,吃的太少也不成,还会饿晕过去。

不过沈家小娘子说,多吃些清淡的也无碍。

沈糯就只交代了这么一句话,别的没说。

她给米潇月把脉,米潇月的脉象没甚问题,但她能把出胎儿太大,比她想的都大,而且胎儿非常健康强壮。

可正因为胎儿太大太强壮,所以会导致米潇月生产的难度。

几乎一定是难产。

甚至是沈糯都无法逆转的难产,因为米潇月已经快要生产,胎儿已经很大,不可能让胎儿变小才去生产的。

说简单些就是,米潇月的身子骨无法承受这样的生产。

而且跟米潇月现在的面相相结合,这一关,米潇月几乎是必死的局。

沈糯清楚,唯一能救米潇月的法子,就是她生产时让自己在场。

这样她才能在米潇月难产时用金针封穴的手法保她一命。

但沈糯现在又不可能告诉米潇米,你生产时可能会难产而亡。

这种话只会让孕妇更加惊慌,会提前生产更加困难。

所以告诉孕妇这种话是没有必要的。

但她不可能不提醒,不然也不会跟来酒楼里。

米潇月很感激沈糯,一直让丫鬟把那包银子递给沈糯,沈糯不愿接受,米潇月也不再勉强。

陪着米潇月坐了会儿,酒楼上了几样点心来。

米潇月吃着点心,也让沈糯和沈燕吃。

米潇月性格随了米父,也是比较活泼的,竟跟沈糯很聊得来。

等吃完点心喝完茶水,眼看时间不早,大家才起身准备离开。

米潇月还对沈糯笑道:“沈妹妹,改天你再来镇上可记得来寻我玩。”

沈糯笑盈盈点头,“好。”

两人连称呼都变了。

等米潇月下阁楼,沈糯突然喊道:“彭嬷嬷且留步,米姐姐还有些食谱需要跟你交代下。”

彭嬷嬷就是米潇月身边的婆子,也是米潇月的乳母,自幼照顾她长大的。

米潇月听闻,也想留步,沈糯又笑道:“阿燕,你跟米姐姐一起在楼下等我就好,我跟彭嬷嬷交代两句就下去了。”

沈燕点点头,走到米潇月身旁,米潇月见状,也只能先下阁楼去等沈糯。

待其他人都下去后,沈糯才郑重跟彭嬷嬷道:“嬷嬷,方才我给米姐姐把过脉,她的胎儿恐怕有八.九斤,已是巨大儿,米姐姐生产是万分危险的,难产的可能非常非常大,所以等米姐姐生产前两日,你能否去水云村叫我过去米姐姐身旁守着,这样米姐姐就算难产,我也有机会救她一命。这话我也不能直接同米姐姐说,会吓着她的,所以才留嬷嬷一步。”

一听巨大儿和八.九斤的重量,彭嬷嬷吓得脸色都变了。

她太清楚这样的巨大儿对生产的产妇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九死一生,甚至可能连那一丝生机都没有。

“这可如何是好。”彭嬷嬷也有些慌了神。

沈糯道:“彭嬷嬷莫要慌,你需要准备一套金针,另外还需要野参,黄芪,当归,茯神……”

沈糯把需要的药材也报给彭嬷嬷听,“这些药材的年份越久越好,其他便不需要准备什么,只要嬷嬷记得,待你家少夫人生产时,一定要来寻我。”

以米家的财力,她让准备的这些金针和药材都不是问题。

交代完这些,两人才下去。

米潇月还是笑眯眯的模样,根本不知她接下来的命运。

沈糯也带着沈燕跟米潇月道别。

离开酒楼,米潇月带着丫鬟和彭嬷嬷回了章家。

一路上,彭嬷嬷心不在焉,米潇月忍不住道:“嬷嬷,您有些心神恍惚的,可是沈家妹妹说了什么?”

彭嬷嬷哪里敢如实告知,只压着心底惊慌,笑道:“少夫人莫担忧,是沈小娘子同老奴说的膳食,老奴记性不好,总怕忘记,便忍不住搁心底背着呢。”

她自然没敢把沈糯交代要准备的东西给忘记,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但万万是不能告诉少夫人的。

米潇月笑道:“我同沈家妹妹还挺投缘的。”

说道这里,她又突然叹口气,“偏生沈家妹妹运气不好,碰见这样的婆家和夫君,幸好相公和婆母待我极好。”

状元郎家里的事情,已经传得连她都听闻过了。

彭嬷嬷面上听着,心里却愁的不成。

这事儿她肯定是作不了主的,还得回米家告知老爷夫人。

…………

沈糯离开酒楼,便打算跟沈燕去盘临镇门口和沈林汇合。

路过方才巷子时,沈糯下意识朝着里头看了眼。

瞧见一身穿黑色锦衣,身姿高大修长的青年正从巷子里面走出来。

青年也正好抬头,那双眸子华光万千,又透着锋利,正好与沈糯的目光撞上。

哪怕对他有过救命之恩的姑娘,亦没让他的目光停留半分,他扫过沈糯,走到黑漆平顶的马车前,掀开帘子,踏上马车。

沈糯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扫过那个青年。

她当然认识青年是谁,前些日子和堂兄去弥山采药救下的秦北王。

两人目光交错,一人上了马车,一人转过头,继续朝着镇子口而去。

仿佛从未相见过。

沈糯也的确没太在意,她与秦北王萍水相逢,秦北王处境危险,当初她和堂兄下山时,秦北王都说过彼此之间莫要有交集,否则会为他们带来灾祸。

所以再见,也只是陌生人。

当初秦北王为了答谢她帮着解毒的恩情,还给了她一块玉佩。

玉佩上无署名,不会让人认出那是秦北王的贴身之物。

但沈糯也没把玉佩拿出去售卖,只是锁在了自己的箱子里。

两人很快都了镇子口。

沈林已经坐在牛车上等着了。

等两人到,沈林载着两个妹妹回了水云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