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第 16 章(修个错)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2451 阅读进度:16/135

第16章

不到戌时,沈家就吃过晚饭,晚饭自然不像中午那般丰盛,只有地瓜粥和炖冬瓜。

水云村地处北边,农作物比较匮乏,冬日又比较寒冷,所以农作物都是比较容易储存的,地瓜又是产量比较多的粮食,几乎家家户户的主食都有地瓜和稷米,至于粳米和白面,都是比较精贵的粮食,不是家家户户都能吃得起,也就待客时吃吃。

也正因这边地处北边,天气寒冷,入了秋,稍微沾点冷水,很多人的手就会干裂,不止是女人,男人们干农活也是同样的。

到了冬日,很多人手脚都还会生冻疮。

沈糯配置的油脂膏对冻疮都有很好的疗效。

晚饭还是沈糯做的。

她就希望家人能吃的舒服些,眼下她还没有能力为家人带来富足的生活,但她会努力的。

普通的炖冬瓜,也不知她如何做的,软糯鲜香的。

吃过晚饭,沈糯把压箱底的十两银子取了五两过去母亲的房间,同许氏商量,“娘,这十两银子,我想自个留五两,明日去镇上买些东西,之前看了本杂记,上面记载个油脂膏的方子,效果很好,我想试试做出来,先做些小生意,总不能再靠着爹爹一人养家糊口,我也想为家中出一份力。”

“好,你想作甚,娘都是支持的。”许氏也不肯收那五两,“这些银子阿糯全拿着吧,你爹又存了些银钱,家中不缺银钱的,这五两银子阿糯看看想吃甚,明日去镇上买些糕点红糖回来。”

买点红糖回,每日给女儿红糖煮鸡蛋,补补身体,许氏总觉女儿在崔家吃了大苦头,她心疼得慌。

至于女儿说的油脂膏,她也没太当回事,这个东西镇上有卖的,二十文钱一小盒,能用一月,家家户户都必备的东西。

但女儿想折腾,就让女儿折腾下,总比天天郁郁寡欢的好。

沈糯还是坚持把五两银子给了许氏。

她知家中其实没多少银钱的,当初二十两银子已是沈家全部家当。

许氏只得收下,便想着得了空,她自个去镇上给阿糯买些糕点和补品回。

又跟着母亲说了会儿贴己话,沈糯才回房间休息。

沈莺见着姐姐,今日也不闹腾要跟长姐玩耍,乖巧的依偎在沈糯怀中。

沈糯失笑,“莺儿这是怎地了?”

她这个妹妹才只有七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她未出嫁前,两人睡在一个屋里,萦儿总是缠着她玩翻花绳,便是昨儿夜里都还要跟她玩耍,今日却转了性子。

“就是不想闹姐姐了。”

沈莺没有告诉姐姐,她今日晌午后过去后院读书,跟她玩得很好的一个小姑娘告诉她,“阿莺,你姐姐是不是和离了?我听说镇子有个和离的妇人想不开跳了井,你这般调皮,可莫要再闹你姐姐了。”

沈莺吓得不轻,她可能还不懂婚配和男女之情,却知生死是何意。

也担心姐姐寻死,晚上入睡时自是不敢再闹长姐。

沈糯心里猜出一些,低头亲了亲妹妹稚嫩的面颊。

家人都还活着,真好呀,她有时间去弥补。

沈莺很快入睡,沈糯却还是睡不着,她盘腿坐在床榻上,引这天地间的阳气亦是生气入体。

她的确是能够清晰的感受这种气息。

她也清楚,这生气和灵气不同,就算是能引导它入体,至多就是强身健体,五感过人,让身手更加灵敏,练出内力来。

不像仙虚界的灵气,修炼后,可活上数千年,一个术法便能山崩地裂,无限威力。

不过这个世界,能让五感更加过人,身手厉害些已是极好,她作为女子也能有了自保的能力。

所以她还是会坚持每日都修炼的。

修炼法子也跟仙虚界差不多,似乎也是可以使用的。

这般一个时辰后,沈糯方才梳洗歇下。

次日不到卯时,沈糯又起床这般修炼一个时辰。

到了辰时,她起身做厨房帮着许氏做饭。

许氏早就起了,正在厨房做早饭。

这次沈糯要帮忙,她却是不许,让女儿去歇息。

待吃过早饭,天光已是大亮,沈大伯家中的沈林和沈燕过来寻阿糯一块去镇子上。

水云村距离镇子不算远,走路约摸要一个时辰。

赶着牛车就快些,约着半个时辰便能到,大伯家便有牛车,正好堂哥也要拉着猎物去镇上售卖,遂就赶着马车,带着两个妹妹一块去了镇子上。

镇子名盘临镇,只能算作小镇。

镇子虽小,却也是五脏俱全,卖什么的铺子都有。

附近村子的人都会来镇子上,所以也是热热闹闹的。

而去往盘临镇的路也都是山路,平日里若是女子去镇上,少不得约上几个妇人姑娘或者跟随家人一起,到底是山路,没有女子敢一人前往。

半个时辰后,沈林带着两位妹妹来到盘临镇。

只是到了镇子口,就能瞧见有多热闹,人来人往,喧闹声声。

看见这般热闹的场景,沈糯心中亦是轻松上几分。

其实距离这凡尘之事已经两三百年,她在玄虚界修炼两百年就到了金丹期,说句天纵奇才也不为过。

后来三百年,几乎都在修炼炼丹,不沾染半分凡尘气息。

如今突回凡尘,感受这份烟火气息,倒也还是很适应的。

沈林与两个妹妹约定一个时辰后在镇口处汇合,便赶着牛车去卖车上的猎物。

而沈燕和沈糯就自个闲逛。

沈糯又去买了其他几样油脂膏配方里所需要的蜂蜡和其他几样药材,另外还有动物油脂。

她置办这些东西还是很快的,沈燕瞧见还忍不住,“阿糯姐,你买这些东西作甚?”

沈糯也没瞒着,只说从前在杂记上瞧见过油脂膏的配方,所以想自己也做些油脂膏补贴家用。

“阿糯姐,这里到处都有卖油脂膏的,何必做这个补贴家用,怕是很难的,还不如跟村里的绣娘学学刺绣,做刺绣补贴家用,我瞧着村里好些个姑娘都在学呢,阿糯姐要不要随我一起?”沈燕也觉得做油脂膏补贴家用不靠谱。

“没事,我亦只是尝试下。”沈糯笑道,“我要置办的东西都已经置办好,阿燕你可想去买些什么?”

沈燕身上只有几十文银钱,她刚跟村里的绣娘学了半年刺绣,便想着买些针线布料自己绣些成品出来瞧瞧。

买完这些,沈燕身上也已经一文不剩。

看着路边的吃食,沈燕也是有些馋的,她平日难得进镇,也不过是半大的姑娘,自然有些馋嘴。

沈糯瞧见,又买了些做糕点的粉和豆子,打算回去做些糕点。

和离之事,大伯母和三叔母帮衬了不少,她想做些糕点去做谢礼。

买完这些,又买了包子分给沈燕,还给堂兄也留了两个。

吃着包子,沈家姐妹继续闲逛了会儿。

刚往前走了没两步,忽地听见前面传来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