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第 6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0-26 字数:3399 阅读进度:6/135

第6章

沈糯的声音有些无力又绵软,但异常坚定,众人听见她的声音都忍不住回头看向她。

连姚庄清都跟着回头看了沈糯一眼,不明白她这是喊谁慢着。

杜春喜却根本没听见沈糯的话。

在他眼中,只有小孙子最重要,多耽误一会儿小孙子就更加危险,若早些随姚庄清过去救治,小孙子说不定还会痴傻。

杜家人也根本没仔细听沈糯的话,杜春喜两个儿子已经抬起门板,准备跟随姚庄清过去沈家。

“阿糯,你这是想做什么?”

沈糯身边的曹氏忍不住开口问道。

“伯母。”沈糯低头轻声告诉曹氏,“我能救长乐。”

曹氏惊讶。

要知道,小儿被异物噎住是非常难处理的,就算是她家男人,把长乐送过去,采用的也是腹部冲击的办法。

这个办法,杜家人应该是已经用过。

一般人家都清楚怎么处理异物呛进孩子气道。

如果在家中处理过还没法救过来,后续希望真的不大。

所以现在就算她家男人在这里,也不见得能把长乐救回来。

阿糯却说她能救。

眼看着杜家人已经抬着小长乐准备去崔家,沈糯再次开口,“杜爷爷稍等,我能救长乐。”

沈糯也就跟杜春喜的大孙女差不多年龄,平日里见着都是喊声杜爷爷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望向沈糯。

村民们诧异不已。

“阿糯能救?”

“阿糯毕竟是沈郎中的侄女,而且好像也懂一些医术,我经常看她给山中的鸟儿兔子治疗伤势。”

沈父是秀才,开了间私塾,所以沈糯自幼便跟着沈父读书写字。

她心底纯善,再大一些的时候,看见路边受伤的鸟儿都会捧回家救治。

但她太年幼,什么都不懂,就知晓大伯是郎中,带着鸟儿去找大伯,沈大伯也就慢慢的教导侄女分辨草药和一些简单的医术。

而且,沈糯喜书,不管什么书她都喜欢看,沈大伯家中的医书她也都看了遍。

再大一些,遇见受伤的山林小兽,沈糯自个也能够在山林间采药救治它们。

这些都是水云村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所以现在听她说能救小长乐,大家虽惊讶,但不意外。

杜家人听见后果然顿住,但明显还是迟疑的。

旁边的崔洛书沉着脸说,“阿糯,别闹,长乐耽误不得,母亲说她能救治便一定能把长乐救醒,你若是担心长乐,随我们先回家,其余事情以后都是可以慢慢商量的。”

姚庄清也温道:“阿糯别闹,长乐是人,并不是路边的猫猫狗狗,不是可以随便让你试药的。”

她这么一说,周围村民也有些赞同。

“是啊,阿糯虽然跟着沈郎中学了点医术,但平日也没帮人治疗过,就是帮助些小兽,长乐毕竟是人……”

“说的也是……”

沈糯根本不搭理这母子二人。

但她还是稍显瑟缩的看了两人一眼。

随后,沈糯走到杜春喜身侧,看向门板上躺着的小长乐,沈糯小声说,“杜爷爷,我能治好长乐,而且长乐醒来会是健健康康的。”

听闻这话,姚庄清沉下脸。

沈糯这是何意?是故意跟她作对吗?

行,那就不要怪她,她就不信沈糯真能把长乐救活。

待会儿沈糯没把人救活,丢了脸面,里正再来求她,这样更是欠她的人情。

沈糯也不给杜家人反应的机会,说话间就已经把长乐扶起来。

长乐身体软绵绵的,双眼紧闭,嘴唇都有些乌紫色。

这是被闭气时间太久的缘故。

若是搁在没有去过仙虚界的那个沈糯,的确是没有办法救治长乐的。

但她是医修,虽没了修为,一身医术却是无人能及。

长乐的情况,是非常容易解决的。

“阿糯,你可莫要胡来啊。”姚庄清假惺惺上前,“里正,你还不快些阻止了阿糯,阿糯就算懂点医术,也就是治疗下外……”

杜家人犹犹豫豫,杜长乐的母亲周氏也迟疑上前,想要拦住沈糯。

可不等姚庄清的话说完,不等周氏走过来。

甚至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沈糯就已在长乐腹部前用手指按压了两下,又在长乐后背点了几下。

不管长乐是不是遇见贵人或者自己可以把胡豆颠簸出来,但对沈糯来说,她是医修,自是希望病人尽快康复,而且长乐这种情况也是耽误不得。

沈糯在长乐腹部和后背几个穴位上重重点压下去。

只见原本还软着身体的杜长乐忽地张口,从口中喷出一颗胡豆来,正是跑进气道的那颗胡豆。

堵在长乐气道里面的胡豆排出,长乐猛地吸了口气,开始大哭起来。

周围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

谁都没想到,沈糯就这么在长乐腹前和背后点了几下,长乐就把气道里面的胡豆给吐了出来。

沈糯软声说,“我之前在镇上书肆的一本杂记里面看到过记载,若是碰见异物从食道进入气道,可在中脘穴,还有背后的肺俞穴等几个穴位点压,便可把气道中的异物排除,好在长乐没事了。”

杜家人来不及听沈糯说什么,全都扑到杜长乐身边。

周氏哭喊道:“长乐,你没事吧?你还认得娘吗?”

杜家人都听姚庄清说长乐就算治好可能也会痴傻,现在自然就是怕长乐痴痴傻傻的。

“哇,娘,呜呜呜。”

杜长乐抱着周氏开始哇哇大哭,显然吓得不轻。

周氏一喜,又见儿子哭得伤心,也抱着长乐大哭起来,“臭小子,你吓死娘了。”

杜家人亦是喜极而泣。

周围村民见长乐没事,也没痴傻,全都松了口气。

“好了,好了,小长乐没事就好。”

“阿糯好生厉害哇,幸好有阿糯,而且小长乐也没痴傻……”

“可不是,要是耽误到去崔家,让庄清去想法子,指不定小长乐就真的痴傻了。”

姚庄清口中最后那个字还未说出口,她此刻愣住的表情显得极为可笑。

周围村民们的议论声更是让她悲愤交加。

这个沈糯,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会懂这些了?

她也的确知道,儿媳沈糯懂一些医术的,但只是些很简单的外伤处理,不知她对人体经络穴道都如此了解。

见曹氏震惊的望着自己,沈糯又软声道:“平日见大伯行医救人很是了得,所以除了看些医书,平日里我也会看看这些人体经脉穴道的书卷,今日正好帮上大忙。”

“幸好阿糯你在这。”曹氏感慨道:“要不长乐就危险了。”

里正也带着杜家人过来给沈糯道歉。

沈糯道:“杜爷爷不必如此,大家都是水云村的人,自然不会见死不救,杜爷爷放心,长乐以后肯定会健健康康的。”

她说着目光又扫过长乐的额头和门板上的血迹,接着说,“长乐额上的伤口也要处理下,但这里没草药,杜爷爷可以带长乐一起随我过去大伯家中,帮着把长乐额上的伤口处理下,杜大伯和杜小叔也可以先去河边把门板洗了抬回家去,小长乐已经没大碍,额上的伤并不严重,不用担心。”

至少不能让姚庄清取到小长乐的血。

而姚庄清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去弄长乐的血。

错过这次机会,杜家以后会很关怀长乐,不会让他一人到处跑。

而且姚庄清用的那种邪术,需要的血可不少,小半盏的血,她不可能再无缘无故去跟杜家要长乐小半盏的血。

上辈子,因为姚庄清用符治好长乐。

村里人都觉得姚庄清有点神婆的本事,对她挺是尊敬。

有些人有些小病小灾的还会去找姚氏。

这辈子,没有她救治长乐的事儿,想继续在村里为其他人用符治病是不太可能了。

杜家两兄弟跟沈糯道过谢后,抬着门板去河边把上面的血迹清洗干净。

而杜春喜这会儿也终于注意到崔洛书。

身为里正,杜春喜自然跟崔洛书道贺。

道贺完,才发现异常,崔洛书才回水云村,这大清早的,他不在家待客,跑着这边作甚?

何况就连崔母和沈糯都在?

杜春喜忍不住多嘴问了句,“洛书你们不在家中待在,都在这里作何?”

自有好事村民,七嘴八舌把崔洛书从京城带回县主,准备娶为平妻,崔文兰为玉镯对长嫂动手,县主带的婆子因阿糯拒绝要玉镯就要打阿糯板子,阿糯心里难受准备回沈家的事儿都告诉给里正。

杜春喜这才明白过来。

他脸色一沉,对着姚庄清和崔洛书说,“娶平妻是大事儿,不仅需得正妻同意,此事还要跟沈家人共同商议,你们现在想把阿糯带回去是作何?还有那县主,就算她贵为县主,想进崔家门,阿糯也是你的正妻,县主也得敬着她。还有文兰,身为小姑子竟欺辱长嫂,成何体统?”

沈糯微微垂着眸,听着里正的话语。

崔洛书和姚庄清亦都是个尴尬,崔洛书道:“里正放心,回去后我会教训文兰的,还有县主,她温柔善良,只是她身边的婆子以下犯上,至于平妻之事,自要跟岳父岳母商量过的。”

现如今已闹开,想哄骗阿糯回崔家已是不可能。

他只盼着,阿糯回沈家后,岳父岳母能同意他娶县主,劝劝阿糯。

杜春喜道:“那今日阿糯就先回沈家,你们也回去吧,其他事宜,你们自行和沈家商讨。”

自此,崔洛书和姚庄清只得先回家,沈糯也跟里正带着还有些抽抽噎噎的长乐先过去沈大伯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