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第 3 章

小说: 重回气运被夺后我名满天下 作者: 柔桡轻曼 更新时间:2021-10-22 字数:3504 阅读进度:3/135

第3章

哪怕是不够明亮的偏厅,那玉镯都散发出莹润光泽,没有一丝杂质,温润细腻,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沈糯知道这只羊脂白玉镯的价格,崔家人也很清楚。

等穆秀娇说完那番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落在玉镯上。

崔文兰的眼珠子都快钉在玉镯上了,她恨不得立即替沈糯答应下来,好将玉镯占为己有。

她眼皮子浅,沈糯陪嫁过来的银簪子银手镯和一对金耳钉都是被她拿了去。

沈糯那时耳根子软,小姑子缠着她说自己从来没带过首饰,想戴戴沈糯的首饰。

沈糯没法,只能把首饰借给崔文兰。

那时姚庄清也就象征的说了崔文兰两句,但崔文兰撒泼哭闹,姚庄清只能无奈的跟沈糯说,“阿糯把首饰给她戴戴,不然这小祖宗能哭闹一整日,连我都怕。过些日子,娘把自己的金镯子拿去给你重新打副手镯。”

沈糯只能应好。

但有借无还,她陪嫁来的几样首饰全给崔文兰骗了去。

崔文兰再也不提把首饰还给她的事儿。

上辈子,她同意穆秀娇进门后,穆秀娇为显自己大方得体,在晚饭时把戴在手腕上的这只羊脂白玉镯送给了她。

那时候沈糯根本不想要,她清楚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不是她的就不是她的,她不会去贪念。

但是还没等她开口拒绝,崔文兰已经双眼放光的从穆秀娇手中抢下玉镯,欢喜道:“小嫂嫂这玉镯真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玉镯,嫂嫂,我帮你接过小嫂嫂的见面礼,不过能不能先借我戴几天?我从来没戴过这么漂亮的玉镯,好嫂嫂,借我戴戴嘛。”

沈糯那时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因为崔文兰已经把玉镯套进自己手腕里。

而穆秀娇说道:“姐姐对文兰真好,文兰喜欢就好,我那还有些首饰,晚上文兰可以来我房间里挑选。”

崔文兰喜滋滋道:“多谢两位嫂嫂。”

所以上辈子这只玉镯就一直在崔文兰那里。

沈糯盯着玉镯一直出神,想到都是上辈子的事儿。

所以她有多清楚崔文兰的贪婪成性。

如果得不到这只玉镯,崔文兰敢在饭桌上跟她当场翻脸。

穆秀娇见沈糯一直盯着玉镯看着,心中一喜,知晓沈糯这是心动了。

姚庄清和崔洛书见沈糯眼都不眨的盯着玉镯,心中也都松了口气。

既是如此喜欢这玉镯,只要她接过,就表明同意县主进门了。

“这镯子真是太漂亮。”只有崔文兰没注意到沈糯,她眼珠都恨不得黏在玉镯上,喃喃说,“嫂子,你还不快点接过玉镯好谢谢穆姑娘,穆姑娘对你多大方,你要是同意让穆姑娘给我做小嫂嫂,以后什么样的首饰都有。”

她已经恨不得替沈糯直接把镯子接下。

但她也知道,沈糯还没同意小嫂嫂进门,这个玉镯,她现在没法接。

但只要沈糯接过玉镯,她就能说想试戴,直接从沈糯手中把玉镯忽悠走。

这么漂亮的镯子,她一定要赶紧戴上去跟水云村的小姐妹炫耀下。

连姚庄清也忍不住多看了玉镯几眼。

她这一辈子都待在水云村这样的穷乡僻壤,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首饰,她也是女子,自然也喜欢漂亮首饰。

“这镯子,还是县主自个带着吧,我不需要。”沈糯终于开口。

她收回目光,低头继续吃饭。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拒绝玉镯,等于沈糯拒绝让穆秀娇进门。

“阿糯,适可而止,县主都已经如此姿态,你这般又是为何?你不知家和万事兴吗?而且洛书现在毕竟是状元郎,你也该给他一些面子,你若如此闹,若是给全村人知道洛书跟县主的事情,连洛书脸上都无光,你是想让我们崔家在水云村抬不起头吗?”

姚庄清到底没忍住,语气严厉的训斥了沈糯。

“嫂子,你疯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这镯子值多少银子啊。”

崔文兰差点气疯了,沈糯拒绝这个玉镯,那她就无法将玉镯占为己有,无法去跟小姐妹们炫耀。

此刻,她恨死了沈糯,瞪着沈糯的眼珠子都有点发红,身子也气的发抖。

崔洛书也沉着脸。

穆秀娇握着玉镯的手缓缓垂下,她捂着脸颊哭泣道:“是我不好,伯母和文兰莫要责怪姐姐。”

赵妈妈自幼看着穆秀娇长大,她来时穆母就已经告诉她,让她一定要把县主护好。

这会儿见县主哭起来,赵妈妈心疼的不行。

“小小村姑竟也敢欺辱我们县主,若是在京城里头,这便是以下犯上,要抓去大牢里面挨板子的!”

沈糯慢慢红了眼眶,脸色也开始发白,似乎被赵妈妈给吓住了。

她委屈的说,“我不要她的镯子,我虽是村妇,却也跟着爹爹学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再者,我,我只是还无法接受自己夫君突然带人回来,想要考虑一下罢了。现在赵妈妈还说,我只是不接受县主的玉镯便是以下犯上,便想打我板子,等以后县主真进了家门,哪里还有我的活路,我如何还敢应下这事。”

赵妈妈觉得这小村姑也真真是伶牙俐齿的。

姚庄清也只以为儿媳今日是受的刺激太大,才会突然性子硬起来。

但哪里还有时间考虑。

状元郎回村的事情已经全村人都知晓。

等吃过早食,就会有人陆陆续续来拜访崔家。

到时候村民见过院中马车和几个奴仆,又瞧见穿着富贵的县主,肯定要问上一番。

若知道,县主这还无名无分跟着状元郎回村的,肯定会说闲话的。

崔文兰气道:“你是不是蠢?你还考虑什么?你以为你一直拒绝,县主就不能进我们崔家了吗?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不赶紧同意下来。”

沈糯似乎也被这句话气到了,眼泪啪嗒落下来,“我就是不要她的镯子,我不稀罕,我只是想考虑一下,你们还逼迫我。”

见她如此油盐不进,崔文兰气得大叫一声,“你快点接下玉镯答应下来。”

沈糯这次也不回话了,就低头抽抽噎噎。

见她这样,崔文兰暴跳如雷,她哗啦一下起身扯沈糯的衣裳。

想把沈糯扯到赵妈妈身边,让沈糯重新去接赵妈妈手中的玉镯。

方才沈糯拒绝接下玉镯,赵妈妈已经把玉镯从县主手中拿了过去。

崔文兰眼中这会儿只有玉镯,她今天一定要把玉镯戴在手腕上,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她把沈糯从位置上扯起来,然后把人朝着赵妈妈推过去。

她怒急攻心,拉人和推人时有些急切,根本没想过沈糯和赵妈妈之间还隔着红木方桌。

这一推,许是崔文兰推人力气大了些,沈糯惊叫了声,腰肢撞在方桌上,方桌直接被她撞的翻倒在地,桌上的饭食哗啦啦摔了一地,瓷碟和瓷碗也都碎了一地。

这一变故发生的太快,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满地狼藉。

沈糯捂着后腰,痛的似乎脸色都变了,脸色也肉眼可见的苍白起来。

“文兰!”姚庄清发了脾气,“你做什么!还不快些道歉。”

女儿这次的确过分,现在也不是跟儿媳闹翻的时候。

崔文兰也没料到自己这一推这么严重,但她平日就喜欺负沈糯,自然不愿道歉,只气闷道:“我根本没用多大的力气,我怎知她这么不禁推,再说我也只是好心,希望她同意穆姐姐进门,我都是为了哥哥好。”

她是真的没用多大力气,也不知道沈糯怎么就把桌子给撞翻了。

“好痛……”沈糯白着脸色喃喃道:“我自问嫁进崔家,一直勤勤勉勉侍奉公婆,操持家务,对文兰亦是没有话说,我陪嫁来的几样首饰,文兰说喜欢想拿去戴,那几样首饰全都给了文兰戴,我头上连支簪子都无,我以为自己掏心掏肺对你好,你便能敬我,如今不过是县主想要进门,我说考虑考虑,你却对我动了手,若是嫌我挡了你的富贵路,我与你哥哥和离便是!”

沈糯说完,已是泪流满面,再也不看崔家人一眼,提着裙角转身朝着门外跑去。

崔文兰也被沈糯说跑就跑给惊到了,她恼羞成怒起来,“她以为她算个什么东西,说走就走,我们崔家才不稀罕她,和离就和离,和离了哥哥还能娶穆姐姐。”

穆秀娇跟赵妈妈也被这一变故吓住,这小姑子属实有点讨人厌,说动手就动手。

不过听到和离,两人都是一喜,若能堂堂正正做状元郎的正妻自是再好不过。

“你放屁!我们崔家不会跟她和离,她必须是我们崔家的儿媳。”姚庄清被女儿气得胸口都是疼的,“快,快去把阿糯追回来,绝不能让她回了娘家,更不能跟洛书和离。”

沈糯的命格对崔家有大运,她当然不会让儿子跟沈糯和离的。

崔洛书脸色阴沉,瞪了妹妹一眼。

他是真心喜欢阿糯,自是不愿跟阿糯和离的,不然在京城时阁老让他休妻娶县主时,他就答应了。

现在回来,他更加不想跟阿糯和离。

崔洛书起身就追了出去。

姚庄清被气得狠了,一直用手顺着胸口,顺了两下胸口,她也跟着追了出去。

一定不可让沈糯回去沈家,事情不能闹开。

沈糯已经出了院门,朝着沈家回去。

沈家和崔家都在水云村,但村子比较大,两家隔的还是有些远,她这样走回沈家差不多需要两刻钟。

只要离开了崔家便是好事。

方才崔文兰推搡她时力气的确不大,她的后腰并无大碍,只是轻轻的挨了桌角一下。

仙虚界那几百年的修炼,就算回来还是凡体肉胎,但一些剑诀和身手还是比旁人厉害许多。

崔文兰那一推,她本可纹丝不动,却还是借此机会闹开,好回去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