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大汉苍狼典客,一道金光碎邪佛!

小说: 最后一个苍狼典客 作者: 船山薪火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787 阅读进度:71/82

五十丈深渊的两端,年仅十八岁的大月氏新王萨尔敦与西域诸国对望。

萨尔敦身后两步,乾达逻萨摩多遗世独立,兜帽下的嘴角弯起。

巨大的邪佛像中,心跳声更加清晰。

“咚咚!咚咚!咚咚!”每一次跳动都牵连着墓道里万余人的心弦。

“尔等,可愿归顺我大月氏,啊不,现在应该可以称为贵霜王朝!”

声音在空谷间回荡,萨尔敦纵情抒发着这些年来压抑着的病态与疯狂。

八年前,大月氏奉乾达逻萨摩多为国师。

谁也不知道,暗地里被嘲笑为野种的最废物的小王子,偷偷拜在国师门下,成为忠实信徒。

这在月氏国内,是要被当堂判死的。国师的力量太过可怕,背后的神明就更加可怕。

一直害怕国师的势力会颠覆月氏王权的老月氏王每天都活在焦虑中。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国民放弃对天空和圣山的信仰,转信邪佛,这种焦虑就更加深重。

八年间,不敢与国师同处一室,能外派则外派。

听闻国师主动提出要去祁连山故地,老国王大喜过望,以为终于可以摆脱这个梦魇。

而没想到,最终向自己挥起屠刀的是他一直以来最不看好的小儿子。

一个自己与塞种人舞女生下的孽种。

“尔等,可愿归顺!不归顺,则死!”

多少年了,终于也有了一言判人生死的权力。萨尔敦的心中充满快意!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谁带头笑出声来,仿佛传染一样,大笑声震得墓道落下尘土。

萨尔敦眼睛瞪大,它曾设想过无数的场景,但这万人发笑的一幕也太出乎意料。

发愣一瞬,双颊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当年自己的那些兄长也是这样的笑声。

这可恶的笑声。

“你们是想死吗?”萨尔敦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笑声逐渐停歇,龟兹王率先说道。

“萨尔敦,少在这唬人!就凭你,担得起整个大漠么?你配么?”

“对,你配么!”

“你配么!”

连年相互征伐,矛盾重重的西域诸国,此刻竟非常团结。

“大汉天朝,我们打不过。匈奴王庭,我们也打不过。”西夜国师淡漠说道。

“多少国家两面称臣,小心周旋,这都是事实。”莎车都尉接道。

“打不过,那也是堂堂正正的打不过,阴谋诡计,邪术害人,算什么英雄。”若羌王嗤笑。

“我大漠儿郎,崇拜的是英雄,不是小人!”康居渠帅高呼出声,响彻山谷。

“我大漠儿郎,崇拜英雄!”

“崇拜英雄!”

“崇拜英雄!”

万余人的高呼震撼四野,大漠,有大漠的气节。

就是萨尔敦身后的月氏军队,也是热血沸腾。隐隐间对他们的新王生出些不满。

但瞧瞧旁边静默站立的国师,这些情绪也只好压在心头。

“再者,你凭什么觉得你能驾驭得了你的国师?乌勒兹的血还没凉呢吧!”

说话的人,来到龟兹王的旁边站定,大宛都尉。

“归顺,难道要让我们的家乡也像这精绝一样?”说着,大宛都尉往精绝的方向一指!

“精绝本是一片绿洲,现在呢?怎么就变成了屠场!”

“若能战死,我大宛战士不想被邪术害死!你月氏,可敢与我大宛正面一战!”

“正面一战!”

“正面一战!”大宛的军卒弯刀出鞘,高呼应和。

……

这一幕,不只让在场的西域各国热血沸腾,远处听到这边喊声的商文渊也是暗暗点头。

此刻,脚下的弱化版金光阵已经布置完毕。他正在盘膝恢复体内的巫力。

繁复的阵图几乎铺满整个山坡,刻画出的符文和线条勾连交错,散发着荒古的气息。

“月玲你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真正的古战场的惨烈的,但也是豪迈的。”

身后的陈月玲若有所思,久久不语,握着钥匙的手渐渐攥紧。

“滕越,准备一下吧。估计要不了多久了。”

“诺。”

……

“冥顽不灵,国师,还请出手!”

“遵命,我的王。”

随着她的逐渐接近悬崖,那邪佛像中的心跳也逐渐加快。

无视对面剑拔弩张的万余人,在她眼中,这些都是蝼蚁,最强也是能算强壮的蝼蚁。

曼妙的舞步在悬崖边绽放。

随着舞步的继续,那邪佛像上黑雾腾起,在空中交汇成更为巨大的邪佛黑影。

两头六臂也在伴随着天魔舞挥动,似乎很是享受这种祭祀。

无尽的压抑覆盖整个墓道,恶侫的力量让每个人浑身颤抖。

那悬崖上独舞的美丽女子与此地正在发生的可怕变化形成巨大反差。

那是一种凄厉的绝美,仿佛死亡也能焕发生机。

邪佛黑影逐渐凝实,向天空发出狂吼。

万余人的身后,生出万余咒影,也随着邪佛黑影向天狂吼。

崖边的萨尔敦发出狂笑,就快了,自己很快就是大漠之主!

眼中同时浮现出黑斑,万余人终于在这压抑中虔诚跪伏。

这次并没有美好的回忆出现,这是不遵灵主旨意的惩罚,只能眼睁睁等着死亡的到来。

邪佛黑影更加凝实,不属于此间的邪恶之力冲刷着整个精绝。

商文渊的神魂一震,巫力的运行直接中断,地府残片上的阴寒死意遍布全身。

诛!诛!诛!暴虐的恨意汹涌而出!险些在这恨意中沉沦。

他的脑海中再次出现那日初得地府残片时的画面。

灰蒙蒙的天空中突然炸开两道裂痕。

看不清容貌的两具黑影遮蔽了整个天空,与此时那邪佛像完全一样的邪恶气息传来。

两件巨大如通天之柱的东西被插在地上,地府就此崩碎。

这邪佛的本体,难道就是当年的两个黑影之一?

此时,那万余人纷纷高举双手,似乎下一瞬就要呼唤出那宿命的乾达逻,完成最终的祭祀。

不能再等!

“滕越,擂鼓!列阵!”

强忍快要将他撑开的狂暴能量,商文渊大喝一声,同时双手扶地。

“十绝金光阵,启!”

原本沉寂的阵图亮起夺目金光,气机鼓荡之下,荒坡周围的黄沙被气浪狂暴掀飞。

独舞中的乾达逻萨摩多锐利的目光与商文渊对视,亘古不变的笑容逐渐消失。

眼中从怨毒,转为一闪而逝的欣慰畅快,再重新转为怨毒,轮转不休。

手舞足蹈的萨尔敦像被掐住了喉咙,狂笑戛然而止,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尚未完全凝实的邪佛虚影不甘怒吼,震得山石滚滚而下,眼中猩红的光芒吞吐不定。

本来已经要迎接死亡的西域众人就听见震天的战鼓自天边传来。

荒坡上两面旌旗在金光的映照下肆意飞扬。

“大汉。”

“苍狼。”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一道金芒自天空斜砸而下。

自邪佛像当胸穿过,心跳声消弭无声。

五十余丈高的巨大雕像自头颅裂开,坠落深渊。

金芒去势不减,将古墓后的山崖劈崩半边。

尘埃落定,咒影同时崩碎,乾达逻萨摩多萎靡坐倒。

身体恢复控制的万余西域人呆呆注视那站在飞舞黄沙中的白衣身影。

手持长枪,指向天穹。

……

后世有书记载。

建初元年,精绝古墓现世,西域大乱,精绝殁。

大汉苍狼典客商氏,金光碎邪佛,保山河宁定。

西域诸国归汉之心始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