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说: 驭兽小魔妃:禁欲帝君夜夜专宠 作者: 月亮崽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2295 阅读进度:161/174

这个南宫洁的手段,整个麓山学院都传遍了,她跟她那个被退了学的兄长简直是一个德行,目空一切,喜欢打击新生。

仗着自己是南宫家唯一一个进入麓山学院学习的子弟,到处横行霸道,尤其喜欢欺负同门师弟师妹。

听说今年入学的一个女弟子,长得很是漂亮,天赋也极高,这南宫洁带了几个人去,打得那女弟子站都站不起来,入学第一天便被接回家了。

众人对她的不满已经到达了极点,可是因为她实力强,背景又硬,都是敢怒不敢言。

南宫洁可是之前最为嚣张跋扈的大长老的弟子,和曾经的白芫仙并称“两霸”。

也就是大长老目前被收监的事还没有大范围地传开,南宫洁还仗着自己是他门下的弟子肆意妄为。

她盈盈笑着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那些新生们都害怕她会叫住自己,纷纷低着头,目光躲闪,不敢看她。

南宫洁四下打量了一番,在注意到一边容颜绝色,衬托得身边人都像歪瓜裂枣似的,源千夜和言宴时,眼睛骤然一亮。

“这二位小师弟,有没有兴趣和师姐过来比试比试?师姐可以教你们几招,一会儿正式上场保证你们战无不胜!”

“噗……”新生们中有不少人已经憋不住笑出来了了。

这南宫洁不过是个天阶一品,也好意思来教一个天阶十品和玄阶高手?

不过南宫洁可不在意他们在想什么,她依然一副得意到不行的样子:

“我的实力,在麓山学院也算得上数一数二了!估计也就顾师兄略胜我一筹吧,教你们二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源千夜微微笑了笑,绮丽的狐狸眼眯成了一条线,他用一把和风的扇子遮住下半张脸,低磁的声音含着笑意:

“这位……南宫姑娘,你真的要指导我们?”

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这女人看他和言宴时,眼中的垂涎都要溢出来了,真以为自己是傻子看不出来?

偏偏南宫洁还真没看出来源千夜眼中的杀气,还真以为他对自己也有意思,才这样积极地响应自己的提议。

不过只一个源千夜响应自己,南宫洁还是远远不满足的,他身边那个冷面郎君也颇对她的胃口。

“怎么样?这位小师弟?”南宫洁颇为期待地看向言宴。

言宴冷冷抬头,瞟了她一眼,眉间的朱砂痣仿佛一滴血。

“不用。”

这句话让南宫洁的脸色直接僵住了:“你不愿意?”

她实在无法理解,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号吗?!

南宫洁不死心地追问,毕竟她对美人的脾气还是很好的:“为什么不用?小师弟,我看你是不认识我吧,我可是……”

“天啊!”

南宫洁极力推销自己的话被不远处新生堆里的惊呼声打断了。

她心烦意乱地转过头去:“吵什么吵!”

可是人群并没有因为她的话停下喧哗,反而愈演愈烈——

“华小姐!真的是华小姐!”

“华小姐,你是我们麓山学院的英雄!太厉害了!”

“华小姐,听说你在炼丹大赛上炼制出了灵级丹药?!是真的吗?”

“华姑娘,能不能给我炼制一种灵级丹药,我出高价!”

“一边儿去,你那点家底就别拿出来丢人了吧!华姑娘,你看看我!我比他出价高十倍!”

“华小姐……”

……

华未央刚带着果果和小凤凰,还有黄金炎龙一现身,就被眼尖的新生发现了,继而呼啦啦一圈围了上来。

“哇!娘亲,他们好热情哦!”小凤凰趴在华未央肩膀上,宝石蓝的眼睛里充满了稀奇。

果果则是气定神闲,白白嫩嫩的脸上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那是当然,娘亲可是……那什么来着?哦,对!明星人物!”

黄金炎龙身体刚刚恢复没多久,神情恹恹地挂在华未央腰间,但仍然顾忌着小主人的安全:“麻烦各位让让,你们靠的太近了……”

华未央被这群热情的新生堵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赶紧疏散人群:“各位,各位!这些事,我们决赛之后再说,合理正当的交易我都不会推脱的!”

毕竟,有谁会拒绝小钱钱呢!

众人这才点点头,四下散开,还帮着维持秩序:“大家都让一让,让出一条路,不要耽误了华小姐比赛!”

楚月他们也立马朝这边看过来,神情兴奋:“你来啦!”

比起墨闲的扭捏,源千夜的含笑,言宴的反应则更耐人寻味。

他看向华未央时的眼神,犹如坚冰寸寸融化,流淌出泊泊的清澈的春水,温暖又柔和。

南宫洁见一开始都不愿意搭理自己的人,居然对着那个华未央展现出如此与众不同的一面,恨得牙痒痒!

源千夜看南宫洁一副要上去宰了华未央一般的眼神,心里嘲弄她的自不量力,嘴上却还是挑事道:

“南宫师姐?你不是要找人教授招式吗?”

可南宫洁哪里会找别人,她早就一眼看见了华未央,对于这个敢当众羞辱同族前辈的丫头,她早就想好好的教训一番了!

今天这个机会正好,好好让她尝尝苦头,为族中长老和无辜被退学的兄长出一口气!

“华未央?早听闻你聪慧灵秀,不如你上来和我演练一下吧。”

南宫洁语气满是自负,华未央的事她也听说过,但她觉得真实度不高。

整个大周,谁不知道曾经华蕴郡主的女儿是个懦弱无能的废物?

什么聪慧灵秀,完全就是南宫洁故意想羞辱她的!

南宫洁恨华未央抢了她的风头恨得要死,只想好好教训一下她。

先夸奖她一下,也不会显得自己找弱者当对手,占便宜了。

她这话一说,众人都转过头,看着南宫洁,对她又是同情,又是幸灾乐祸的。

啧啧,这南宫洁惹谁不好,非要去招惹华未央?一会儿可有她苦果子吃了!

华未央挑了挑眉,这又是从哪里跳出来的?

楚月适时地凑到她身边,低声道:“就是你上次阉了的那个杀了不少人的圣慈宫所属弟子的同族,南宫家的小姐!”

华未央原本百般无聊的眼神,在听见南宫家的名号时,流露出一丝兴味:“哦?那岂不是老熟人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