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星空幻像

小说: 异界流浪仙人 作者: 星辰之恋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3165 阅读进度:385/393

七颗高等水晶串成的一珠项链,此物闪闪发光,却有外形独特优美,让人不禁想到那些仙女所挂缀的首饰!或许这不是巧夺天工,却也是胜比神匠!

“怎么会有这个呢?”轻轻蹲下的雪黛温柔的问到身后站着的我。

“我也不知道,这个阵法被我破解以后便出现了这个东西,怎么?你很喜欢吗?”我浅笑道,这个东西来历似乎我也是知道一些。这东西也算不错,在人间算得上仙器吧,但是对于我来说,在神界我倒是一大把,送给雪黛也无所谓了。

伊人又看了眼那珠项链。轻轻的点头,那眼神似乎却是对此物难以割舍!

“既然你喜欢,那你就收起来吧。”我却也十分豪爽的说道!

“还是不好,这阵是你辛苦破的。我却在睡觉,这是你的…给…!”虽然非常不舍,但是雪黛还是终于伸出抓着项链的手递到我的面前。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酷酷的一笑,转身往里走:“为伊而生!此物最解相思之苦!交以伊人,惟独心快!”

“什么意思?”雪黛似乎很是疑惑!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也不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含义。

“没什么意思,我的辛苦都是为你的高兴!”回头笑着看了一眼雪黛“走吧,我可爱的雪黛。这个阵法还没有这么简单,还好更多好玩的在等待着我们呢!”

低头看了一眼那珠项链,雪黛再甜蜜的望了望我的背影,突然高呼道:“我要你帮我带上。”便急步跟上。

“它叫什么呢`??”雪黛高兴的玩弄着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一脸的高兴,眼前的雪黛非常漂亮,佩上这个七星水晶链更是美丽无比,如今一脸害羞的看着我,想要我给这个链子取个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耸了耸肩,无奈的道。

“那…我们给他起个名字好不好?”雪黛此刻似乎特别精神。

“随你,我无所谓!”我还是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恩??不行啦,你也取,它是你送我的,你必须给它起个名字。”雪黛赶忙追了上来。

我停下脚步,看了看旁边的雪黛,头疼的道:“既然是阵里的东西,就要它阵链吧!”

雪黛突然跃身给了我一个敲头,一脸可爱样的骂我道(555):“你笨蛋猪啊,我看还不如叫阵亡呢!”

我摸了摸头,瞥了一眼雪黛,抛下一句话便继续往前:“好名字,阁下果然好文采!”

雪黛似乎有点娇气:“你站住,我们以后叫他七星水晶链好吗?”

我回头问道,但是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为什么?”

雪黛咿呀的说道:“因为呀,它有七个美丽的水晶。看起来就像天上的七颗星星,而且它又是水晶做的,所以我叫它七星水晶链。”

我感觉特别没劲,这次连头也没有再回:“我管你呢,爱叫什么叫什么。”

“你…….!!!”

话说这阵法是如何解开的呢?原来那些树叶之间行成的零星缝隙,却刚好整整是北斗七星的样子,当我坐在树下仰望上方时发现从这七个缝隙中刚好能看见外面世界的北斗七星,在多次尝试后,我终于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匕首断成七截,放在七星星光从缝隙里“掉”下的小光团上,经过一反光,这阵法却就开始神秘的转动。接着就是我们刚才所讲的一切。

“其实他不叫七星水晶链,而叫作七星神链,七星神链并不是一件神物,它是与七星魂盔,七星圣剑以及七星皇甲共同组成的七星神装,传说这套神装是原来的神士悄然落雨的毕生心血。装备上的材料并不是普通的水晶,而是曾经女娲娘娘在补天时候从伏羲殿平台上挖来五彩神石后`,用以填补拿走彩石后留下的坑洞的天晶。”我全神贯注的讲道。这些东西,我想在整个人间也没有我懂得清楚。我当初在神界对这东西也有一定了解,这个东西是没有任何属性的,其实他本身的套状威力也不算大,当然只是相对于神界来讲。但是他也非常的特殊。正是因为他的无属性却成为他最珍贵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七星神链上的水晶就是女娲当年留下的天晶?”雪黛有些惊诧无比!慌忙的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链子,生怕给弄没了一样。

我点头应道:“情理上是这样的!这七星神装其实攻击力量不强,之所以称为神装,在于他本身是天晶所带来的超强防御力,以及七星神装可以幻化成不同的迷幻阵法,相当厉害!即使是其中的任何一件物品,一但被失法者用以布阵之用,且输入功力完全满足该物件所需求的力量之时。便将会启动强大的阵法,如果输入功力较小,阵法也会相对简单!而且七星阵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进去的人无论修为多么深厚都是无法用武力所能解决的,破解的方法只有一个。”我继续道。

“什么方法?”雪黛似乎显得特别猴急。

我指了指脑袋,智睿的说道:“智慧!”

青青的小草随着风的吹拂彼此交头接耳,凋落的花瓣却在风中重燃起了生命的希望,那如精灵般偏偏起舞,招来色彩各异的蝴蝶竞相追随。美美的夕阳,似乎很久没有如此精心打扮过,那红中带着迷人的金黄,如火红的玫瑰夹带着那眩目的金宝。远处兀立着的古塔给了这如痴如醉的世界更是增添了无限的安静之美。

草坪上的白衣男子身形潇洒的挥舞着手中的蓝色宝剑。那动作如此轻逸,那剑法如此华丽。柔长的头发随着微风轻飘着,拂过男子俊俏的面庞。

看着那俊俏的男子潇洒的身形,独叹:“也许这就是侠客的真正魅力吧!”

加快了舞剑。周身花叶盘旋飞起。随着心思在美丽的草坪中挥洒自我,或许可以说是宣泄,或者是可以说是懊恼!

我和雪黛静静的站在那人的不远处,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的剑法。不住的点头称赞道:“好剑法好剑法,真的是美中带刺!恶中带柔!人朗剑快景更美,如此画面,真另人惬意啊。”

叶落花散,男子倚剑停身!!!轻巧而又爱怜的收起了蓝剑,掠了掠额头上长长的刘海,起身准备回走,却见有两人在不远处,箭步而前!“你们是什么人”

我呵呵笑道:“我们是外来人员,路过这里,而且你应该不这样问,你也知道这里也是阵眼所在,阁下不会就是此阵的阵眼之一吧……”

我见那人冷冷的外表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解释道:“你到底是什么阵的阵眼,自己抱上来吧!”。

那人明白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小子。这里正是阵眼,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那么我就告诉你吧,这里是青眼!”

我笑道:“呵呵,很多事情不到最后,还不知道结果,阁下不要把话说得一点余地都没有。好吧,既然如此。我想也不多说什么了,要战是吗?反正我要破阵,谁也阻止不了。”说话之间我突然散发出一谷强烈的神龙气息,气势逼人。

那人点了点头,继续道:“很抱歉,我并不是什么阵眼,我也不会跟你打的。”看着眼前人无所谓的笑了笑,我有些不明白了。

我奇怪的一笑:“什么意思??”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我叫做东兰,学习五行之术!”

话说这武侯之术却是诸葛亮所传承下来的,以各种奇异阵法与傀儡之术文明天下,传说武候门只收天下奇才作为本门弟子,随着人数的骤减,武侯门似乎消失于世,自从几十年前花残花的飞升,才让世人再次知道武侯门的存在!

让我搞不懂的自我介绍完毕之后,东兰突然手指着远处的塔询问我道:“小子,武侯门不与人为杀,所以你要想破除我这个阵眼,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破除我所设计的东西。否则你门都别想,因为你杀不死我。看见远处的塔了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看见了。

见我点了点头,东兰警告我道:“不错,那正是我自己研究数年的塔,那片地是属于我一生的禁地,非我的师父外,其他人禁止入内,如果不听劝阻,私自入内,恶果自食!”

我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哦?这么严重?你是在吓我呢?还是在跟我玩呢?”我无所谓的笑了笑,看来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真人,而是一种意识存在,即我们所谓的比意识残留,其本身主人可能早就死去,运用自己未了结的心愿以及所有法力将自己的话保存起来,即使过上万年,一旦有人进入,这股内力就会自动在保存起来的意识语言等东西放出来,这也是很多阵法或者一些高人常常用以提示后人的常用方法,因为只有这样,东兰才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现在看来,这次的解除破阵,是个阵中阵了,要想破掉这个阵眼,估计眼前这座踏就必须破除,否则无法除掉这里的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