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阿蛮,别闹

小说: 影后要离婚!冷舔傅少热搜哄老婆 作者: 燕楚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348 阅读进度:9/19

“同事,合作伙伴,朋友。”

“朋友?”傅铭深重复最后两个字,“最好只是朋友。”

沈墨白也是mj娱乐旗下的艺人,傅铭深没有质疑井南清说的前两个关系。

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绯闻还是暧昧对象?井南清忽的发笑,平静地反问傅铭深:“那你希望我跟他什么关系?”

“井南清!”傅铭深提高声调,夹着怒气,“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不用这么大声,我听得见。”井南清收回笑意,“我哪敢挑战傅总,您的底线啊,我在这个圈子是生是死不还是您一句话的事,我和沈墨白确实只是普通朋友,合作过几次,剧没有播出和播出期间,粉丝自己磕的剧中cp,这是他们的权利,以及网上那些视频,我也没办法阻止,你要因为这个觉得我在挑战你的底线,那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会听,不如,傅总直接告诉我,希望我怎么做,你高兴,我照办就是。”

井南清一番陈述,如实交代和沈墨白的关系,同时也道出了傅铭深生气的原因,不逃不避,但也不吃亏。

井南清是个演员,逻辑清晰,说话拿捏到好处,傅铭深沉默了几秒,漠然开口,“下次别再让我给你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我不想我家人看见。”

“这我可保证不了,毕竟现在的狗仔就是吃这碗饭的,”井南清抿唇,“不过我保证不会影响到我们家里人,下次你看见之前,我一定处理干净。”

傅铭深压着烦闷,声音清冽,“这样最好不过!”

井南清没接话,撇过头,极力压制心中的不畅快,话题戛然而止。

傅铭深打转方向盘,车子驶进傅家别墅,停入车库,两人提着东西进入别墅内。

“南清啊,终于见到人了,来来来。”一进门,郑茹榕便热情地拉住井南清手,往凳子上带。

“伯父,伯母,初次见面的一点薄礼,您们别嫌弃。”

井南清把手上带来的礼物递给郑茹榕,郑茹榕嗔怪,“你跟铭深都领证了,还喊什么伯父,伯母。”

“爸,妈。”井南清轻声改口。

傅正庭淡淡嗯了一声,郑茹榕喜笑颜开,“哎!好孩子!”

“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夫人把东西接着啊。”

一旁的佣人赶忙弯腰接过井南清手上的礼物,放在一旁的礼品柜上。

“快快,上菜!”

井南清被郑茹榕牵到餐桌坐下,又吩咐佣人上菜。

自从井南清到来,郑茹榕没正眼看过家里其他人,一会问她饭菜合不合胃口,一会给她夹菜。

郑茹榕太过热情,井南清一时有些不适应,不是不喜欢,而是害怕只是短暂的体验。她能感受到,这不只是一个婆婆对儿媳的照顾,更是郑茹榕作为一个母亲,把她当成女儿的关心。

二十二年来,井南清第一次感受到家的味道和母亲的温暖。Μ.八七七Zω.Cοm

短暂也好,她何必患得患失呢。

看着郑茹榕慈祥的笑脸,井南清夹起碗里的排骨,放进嘴里,甜甜地笑道:“谢谢妈!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这还有。”

郑茹榕又往井南清碗里夹了几块,井南清眯着眼,吃得十分满足。

被郑茹榕冷落的傅铭深,抬眼看着一脸幸福的井南清,发自内心真诚的笑,哪还是车上那个浑身长刺,跟他说话的人。

傅铭深眼眸深邃,一时竟认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井南清。

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吃完郑茹榕又拉着井南清话家常,傅正庭,傅铭深两父子坐在旁边旁听。

“南清啊,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陪妈说说话。”

井南清瞟傅铭深。

“你不用看那个臭小子!我留你又不是留他!”

郑茹榕注意到井南清的动作,白了傅铭深一眼,语气里尽是嫌弃。

傅铭深:“……”

“妈,您别生气,铭深明天要去公司,怕起早了吵醒您和爸,回景苑,近点。”

井南清赶紧替傅铭深解围,结果不说还好,一说郑茹榕更来了气,“天天就知道呆在公司,家不回,三十岁才娶到媳妇,好不容易你来,他都不愿意住一晚。我两个儿子,一个木头,一个闷葫芦,常年不回家,我命怎么这么苦。”

郑茹榕说着做起了哭腔。

一直没说话的两父子,眼前掠过一排省略号,又开始演了,唯有井南清不知所措,赶忙答应,“妈,您别哭,我陪您,我留下陪您。”

“真的?”郑茹榕想再次确认。

井南清诚恳点头,:“真的,不骗您。”

“那你呢?”

井南清答应了,郑茹榕冷声问傅铭深。

“明早走。”

傅铭深淡淡回话。

郑茹榕眼睛亮起来,立马催促两人,“房已经给你们收拾好了,早点休息。”

井南清被郑茹榕推着往楼上走,一边不忘喊傅铭深跟上,“你快点啊,还想让南清等你。”

傅铭深无奈,起身抬脚跟上。

不是说留下陪着聊天吗?这怎么转眼就变成了赶着去睡觉?

井南清有种被郑茹榕欺骗的感觉。

“南清啊,你们快点睡啊,放心没人打扰你们,房间隔音也很好。”

“儿子,你加油。”

傅铭深,井南清被郑茹榕关进房内,离开前还不忘嘱咐几句。

只是这话里的意思,领悟出来,房内气氛就变了味道。

在车上刚和傅铭深闹完不愉快,中途两人也没说话,这会同处一室,郑茹榕还如此暗示,井南清着实不免有些尴尬。

“你想怎么睡?”井南清抬头问傅铭深。

“就一张床,你想怎么睡?”

傅铭深言外之意,除了同床共枕,还能怎么睡,井南清问得完全是废话。

床上有多余的被子,地上有地毯,明明可以打地铺,傅铭深偏故意反问,还含沙射影鄙视她,简直恶劣至极。

“行,晚安。”

井南清懒得和傅铭深继续争,直接钻进了被子。

不就是一起睡,又不是没睡过,再亲密的行为都做过了,傅铭深都不尴尬,她躲什么。

井南清把头蒙进被子里,依稀听到窸窣地脱衣服声,片刻后,床的另一边陷下去,紧接着是关灯的声音。

傅铭深上床了,井南清立马闭上眼睛,装睡。

井南清总感觉身边的人在朝她靠近,没一会,一双大手环上了她腰,还不停往上挪,轻车熟路放到她胸前。

井南清猛地掀开被子,露出头,拍打傅铭深的手,小声呵斥,“傅铭深!把你的爪子拿开!”

腰上的力道更紧了,傅铭深又靠近些,语气透着慵懒和磁性,“阿蛮,别闹。”

傅铭深的呓语,井南清愣住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燕楚的影后要离婚!冷舔傅少热搜哄老婆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