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系统靠白莲花宿主躺赢了快穿

第 24 章 白莲花遭遇系统(二十四)

作者:四喜秋秋 更新时间:2022-08-08

他走后,白楚莲便也起来了,按照规矩她应当去给太后与皇后请安。昨日的巫山云雨费了她太多力气,她不得不吃下一颗特制的药丸,能叫自己恢复力气——却也会叫自己死得更快。

阿滚还是挺佩服白楚莲的,十六岁的丫头全然不将生死当一回事,嗑药也要啃下赵晟璟,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不过小丫头现在没得皇后做,活也活不长了,想要完成任务根本不可能……

“哎……你也别磕药了,直接死了,我们趁早去下一个世界吧……”阿滚忧伤道。

白楚莲并不理会阿滚,细细打扮一番,便先去见了许太后。

许太后细细打量了一番白楚莲,一身淡雅的宫装掐得她的腰犹如岸边细柳,瞧着当真是神仙妃子。可许太后是个见惯了美人的,当年的兰妃容貌尤甚于这位白贵妃,见了她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赏了些不轻不重的礼物便放她去见皇后了。

许皇后年轻,心性远不如她的姑姑许太后,对上白楚莲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恶意。在她看来,便是赵晟璟的皇位也是她许家保下来的,没有她许家便没有皇帝,小小的一个谢家表小姐算什么玩意?想到她入宫至今还未与赵晟璟圆房,而这个小贱人一来,赵晟璟便在她那宿了一宿,心中的妒火更是翻江倒海,她现在恨不得提刀砍了这狐媚子。ωwW.八⑦7zω.còΜ

正想着如何磋磨白楚莲,便听到外面太监喊道:“圣上驾到!”

年轻的帝王一身明黄的常服,俊美异常,倾倒众生,大跨步走上前来,叫许敏佳欣喜迎上前去,娇羞地喊道:“陛下您来了……”

许敏佳上面有三个嫡亲哥哥,还有三个庶出的兄长,是荣国公唯一的女儿,又是家中幺女,十分得宠,自视甚高,在闺中时便与郭云雅不对付,又嫉妒她许了谢谭这样的俊俏贵公子,誓要超越郭云雅嫁给这世间最尊贵的男子。赵晟璟还是郭云璟的时候,虽然长相胜过谢谭但并不能入许敏佳的眼,直到他恢复了大皇子的身份,许敏佳便将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最终也得偿所愿地成为了他的皇后。

可赵晟璟对她仍旧疏远得叫人心生恨意,他只对她淡淡地点点头,才缓缓道:“贵妃身子弱,朕便先带她回去了。”

转头,赵晟璟又对着白楚莲道:“你身子不好,不必日日来请安。”

眼见着赵晟璟牵着白楚莲的手正大光明地从自己眼皮底下走掉,许敏佳气得鼻子都要歪了,一连失手打碎了好几个茶碗,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白楚莲好看。

“陛下……”白楚莲忧心忡忡地瞧着他。

“心莲不必在意。”赵晟璟漫不经心道。

齐王之乱叫大周伤了元气,可赵晟璟的日子比刚登基那会要稍微好些,尽管要他处理的事还是太多了……

他揉了揉额角,一宿没睡的脑袋有些发胀,只能对白楚莲道:“往后尽量在长安殿不要出来,这宫中并不安全。”

宫中的弯弯道道太多,把所有心事都摆在脸上的许敏佳并不可怕,真正厉害的是许太后。

白楚莲笑笑,许太后心思重可顾虑也多,许敏佳便不一样,她胡作非为惯了,也未被现实磨炼过,若许敏佳不出手自是不会把她拉下后位,但是她若出手——或许是个相当好的棋子……

赵晟璟虽是十七岁的少年,却胸有沟壑,是个讲究大谋略之人,他并没有将许敏佳摆在明面上的嫉妒放在眼里,却没有想到正因为是这一点疏忽大意害了自己……

如今,少年帝王忙着在朝堂上处理各方势力,尤其是日渐壮大的荣国公,他暂时收拾不了,只能忍气吞声地安抚着,回后宫的时间并不多,若是回来大部分时间都宿在白楚莲的长安殿,只在初一十五的时候去皇后宫中坐一坐。

眨眼间到了九月底,天气骤凉,谢母睡了一觉硬是没醒过来,便这样去了。消息传到宫中,白楚莲当即晕了过去,惊动赵晟璟放下政事急冲冲赶过来。

白楚莲是在他的怀中醒过来的,对上少年焦灼的眼神,默默垂泪,并没有开口提要求,毕竟她入宫才一个月又非正宫,并没有出宫吊唁的特权。

赵晟璟的心似被她的眼泪滴了个对穿,他张了张口,这几日他明面上压着谢家抬许家,这个关口让白楚莲回谢府并不明智,若是白楚莲和他提要求他反而还解释,像现在这个样子……

“心莲……”

“陛下,臣妾无事,今日……今日就让臣妾一个人静一静吧。”白楚莲流着泪对他笑道。

一对漂亮的招子黯淡无光,像是最好的宝石蒙了灰,无形之中一块巨石压在了赵晟璟的心上,他可以面无表情地予人生死,却见不得眼前的少女伤心落泪。

他无奈地抱住白楚莲,难得温柔地道:“心莲,我给你出宫令牌,代我这个外孙女婿送送外祖母最后一程吧。”

白楚莲猛地看向他,眼中的光一下子凝聚了起来,真情实意地朝赵晟璟跪了下来,“臣妾谢过陛下……”

赵晟璟一把把她抱起来,将她压在自己的怀里,见不到他脸上的为难与心烦,“心莲,永远都不要对我这么客气!”

被允许出宫的白楚莲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出现在了谢府,特别是在圣上隐隐有打压谢家倾向之时,白楚莲出现在灵堂上又仿佛在告诉众人不是那么一回事,至少这位出身自谢府的贵妃娘娘在宫中颇为受宠。众人一时有些摸不清皇帝的心思。

谢谭再见白楚莲,只觉恍如隔世,一身素净宫装的表妹其实与一个月前并无区别,更多了几分花苞初开的妩媚,可那无形中的隔阂仿若将他二人隔在了银汉两岸,近在咫尺远隔千里。

他朝白楚莲行了一礼,又推了推郭云雅,压着声音道:“你去招待娘娘。”

郭云雅瞧了一眼自己的夫君,见他克制守礼,又想着自白楚莲进宫以后,他们之间的相处尽管没什么改善,可她依旧觉得在谢府轻快了不少。

再转头对上白楚莲,即便扭捏也释然了不少。

她亦对着白楚莲行了一个礼,将手中的香递给白楚莲,轻言道:“娘娘上完香,请随臣妇到后院坐坐。”

“都是自家人,二表嫂不必客气。”

白楚莲没说什么,依着孙辈的礼给谢母上了香,也不知道是被香薰到还是身子的本能,两行清泪似是砸开的泉眼,全然止不住,更是当众失态地扑倒在谢母的灵柩上,越哭越凄厉,春蕊和郭云雅几番上前去扶她都没能将她扶起来,看着确实很悲伤,但是一旁的观客便觉得她有些上不得台面了。怎么说都是宫里出来的贵妃,代表的是皇家的颜面,哭成这样多少有些小家子气了……

男宾里更是有一道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那人是已年过半百的许国公。见她似是悲伤过了头,连站都站不起来,由着春蕊与郭云雅扶了好几次,才勉强再起来被搀扶到后院休息。

探究的目光逐渐转为轻视,到底只是一个寄养在谢家的孤女,上不得台面,想来在宫中就算得宠也翻不出花来,大不了就像当年除掉兰妃一样除掉她……

三人走到后院,白楚莲让春蕊不必跟着,又叫郭云雅陪她到谢母的旧居去看看。

郭云雅满心复杂地瞧着脸色苍白、眼睛红肿的白楚莲,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着实能叫人心生怜惜,便是她看到白楚莲这般模样,也忍不住上前安慰道:“娘娘,人死不能复生,您要保重身体。”

白楚莲默默地看了一圈一切如旧的谢母房间,许久才扯了扯嘴角,缓缓对郭云雅道:“二表嫂,其实我是高兴的,外祖母能安然去了,不必再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郭云雅显然不懂她的意思,又忍不住浮想联翩而紧张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若是没有被送到净慧庵,我或许可以像外祖母所期盼的那样顺遂无忧,可惜……”她喃喃自语着并不答郭云雅的话,一身凄楚不得不叫人对她在净慧庵的经历有些想法。

尤其像郭云雅对于前因后果了解得一清二楚的人,她便不断生了揣测,她盼着白楚莲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可偏偏白楚莲话说了一半便没有下文了。

如今已是贵妃的女子并不是她能拦得住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楚莲离去,徒留一片清冷,而这句不清不楚留下来的话也像是一块石头一般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上,直到白楚莲去世后便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所以你跟她到底说的啥?”阿滚也不是很明白,它倒是能看到白楚莲的内心,明明白白写着“使绊子”三个字,可刚刚那句话哪里给郭云雅使绊子了?

白楚莲且笑笑,“若非我时间不够,我也不至于使这个绊子。”

郭云雅虽然刁蛮无脑了些,却算不得坏人,还有些良心,若是叫她为自己的死背上一份负罪感,往后余生,她还能这般无忧无虑地与谢谭在一起吗?白楚莲不知道,她无非也不过是试一试,有没有用只等她死后才能知道。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四喜秋秋的系统靠白莲花宿主躺赢了快穿

御兽师?

上一章 23 章 白莲花遭遇系统(二十三)主目录下一章 25 章 白莲花遭遇系统(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