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系统靠白莲花宿主躺赢了快穿

第 12 章 白莲花遭遇系统(十二)

作者:四喜秋秋 更新时间:2022-08-07

为了自家女儿着想,赵淑兰到底没去劝说陆夫人,她觉得还是先待谢谭与郭云雅完婚以后再将白楚莲接回来妥当,她原还想多留郭云雅两年,如今也怕夜长梦多,再说她听闻谢老夫人的身子大不如从前了,还是趁早将婚事办了。

赵淑兰找陆夫人合计了一下,陆夫人也觉得可行,待到谢谭屋里有了人,真正尝过女人的好以后,自然就忘了白楚莲那小蹄子,到时候她再将这小蹄子接回来嫁掉,不让他们见面,这有的没的心思自然就散了。

谢谭这几日搬到了自己名下的一间小院,虽然简陋了些,但少了与陆夫人之间的日日争执,反而叫他静下了心思,思索起自己应当何去何从,只是他才刚刚有了头绪,这厢陆夫人便亲自寻上门了。

“母亲……”身为谦谦君子,他即便负气离家,对陆夫人依旧以礼相待。

陆夫人屏退了左右,开门见山道:“你想要我接楚莲回来不是不可以,你和云雅成亲以后,我自然会派人去接她回来,再将她风风光光地大嫁!”

“母亲!”谢谭心中一惊,“我刚入官场还无作为,匆忙迎娶郭姑娘怕是不妥……”

“没什么不妥。”陆夫人直视着儿子的眼睛道,“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你已经弱冠,云雅也已二八,再不成亲岂不是耽误了人家好姑娘?”

“我……”

谢谭并不愿意在此时娶郭云雅,他还没有做好娶她的准备。

可陆夫人今日来,便不是与他商量的。

“你要为你祖母想想,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楚莲的事能瞒她多久?若她老人家真被你们这些小辈气个三长两短,那你和楚莲这些小辈都担不起。”

“我和表妹怎么了?”提及白楚莲,谢谭便被戳中了怒点,表妹最是无辜,偏偏他这表哥无能,护她不住,由着自己的母亲将脏水泼向她!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我已请好期,德阳郡主也同意了,日子便定在八月十八,刚好将你表妹接回来一起过中秋。”

陆夫人淡淡看了谢谭一眼,不给他接话的机会,继续道:“你若一意孤行,非要闹出些事来,那我只能将白楚莲这祸端送到河西的白雀庵,让她在那里好好修行与赎罪了。”

谢谭对上陆夫人冰冷的眼神,彻底哑了声,他知道陆夫人这次是铁了心了,可是这些从他母亲嘴里说来的字字诛心,什么叫闹出事?什么叫赎罪?他好不容易理出的思绪全被陆夫人撕了一干二净,他纵心悦表妹,可他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也未将自己困在儿女情长里,只是想着身份之便对表妹照顾几分,没有想到人没有照顾到,反害了表妹。

他心中悲愤,更是彻底迷失了方向,然而孝道与承诺依旧压在他的背脊上,他没有选择,只得从了陆夫人。

郭云璟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这几年皇帝的身子越来越差,虽然他的身份还未公开,但已经开始暗中处理公务,皇帝还交了一部分暗卫在他手上。郭云璟自然知道这是父皇的试探,他也更加兢兢业业,不管是皇帝还是他都在等一个能公开他身份的时机。即便再忙,他依旧每日会抽些时间去看看白楚莲。

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搞定庵堂里的这群比丘尼,净诚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再也没有出现在白楚莲面前,接手净诚的比丘尼叫做净月,对她十分和善,有时候郭云璟将她带走一下午,净月也只当自己不知道。

借着地势之便,郭云璟常将她带回道观,他心里还惦记着自己没吃上热腾的玲珑翡翠饺,硬是让白楚莲在道观里给自己做了一回,白楚莲好脾气地给他做了几次,每次还做的多,分给道观里的其他人,叫其他人也馋了她的手艺。

郭云璟便不乐意了,死活不愿意再让白楚莲下厨,得空时便带着她下下棋或则是一起看些杂书,每次赢了白楚莲或是说些趣事给她听时,得到她崇拜的眼神,便叫郭云璟的心膨胀开来,也愈发将白楚莲放在心上,甚至不知不觉记住了她的各种喜好。

郭云璟得了消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立刻便去了净慧庵告诉白楚莲。彼时,白楚莲正在规整地抄着佛经。

听到消息,白楚莲十分坦然,她悠悠然放下手中毛笔,眉眼弯弯,冲着郭云璟笑得似山花烂漫,“那得恭喜二表哥与雅……郭姑娘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可惜我在庵堂里备不了什么贵重的礼物……”

郭云璟盯着白楚莲瞧了半天,他亦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当初在靖国公府一眼便看出谢谭对她的情义,只是这会儿他着实看不出她对谢谭有什么男女之情,心底舒服了不少。

他满不在乎地说道:“横竖他二人也不缺什么。”

“这些年二表哥与郭姑娘对我多有照拂,怎么也得表示我的心意。”白楚莲笑语晏晏,“可否麻烦郭公子帮我备些材料,我打算制一把合欢扇赠予他们,讨个好彩头。”

离八月十八尚有两个月余,时间倒是够,也不知道翁耶那什么时候才会有行动……

郭云璟见过白楚莲的绣工,制一把扇子难不住她,可他也不过得过她一个香囊,还是为了治病,心中微酸,“你都置身在庵堂了,还惦记着他们做什么?帮你备材料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什么好处?”

白楚莲愣了愣,随即好脾气地笑道:“我见你佩玉上的宫绦有些旧了,若不嫌弃我给你重新打一个?”

“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郭云璟嘴上这般说着,手却是一把拽下佩玉交到她手上,“先放你这,可给我仔细研究着,若是打得不好看,我便拆了叫你重打。”

白楚莲接过佩玉,小心翼翼地藏入怀中,郭云璟不自觉地盯着她藏入的地方,少女看着瘦弱,但是该长的地方长得很好,一想到自己的贴身之物没入少女的双峰之间,刚对阴阳和谐之道一知半解的少年当即红了脸,慌慌张张地离去了。

系统麻木地看着仅因白楚莲一个动作便飙升了5个好感度的郭云璟渐走渐远,它已经习惯了,自从郭云璟的好感度过60以后,白楚莲简单几句话几个动作便将这没见过女人的少年郎撩得不能自己,它不禁感叹,到底是落后的古世界,叫白莲花女配犹如玛丽苏女主。

白楚莲神情自若地重新拿起毛笔,心无杂念地继续抄写佛经,仿佛刚才与少年滋生暧昧的女子不是她一般。

第二日,郭云璟便将材料送了过来,只是没说两句便匆匆忙忙离去,接下来三日他都不曾出现。

到了第四日,来寻她的却是闻风扬。

白楚莲面上有些惊讶,心底知道这是郭云璟出事了。

“白姑娘。”

闻风扬简单行了个礼,也不啰嗦直接将白楚莲带到了道观中。

白楚莲见到霍神医一筹莫展地站在边上,而郭云璟宛如睡着一般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

她当即扑了上去,面露焦急,“郭公子这是怎么了!?”

霍神医叹道:“公子已经昏迷了三日,但老朽无能查不出原因,白姑娘可能看出什么?”

这半个多月,白楚莲来观中时,霍神医见到她也会对她多加试探,偶尔也会问些关于她父亲的问题。白楚莲心中略有疑惑,不过为了取得信任,于蛊术和医术上对霍神医并无保留,至于她父亲其他相关之事,她全都推脱到自己年幼并不知晓,事实上她所知的也并不多。

故而霍神医三日寻不到法子,首先想到的便是白楚莲。

白楚莲探了探郭云璟的脉息,心中便有数了,果然翁耶那暗中将续命蛊放到郭云璟身上。如今郭云璟陷入昏迷,正是续命蛊在调理他的身子,让他短暂地陷入昏迷。叫她值得庆幸的是,霍神医虽然医术了得,但是并不擅长蛊术,在七煞蛊的遮掩下还未发现续命蛊的存在。

白楚莲垂下眼眸,轻声言道:“翁耶那想要取走郭公子身上的七煞蛊,他……怕是时日无多了……”

“白姑娘可有办法?”霍神医记得那日小姑娘说过她会引蛊,小姑娘心甘情愿为主子引蛊最好,若是不肯他也有的是办法……

所幸不必霍神医用他法,白楚莲便主动送上门来。

“如今之际,唯有将郭公子身上的蛊虫引到我身上,方可保住他的性命。我这边开张方子,劳烦先生帮我备好药材,越快越好!”

“除了引蛊便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闻风扬忍不住发声问道,他久居苗疆,自然知道引蛊无非是将蛊虫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眼前的女子他曾心生过好感,有些不忍她代郭云璟送命。

白楚莲苦笑着摇了摇头,“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你疯了!这个什么鬼的虫子引到你身上,你还能活吗?”系统哇啦哇啦叫起来。

“自然是死定了。”白楚莲心中回了系统一句,手上利落地写了一张方子给霍神医。

此处本就是为了给郭云璟休养而建的,名贵药材应有尽有,何况事关郭云璟性命,便是再珍稀的药材,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便全都送到了白楚莲的面前。

“你是恶毒白莲花女配,不是真圣母白莲花,不要这么傻好不好!”系统要是个人,都能急得长燎泡,奈何它未与白楚莲绑定,除了发出刺耳的抗议声以外没有他法。

白楚莲忍了它这么久,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只当系统不存在一般,叫人抬了一个大浴桶进来,将备好的药倒入浴桶中,又让人将郭云璟抱入浴桶中。8七⑦zω.℃ǒΜ

等房间里只剩下她二人时,她亦缓缓踏入浴桶之中,两个人挤在狭小的浴桶里免不得身体触碰在一起,现在的白楚莲哪怕在青楼里待过一年仍旧是一个青涩的少女,从未与男子挨得这般近,忍不住羞得浑身发红。

还好郭云璟是在昏迷状态,她熬过心中的羞赧,将一颗珠子含在嘴里,扶住郭云璟,便将嘴对上了他的嘴……

郭云璟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便见到自己与白楚莲嘴对着嘴,胸贴着胸,尽管彼此身上都有衣物,可夏日轻薄的衣裳早已被药水打湿,勾勒出少女玲珑的身材,两团柔软便紧紧贴在他身上,更不要说他垂眸之处便能看到少女洁白无瑕的额头,似蝶翼微微颤抖的眼睫,小巧挺立的鼻翼,以及与自己的唇叠在一起的红唇……

郭云璟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想要炸开了一般,浑身的热血都冲入脑中,叫整个脑子浑浑噩噩,心中原本闭着不愿打开的门一下子被泛滥的洪水撞得四分五裂,丢盔弃甲……

他彻底完了……

往日里横惯了的俊脸被染得像朝霞一般红,郭云璟羞得不敢看向白楚莲,才发现两人竟然共浴在一个浴桶里,饶是再犀利的嘴都说不出话来,只能结结巴巴地叫道:“你、你、你——”

“主子——”外来传来霍神医和闻风扬惊喜的声音。

郭云璟迅速看了一眼白楚莲的模样,脸红得不能再红,急急喊道:“谁也不许进来!”

“郭公子,你醒了?”白楚莲面色惨白,更显得她似水中飘曳的娇花,虚弱地笑了一下,便晕在了郭云璟的怀里。

“白楚莲——”少年惊恐地大吼着。

“啊啊啊——你有病啊!”系统彻彻底底慌了,它能感觉到白楚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它真的要完了!不行……不行,它绝不会消失!

系统挣扎着用最后的力量从白楚莲的身体里脱离出去,一个模糊的白影隐约在她的印堂之上,还好还好,它还保留了那么一点力量……

然而系统还来不及庆幸,突然一张黑白相间的熊脸出现在了它的面前,它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那熊嘴一口吞掉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四喜秋秋的系统靠白莲花宿主躺赢了快穿

御兽师?

上一章 11 章 白莲花遭遇系统(十一)主目录下一章 13 章 白莲花遭遇系统(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