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为了你留下来

小说: 星际:西元前 作者: 水千鹤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227 阅读进度:10/16

江歆一时间不由得心急如焚,她记得有人把蒲之荣带走了,但是那个人究竟是敌是友,她却是一点也不知晓。也正是因为一无所知,江歆心里才更加的慌张。她有理由怀疑如果自己拼了命救出来的蒲之荣如果最后真的又被sy那群“疯子”给带回去自己很有可能会直接崩溃掉。

“不行,我得去看看……”江歆想着,就挣扎着想要下床,刚刚忍着痛把身后的营养液管拔掉又把病号服拉下来盖住背上大片的伤口,姜和就摇着轮椅进了她的病房。

“姜和?你怎么了这是?”江歆微微一惊,因为她隐隐约约记得姜和应该是躲过了最后的冲击波的。

“害,运气不好,跳车的时候动作太急脚崴到了,然后拉伤了韧带,这边有没有准备拐杖,就给我拉了个轮椅过来。”姜和似乎是看出了江歆的疑惑,颇有几分无奈的笑了笑,“不过你这醒的也是够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段sir说可能和你进行了分化有关,你这一昏迷就是七天,蒲先生手术都上了两场了你居然才醒。我们都以为你醒不了了呢。”

“七天啊,确实挺久的……等等!你刚刚说什么?谁两场手术?蒲之荣?!他,他没被sy带走吗?!”江歆忽的意识到姜和刚刚说了什么,整个人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脸刷的一下没了一丝一毫的血色,瞳孔放的老大,手指无意识的揪紧了被单,整个人像是凝固了一样,好半天脸上才恢复血色,继而慢慢的涨的通红。

“对啊,他不是和你一起被魏sir带回来的嘛。”姜和对江歆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转而又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失笑,“我说你当时干嘛捅魏sir一刀呢,敢情是把他当成sy的人了啊……诶诶诶,你干嘛!”

姜和看着江歆扯掉了手上的输液管扑腾着要下床,直接瞳孔地震。

“他在哪?我去看看他。”江歆刚一下床,险些腿一软跪倒在地上,赶紧伸出手抓住了姜和轮椅的扶手这才保持住平衡。

“呃,就在走廊最里面那个。不过,医生说了,你背上烧伤,分化尾巴所有骨头几乎全断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过去啊?”姜和担心地看了江歆一眼。

“走过去啊,痛是痛了点,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江歆腿微微打着颤一点一点向门口走去,“对了姜和,你要不要一起?”

“也好,免得你中途倒了。”姜和想了想点点头,摇着轮椅来到江歆身边,给她伸出一只手借力。

江歆一怔,也不矫情,伸出手去轻轻地握住了姜和的手。姜和的手很有力,江歆下意识的把身上的些许重量压了上去以减轻自己腿上的疼痛。

被江歆的手握住,姜和身体稍稍有片刻的僵硬。姜和年纪小,以前家里又管得严,几乎没怎么碰过女孩子的手,而江歆的这双手又不同于他以前碰过的有限的几个女孩子的手中的任何一个。江歆的手很温暖也不缺少力气,没有其他女孩子手该有的细腻,而是遍布着或厚或薄的茧子,叫他莫名的生出些心疼来。

回过神来,姜和摇着轮椅带着江歆缓缓地向蒲之荣所在的病房走去。阳光透过住院大楼琉璃色的窗落下来,洒在红棕色的地毯上,穿过了床边的盆栽,一片金灿的斑驳日影。有光芒打在江歆的侧脸上,姜和抬起头,看着微微弓着身子的江歆。

精致的侧脸逆着光,被镀上了一层闪烁着的金边,阳光暖暖的,姜和几乎可以看见江歆脸上浅浅的一层细小绒毛。因为疼痛而苍白地脸和皱起的眉却因为长而微颤的睫毛沾染上了柔弱感,驱散开了常年做杀手特工的冷冽。

两人都没有说话,姜和只能听见轮椅摩擦过地毯的声音和自己急促的心跳。“她真的,好漂亮……”姜和心道。

当轮椅停下来的时候姜和不由感叹这条路这次怎么走的这么快。江歆敲了门,门里传来段越平静的声音:“进来。”

江歆推开门,入目是坐在病床旁边在削苹果的魏轩和握着蒲之荣手正在和他聊天的段越,然后是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但已经明显恢复了生机,正浅浅笑着的蒲之荣。

“……”蒲之荣转过头看见江歆,下意识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要把自己藏起来不让她看见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你,你怎么来……”

话没说完就看见刚才还行动不便的江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冲到了他的床前却又因为过于虚弱而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江歆!你……”魏轩被那动静不小的一声惊得苹果险些掉在地上,“你伤那么重怎么还敢出来乱跑。”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想见蒲医生。”江歆好像也冷静下来了。她有些茫然的盯着刚刚自己下意识抓住的蒲之荣的手,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非要来看他的理由。

“江歆,你来看我,我很开心。”蒲之荣开口打破了这微微有些尴尬的局面。他的声音还有些飘,但是听得出应该是已经脱离了最危险的时期。

姜和只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扎人,直扎的他心口发疼。那个哪怕在被拷打的时候都傲然的江歆现在这幅好像下一秒就会消散的样子,真的,让他看着心里堵得慌。他索性退了出去,心里大概明白江歆为什么那么拼了命的也要救蒲之荣回来了。

“真是可惜啊……”这样说着,可是到底在可惜什么呢?是可惜江歆受了那么重的伤,是可惜江歆丢掉了那苦苦维持的骄傲,还是可惜……眼前那个女生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属于自己呢……

“蒲之荣,蒲之荣,蒲之荣……你还疼不疼?对不起,对不起……”江歆打好的腹稿一时间没有一句能说出口,只能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一开口眼泪就猝不及防的掉下来,止也止不住。

“诶,你别哭啊,怎么了江歆?我不疼的,真的,你别哭。”蒲之荣也慌了。面对敌人他可以临危不乱面不改色,但是面对女孩子的眼泪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或许就是君子的通病吧。

“我,我不知道……”江歆慌乱地摇着头,用力地把蒲之荣的手握的更紧了。

“江歆,你到底怎么回事?”段越皱起了眉,抢在蒲之荣开口之前试图阻止江歆继续“神神叨叨”下去,“吃错药了?哭这么凄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谁欺负你了。”

“段越你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你才哭了呢你全家都哭了。”江歆一抹脸,凶巴巴的冲着段越到,“蒲之荣你别听他胡说,我就是,就是这两天没休息好,我没事的。”

“尾巴都断了,还没事呢,江歆,你真以为你是铁打的啊?”魏轩终于放下手中的苹果开了金口。

“江歆?”蒲之荣一下子惊坐起,“你受伤了。恢复得怎么样了?会有后遗症吗?”

“……”江歆狠狠地瞪了多嘴的魏轩一眼,然后换上一副轻松的笑容,“我没事,没受伤啊,就那群废物,能奈何得了我吗对吧。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好着呢啊。”

江歆说得头头是道,要不是那张惨白的像一张纸的脸,蒲之荣可能就真的信了她的鬼话。不过蒲之荣纵然不信但也知道江歆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免得担心的,也就不戳穿她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江歆也已经收拾好了情绪,恢复了那副矜傲的表情。段越看着她差不多冷静下来了,便从包里取出一个密封着的牛皮纸袋递给江歆。

“喏,你的档案,给你偷出来了。这次参与营救荣,你也是有功的,就不计较你偷盗机密文件未遂的事了。休养几天恢复好元气,你就可以离开了。”

段越满心以为江歆必然会喜笑颜开,但没想到江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而是皱起了眉,一开口,声音便又带上了沙哑的哽咽:“我,我不走。段sir,我不离开imc。”

“为什么?你不是看不上我们imc吗?”魏轩半是玩笑半是试探的说。

“以前是看不上,但是,我现在不那么想了。imc很好,真的很好。”江歆揉了揉眼睛,没再让眼泪掉下来,只是眼圈红得厉害,“sy我也回不去了,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又从他们手里抢了人,估计电子档案上我早就被列入叛徒一栏了。如果不回sy,那我又还能去哪里呢?我没有家人了。天下之大,好像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但是,你别忘了,我们imc之前对你可没好脸色啊,你是有什么想不开才要留在这里呢?”

“因为……蒲之荣。”江歆脸上渐渐浮出一抹可疑的绯红,“在奶奶去世以后,他是唯一一个给过我温暖的人。不管是依赖也好,还是想报答也罢,我都想留在他身边。”江歆无视掉魏轩和段越瞬间燃起八卦因子的眼神,看向了蒲之荣,“蒲医生,别赶我走好不好?让我留下来吧。我江歆愿意留在蒲先生身边,留在imc,就算是末等兵也没关系。不管是什么身份,我都愿意因为你的存在,而留下来。”

s..book548892628946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际:西元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