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忽窥往昔

小说: 星际:西元前 作者: 水千鹤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4313 阅读进度:5/16

上完药,蒲之荣用绷带简单地给江歆包扎好伤口就开始收拾药箱。一时间审讯室内短暂的安静了下来。

“蒲……医生。”江歆忽然闷闷地叫了一声打破了沉默。蒲之荣抬起头来,目光与江歆的眼眸对了个正着:“嗯,我在。怎么了江小姐?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还是有伤口我没有处理到的?”

“不是。”江歆摇摇头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的眼神和语气显得柔和一些,但是最后的效果还是带着浓浓的别扭,“我是想说,那什么,今天,谢谢你啊。”

“没事的用不着谢我。而且我看轩和越两个人的意思,估摸着接下来一段时间我都会负责治疗你免得你一不小心给挂掉了。”蒲之荣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个蘑菇形状的小夜灯递给江歆,而后站起身来,“这个小夜灯给你,就不至于太黑了。我知道的,如果一个人长时间待在一个黑暗的环境里,就算是特工也会害怕的吧。江小姐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私自给你送东西其实是违规的。”蒲之荣温和地笑着,对着江歆做了个wink,“今天的工作完成了,我就先走了。江小姐,祝你好运。”

蒲之荣走出去,带上了门,不一会儿,室内的灯光渐渐的暗淡下去最后熄灭,于是江歆手中亮着的刚刚蒲之荣递给她的小夜灯就成了唯一的光源。薄薄的橙黄色暖色灯光在无边的黑暗中撕开一个小小的口子,就像是地狱里的一抹天堂余音。

江歆闭上眼睛,向后倾着身子,把背靠在了冰冷的破月石瓷砖上,大脑里一片混乱,有好多东西在飞快地转动翻涌,经历过的,梦见过的,想象过的,以前的,现在的……交织在一起,江歆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疯掉了,于是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那个小夜灯,就好像那是在这个地方唯一的安慰和定心剂。

“蒲之荣……吗?”思维逐渐趋于停滞,整个世界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半夜,军卫室的灯忽地亮起。

“段sir,那个叫江歆的发烧了,要处理吗?还是直接把她做掉。”当天巡监检查的负责人卫官敲响了段越办公室的门。

门内沉默了片刻。“还是处理一下吧,她盗取的可是机密文件,就这样死了可是太便宜她了。”段越抿了口杯里半凉的咖啡,声音冷淡,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去找蒲先生吧。”

“yes sir!”卫官转身离开。

江歆很快就在半梦半醒的情况下被强行架去了军卫室。没过多久,蒲之荣就匆匆赶到了,动作娴熟地穿好白大褂,消毒洗手戴上口罩和医用手套,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江歆这个时候已经醒过来了,只是整个人都有些发晕,大脑一片混沌,视线也有些不清晰,只看见模模糊糊一个高挑的白色身影在柜台前捣鼓着那些药品和医疗设备。

“蒲医生……是你吗?”江歆因着生病连声音都有些发飘,像是马上就会散掉的雾,“该不会是我的幻觉吧?但我寻思着,我这也还没受第二次审问啊,为什么我又看见你了啊?”

“你发烧了。说起来怪我,给你用药的时候稍微用的猛了一点,现在在给你配药,先把烧退了,然后重新给你包扎伤口。老段说了,你暂时不能有事。”蒲之荣回过头对着江歆笑了笑,笑容依然温暖却还是带着疏离,“你不舒服就别说话了,你手边桌子上有水杯,我给你晾了白水,直接喝就行了,发烧的时候容易口感喉咙痛,喝点水润润喉吧。”

“蒲医生,谢谢你啊……”蒲之荣不说江歆还不觉得,经他这样一说,到还真的觉得有些渴了,于是微微侧身,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温正好,暖暖的,像他的笑一样。几口温水入喉,那种因为发烧而带来的干涩到发痛的感觉这才有所缓解。喝了水,江歆却也还是无事可做,又头昏脑胀地没有什么精力说话,索性转过脸去,看着蒲之荣在各种药柜之间忙活。

江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好多年以前……回到她还用着那个有些土气的名字:江小敏的时候。

出事那年江歆只有四岁。

“喂,妈妈。妈妈,这次出差回来,你带我去夏城玩儿好不好嘛~”

“好吧,那小敏要乖乖奶奶的话哦,奶奶心脏不好,你别让她生气。”

“知道了知道了,妈妈也要听爸爸的话,快点回来啊。”

三天后。

“my21720星舰于25日下午2点14分遭遇宇宙碎片漩涡解体。星舰上正副驾驶员各一名,空乘机组8人,所载乘客系属芒城生态保卫研究室共20人,全部遇难。”

小江歆听着电视新闻里字正腔圆的播报只觉得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奶奶不在家,小江歆整个人也是懵懵懂懂的,她不太清楚为什么电视上的“遇难者”中会有爸爸妈妈的照片,但她就是隐隐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剥离了她的生命。

奶奶回家的时候,小江歆没有告诉奶奶自己看见的新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本能的觉得,好像不应该让奶奶知道。

不过很快有一个人敲响了她家的门。小江歆认得领头的人,是妈妈的同事,李佳。

“李阿姨,你怎么来了?”小江歆拉着李佳到客厅坐下,“李阿姨,妈妈不是说25号就能回来了吗?但是今天都28了,她怎么还没回来啊?”

“这……敏敏乖,你奶奶在吗?”

“奶奶?啊奶奶在做饭呢。”小江歆扯着稚嫩的嗓音对着厨房喊,“奶奶!李佳阿姨找你!”

“诶,小李啊,你怎么来了?”

“阿姨,敏敏,其实我今天……是来交送媛媛和杰哥的骨灰的。”李佳从包里掏出两个黄纸口袋,“发生这样的事情……”李佳的指尖和声音都在颤抖。

“媛媛……和小杰的……骨灰?”奶奶的身躯似乎一瞬间伛偻了下去。明明才五十几岁的人,却一下子苍老的像是将行就木了,“所以,是真的啊……”

“伯母,人死不能复生。您,节哀。”李佳红着眼眶,逼着自己不流眼泪。

“啊……是啊,没事儿,没事儿,还有敏敏,我还有敏敏。没事……”奶奶似乎魔怔了,眼睛有些发直,好半天才想起接过李佳手里自己女儿女婿的骨灰,“我,我先去把这个收着。小李,好孩子,你是个好孩子。”

奶奶起身去走进房间。客厅里只剩下了小江歆和李佳。“李阿姨。什么是死啊?为什么你们都说爸爸妈妈死了?”

“死啊……死就是,就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很久很久都看不到啦。”李佳扯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敏敏的爸爸妈妈……”

李佳最终还是没能说下去,因为房间里传来了什么东西轰然倒下的巨响。李佳和小江歆条件反射的冲进去。只见奶奶躺在地上,脸色青白,嘴唇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手紧紧地揪着心口。

李佳一下子慌了神。但是这里此刻只有倒在地上的奶奶,年仅4岁的稚童小江歆和她。她拨打急救电话的手实在是抖得厉害,险些握不住手机。

白色的担架抬走了奶奶,救护车一路疾驰。抢救室的灯亮起,亮了好久好久,最后终于熄灭了。门开了,李佳迎了上去:“医生。”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李佳忽然就失去的语的能力。她看向了小江歆。她站在冰冷的椅子前面,揪着裙子的一角,呆呆地望着手术室的门,那双眼睛里好像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她年纪小,但是她不傻,也不聋。她能听到,也忽然明白了,她好像忽然知道“死”是什么意思了。

死就是,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和自己说话,对自己笑了。

“李阿姨。奶奶她……”

敏敏啊,你奶奶她……”

“她不在了,对吗?”

“……”李佳再也发不出声音了。眼前的这个孩子,忽然变得让她感觉那么陌生。那张脸,好像失去了生机,死气沉沉的。

李佳最终还是点了头。小江歆的身子骤然歪了歪,像是有些站不稳了。然后她缓缓地,缓缓地向抢救室打开的大门走去,走进去,走到盖着手术台上白布的身体前。她个子小,不得不费力拖了一把小椅子,跪在上面,才能够到那具身体。

“奶奶,该醒了吧?你都睡了这么久了,午觉也不带这样睡的吧。”小江歆笑着掀开了白布,露出了奶奶的脸,脖子,身体,“奶奶,奶奶,快起来啦,别开玩笑了,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回家好不好……奶奶,我们回家……好不好……你理理我啊……”

小江歆握着奶奶的手,轻轻地摇晃着,用着与平时一般无二的语气撒着娇,说着说着却是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其实她知道的,这一次,不管自己怎么胡闹怎么撒娇,奶奶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再也不会笑着摸着她的头说:“敏敏乖,奶奶给敏敏煮馄饨吃好不好?”

“奶奶,奶奶……”小江歆喃喃地唤着。她好像在那一瞬间,长大了好多好多。李佳走到她身边,忍不住心惊。那么快乐那么无邪的x江小敏,怎么忽然就长大了呢?

“敏敏。”

“李阿姨。”小江歆转过身,趴在李佳的怀里,低低地呜咽着,“我没有奶奶了,敏敏没有奶奶了……敏敏再也没有奶奶了……李阿姨……”

知道爸爸妈妈死讯的时候她没哭,甚至好像没有很难过。但是现在,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好像受了无数的委屈:“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什么都,没有了……”蒲之荣正在给江歆挂吊瓶,忽的听到昏睡中的江歆哽咽的呓语。不知怎么的,他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你还有我。”说完他又惊觉不妥,于是加上一句,“作为一个好医生,我是不会丢下病患一个人的。”

江歆昏睡着的时候似乎终于卸下了些许的防备,微微缩着身子,真的就像一只小狐狸,叫人怜爱的紧。蒲之荣重新给她上了药,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她,以免出现其他意外情况。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江歆烧退了些,这才醒过来。她睁开眼就看见蒲之荣撑着脑袋坐在她旁边,已然如梦,眉宇间是有些掩不住的疲惫。江歆动了动身子,蒲之荣本就是浅眠,一下子醒过来。“怎么样江小姐,好些了吗?”

“嗯……”江歆不知道应该以一个怎样的态度来讲话了。因为从她被sy带走后,好像就再也没有人会在她生病的时候问上一句“你好些了吗”,那样没有温情的日子,她好像已经习惯了。“蒲医生,我就一阶下囚,何必劳心费力的帮我呢?”

“上面既然说了让我负责你,那我不得负责到底啊?我可不想因为一些原因而被纪律处分。”蒲之荣还是笑嘻嘻的,“而且……”

江歆不知怎的感觉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她自嘲地笑笑,江歆啊江歆,难道你还指望有其他答案?

“而且什么?”

“而且……你是个女孩子。男人生来不就是应该保护好女孩子的吗?”

“嘁,大男子主义。”江歆这样说着,心底却还是滑过一阵暖流,暖到有一些坚冰似乎都有了要融化的趋势。上一次听到“男人生来保护女人”还是在小的时候,爸爸告诉自己的。

江歆身体素质好,吃了药很快就退了烧。此后两周时间里江歆的日常就是蒲之荣每天给她换一次药,每隔两三天受一次审问。这样下来,她的身上新伤旧伤纵横交错,蒲之荣有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下手处理。

纵然如此,江歆却一直没有供出自己的雇主。段越和魏轩最终还是敬她的“职业精神”,没有再审她,却也还是一直把她锁在那间幽黑的审讯室里,这一关,就是好几个月。

后来,江歆常常在想,要是没有蒲之荣因着恻隐之心送给自己的夜灯,那么长时间的暗无天日,自己恐怕早就疯了吧。

s..book548892628945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际:西元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