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狭路重逢

小说: 星际:西元前 作者: 水千鹤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4252 阅读进度:4/16

imc蓝峰湾分部。

嘟——嘟——嘟——

警报声在营区回荡着。

“怎么回事?”

“报告段sir,有人闯进了机密文件保管室!”

“紧急通知,抓住那个人,我要活的。”段越拍案而起套上防弹背心抓起桌肚里的麻醉枪,飞快地向着警报发出的地方走去。

此时,机密文件保管室外已经为了不少官兵,其中近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刚入伍没多久的新兵,至于这些新兵在这里,到真不是因为有多大无畏。主要是因为住的地方离这里近,而段越的围堵命令传达的也快。仅此而已。

而被他们围堵在机密文件保管室门口的是一个身穿酒红色紧身衣的女人。她左手捏着一个牛皮纸文件口袋,右手扣着一把黑色的最新型的女士手枪——ns-4便携,红褐色的长发在脑后高高地梳成一个干练的马尾,如海藻一样弯曲柔顺。皮肤在夜色中的灯光下闪出些许冷光来。

“不管你是谁,奉劝你赶紧放下文件和武器,投降吧,你已经被包围了。”有人喊话到。

“哦?是吗?”女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眼睛笑的弯成一弯月牙,只是那笑意并未到达眼底,“我倒是觉得,要是你们现在让开放我走,我到可以心情好的放过你们,不然要是打起架来,啧啧,吃亏的可能是你们哟。”

“少和她废话,动手!”不知是谁这样喊了一句,从人群里有一个人端着手枪扣动了扳机。

“不自量力。”女人唇角冷冷的勾起,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她忽然动了,一把拽过离她最近的人挡在自己面前,抬起那人的手扣动了板机。

先后两声枪响。女人射出的子弹精准的毙了向她射击的人,而那个人的子弹则正中她面前那人的心脏。

纵使是训练有素,但是这些人几乎都是头一次这样无比真切的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一时间不免地慌了阵脚。“你,你卑鄙!”

“我说过,放我走,什么都好说,你们自己不听话的,怪不得姐姐我。”女人趁着人群慌乱,飞快地踹倒几个看上去瘦弱些的士兵,为自己打开一条通路,跳到了走廊的廊窗窗台上,回过头来,满脸的桀骜不驯,“imc?就这?”

“对,就这。不过,你听说过反派死于话多吗?”段越冷漠的声音传来,他和魏轩快步走到了人群前面,“你,跑不掉了。”

“哎呀,不巧了,居然有熟人呢,看上去好像是有点麻烦了。”女人语气似有几分遗憾,巧笑嫣然地望向刚刚整顿好士兵纪律转过身来的魏轩,“魏长官,又我还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呢。真是有够阴魂不散的,讨厌死了。”

原本清冷矜贵的音色被她可以发出这种软绵绵,嗲里嗲气的声音,魏轩表示瞬间就有被膈应到了,出了一身的冷汗。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自己不至于爆粗,魏轩麻利地给手中的麻醉枪上了膛,发出一声脆响,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女人面门。

“阴魂不散的,是你才对吧。星际间谍暨特工组织sy003。江歆,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次不会再放过你了。”魏轩接着说。

“魏长官,我怎么记得,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啊?”江歆抛了个媚眼,“走了,后会无期!”

与江歆跳窗而走几乎同步的,段越也举起了麻醉枪。江歆似有察觉,猛然回头,看着段越和魏轩,瞳孔中有一抹雾色一闪而过。

生物分化变异,青媚狐血统t2技能:媚惑。

魏轩和段越在扣动扳机的瞬间只觉瞬间脑仁一疼,手险些脱力握不住枪,枪口下坠,射出的麻醉针与江歆完美错过,江歆见状满意地笑笑。不过下一刻右臂便是一阵刺痛,转头一看,肩上扎着一根麻醉针,而离自己不远的右侧走廊廊台窗口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平静的收回了枪。天色太暗,江歆看不清他的长相,只隐约看见他脸上金丝边眼镜微微反光。

“c,大意了……”江歆已经没有时间后悔了,因为淬了高浓度麻药的针已经迅速地起了效果,她双腿一软,扑倒在地上,意识逐渐的开始涣散。

“荣,你出关了?”江歆听见了段越的声音,“你还好吗,这么久没碰过了,这枪后坐力可不小。”

荣……那个人,叫荣……

江歆闭上了眼,彻底的失去了知觉。魏轩挥挥手示意,有人跑过去把陷入昏迷的江歆抬进了审讯室。

“嗯,还好啦。”蒲之荣扶了下眼镜,“不过,果然啊,还是不太能用枪的。”他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似乎有几分自嘲地笑笑。

“荣,你……”魏轩见状,颇有几分担忧地望着他。“好了好了,轩,别用这种小白兔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没事的啦,都过去了不是吗?”蒲之荣甩了甩细碎的刘海,抬起手攀住了段越和魏轩的肩膀,“不就是不能剧烈运动和使用枪械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蒲坚强又不是离了枪活不了了是吧。作战的话我还可以使用机甲和宇宙战舰啊。再说了,要说到新型军事科研和军科医疗,不是我自夸,年轻一辈里还真没几个能强的过我的。所以啊,你们两个小屁孩儿就放心好了,不用担心我。”

“……嗯。你走出来了就好。”段越与魏轩对视了片刻,除了这句以外似乎再找不到别的话好说。

不过话虽如此,段越和魏轩还是实在不敢真的放下心去,毕竟他们不能确定蒲之荣是否真的拜托了过去的阴影。要知道,这个男人想当年是那么文武双全惊才绝艳的存在,他也曾经是与喻清远齐名,在整个α星系都威名远扬的军事奇才全才啊。要不是两年前那场意外,他又怎么会被束缚于蓝峰湾小小的文职军研人员的身份。

江歆慢慢地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几乎找不到光源,像是星际之中深不见底的黑洞。她发现自己四肢都被玄铁链锁住了,整个人被吊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哟,醒了?”魏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四周的可控制灯忽的亮起,昏黄的灯光洒落下来,照亮了对面墙上的一大排刑具。虽然胆子比较大,江歆还是忍不住心里有些发慌,但是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她一贯的冷静傲气:“我说魏长官,这都三零二一年了,还玩儿远古审讯的这一套呢。”

“没办法啊,对江小姐你,不用这些手段可关不住呢。”魏轩从门边拖了一把椅子坐下,丝毫没有了平日里令人如沐春风的样子,“虽然知道可能性不大,不过还是走流程问问吧,江小姐,这次你的雇主又是谁呢?还是上次那一群吗?”

“我记得我很早就说过了吧,无可奉告。”江歆一边回答着一边试着使用分化技能。但她却惊异地发现自己的血脉力量似乎被一种奇怪的东西给压制住了,无法流出。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诧异。

“江小姐,放弃吧,别挣扎了。总部给我们派了药下来,就是为了对付像江小姐这样子的变种人呢。所以啊,江小姐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魏轩冷笑着看向左右的执行官,“既然江小姐不愿意交代,那就只好对不住了。”魏轩说着站起身来,“动刑!别弄死了,她快断气了的话就去找蒲先生。”魏轩说完就走出门去,而那两个执行官则戴上了防止误伤的护具,开始在铁架上挑选刑具。

整整三个小时,江歆的惨叫声一直在审讯室里回荡着,却始终没有透露半个字。

“职业素养真的很不错。”段越站在控制室里看着监视屏上的画面,“可惜了,和我们imc站在了对立面。”不无遗憾地叹口气,段越倾身拿起了对讲机,“今天先到这里吧。之后慢慢审,可以叫军医了,别让她die掉了。”

“yes sir!”

两个执行官走出门去,关上门的同时,审讯室里的灯全部熄灭。江歆瘫倒在地上,世界重新陷入了一片没有边界的黑暗。

江歆像一个坏掉的玩偶一般趴在地上,四肢依旧被铁链锁着,江歆感觉自己的思想已经麻木停滞了。她甚至想要直接就这样睡过去,再也不用醒过来。可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偏偏又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一遍又一遍的昏死又醒来,无限循环。

或许是因为在黑暗中视觉收到了限制,江歆的听觉变得特别的敏锐。她听见有一个人轻轻的脚步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打开了一个应该是钛合金的小箱子。然后很快的就有冰凉的触感贴上自己后颈的伤口,疼得江歆忍不住的龇牙咧嘴,凭借着本能哑着声音挣扎着起来掐住了那人的脖子:“谁!你想干嘛?!”

“咳咳……那什么,你,你先放开……我喘不过气来了。放心,我,我不会害你。”来人被突然狠狠掐住了脖子,一时间有几分呼吸困难。有一说一,江歆不愧是童子功练出来的,纵使本人已经很虚弱了,但是单凭身体的本能也还是爆发出了不小的力量。而那人虽然说话听上去有些无力了,但是还是可以很明显的判断出应该是一个刚刚才20出头的男子。江歆将信将疑,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松了手。

来人大概能感觉到这种黑暗的环境剧烈地调动了江歆的不安情绪,便从衣袋里掏出遥控器打开了壁灯,江歆也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

一头栗色的头发带着蓬松飘逸的质感,是军队中所少见的长发,细碎的刘海垂落下来,衬着他冷白的肤色倒是显出些许的易碎感来。白净的脸上带着一副金丝边平光眼镜,一双多情撩人的桃花眼灿若天光,但是在魅惑之外眉眼间又带着几分清冷,中和掉了那些许的女相。眼角一颗红色的泪痣又给他的面庞添了几分慵懒的贵气。山根不算高,但是鼻型优越鼻梁挺拔,天生的微笑唇红润有光泽噙着温暖的弧度,身上穿着白大褂,身上带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白大褂”蹲在江歆面前,伸出手来:“很痛吧?来,我先给你上药消毒免得感染了。放心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文职兼任军医,武力值很低的,就算是你现在这个状态也可以蹂躏我的。”

纵使再不信任,江歆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最需要的就是医生的救治。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还是把手递了过去放在了“白大褂”的手里。“白大褂”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温暖有力,指腹和手心都有一层薄薄的茧,莫名的令人安心。“白大褂”扶着江歆坐起来,江歆揪住了他的衣袖“喂,那谁,你叫什么名字?”江歆看在他在认真的给自己处理伤口的份上,语气还是勉强算得上友善。

“美丽的小姐,一上来就这样直接的问别人名字,自己却一点也不交代,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白大褂声音温柔,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江歆,我的名字。20岁。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江歆皱着好看的眉,冷冰冰地回答。

“我吗?我叫,蒲之荣,21岁。毕业于我们d星军校的科学院校区。”蒲之荣似乎并没有因为江歆的态度而生气,“你叫江歆对吧,方便告诉我是哪个xin吗?”

“音欠。”“音欠歆啊……是个好名字呢。”蒲之荣已经开始处理她腿上的伤口,“江小姐,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好好一个女孩子做什么特工啊,你不怕你要是真得被处决了的话你父母难过吗?”

“我爸妈走了好多年了。我是sy组织上养大的。”江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顺口的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

“……”蒲之荣一下子沉默了,抿着唇低着头顿了好久,缓缓地吐出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

“行了行了真是麻烦。你没什么好对不起我的,又不是你的错。”江歆没所谓的摆摆手,“我其实都没见过我父母几次,他们走的时候我才4岁,其实也不怎么难过。”

s..book548892628944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际:西元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