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鱼汤,天河武馆

小说: 我只有亿点点幸运罢了 作者: 铜刀 更新时间:2022-01-19 字数:2276 阅读进度:41/10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这是之前的欠款。”

鬼将本想伸手接过那鲶鱼,毕竟之前这鲶鱼已经显露了几分神异,但苏御却掏出了一块婴儿拳头般大的东西递了过去。

见鬼将愣了下,苏御笑道:“鲶鱼是给家父补身子用的,不打算卖。”

鬼将只能接过那物什,打量了几眼,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

“那我先走了。”

“等下。”

鬼将喊住苏御,语气凝重道:“天河武馆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上一任馆主拜师灵山宗,前日已经归来。”

苏御停下脚步,但并未回头。

“天河武馆,不知还能不能撑过今夜。”

那棺材张,应该不会放过他们。

但这话落在鬼将耳中,却变了个味道。

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家。

苏御在厨房内忙碌,旁边的案板上,一只开膛破肚的鲶鱼,正躺在那。

“年轻人,你可知我的身份?”

苏御正在那生火,案板上的鲶鱼却突然口吐人。

“北淮江内的精怪嘛,有什么好知晓的。”

鲶鱼虽然被开膛破肚,却依然生龙活虎。

“吾乃北淮江主,这北淮江千里水域,我为帝王,沿途拜奉我的人何止千万。”

“你的修为不过后天,若放我回去,我可以让你立破先天之境,还能坐拥亿万财富。”

磨刀声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那老鲶鱼似乎有些着急,这人类竟然没有丝毫意动的模样,只能继续道:“灵宝?北淮江内我的殿内有诸多灵宝,都可以给你?”

“还有功法秘籍,什么都可以!”

磨刀声停顿了下。

苏御看着那北淮江主,平静道:“有能让我立地成仙的丹药吗?”

“有一招破灭天下神魔的功法吗?”

“有能让我直接晋升到灵王境的方法吗?”

那老鲶鱼却沉默不语。

苏御叹了口气,一刀剁下鱼头,冷声道:“就这?”

玛德,屁用没有,也敢忽悠老子。

将剁成块的鲶鱼放入锅内,苏御又把剩下的地灵笋切片,全部置入其中。

锅内浓汤之上,一团氤氲灵光,异常惹眼。

香气扑鼻,直入灵窍。

只是闻上一下,苏御就感觉自己的修为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奇灵录内的地灵笋,加上三千年修为的北淮江主炖出来的一锅汤,配置高的吓人!

厅内。

林婉有些着急的捏着衣角,神色有些焦急。

一旁的苏琅天虽然神色镇定,但眼中也有些激动。

他那纨绔儿子,竟然会愿意自己下厨,给他们做汤吃!

林婉激动的难以自已,,甚至都开始啜泣起来。

“苏琅天,等会你给我记住,不管御儿做的有多难吃,你都要给我使劲夸知道吗!”

苏琅天尴尬笑笑。

不过却罕见没有说什么,御儿能有这个心,已经值得了。

至于做的味道,怎样都可以。

不多时,苏家上空,一个灵力漩涡缓缓浮现。

崔元望着苏家上空的异象,眼神微动。

这一刻,整个平海城内,棺材张、钓鱼老叟…无数明里暗里的强者,都看向这个方向。

那灵力漩涡,越来越大,简直让整个平海城内的灵力程度,都上升了几个档次。

锅盖微微鼓动,汤快好了。

不多时,一碗鱼汤上桌。

苏琅天感觉到周围的灵力似乎比上之前要浓郁了些,不过也没有联想到那鱼汤上面。

“好香啊,御儿你放了什么?”

林婉有些惊喜,本以为自家儿子只是心血来潮要做饭,做出来的大概就是个黑暗料理,谁能想到会有如此香气。

就连站在旁边的黄莺,都忍不住吞咽了几下口水。

苏御笑道:“没放啥,主要是……用的材料还可以,比较新鲜。”

乳白色的浓汤盛入碗内,漂浮的雪白鱼肉上,还带着些油星。

“爹,你受伤了?”

苏御察觉到了苏琅天有些不自然的脸色,明显是灵力紊乱,受了些内伤。

“无妨,王家那帮孙子太不要脸。”

苏琅天轻咳了声道,这种事,他还是不想让苏御知道。

毕竟苏御只是个后天境的修者,还没法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

“来来喝鱼汤,我已经忍不住了。”

林婉招呼着众人,率先喝了口鱼汤。

浓烈的香气入口,汤鲜味美,鱼肉嫩滑。

再吃一口那笋片,更是脆中带嫩,相当可口!

这汤,绝了!

苏琅天也喝了一口,但感想却完全不一样。

那一口鱼汤进入腹中,他竟然感觉像是吃下了一口液态的灵力!

汹涌的灵力涌入他的灵宫之内,停步多年的境界,竟然有突破的迹象。

苏琅天眼神微动,又喝了两口。

体内气息瞬间波动,犹如坐火箭般,飞速窜升到了灵师六重!

苏琅天眼神大变,手中汤勺不断动作一口口精纯灵元涌入腹中。

灵师七重、灵师八重……

一碗鱼汤之后,不用苏御招呼,苏琅天三步作两步,直接去盛了一大碗!

喝完,气息已经变得异常飘渺,竟然到了灵师巅峰之境!

“这鱼汤,这鱼汤……”

苏琅天感受到体内已经完好的伤逝,还有那如同坐火箭般攀升的境界,脸上的震惊,再难掩饰。

整整一锅鱼汤,有近半都进入了他的肚子内。

苏琅天紧闭双眼,气息不断波动。

灵将……

一锅鱼汤,竟将他的修为,推至灵将二重的境界!

这哪是鱼汤啊,这是神汤吧!

“御儿,这,这是……”

苏御淡定道:“这是师门给的,父亲无需多问。”

苏琅天忍住心中的澎湃,点头如捣蒜。

我儿身后的势力,真猛啊!

一碗鱼汤,都能让他突破大境。

修为突破,苏琅天的脸色也出现了些变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王家,呵呵。”

……

深夜。

天河武馆内

坐在大厅主座的,是个黑发白须的老者,身穿白色长袍,仙风道骨模样。

这是天河武馆上任馆主,自灵山宗内归来。

若是寻常,这等大事,此刻天河武馆内必然是觥筹交错,一片热闹的局面。

只是此刻,他的面色却异常难看!

眼前的地面上,放着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尸体上盖着白布,白布也已经被鲜血浸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