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小友可喜欢钓鱼?

小说: 我只有亿点点幸运罢了 作者: 铜刀 更新时间:2022-01-18 字数:2286 阅读进度:38/10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作为前世深受互联网文化冲击过的苏御,看到眼前这一幕,并不会觉得震撼。

不就是个会飘的纸人嘛。

不过让他有些在意的是,他并没有在那纸人的身上感觉到异常。

不是用的灵力或精神力,那是用什么方式操纵的?

精神力下意识的飘落到张诵身上。

苏御眼前一花,只觉自己站到了一个巨大的灵堂内!

灵堂正中是个红木棺材,四周飘荡着白色的雪花。

几片雪花落在他的肩膀上,苏御扭头看了眼,不是雪花,是纸钱。

意识回到身体中,棺材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小友果然不是俗人,这等年纪就能开辟神宫。”

苏御摸了下鼻子,尴尬的笑了笑。

这棺材张,到底是什么人!

他竟然也开辟了神宫,这人的修为,绝对在灵将之上!

灵王?或者更高。

如此修为的强者,为何会龟缩在这小城镇之内。

盏茶过后,棺材张已经了解了全部经过。

在听说那石笋时,他的眼神才微微动了下。

“奇灵录,地灵笋。”

苏御愣了下,又是个上榜的灵材!

“在地脉汇聚之地,历经千年才能诞生的灵物,小友竟然有如此机缘。”

棺材张有些感慨,这等灵物,就连他都有些心动。

但是,他必然不会冒着被二丫讨厌的风险做出抢夺的事情来,何况,他也不清楚苏御的身份。

这小城里的怪人怪事太多,苏御小小年纪就能开辟神宫,一身灵元的精纯程度更是非比寻常,绝对不是普通灵修。

苏家,或许只是他身份的一个掩饰而已。

没必要冒险,何况,他还给自己女儿吃过了那等灵物。

“如此恩情,我棺材张铭记在心。”

棺材张从座上起来,对着苏御深深鞠了一躬。

苏御赶紧还礼。

两个东西飘到他的面前。

“这是我的一点谢礼,小友请务必收下。”

“小友开辟神宫应该没多久,或许没有灵魂攻击的法门,这是一门简单的咒术。”

“另外的是个信物,小友在这平海城方圆千里之内,若遭遇无法脱身的危险,可以捏碎此物。”

“就算面对的是神魔,我棺材张也会去!”

苏御心里震动,看向那两物,一截白骨指,还有一枚沾了些血迹的铜钱。

这两个东西,价值无量!

尤其是那枚信物,染血铜钱,此物相当于是至强者的一个承诺。

这就是护身符啊!

“老夫不想惹事,但是那小小天河武馆,竟敢动到我闺女头上!”

棺材张面色不变,但声音冷彻入骨。

苏御心里有种预感,这天河武馆,要倒大霉了!

依依不舍的和小丫头告别,苏御牵着二狗的手走过巷子,路过那两排纸人的时候,苏御听到二狗低着头闭上眼,嘴里不住嘟囔着什么。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苏御:……

你是有多胆小啊,不过若是二狗睁开眼看到眼前这一幕,可能会直接吓尿。

两排的纸人并没有老老实实的立在那,而是四处奔跑弹跳,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这一幕,着实惊悚。

那棺材张的爱好,还真是独特。

苏御带着二狗走出巷子老远,二狗才敢睁开眼来。

“我的妈,吓死我了。”

“大哥你真牛逼,一点都不带怕的,二丫第一次带我来的时候,我直接吓得腿都软了。”

“现在我也不愿意去她家找她玩,她爹也吓人,还有那些纸人,我总感觉它们想咬我…”

苏御心想,那些纸人就是看你胆小才吓唬你玩的。

二狗家倒是正常的多,靠近江堤的一个小木屋内,二狗推开门没见着人,拉着苏御向江边跑去。

“俺爷爱钓鱼,还喜欢捡垃圾,每天跑这垂钓。”

“喏,那个就是。”

二狗用鼻子指了下江边一个穿着蓑衣的老头。

苏御这里,只能看到个背影。

“唉!鱼上钩了,快过来。”

“爷爷,我把我大哥带来了。”

二狗拉着苏御跑了过去,远远的,苏御看到惊人一幕。

老头动了下鱼杆,阳光下的江面上,透明鱼线散发着金色光芒,粼粼水面之上,一个堪比船般的阴影缓缓浮现。

鱼钩露出水面,一条庞大的金色鲤鱼从水中跃出!

那鲤鱼有多大,单单一只眼,就如同水缸一般!

金色鱼鳞在阳光下异常漂亮,这是…鲤鱼?

巨大的鲤鱼死死咬着鱼钩,眼珠向下一转,似乎瞥到了那端坐着的老头。

刹那间,它眼珠剧烈颤动,唇口几十条触须犹如巨蟒般挣扎游走起来。

鱼钩脱口,鲤鱼翻身,半空中口吐人。

“又是你个老不死的,给我等着!总有一天……”

想要重回江内,却落入半空中的一道渔网。

“上钩咯,这次是个大家伙。”

将那渔网中的鲤鱼倒入盆内,原本体型巨大的鲤鱼,现在竟然只有巴掌大,在盆内四处游窜。

二狗看了眼盆内那小小鲤鱼,小声对苏御道:“大哥你别介意,我爷上年纪了,眼睛不好使。”

苏御:……

我看是你眼睛不好使吧!

苏御很快反应过来,先前那一幕,二狗应该没有看到。

这钓鱼老叟,也不是一般人!

好家伙,这平海城内怎么回事,卧虎藏龙!

苏御现在怀疑他家扫院的阿姨可能都是个大佬。

“小友,就是二狗说过的那位大哥?”

老叟长着瘦长脸,颧骨高高,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

眯着眼打量了苏御几眼,老头突地笑道:“果然不是寻常人,正好今天有大货,回去炖汤来招待小友。”

苏御看着那不断游荡的鲤鱼,咽了下口水。

江边木屋内。

锅内咕噜噜作响,二狗在那边看着柴火,老叟给苏御倒了杯热水,看向窗外。

“小友见到这畜生模样了吧。”

苏御点点头。

老叟似乎并不奇怪,笑道:“这是北淮江龙王的亲卫,三千年的道行,以往狡诈无比,这次能上钩也是侥幸。”

三千年修为!

怪不得能长这么大个,这已经不是鱼了,这是精怪吧!

“二狗生性顽劣,但其实是个很好的小孩,可惜…。”

不知为何没有说完,老者叹了口气,目光有些悠远。

“小友,可喜欢钓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