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摊牌了,我是天才!

小说: 我只有亿点点幸运罢了 作者: 铜刀 更新时间:2021-11-05 字数:2366 阅读进度:29/10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揍完几个家伙,苏御甚至都没大喘气。

弱,真是太弱了!

身板也不行!

这一拳头砸在他们身上,都能听到清脆的骨折声!

一看平日就没好好修炼,这样的实力如何报效祖国!就不能内卷起来吗。

苏御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拍了下苏小果的肩膀,苏小果忍不住颤抖了下。

“没事,有哥罩着,以后谁敢再来找你麻烦直接给我说。”

“那一箭,相当漂亮。”

对着苏小果比了个大拇指,苏小果的眼眶突然红润起来,晶莹泪珠涌动。

“苏御少爷,小果一定会报答你的!”

“下次景淮河上的烟柳船再来,小果一定给你找到最漂亮的那个,凶最大的那个!”

苏御脚下一个趔趄。

抬头,正好对上柳冰的眼神。

“不是的,柳冰讲师,不是这样的…”

“我其实不介意凶的size,你听我解释柳冰讲师…”

柳冰虽然一语未发,但最后离去前的那个眼神,苏御已经完全读懂了里面的意思。

“她心里一定在说狗改不了吃屎吧。”

苏御脸色青白交加。

苏小果,你大爷的!!

昏昏沉沉度过了文课,下午武课时,苏御走到了乘凉中的老刀头面前。

“学刀,一个月多少钱?”

老刀头嗤笑一声道:“你忘记我的规矩了?等你后天七重了再来找我吧。”

苏御枕着双臂,漫不经心道:“我觉得我差不多。”

后天八重气息展露,旁边的周通双目猛地瞪圆。

“八…八重!?苏御你怎么能一晚上从五重到八重!”

老刀头不知何时也站了起来,仔细捏着苏御的手臂肩膀,脸上的惊奇之色,没比周通少多少。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修为还能随便跳的!?”

苏御摊开手。

“谁知道呢,也许我是个天才吧。”

旁边的周通默然无语,天才?

他见过不少天才,但一夜蹦三境的,还是头一回。

“罢了,既然是八重就能来,但先说好,我的刀,没有那么容易学的。”

老刀头慢吞吞走到了一边,身后,苏御收回了精神力。

揉了揉有些刺痛的眉心。

这老头,不简单!

若非开了神宫觉醒了精神力,他也觉得这就是个这个瘸腿的老头。

但精神力扫描过去,却能在老刀头的身后,感觉到一片粘稠骇人的血海!

这家伙,杀过很多人!

那他所会的刀术,想必也极为不凡。

“那个老不死的破刀法,竟然还真有人去学?”

东边的一块空地,王政看到这一幕,不屑一笑。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是老刀头的学生。

但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个老头的刀法简直就是胡扯蛋,根本没有一点用处!

而且因为学这刀术,他没少挨那老头的揍!

过了这么多年,所有人都看清楚那老头的刀术就是个空架子,也没人再去找他学刀。

“废物找废物学刀,也是找对人了。”

王政收回目光,懒得再去理会。

“你认为刀是什么?”

放下拐杖,拿起刀的瞬间,老刀头突然问了一句。

刀是什么?

苏御犹豫了几秒,突然想到老刀头身后那一片血海。

“刀吗,拔刀必见血吧。”

老刀头咧嘴笑了下,露出了一口黄牙。

“我今天只教你一个动作。”

老刀头背手持刀,身体轻轻弯下,仿若陷入静止。

几息后。

他将刀扔给苏御,眼神示意他来。

苏御:??

你是在逗我?

你根本一动未动好吗?

苏御能怎么样,只好学着那个动作,轻轻弯下腰。

嗯……

没啥感觉。

“废物!姿势,姿势完全不对!”

“你的精神,精神也没有集中,眼神也不对!呼吸也不对!我是这样教你的吗?”

暴喝声从身后响起,苏御感觉屁股猛地一疼,整个人被踹飞了。

“哈哈哈!”

“笑死我了,苏御那个蠢蛋,竟然会找那个瘸子学刀!”

“你们猜猜今天他会被踹几脚,我觉得可能是两位数。”

苏御一脸幽怨地从地上爬起来。

这老头简直有毛病,什么眼神什么呼吸,这都是啥跟啥!

“看好了,我再教你一遍!再不对老子把你腿打断!”

这一次,苏御长记性了。

眼睛记不住,那老子就不用眼!

神宫之内,铺天盖地的精神力涌出!

此刻,学塾某个房间内。

头戴纶巾,正执笔书写着的中年男子,突然抬头望向了外面!

手上的笔咔嚓一声,断了!

苏御这次根本没用眼睛,但他看清楚了!

在老刀头持刀弯腰的瞬间…

他身后的血海剧烈翻涌,呼吸似乎陷入了一种古怪的节奏中。

眼神平静,但瞳孔深处,却酝酿着某种风暴!

刀!

刀似乎在低语,刀与掌心之间,一团明亮璀璨的灵光,正在持续增长!

这一刀,哪怕未曾出鞘,但苏御却有种要被迎面斩裂的错觉!

好恐怖的刀术…

“到你了。”

老刀头收起姿势,将刀扔给苏御。

“苏大少,行不行啊你!”

“对啊,刀头的刀术可没那么好学的,你怎么连握刀都要挨踢啊!”

众人乐的看笑话。

之前也有找老刀头学过刀术的,第一个学的也都是这招,但却很轻易便学会了。

这苏御,果然是个庸才,连最基本的都学不会!

“你说你是天才,那就证明给我看。”

苏御缓缓弯腰,然后…闭上了眼。

老刀头眉头一皱,正要上脚,却突然顿住!

这小子……

以精神力记忆,几乎能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

脑海中,老刀头的姿势与呼吸一遍遍播放着,苏御的手臂、大腿乃至浑身都在细微颤抖,调整着姿势,直到与其完全一致。

他的呼吸突然陷入某种节奏之中,每一次吐息之间,大量灵元在体内凝聚压缩,然后……汇聚在持刀的手上。

苏御缓缓睁开眼,瞳孔之中,风暴在聚集!

身侧,老刀头的拐杖,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

呆呆看着面前这少年,老刀头感觉喉咙有些干涩。

“这小子,莫非真的是个天才不成?”

但苏御依然没有结束这个动作。

他在思索一个问题。

老刀头身后的那片血海,他没法模仿!

直到现在,他还没亲手杀过一人。

充其量,自己现在只是学了个形而已,没有学到意!

刀意,何又为他的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