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拿个破石头搁这忽悠谁呢?

小说: 我只有亿点点幸运罢了 作者: 铜刀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2417 阅读进度:18/10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法器!?

这集会里,法器可是相当罕见。

相比普通武器,法器可以将灵力的利用效率提升数倍,威力自然不凡!

在家族内,法器也是有数的,只有寥寥几人拥有。

甚至有的老牌灵魄强者,都不见得能拥有一件法器!

看到这把漆黑斧头,在场众人无不眼热!

哪怕是那鬼脸面具男,都微微起身,端详起这件武器来。

“我已经尝试过,虽然只是下品法器,但此物锋锐异常,而且还有破甲功效。”

牛头面具下的苏琅天,声音有些得意。

往日聚会,他带来的东西往往都被人看不上眼,这次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但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苏御古怪的眼神。

好家伙,苏御心里直接冒出了几个作文题目。

《我的父亲竟然是个牛头人》

《关于老爹得意洋洋地偷了儿子东西拿出去卖这档子事》

....

这件事,回去必须要报告给母上大人!

身为父亲,太过分了!

苏御几乎可以想象到家里的守财奴黄莺那丫头,现在得有多难过。

唉。

世风日下啊!

苏御也懒得拆穿,默默看自家老爹表演。

斧头法器被传了一圈,来到苏御手上。

苏御相当配合。

“哇,哇...真厉害呢,这法器一看就不一般,前辈一定费劲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吧。”

牛头面具下,苏琅天脸色红润,拍了拍苏御肩膀。

“小友好眼光,不错,此物乃我费劲心血斩杀强敌才得手,个中艰险倒不必细说。”

苏御:......

我特么给你个杆你还真往上爬啊!

“这把斧头不错,但做工有些粗糙,并非大师之作,我出五枚上品灵石。”

有人开口出价。

这个价格,显然很低。

“确实,倒像是学徒游戏之作,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过家里有小孩正好缺武器,我添一枚。”

六枚上品灵石。

面具下,苏琅天脸色有些难看,这与他的预期显然相差甚远。

“诸位,我这法器并非要换灵石,是想用来易物。”

苏琅天说完,原本旁观的几人也来了精神。

交换东西,那可以啊!

“先天丹,还有灵火境服用的丹药。”

苏琅天淡淡道。

苏御身体微微一动。

“能拿出来法器交换,看来苏兄是要在你那废物儿子身上下血本了。”

冷笑声从对面桌上传来。

苏琅天放在桌下的拳头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下,瞥了那边一眼,目中涌出几分杀意。

那是个戴着蛇脸面具的男子。

瘦削的身躯中,透着些阴冷气息。

“这就不劳王兄费心了,我的儿子什么本事我心里清楚,倒是你,看来是伤好了想要再与我切磋一番?”

对面那人冷哼一声,显然苏琅天的话勾起了他一些不愉快的回忆。

“废物就是废物,吃再多丹药都没用!”

“我也是替苏兄着想,这些年你投在他身上的丹药,就算是喂在一头猪身上,也能堆出一头灵兽来了,可惜...啧啧。”

苏御看了眼那人。

也是灵师境,估计境界没有他父亲高。

灵师...

现在还不行,不过快了。

虽然那人辱骂的是从前那个苏御,但穿越之后经历的这一切,让如今的苏御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

想要寻死,那还不简单!

“王漳,你想死不成!!”

狂暴的气息从身边迸发,甚至把苏御所戴的面纱一角都吹起来了些,苏御只能强行鼓动体内灵力抵抗,一只手拉住面纱。

“好了。”

悠悠声音响起,苏琅天爆发的气息被瞬间抹平。

鬼脸面具端正了下坐姿,法器斧头飞入他手中,伸手轻轻抹了下指尖一枚古朴戒指。

两个丹瓶,落在了苏琅天面前的桌子上。

“先天丹,外加一瓶升火丹,买你的法器。”

苏琅天将两瓶丹药揣入囊中,沉声道:“谢过鬼将阁下。”

鬼脸男出面,事情自然很快解决。

但是,还没有解决。

看来以前的苏御是被苏琅天夫妻保护的太好,完全不知道这世界的残酷啊。

今日所受的耻辱,总不能就这般算了...

苏御的眼神多出来几分冷意,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咋回事,气氛为何变得有些古怪。

猛然间,苏御反应过来,到他了!

苏琅天之后,就剩下他自己没有拿出来东西交易。

完了,根本没有可以交易的啊!

难不成,要把那个空间灵袋拿出来?

不行,空间灵袋的价值太高,暴露后可能会为他引来性命之灾!

而且那里面关于玄傀宗的东西,更是不能让他人知晓。

到时候莫说旁人,被身边他老爹打着除魔卫道的口号给一巴掌灭了,才真的要六月飞雪了。

苏御有点头大,此刻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怎么回事,现在连先天境都有资格参加咱们的聚会了?”

开口那人,依然是那个蛇脸面具男,似乎叫做王漳。

搜索了下原来苏御的记忆,似乎是王家的一个家族高层,王家也是平海城本地的望族,与苏家有业务上的重叠,向来不对付。

王漳伸手敲了下桌子,轻蔑地瞥了苏御一眼。

“先天境能有什么好东西?咱们都是从这个境界走过来的,莫非指望他拿出来些后天锻体的药方来卖吗?”

苏御的眼神越发冰冷。

玛德,这家伙真是条疯狗,逮着谁都乱咬!

看来只能拿出来那个储物法袋了,里面的东西先收起来,之后再解释。

“呵呵,我的确只是个先天,但我带的东西,你不见得能吃下。”

王漳哈哈笑了几声,眼神戏谑道:“小子,我可是王家的人,你能带来什么宝贝?难道还有灵器不成?”

苏御将手上把玩着的那块石头放在桌上,打算掏出储物灵袋,震瞎这货的狗眼。

“你拿块破石头搁这忽悠谁呢?”

冷笑声从对面传来,桌上那块石头突然飞起,落入王漳手里。

苏御:...

这个蠢蛋,那个不是啊,那只是他拿着玩的。

眼看众人目光都被那块平平无奇的黑石所吸引,苏御面纱下的眼神相当无奈。

这群人怎么回事...

“不出我所料,不过是一块破石头罢了。”

王漳鉴定完毕,得意洋洋地将石头放在桌上,打算看苏御笑话。

“小兄弟,我这的丹药要不分你一瓶,你先拿着凑活交易下,之后再还我?”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御默默叹了口气。

正要掏出来法袋...

却见那一直端坐着的鬼将,猛地坐直了身体,紧跟着直接站了起来,一把将那块石头抄入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