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哈哈哈,苏御废了

小说: 我只有亿点点幸运罢了 作者: 铜刀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2261 阅读进度:8/10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相比于书架上的武技,地面上这一堆明显更加有年代感。

有些甚至刻在了不知名的毛皮上,字迹也是模糊不清。

苏御随手拿了几个。

“先天火元体...修炼此法必须要身处岩浆之内,你特么在逗我??”

“天月圣瞳...晚上不能睡觉,要盯着月亮看三个时辰,半年入门,三年小成?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赤蝎功,修炼此法需蓄养赤蝎三千,每日同吃同睡,三年可入门...”

“打狗棒法(真)...需要沿街乞讨一年,领悟打狗真意后方可入门....呵呵。”

....

苏御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尼玛,不愧是残篇啊。

不说那些叫什么九层十八层结果这里只有一两层的功法了,就这些看上去还不错的,修炼条件一个比一个不当人。

算了,既然如此。

苏御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

手掌在下面摸索着,在一堆杂物中随便抽了个出来。

看也没看,直接走到了门口登记处。

一个翘着二郎腿,正叭叭抽着旱烟的老头随意瞥了苏御一眼。

这一眼,让苏御后背汗毛猛地颤抖了下。

好恐怖的眼神。

这是苏家武技阁的守阁人,果然,什么守阁人扫地僧都是大佬。

武侠小说诚不欺我。

不过,这眼神...怎么有些古怪。

唉唉,怎么还开始摇头叹气了。

苏御心里突然慌了,这才低头看到自己拿的是个什么玩意。

那是个泛黄的龟壳,入手冰凉,后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子,看上去挺像那回事。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们这些年轻人,每个都自命不凡,觉得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修炼也不愿按常理来,总要整些奇怪东西。”

“罢了,我无权干涉你们的选择,老规矩,你有七日时间参悟,七日后务必送回。”

守阁老大爷慢吞吞开口。

苏御赶紧点头,拿着龟甲走出武阁大门。

十几分钟后。

“你...你确定!?”

别院房间内,苏洪被纱布包着的肿脸充血涨红,眼中精芒绽开!

“少爷,小的不敢骗你!字字属实!”

“哈哈,苏御这个蠢货,竟然选了残篇,还是那个东西!”

“他完了,他完了!咳咳咳,哈哈哈哈。”

苏洪笑着笑着突然猛烈咳嗽了两声,眼神瞬间变得有些仇恨。

该死,他这一身伤,全是拜苏御所赐!

不过,这一切也都要结束了。

那龟甲,其实在苏家还挺出名。

所记录的,是一门叫做“荒古铸元法”的武技。

但是,这绝对是一个坑死人不偿命的玩意!

修炼之后,不仅破境速度会变得越来越慢,而且,境界还会降低!

之前也有修炼此法的苏家子弟,不乏一些天赋不错的存在,但最终只能自废灵元,从头再来。

修炼这门功法,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苏御,完蛋了!

“他在武技阁内还说了些别的什么吗?”

此刻,苏洪也从躺姿变成坐姿,甚至还有心情用颤颤巍巍的手举起了一杯茶来。

“额...”

苏洪小弟从怀里拿出了个本子,犹豫着要不要读。

“无妨,他说了什么一并念出即可,两个月时间从后天一层到八层,这家伙必然有奇遇。”

“要想碾碎他,就要彻底分析他的一一行,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才能有十分把握。”

苏洪小弟愣了下,点点头。

把记录用的小本子递给了苏洪。

苏洪愣了下,有些不耐烦的接过来,大致扫了几眼,目光突然定格。

“.....按规矩他给我磕头怎么也得给他点钱,那天出门....我还在犹豫怎么收场,还好他自己昏过去了。”

看到这句话,苏洪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苏御那张嚣张跋扈的脸。

这个混蛋!!

“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他蹦跶不了几天了。”

刘江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恨恨道:“对了少爷,苏御那家伙,好像在武技阁内突破到后天九层了。”

苏洪黑下来的一张脸猛地颤抖了下,激动道:“后天九层!?”

“不,不可能,那个废物东西,不!噗——”

“少爷!”

“快来人啊!快叫大夫!少爷他吐血了!!”

...

苏御显然不知道苏洪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他正在坐在屋内,皱眉思索。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那个龟甲。

之前的十分钟内,苏御已经尝试了火烤、滴血、水淹、土埋等十余种方式。

结果这玩意一动不动!

“怪了,和书里怎么不太一样。”

尝试将灵元灌入其中,也是没有丝毫反应。

难道真的只是一门普通武技?

这龟甲上面,记录了一门名叫荒古铸元法的武技。

人体有灵元,有气血,据说还有虚无缥缈的精神力,但那要在境界极高时才能接触到。

这上面记载,修炼此法之后,体内灵元会变得异常精纯,实力也能大幅提升。

但内容却语焉不详,显然不完整。

既然是幸运值选的东西,那么应该不会太差,但这玩意要怎么展露玄异,倒是个大问题。

满级幸运值虽然牛掰,那也得他先找对方法才行。

苏御坐在板凳上,犹如一尊雕塑。

几分钟后,苏御猛地从板凳上跳起,拍了下手掌。

有了!

倒是可以试试这个方法!

苏御拿来一张纸,用笔划分成界限分明的十余个格子,格子内分别写着火焰,水淹、月华、阳光、土埋、滴血等等方法。

既然他选不对,那就交给老天来选!

取来一个汤勺,放在纸面上,苏御轻轻一拨。

勺柄在光洁的纸面上转了十余圈,缓缓停在了一处选项内。

滴血!

是滴血?为何他一开始尝试的不行。

苏御皱了下眉,又取来一张纸,这张纸上只有两个选项。

自己的血,与他人之血。

犹豫了下,将他人俩字划掉,换成了外血。

这次,汤勺停在了外血的选项。

苏御眼前渐渐放光,取来一张张纸...

几分钟后。

苏御望着面前的龟甲,嘴角浮现出一道笑意。

眼前的白纸,汤勺停在了最后一个选项上。

“荒古凶兽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