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武技,当然得是残篇啊!

小说: 我只有亿点点幸运罢了 作者: 铜刀 更新时间:2021-10-25 字数:2521 阅读进度:7/10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一路上,偶尔遇到几个下人,看向苏御的目光,都不复之前轻蔑。

反而,多出了些尊重之意。

苏御心里也有些感叹。

确实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

武技阁。

与苏御想象中的有些许不同,眼前并非是一个高大上的建筑,只是一间普通的房屋。

也对,毕竟不是什么大宗圣地,只是个小家族而已。

“凡是家族嫡系,到达后天五重,便能入阁选择武技一本。”

“一层是武技,二层是灵技,对你现在而还过于遥远,等过几年你点燃灵火之后再说吧。”

说着,苏琅天扔过来一枚令牌。

“我知道你小子肯定会不老实,想要去上面看看,看看也行,反正灵技你现在也修炼不了,拿着我的令牌随便转转吧。”

苏御看着手上的家主令。

心里一时感慨。

还是抱大腿爽!

苏琅天离开后,苏御先随意转悠了下。

“碎石掌、铁砂掌、聚云拳、八伤拳......”

“李家腿法、疯狗步、左右横跳疾行法....”

苏御越看,头越大。

这尼玛,还真是看名字就能感觉到既普普通通又不靠谱啊。

啥也别说了,上二层。

二层,已经不是纸质书籍。

而是一枚枚玉简!

不过总共也才四五枚。

内力灌注,才能显露其中内容。

“赤星拳:共三层,大成时拳如星陨,震天碎地。”

看着这玉简中的介绍,苏御眼前一亮,这个不错!

这玉简下方,竟然还能看到一些前辈点评。

其中最上面的一条,也是收获大拇指最多的一条。

“黄阶下品的灵技,真尼玛能吹牛逼,卵用没有,浪费老子时间。”

“兄台点评可谓一针见血,修炼至大成后震天碎地?我特么连个石狮子都劈不碎!”

“悔未早日看到诸兄点评,如今上了贼船难下,心碎已如那景淮河内的波涛一般。”

苏御:...…

又把这一层的灵技下的点评都看了番。

苏御叹了口气。

全是些黄阶灵技。

可真次。

灵技分为天地玄黄的等级,莫说是天阶低阶的灵技,你好歹有个玄阶的倒也行啊!

这点倒是苏御不清楚,灵技本就稀少,苏家靠着这么多年的底蕴,才有这几门黄阶灵技,对于普通的散修而,这已是异常珍贵。

至于玄阶的灵技,哪怕是灵泉宗都没有几门。

回到一层。

人似乎比一开始多了些,不过苏御也不在意,四处转悠起来。

虽然他有满级的幸运值,但是在选择武技的时候,也不敢太过武断。

毕竟,谁知道这玩意会不会失灵!

在先天之前,只有这一次选择机会,必须慎重!

此刻。

苏家某处院子。

躺在床上的苏洪,脑袋被纱布整整缠了几圈,看上去十分滑稽。

“那小子果然去武技阁了,给我盯紧他,说的每一个字都给我记下来!”

若非那小子当众气他导致他灵力紊乱,岂会如此丢人!

此仇,必报!

...

“苏御少爷,你要修行逐风腿吗?”

正在发呆的苏御扭过头,一双眼瞬间瞪圆。

一个球!

一个球说话了!

“妖孽,光天化日竟敢吓唬本少爷,来人啊....”

那球似乎颤抖了下,随即露出了一颗圆滚滚的脑袋。

“是我啊少爷,小果啊!”

小果?

苏御脑海中涌出一些记忆。

苏果,也是苏家嫡系,算是他在苏家为数不多的玩伴。

在他还是个废柴的时候,这颗球,奥不,是苏果带着他去了不少好地方。

说实话,苏御那遛狗玩鸟赌博逛窑子的恶习,有大半都是这混球教会的!

越想越气,忍不住给了这家伙一脚。

苏果毫不在意,舔着脸滚来。

恨不得把一张脸都贴到苏御胳膊上。

“少爷,逐风腿可是好东西啊,苏洪少爷修行的就是这个。”

“这个武技不仅能在关键时候提升速度,还可以增加下盘稳定,修炼到后期还能有不俗杀伤力。”

苏御这会看的正是逐风腿,怪不得苏果会以为他要修行这个。

“呵呵,小爷笑了。”

“这武技强?说实话,当时苏洪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的瞬间,我还真被吓到了。”

苏果的嘴角抽搐了下。

“呃...苏御少爷,被吓到了??”

苏御面色难看道:“确实被吓到了,按规矩他给我磕头怎么也得给他点钱,那天出门匆忙没带,我还在犹豫怎么收场,还好他自己昏过去了。”

苏果咽了下口水。

好猛,好狂,不愧是苏御少爷!

不远处,竖着耳朵的两人对视一眼。

“这个...记吗?”

“当然要记,苏洪少爷说了一字不漏!”

“行...”

苏果虽然也是个修行废柴,但对于武技却颇为了解。

“少爷,霸王刀如何,这是当年苏海龙长老修行的武技...”

“名字太俗。”

“少爷,这个雄黄掌我看也不错,可以一直修炼到先天巅峰。”

“雄黄掌?学了要小爷天天去打蛇吗?”

“少爷,这个铁砂掌也可以尝试,这是横连法,大成时可以力劈山石。”

“呵,别以为老子不知道练成了两只手跟鬼一样。”

……

片刻后,苏果满头大汗。

苏御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模样。

“少爷,小果先告辞了。”

“别啊,再给我推荐两个。”

“不了少爷,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打扰了告辞。”

...

苏御看着落荒而逃的球,无奈地摇了摇头。

到也不是他挑剔,只是那些武技,虽然有些威力不俗,但上限太低了。

余光,突然瞥到了个角落。

里面堆着一些破旧书籍,布满灰尘。

“那是什么?”

被苏御问话的这年轻人,正是苏洪的小弟刘江。

虽是外姓弟子,并非本家。

但这些年,苏洪少爷待他一直不薄,可谓一同修行,一同进步。

如今,联想至苏洪少爷卧床的惨样,再看了眼这个面无表情,风轻云淡的苏家纨绔。

拳头硬了。

男人就要有血性!

苏御轻轻打了个嗝,身上气息陡然波动一瞬。

“后天九层了?唔...要不先去二楼挑个灵技...唉那个谁,问你话呢,知道不知道?”

刘江挠了下脑袋,憨厚笑道:“苏御少爷,那是本家这么多年搜集来的一些残破功法,大都有缺陷或者不完整,不适合修行,您可以看下别的,需要小的给您推荐下不嘞?”

苏御眉头一跳,摆摆手道:“残破灵技啊,我明白了。”

刘江见苏御没有应他也没生气,微笑着后退了几步,转过身,一张脸瞬间切换痛苦面具。

可恶...

这不是怂,这是战术性撤退,今日隐忍,只为来日加倍奉还!

另一边,苏御已经蹲下,在一堆残破武技里面挑挑拣拣起来。

差点忘了成为天命之子的必要守则之一。

修炼武技,必须得是残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