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不熟

小说: 我在幕后创造魔神 作者: 梧桐上尉 更新时间:2020-10-19 字数:2228 阅读进度:10/38

柳依秋当时就愣在了那,万没想到徐子安嘴里居然会冒出这么一番话来。

“同学,你这个玩笑可一点不好笑。”几秒之后,柳依秋开口说道。

“我可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徐子安一脸认真,“如果你不和我一起去,抛锚的时候孤立无援被困山中,你会很绝望的。”

“呵,明天的事都知道,未卜先知啊你?”柳依秋看了徐子安一眼,“你以为你是神吗?这么大能耐?”

“这都被你发现了。”徐子安点头承认,“没错,我就是神,特意来拯救你的。”

柳依秋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依稀有“神经病”等词汇顺着微风飘进徐子安耳内。

徐子安也一点不生气,换作他是柳依秋,遇见自己这种人,只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他也没有再去追柳依秋,试图说服对方相信自己。

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说服对方相信自己,虽然不能使用故事点,但是他想让妹纸相信他还是可以做到的,操作也简单,使用车神神力在柳依秋面前“显圣”一下便是,一个人的话不可信,但是一个掌握了超凡力量的神的话,还是比较让人相信的。

但徐子安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事有一个悖论,如果柳依秋在事情没发生之前就相信了他,相信白云山越野的时候会被困,那么造成的结果就是柳依秋不会去白云山,白云山被困事件就不会发生,那么功德就完不成。

其实就徐子安来看,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将这件事情抹掉,让事情不再发生,这不就等于是拯救了柳依秋吗。

但这是徐子安的逻辑,不是游戏的逻辑,游戏的逻辑就是徐子安必须使用车神神力在事件当中拯救,才算功德。

可不打算让柳依秋相信自己,徐子安还露这个面干啥?

因为这是游戏给的建议,功德过程中越是让功德对象震惊,效果越好。

在事情没发生之前就言明,给人的感觉就是未卜先知。

未来不可捉摸,古往今来,但凡可以窥视预测未来的,都是那种惊天动地的大能,徐子安向柳依秋展示这种能力,能更好的塑造车神的形象。

眼瞅着前方有片小树林,徐子安走了进去,变化成自己本来的模样,离开了学校。

到家的时候也才4点多,徐芊墨已经没了踪影,也不知道干什么去,打电话过去问,原来是去逛街买衣服了。

“买衣服?”徐子安愕然,“买衣服干什么?”

“当然是没衣服穿啦!”

“我记得你衣柜里满满的挂了一排,你告诉我你没衣服穿?”徐子安觉得自己有点听不懂姐姐的话了。

“哎呀,就是没衣服穿了,要你管!”徐芊墨表示懒得理会。

“你这都叫没衣服穿的话,那么只有两件换洗衣服的我,岂不是得算裸……”

“裸你的头!”徐芊墨道,“hk商场,来帮我拿东西。”

“南门北门?”

“看我心情!”

“……”徐子安刚到家就又出了门,hk就比学校要远一些,不过也没有多远,坐公交10分钟到站。

“这里!”正在想是去南门还是北门,公交站旁边一家肯德基门打开,徐芊墨正在招手。

“就这一点东西吗?”徐子安将徐芊墨手中东西拿到自己手上。

“你还嫌少啊?”徐芊墨又来了一句她经典的口头禅,“我们家没有矿的!”

“那走吧。”徐子安就要去公交站等车。

“着什么急。”徐芊墨拉着徐子安就又走进了hk。

“还没买完?”

“你说呢?”

“你刚刚还说咱家没矿呢。”

“几件衣服还是买的起的,再说了,我这不是搞定工作了嘛,以后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徐芊墨扯着徐子安就到了一家男装店,这途中她没有走一条弯路也没有再看其他店一眼,直奔这男装店而来,显然是早就已经看好的。

“这件,怎么样?”果然,徐芊墨也没有挑,进去之后直接就给徐子安拿了一件衬衣。

“我就不要了吧,我还有衣服穿呢。”徐子安道。

“你就那两件衣服没说话的资格!”徐芊墨将衣服往徐子安怀里一塞,指了指一边试衣间,“给你一分钟时间。”

“yes,sir!”徐子安身体打的笔直,向徐芊墨敬个礼。

“瑟你个鬼啊,英文及格了吗。”徐芊墨笑着抬腿欲踢,徐子安一溜烟跑进了试衣间。

不得不说,徐芊墨眼光还是非常好的,徐子安不在场“盲挑”的情况下,这件衣服就非常适合。

徐子安对服装方面本身要求也不高,穿着舒服就行。

于是,这件衣服直接拍板买下,都没再试第二件。

买完衣服,徐芊墨又“自作主张”,替徐子安拍板,给徐子安买了裤子和鞋。

说是让徐子安去帮忙拿东西,结果到头来徐子安的东西比徐芊墨都多。

功德卡上写的清清楚楚,柳依秋14点15分驾车前往白云山,徐子安不知道柳依秋住的地方离白云山多远,所以他为了保险起见,就卡着14点15这个时间点来到白云山脚下等候。

大约过了小半个小时,一辆白色沃尔沃suv缓缓行驶了过来。

“开这种车越野吗?”徐子安来了精神,站了起来。

“依秋,他还挺执着的,大中午的这么热还跑这里等着。”沃尔沃里,坐在副驾驶上的双马尾将鼻梁上那副大的夸张太阳镜推到头顶上,吃惊的说道。

“也许人家是自己来玩的。”柳依秋瞥了徐子安一眼便不再关注。

但是她却不得不停车,因为徐子安走了两步,站在了路中央。

这条路还是比较狭窄的,徐子安的虎躯往那一塞,沃尔沃就过不去了。

“帅哥,你这是干什么?”双马尾头伸出窗户,冲徐子安说道,“你挡着路了,麻烦让让呗?”

“这么巧啊,你们也来这里了。”徐子安大刺刺站在那,“你看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都是同学,捎着我呗,我也上山玩。”

“我们两个女孩子,不方便带一个男生。”柳依秋拒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