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怪病

小说: 我真不想长生啊八千妖孽 作者: 陈禅赵木槿 更新时间:2022-08-08 字数:4646 阅读进度:9/15

陈禅目光渐凝。

在他眼里。

这些手段皆是小手段,让他评判手段妙不妙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以当下的时间节点,便有修士如此不加掩饰正大光明的侵入普通人社会,真当没有冥冥中的天谴吗?

转念一想,天地灵气消散那么多年,以往那些束缚修士的规矩,而今的人不见得知晓。

不知晓是一回事,规矩依旧在是另一回事。

“好大的胆子。”

陈禅不怒自威。

“哈哈哈……公子好大的口气,夸你资质好心境坚定,盛邀公子加入我们,并非公子平安无事我不会朝公子出手了!”

但见,陈禅把传来的话语当做耳旁风,双手掐诀,低声念了个敕字。

一瞬间狂风骤起,大雪飘来,鸟语花香的幻境顿时变成寒冬腊月,世子与女子,令人胆寒的伥鬼,让风雪淹没。

撕心裂肺的嘶喊从他们的口中呼出。

陈禅不为所动。

真真正正的形销骨立!

不管他们生前良善还是险恶,现在都是不得不除掉的邪物!

本来坚固的幻境也出现条条黑色裂缝,外面是鲁大的街道,雪小了些,来来往往的出租车内坐着青春洋溢的学生,站台前停了公交车,一群女生外出归来叽叽喳喳讨论所见所闻。

“你是……你是谁?!你是何人?!怎么会有让我难以企及的力量?!!”

幻境里出现的悦耳声音,渐渐成了金属摩擦一样的嘶吼。

他微微挥手。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与幻境同时消失。

他仍然撑着伞站在路边。

伸出手。

雪花落在掌间。

纯洁无瑕。

这个冬天格外的冷。

这场雪下的似乎没有停下的丁点意思。

撑着伞走向鲁大。

保安警惕的打量他。

陈禅平平静静好像当真是鲁大的学生。

“哎这位同学,给我看下你的学生证。”

“身份证呢?”

“哦哦好了,进去吧,这么大的雪赶紧回宿舍,感冒就不好了。”

外人看来。

门卫保安刚要拦下陈禅,蓦地怔了下,紧接着转身回去。

陈禅走向鲁大血腥气最终的地方。

是一栋教学楼下的街道。

附近没有几个学生经过,仿佛全部人都在躲避这个地方。

雪铺满地。

凝望了少许。

陈禅幽幽叹了口气。

宿舍老大唐龙说的不错,他们看的视频亦是真的。

当真有人那般诡异的跳了楼。

乃至司机讲的小雪故事,尽管添油加醋了不少,大体不差。

鲁大出问题了。

或者说,有人盯上了泉城大学城里的学生。

此地没了再看下去的线索。

幻境被陈禅破去后,隐藏在幕后偷偷出手的两人,已然迅速开车离开。

比较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人的气息,确是载陈禅回学校的司机。

走出校门。

有位中年男人面色悲伤架着两人匆匆走入学校。

门卫并未拦他们。

从身边的学生口中得知,中年男人是跳楼女生的二舅,那垂头毫无半点精气神的两人,是女生的爹娘。

“得快点恢复力量了。”

陈禅暗道。

逃跑的幕后两人借助了一件古时的法器,也是由法器在鲁大布下了法阵。

法器隐藏他们的行踪乱了天象,以现在陈禅的修为,想要把他们留在鲁大除掉,稍稍力有不逮。

破了法阵,两人在鲁大的布局告吹,他们必不会放过陈禅,持有法器也确实能和他斗一斗,但……

陈禅也不会饶了两人,他们的气息已经记下,再见面便是两人喋血之时。

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害人,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顺着鲁大走出大学城。

路灯亮了。

安民小区里有一家口碑极好的幼儿园。

尽管下了雪,放学的时候,家长排着队接回自己的孩子。

他们大多在安民小区里居住,少部分是旁边的居民,由于幼儿园的名声好,就把孩子送了过来。

幼儿园租了小区两层楼。

站在门外的陈禅敲了敲门。

不多时,一位容貌美丽干净柔和的年轻女子打开门。

两人并未说话,他收了伞走进去。

她在收拾教室。

各种各样的玩具细心归纳,等待小朋友明日来玩耍。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陈禅问道。

女子双手攥着:“下着雪我让老师们都回家了,反正我一个人收拾的过来。”

话不多说,陈禅立刻帮忙。

“你别动!我自己来就行。”

“地也没扫没拖,你自己得忙到什么时候?”

“那……谢谢你。”

陈禅好像不经意的问:“卡里的钱你没动?”

“嗯,毕竟是你的钱,我不想动。”她柔柔的说着。

陈禅停下手里的活。

看着女子。

“说了投资给幼儿园的,你既然喜欢带孩子,现在幼儿园又人满为患,外面还有许多家长想把孩子送过来,你不如拿钱再租两间房子……”

“不了不了,我觉得现在挺好,孩子那么多也带不过来,何况好老师少,万一找来滥竽充数的,毁了名声是小事,带坏了孩子可怎么办?!”

她继续说道:“原本我想等周末放假把银行卡送回给你,你既然来了,就拿走吧,钱我用不到的……谢……谢谢你那么关心我。”

陈禅是穷学生,她知道,一百万不是个小数目,她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陈禅如何不付出代价得到这一百万。

如果为了一个人好,别让他一味付出,况且陈禅为了自己已然付出够多了。

“你放心,钱是我自己的。唉,把一百万转账到你卡里非不同意,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要……”

陈禅无奈。

赵健勇调查他的储蓄情况,说一百万在银行卡里分文未动,实际这张银行卡早已在齐红袖手里。

“我真不能要!”齐红袖都有些恳求。

瞧着可怜巴巴的样子,陈禅一笑:“留着去医院看病买药总行了吧?”

“我的病……我的病去医院没用的。”她说。

仔细多看几眼齐红袖,尽管化了淡妆,脸蛋在灯光下依旧显得苍白。

她垂下头,双手又攥到一块去,在陈禅直视下,无论何时她都紧张的要命。

似乎看出齐红袖身子微微颤抖,陈禅转身忙着打扫孩子的教室。

他不再刻意隐居走进大都市,托几十年前认识的“老友”伪造学生身份,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齐红袖。

这位父母双亡身患怪病,仍然努力活着的女子,让他侧目。

或许从古至今,不屈活着的好人,都会令陈禅报以善意,单单齐红袖吸引了他过多目光。

她身上的怪病每到凌晨便会发作,届时上身和面庞会密密麻麻爬上数不清的红斑,疼痛难忍恨不得了结自己的性命,到六点左右,红斑不见恢复原状。

如此怪病,连见多识广的陈禅也感到诧异。

他现在的修为尚低,无法为齐红袖根治,等到恢复至古时真修的道行,就能有所作为了,能不能彻底让她康愈,还是未知数,不那么痛苦肯定做得到。

刚到泉城一分钱都没有的陈禅机缘巧合被齐红袖收留,凌晨听到她深深压抑着的痛呼,陈禅担心的闯进她的卧室,这才成了除已故爹娘外他是唯一知道齐红袖怪病的人。

“钱……”

“不要再提了,说了给你就是给你,最近打工我也赚到了生活费,你不要担心我无法生活。”陈禅轻轻的说。

他不愿提高一丝的声音,怕惊扰到她。

“谢谢,你还把打工的工资汇到我的银行卡里……”

“只是一小部分,不用客气。”

如今房价高,安民小区又是在大学城附近,租金也高。

除开交租金给幼儿园的老师发工资,齐红袖手里已然没多少钱,她生活过的拮据,还有怪病,陈禅于心不忍。ωwW.八⑦7zω.còΜ

“其实我重视因果,你收留当时一分钱都没有的我,算是还你人情,你千万别不好意思。”

“那也是因为你救了我!不是你的话,我……”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还提那件事干吗?!”

陈禅打断她的话。

清理完一角的教室后,见齐红袖呆呆发愣。

“怎么了?”

齐红袖弱弱问:“我还是好奇,当时你怎么一分钱也没有,出来上大学,家里人没给你钱吗?”

“你终于问了,我还以为会一直憋在肚子里。”

“我怕……我怕你不开心。”

“很简单啊,我和家里有矛盾,吵了一架,就自己跑出来上学了。”

“家里人不担心你吗?”

“不,我自小散养,一个人过日子习惯了。”

实则,几十年前偶然“结识”而今出气多进气少的那位“老友”,整天被自己孩子围在医院照顾,帮陈禅做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已经捉襟见肘了,再多的事,即便是给点钱这种小事,也无能为力。

毕竟,如何向孩子们来解释陈禅的身份?!

陈禅去医院悄悄看望过“老友”,夜深人静,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人,陈禅问他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老友”时日无多,哭泣的艰难,哭的像是个孩子,嘶哑小声的说,见到他,最大的心愿已然了结了。

还录了一个小视频,他说,有朝一日,陈禅有用的到家族的地方,家族所有人不论是谁,都得心甘情愿的为陈禅前驱。

陈禅的手机,就是这位“老友”自己的。

“吃完饭再走吧?”齐红袖忽然说道。

陈禅笑:“却之不恭。”

把教室归纳、打理完毕。

另一边在厨房的齐红袖恰好做完。

吃过了饭,临别之际。

撑着伞站在门外的陈禅看着齐红袖:“过几天我要离开泉城一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

齐红袖站在阴影位置,乖巧点头。

只是脸红了。

他像是男友在嘱托女友……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陈禅赵木槿的我真不想长生啊八千妖孽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