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灵狐车

小说: 王爷影响了我的拔剑速度 作者: 墨白笙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203 阅读进度:125/130

———————

刚来的时候这家客栈里还有很多人,如今整个客栈空荡荡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之前招呼他们的小二也不见了踪迹。

她早该反应过来的,整个小县的人几乎无一幸免。

他们所看见的那些人,都被妖莲做成了提线木偶。

一旦妖莲消失,他们也会跟着一起消失。

因为妖莲的妖力已经相当于是他们的生命,一旦停止,他们的生命也就到此结束。

那些未被妖莲侵蚀深的人,在尚胧月扩散的净化结界里早就清醒过来,并且摆脱了妖莲的控制。

这些侥幸活下来的人早就逃跑了,元城西边郊区的这个小县对他们来说是一辈子的阴影。

尚胧月站在客栈前,视线落在客栈里,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回头望了一眼街道,硕大的街道上只有她和落文宇两人。

冷冷清清的……

望着眼前的街道,她那双清澈的眼眸染上了几分悲凉之色。

她的眼里冗杂了太多复杂的情绪,尚胧月感觉胸口处有一股气上不去也下不来,就堵在她的胸口中间,令她十分难受。

落文宇看出她的情绪不对劲,他也清楚她是因为什么,情绪才变得低落。

他伸手轻拍了拍尚胧月的肩膀,他并未说话,有时候无声的安慰比语更能安抚失控的情绪。

片刻,她长舒口气,收回看向街道的目光,她转头面向落文宇,“谢谢你。”

说完她对着落文宇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阳光正好洒在她的脸上,她的笑容犹如冬日里的阳光,用最温柔的方式消融湖面上的冰雪。

那股悸动再次袭来。

那一瞬,他的心似乎漏了一拍,心跳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

墨色的瞳孔闪过一瞬的不知所措。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见她打心底发出的笑意,不似平日里的伪装和敷衍。

落文宇的脸上竟浮现出一抹很淡的微红,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

尚胧月瞧出他脸上的僵硬,“王爷你怎么了?”落文宇回过神来,他轻咳嗽一声,“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重振旗鼓。”

尚胧月,“那也是王爷的功劳。”

落文宇脸上的红变得更深了些,“咳……去牵马车。”

尚胧月,“得嘞!”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当他们来到马车前时,落文宇和尚胧月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俩都被红线限制了距离,谁都不可能坐在驾车的前面………

尚胧月嘴角微微抽搐,她面露尴尬。

尚胧月转头看向落文宇时,正好他也看向了她。

两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

两人四目相对陷入沉默。

尚胧月,“…………”

落文宇,“…………”

“王爷咱们好像驾不了马车……”

落文宇,“…………”

尚胧月,“还得需要范

伶才行啊。”

落文宇轻啧一声,看的出来对于这个结果,他是十分抗拒的。

尚胧月,“那…我们去叫他?”

落文宇,“你不是会很多稀奇古怪的法术吗?”

“有没有能操控马车的?”

面对落文宇的突然发问,尚胧月想了想,随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拍了下手,“有是有不过不用这个马车。”

落文宇眉头微皱,“不用这个马车用什么?”难不成飞回去不成?

尚胧月,“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解释不清楚,等上去了,在给你解释。”

落文宇双手抱在胸前,他倒要看看她要整个什么东西出来。

尚胧月眼神示意了下落文宇,“王爷你往后退一点,影响我发挥了。”

落文宇,“哦……”

尚胧月瞧这他这模样,心底吐槽着他,这欠揍的模样和语气跟谁学的…真让人想打他。

她咬破中指后做出剑指的动作,在血液流出时,她运用灵力和自身血液在空中画了一道召唤灵符。

画好灵符后,她用手轻轻一点,灵符瞬间变大了十几倍。

她用同样的办法在地面上快速画了一个阵法图,空中半透明的召唤灵符自己进入了这个阵法圈中。

也不知道她念了一段什么咒语,一辆灵火围绕着的灵狐车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落文宇的眼眸都瞪大了几分,他诧异的看向尚胧月,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灵狐车周围被蓝白色的狐火围绕,整个车散发着蓝白的幽光,四个车轮被狐火包裹似在燃烧一般。

灵狐车上的花纹雕刻细腻精美,那狐狸雕像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它就会动一样。

若非技艺精湛的大师级别人物,否则是达不到这样水准的。

这辆灵狐车是由上好的红木制作而成,但为了使它的颜色和蓝白色的狐火相配合,尚胧月用了蓝晶石做成的燃料将其颜色变得和狐火相配。

这辆灵狐车是在她的世界里收服的,她穿越过来的时候,这辆车也在芥子袋里面跟着一起穿过来了。

驾驶这辆车的是一只道行有着五千年修为的灵狐。

她之所以愿意成为尚胧月的侍神不仅因为尚胧月救过她的命,还因为她很久以前就仰慕着她,她对尚胧月的喜欢是真的喜欢。

一只白色的灵狐轻盈的从车上跳下来,它来到尚胧月的身旁,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脚。

“月儿送我们回府吧。”她蹲下身子将它抱起,它在尚胧月的怀里蹭了蹭还亲了亲她的脸。

在落文宇面前她很少像这样露出笑容,他一时间看的入神。

尚胧月怀中的小狐狸注意到了落文宇的视线,它眉头紧皱,之前它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因为他老对尚胧月动手动脚的。

小狐狸很不喜欢他。

月儿,“看什么看?”它从尚胧月的怀里跳下来,转而变成一个样貌可人的女孩,大约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她一只手插在腰上,另一只手伸手指着落文宇,她对落文宇敌意满满。

落文宇凝眉,他看向尚胧月。

尚胧月连忙把月儿拉到一旁,她压低声音道,“乖,听话,忍耐忍耐,他人虽然欠揍,但有些时候还是靠谱的,况且我们在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的,得罪了他不太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