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说: 我愿赴你千年之约 作者: 沉香花 更新时间:2019-10-10 05:44:12 字数:2431 阅读进度:21/59

若是阑夜看到此番情景,定不会再与自己斗气了吧。

想到阑夜还在府中等着自己,他此刻竟想快些夺了那忘忧花回去拿给阑夜看。可是,如此多的重病把守,他的法力,定是斗不过他们的,倒不如.......用一些调虎离山之伎。

夏侯云瑾想,这几百年来,自己似也就这蛊毒之术练得相于其他法术好些。他此刻只得变幻出些许蛊粉,这些蛊粉乃迷蛊,这百年来,自己也从未试过,如今拿这些西海士兵练练手。

他竟会使迷蛊?龙冽此刻便一直在跟踪着这小金蛇。幸亏这小妖法力低微,没有发现自己。只是,看到这小金蛇撒迷蛊之时,他双唇分开,不被迷蛊所迷惑丝毫,这小小妖孽,竟然会用迷蛊。这迷蛊,三界之内不是只有那蛊魔才会使,这小妖孽与那蛊魔定是脱不了关系。可是,素来也未闻父王提过那蛊魔四海八荒之内可还有什么亲信。

不过瞬眼间,尽数把守的士兵们便相继倒去。

夏侯云瑾前一秒还侥幸着自己总算迷晕了这些小兵,下一秒,他向前飞去,却被到此来亲察士兵的卿晲逮了个正着。

“何方妖孽,敢来我西海撒野?”卿晲挥舞着父王刚刚赠予她的四乾长枪威武道。

“莫非你是西海大公主卿晲?”夏侯云瑾仔细端详一番,西海龙王共有两女一子,这大太子敖冽这些日子不见踪影,而二公主戴月在人间还未觉醒,如今剩下的便只有这大公主卿晲了,看她这身衣服也并非像个寻常将领,这莫非便是前些日子才觉醒的西海大公主?

“妖孽的眼界倒是宽广,只是,看你样子在妖里倒也风度翩翩,却原来是个梁上君子?”卿晲嘲讽道,说罢便使出她那长枪向夏侯云瑾刺去。

只可惜,卿晲的长枪未刺中,只听得夏侯公子嘴里念着“五步!”。

“什么?”卿晲疑惑道,这小妖打着什么算盘。

“不会再有下一步了。”说罢,夏侯云瑾便乘其不备将剩下的迷蛊朝她撒去。

不过片刻,卿晲便躺倒在地。

夏侯云瑾心中想着,险些便被这卿晲给逮了,他可不能死在这个地方。阑夜还在等着自己回去,想着想着,他便顺手将一旁的一朵忘忧花摘去,速速往夏侯府赶去。

龙冽看着自己的妹妹被迷昏,只得跳下祥云,将卿晲扶起身来。双手在空中施了些许仙法领她醒来,这夏侯云瑾虽是个小妖,竟能骗过自己的妹妹卿晲。唉,只怪卿晲处世未深,倒一点也不防备着点。

“哥,我怎么昏倒在这里。”卿晲被那小金蛇的迷蛊毒的不清,现在还有些许昏昏沉沉的感受。

“你为那小金蛇的迷蛊所昏。”

“哥,是卿晲没守护好忘忧花,我这便去向父王请罪。”

“卿晲,莫太怪罪自己,这小小金蛇竟会迷蛊之术,哥也未料到,这忘忧花还会再长,妹妹便只有一个,屈屈小事,父王不会怪罪于你的。”

“哥,可是那小小金蛇为何要我龙族圣物忘忧花?这忘忧花只长我龙族修为,这小妖摘去毫无用处。”

“这事妹莫再管了,哥会一直追究下去的,还请妹妹在我回来之前继续看管这落荒之地。”

“哥,我会守护好这里的,下次我若再看到那小金蛇定不轻饶。”说罢,卿晲饶有怒气的将手中的长枪立在地上。

五日四夜,我日日守在窗前,只是,无论我如何向窗外望去,却始终不见紫雀归来的身影。

若不是真如自己所想那般,紫雀果真消失在这人世间了。

这日,我一同寻常的向窗外望去,看着这夏侯府门外始终是那几棵树,几个侍女在门外扫地的样子,紫雀,怕是真的回不来了。

希望落空,我想,应是我害了紫雀的,若是我不与他赌气,他便不会去那西海落荒之地,他若是不去落荒之地,便不会落个音讯全无的下场。

此刻,我竟期盼着,若是紫雀此刻能回来,我便再也不与他争吵,只是,他应是再也回不来了,想到此,我的眼泪便止不住的向外流。

“公主,夏侯公子回来了。”云儿突然在我耳边叫道。

他回来了?他居然真的摘得了那忘忧花.......

只见,紫雀一脸傲气的踏进我的房门,手中捏着那束快要凋零的忘忧花。

古书上云,这忘忧花,百年一绽,洁白无瑕,为这世上最纯白的花朵,因无一丝杂色,没得让人忘记所有。故见忘忧花者,便可短暂忘记此刻的忧愁,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若是服下此花,便可延年益寿。

“阑夜,快看,这便是忘忧花。”紫雀朝我喊道。

我看着他手中的那束小花朵,真是如书中那般美丽,凡间难得几回闻,曾那一瞬间,我看着那花骨朵,果真忘去了方才的忧愁。可是,若是让我再选择一次,我宁愿不要这稀世花朵,这样担忧你生命的日子我实在是不想再体会一次。况且,只是这短短五日,我便发觉,我已离不开他......

待我反应过来,我只淡淡道“你下次莫再要这样出走了。”

“怎么了?阑夜莫非是不喜欢这忘忧花?”紫雀原以为摘来这忘忧花,我便会高兴起来,其实并然,就算我因那花骨朵高兴过,我想也只是片刻罢了。

“若这忘忧花是要以我与紫雀分开数日作为代价,我宁愿你不要去摘。”

我想,紫雀此刻定是被我震撼到了,他迟愣了片刻,开口道“阑夜,若是你想要,这天上的星星我也愿意摘来给你,既然阑夜不喜欢这忘忧花,便将它作为一昧药材,使下人们作药汤罢了。”

“我不再与你赌气了,但我亦不希望你因哄我一时愉悦而.......”死字,我终是没有说出口,我与紫雀这才大婚几日,我亦知道我不应这样说。

我本以为这回该是紫雀生我的气了,却没想到紫雀将我抱在怀里,吻上我的额头。

“阑夜,些许日子不见,我亦甚是挂念你,阑夜既知道心疼为夫,今夜定要好好补偿为夫才是。”

(https://www.x./read/160315/3412227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