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说: 我愿赴你千年之约 作者: 沉香花 更新时间:2019-10-10 05:44:10 字数:2484 阅读进度:18/59

“紫雀,我不知为何,此刻我竟觉得有些心慌?”

“莫慌,阑夜,我在你身旁。”他在我耳边轻道。

待我踏入那厅堂之时,我才知道,原来这身边竟然有如此多的宾客。

“好呀好呀,我虽未见过儿媳,却一直听云瑾在身旁念叨着,待一会你们成亲后,我定要好好看看我这儿媳的模样。”夏侯梓染坐在高椅上说道。

“是啊,我们盼了这么久,云瑾可算是带了个媳妇回来。”夏侯风云在一旁迎合道。

夏侯风云乃夏侯家的当家之主,夏侯云瑾年方二十,却还未娶妻妾。本让他担心极了,如今迎娶了这元月公主,夏侯家的子嗣总算有了着落。

却不知,敖冽正在一旁观察着府中的情况。但是,这状况,让他更有些不明缘由了,夏侯云瑾的爹娘皆是凡人,身旁并无妖气,为何儿子却是妖孽。这事,可真是奇怪的很。

“今日乃我夏侯家大喜之日,我儿迎娶元月公主为妻,此等美事,各位宾客不必拘谨,只管放开吃喝,我夏侯家绝不吝啬。”这些年夏侯云瑾这个儿子在外风流成名,他这个当爹的自然是气急败坏的,如今这逆子总算干了件正事,也不枉费他于他的一番苦心。

紫雀捏了一下我的衣裳“还不快拜见一下我爹我娘。”

我这才反应过来,初来驾到夏侯家,竟忘记了这些礼数。

“拜见爹爹,额娘。”不知他们会不会因此而讨厌我,觉得我是那般无理之人。

不知谁在一旁将我扶起,“快起来吧,我的好儿媳妇。”原来是紫雀的娘亲,她竟是个这样温柔的人。

“往后,你便是我们夏侯府的人了,瑾儿若是欺负你,定要与额娘说,我一定替你好好教训他。且记得要与瑾儿多生几个娃娃让老爷欢喜欢喜。”

“是,额娘。”我在一旁答允道。

只是,我想,紫雀断然是不会欺负我的。毕竟,照额娘与爹爹这样说,紫雀若是不疼我,便会失去我这唯一的媳妇了。

从小,我便与亲身额娘分开,如今有了这样好的额娘,我自是高兴的。只是,不知道生身额娘此时在宫中如何。

“瑾儿,你日后一定要照顾好元月公主,莫再去那些青楼红阁风流了。”夏侯梓染朝着在我一旁的紫雀说道。

“额娘,阑夜这才刚刚嫁入夏侯家,你便宠溺她逾我,我这个做孩儿日后定被她欺负死。”

“胡说,阑夜看起来此般柔弱,岂会欺负你。”

“额娘待阑夜真好,阑夜从小便与生母分离,如今在这夏侯家遇如此好的额娘,阑夜很高兴,谢谢额娘。”

不知为何,和云瑾的额娘闲聊之时,我竟觉得这才像个完整的家。或许是因为在偌大宫中,实在无情。然而,此刻我却不知我在这里享受天伦之乐,而额娘却在那牢笼般的皇宫中受罪。

“哀家问你,你且说还是不说。”皇后恨不得此时便让莲妃从视线中消失。

“无论皇后如何质问本宫,本宫都还是那句,不说。”莲妃此刻浑身是伤,被皇后囚于地窖内。

“好,来人,给哀家拔了她的舌头,既不说,要这舌头何用。”皇后想尽办法让她说出那玉龙图此刻在何地。如今,能救她的云焕的只有那玉龙图了。可是这莲妃敬酒不吃吃罚酒,什么都不肯说,那她只好用点伎俩让她说了。

“皇后娘娘,不可,这样一来,这玉龙图真的便无从得知了。”皇后的贴身侍女在一旁左右道。

“那便打断她的腿,哀家倒要看看,她能逞强到什么时候,当真因为自己是朵莲花了,出淤泥而不染?”

若不知,她的云焕此刻在大牢中可还安好,从小她便护着云焕还从未让云焕吃过这样的苦。莲妃与那元月公主可真是不把她放在眼里,竟然敢去皇上那里告云焕的状,竟然云焕现在过得不安宁,那她也不会让莲妃过得安宁。这元月此刻虽有幸逃出宫去,待他日,她定要假他人之手,杀了阑夜,以此为云焕报这牢狱之仇。

待宾客尽数散去,天色已渐渐昏暗下来,云瑾的爹爹额娘自是也回府中休息了,紫雀将我抱入那卧室。

我便知道,这一刻终是到来了。

他将我头上的红布头挑开,此刻我的眼前一片红亮,原来这卧房竟是如此别致,竟不亚于我在宫中的寝殿。

红烛燎亮,红纱迷眼。

他酌了两杯酒一杯握在手中,迟迟不饮,一杯放在桌上道“阑夜,今夜,你真是美极了。”

明明往日,我总是被他夸赞,可是此刻,却还是红了脸,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紫雀也是,披上这大红衣裳,好看极了。”

“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夜,我是应该与阑夜喝这合卺酒的。”

他将手中那杯放入我的手中,自己又起身从桌上再拿起一杯。

“合卺酒?”我还未来得及问清,这合卺酒该如何饮,便被他抱住,他的唇印上我的,这滋味着实奇特,我从未尝试过。原来酒还可以这样品,我还从不知道。

他突然停下,说道“如此,阑夜可明白了。”

原来这样,就算合卺酒了。我又岂会学不会,待他还未反应过来,我便饮上一口回敬给他,他有些惊讶的望着我,难道我学错了吗?

“可好喝?”

“好喝极了。”

紫雀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原来喝个合卺酒就可以让他这么欢愉。

“阑夜可知这大婚之夜接下去该做些什么事?可有准备?”紫雀看着我。

这同床吟诗还需要准备?我有些不理解紫雀的话,可是还是点点头。

紫雀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心中似是乐开了花。

我还未来得及告诉他,诗经素来是我的弱处,每逢上书房我都被师父点名批评,此刻想去拿两本诗书来添添兴致。便被他扑倒在床上,此刻的他,竟像着了魔一般铺天盖地的朝我吻了过来。这样的他,我从未见过,又怎么敢看着他。

我这才反应过来,难道这洞房不是同床吟诗?

“阑夜,看着我。”

(https://www.x./read/160315/3413813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