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死而复生了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22 13:09:28 字数:3357 阅读进度:19/79

盛妤把元昭胳膊扔到一边,嫌弃道:“老牛装嫩草装上瘾了,自己多大岁数不知道吗?”

元昭就听不得别人拿他年龄说事儿,顿时怒了:“嘿!我都没嫌弃你长的跟豆芽菜一样,你还好意思说我?”

“什么豆芽菜?!”盛妤一听这话也怒了,直接上手在他脸上一掐,气势汹汹道:“你才长得像豆芽菜呢,你这颗老豆芽!”

“你这死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脸蛋就是元昭吃饭的本钱,被盛妤这般祸害,旁边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当自己是透明的经纪人愁得脸色煞白,却不好出声阻止,熟悉的都知道元昭宠着她这么侄女,谁还好意思去触霉头?

盛妤就得元昭本人来治她,他不甘示弱地伸出手也要捏盛妤脸蛋,后者当然不可能让他得逞,下意识就松开手往后一躲,结果这么一躲,直接就撞进了霍胤怀中。

元昭一看,脸都气绿了,偏偏盛妤本人还笑呵呵的毫无所觉。

刚刚还说不是男朋友呢!结果两人关系都这么亲密了?!

霍胤这个小白脸果然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开始勾搭他侄女了!

而霍胤小白脸顶着一张冰冻脸,将视线投放在了车窗外,对盛妤的投怀送抱无动于衷。

盛妤笑着笑着终于发现元昭脸色不对了,她摸了摸鼻子试探性的问:“真生气了?”

“我不生气。”话是这么说的,但他这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这语气这脸色,盛妤下意识挺直了身板,将脸凑过去,讨好道:“有什么好气的啊,你不就是想捏我的脸嘛?给你捏。”

态度倒是好,元昭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他还是冷哼一声,口是心非道:“你当我稀罕?”

话音一落,他直接上手扭了,手上一用力,盛妤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脸蛋顿时红了一片。

她肌肤白,养的娇,这红红的印子落在脸上简直触目惊心。

元昭一松手就心虚了,他也没想到自己稍微用点力就成这样了。

盛妤揉着脸也没多想,只觉得自己将元昭哄好了正高兴着,两人相处惯来如此。

虽然元昭的真实年纪大了盛妤不知道几轮,但他这外表实在太有欺骗性,性格又跳脱,他名义上是盛妤的小舅,但盛妤一直把他当朋友相处。

只是他俩这一唱一和的落在霍胤眼中,等同于打情骂俏。

他指尖轻轻捻了捻,在心中重新衡量了一番两人的关系,对舅舅这个身份开始呲之以鼻。

车上的三人各有心思,被晾在旁边的经纪人正刷着微/博,突然忍不住惊呼道:“卧槽!”

元昭皱眉不悦,还没等开口经纪人就把手机屏幕怼了过来,惊道:“出大事儿了!你快看这是谁!”

元昭的那点气在看见屏幕的时候统统化作了愕然,他忍不住拿过手机确认道:“关凝之?还真是她?”

这两人活见着了鬼的表情太过于生动,盛妤也想凑个热闹,却没想到脖子刚伸到那边就被元昭反手扣住手机,挡了个严严实实。

“这怎么还有小秘密了?”说着她想到了什么表情促狭道:“这个关凝之该不会是你哪个红颜知己跑到网上找你要说法了?”

“这个红颜知己我可要不起。”元昭神色古怪,却还是在她试图夺手机的时候给遮的严严实实,他道:“你别闹,这个你不能看,你那心脏受不住。”

就连那个经纪人一张脸也是青白交加,忍不住道:“这事儿太古怪了,她死了这么长时间追悼会我都去参加了,难道现在真的是死而复生了?”

盛妤听着这只言片语,已经脑补了一部惊悚悬疑片。

“难保不是有人顶着她的名字做事。”元昭摇头,沉吟片刻后又对着盛妤极为认真的叮嘱道:“这两天千万不要刷微/博,知道吗?”

盛妤:“……”

她沉默片刻后艰难道:“其实你要不这么说,我还真没想着去刷微/博,但你这么说了之后,我就更想刷了。”

这大概就是人的逆反心理在作祟。

元昭意识到自己的多此一举后,对自己刚才的脑残话深深震撼了。

他视线转到盛妤旁边的霍胤,就见对方薄唇轻轻挑起,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是在嘲笑他吧?这臭小子一定是!

司机将他们送到了盛妤的公寓楼下便离开,元昭已经戴好口罩和墨镜,全副武装,推着行李箱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盛妤和霍胤跟在身后,她脑海中还被元昭方才那几句话勾着,打算一进屋子就悄悄躲进房里看个明白。

她心思都挂在这上面,也没注意霍胤竟然跟着一起进来了。

她没注意,元昭可是一直注意着,他将霍胤当成了窥视他侄女美色的大尾巴狼,再看见他这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脸一下就拉了下来。

他一只胳膊拦在门前,面色难看道:“谢谢你今天陪着盛妤来接我,但进屋子就不合适了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霍胤身形修长,比起元昭标准的一米八还高了小半个头,他视线懒洋洋的下垂,两人离得近,这么说话带了点居高临下的味道。

元昭不乐意了,不仅是对身高上的对峙占了下风,更重要的是霍胤这人怎么一点数都没有?不知道避嫌?

然而他忘记了,比起霍胤,盛妤更是个不知道避嫌的。

她一转头见两人都在门口杵着,一个都没进来,便招呼道:“赶紧进来啊,在门口站着也不嫌累。”

元昭没让开,拧着眉道:“不合适吧?咱俩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不得叙叙旧吗?你朋友一起进来算什么?”

这话对于一个刚见一面而且还是侄女朋友的人来说,敌意可以说非常大了。

但盛妤向来是个心大的,元昭在她面前又总是这副阴阳怪气的,导致盛妤压根没听出来哪里不对,她想都没想就道:“这有什么不行的,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更何况他今晚还有可能在这里睡呢。”

元昭:“!!!”

霍胤:“……”

元昭又惊又怒,冲着霍胤喊:“你还想在这里睡觉?!”

本来没想在这里睡得霍胤,闻言挑衅的扬眉,点头道:“不是我想,是她想。”

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了。

元昭简直难以置信,这叫什么?这样引狼入室啊!

他几乎是质问盛妤:“他为什么要在这里睡觉?你俩不是普通朋友关系吗?”

普通两个字被他咬的死死的。

盛妤这才如梦初醒,恍恍惚惚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都说了些什么,脸色一红,宛如染了醉人的胭脂一般。

这话要怎么说,当然是因为霍胤要保护她啊!

但是妖怪一直都是活在人们幻想中的,别说她不说,就是真的说了有妖怪要害她,恐怕也会被人当成是神经病。

按照元昭那样的性格,估计会以为她在说胡话故意戏耍他,说了也白说。

盛妤秀眉颦蹙,欲言又止,还一脸娇羞的,种种表现都让元昭血压飙升。

“你不要说了。”他抬手止住盛妤的话,咬牙切齿道:“你跟我实话实说,是不是这小子吃了之后不认账?所以你们才用普通朋友称呼的?”

“当然不是!”盛妤瞪大眼睛,急急辩解。

她怎么都没想到元昭这发散性思维真的是越来越离谱了,她急中生智,扯谎道:“其实是他之前救过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我便想着收留他一下,为了报答恩情。”

霍胤十分意外她居然能把话说到这份上,他都做好准备盛妤照实说了,没想到自己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恩人?

只是这个慌扯得实在是烂,这都0202年了,居然还搞什么无家可归,报答恩情?

元昭都气笑了:“那你先告诉我,他之前是怎么救得你。”

盛妤抿唇,霍胤确实救过她,还不止一次,只是关于妖怪的那部分肯定是没办法说的。

于是她准备将那段大家都知道的,在学校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她吞吞吐吐道:“前段时间,在学校有个小姑娘捅了我一刀,是霍胤救得我。”

这个做不得假,并且发生在大庭广众下,盛妤也没说谎,当时在那么慌乱的情况下,确实是霍胤帮忙送她去的医院。

谁知道这事儿不说还好,一说元昭更气了。

“你说什么!”他扯着嗓子音调就降不下来:“你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儿你都不告诉我?!”

他越说越气:“盛妤你可真是好样的!”

盛妤在他的怒吼下缩了缩脖子。她倒不是故意的,只是事发突然,伤口自愈能力又那么快,现在已经痊愈。要不是今天这个事儿,她都准备瞒一辈子了。

元昭气完之后冷静了一些,他目光如炬,察觉到不对劲了,反问:“你先等一下,好端端的,那人为什么要对你下手?”

盛妤眨了眨眼睛,看向霍胤。

槽!这事儿压根就忘了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