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别打情骂俏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22 13:09:21 字数:3303 阅读进度:16/79

盛妤几乎是想也没想便点头应允,林兔兔现在毫无意识,她只能靠着自己的力气将人拉起来,却没想到林兔兔这人看着娇小可爱分量却不轻,直接压得她一个踉跄。

虽然这一路有阿乌驮着,但现在能不能把人弄到他背上都是个麻烦。

盛妤试了几次都不行,只能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霍胤,开口求助:“霍胤,你能帮帮我吗?”

本来袖手旁观正懒洋洋看热闹的霍胤:“……”

他极为嫌弃的后退一步,硬着心肠道:“不能。”

盛妤表情一收,瞬间冷漠。

很好,非常霍胤,一点都没出乎她意料。

或者换句话说,霍胤要是真的出手帮忙了才是奇怪,她方才一定是脑子糊涂了才会开口让霍胤帮忙。

盛妤这变脸速度看的阿乌啧啧称奇,他出声道:“交给我吧。”

他走上前用嘴叼住林兔兔的衣领往后一甩,人便稳稳的趴在他背上了。

姿势干净利落,看得盛妤目瞪口呆,连忙上前帮忙给林兔兔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霍胤见状倒是十分不客气直接跨步坐在了阿乌背上。

阿乌无语:“你难道也昏迷不醒了?”

“反正都是驮,多一个两个有什么区别?”说着,他将盛妤也一把拽了上来,位置选的也极好,正好隔在他与林兔兔之间。

盛妤还没等反应过来后背就已经贴着霍胤了,想到方才这人对她与林兔兔那副嫌弃的模样,非常识趣的往前挪了挪,将两人之间拉开一段距离。

霍胤正设置结界,将她这番举动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之间空出来的间隙,眉头微微皱起,却没有说话。

阿乌身上虽然坐了三人,但他行走间却丝毫不觉吃力。

下楼梯时,他纵身一跃,便从最高阶落在了最下面。盛妤双手为了扶着林兔兔固定的十分吃力,骤然这么一跳,毫无防备之下,她整个人都随着惯性往后倒去,后脑勺狠狠地撞上了霍胤的下巴。

这“咚”的一声闷响听着就疼,两人更是双双倒吸一口凉气。

盛妤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后脑勺竟然还没人家下巴硬,痛苦万分的揉着,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回头去看,就见霍胤那精致如玉的下巴已经是红了一片,与他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瞧起来分外严重,活生生像是被凌虐了一般。

而此时霍胤眉头紧锁,垂着眉眼瞧着盛妤的后脑勺,和盛妤想的是一个问题。这人外表娇娇软软的,后脑勺倒是挺硬,幸亏她矮,撞到的是自己下巴,这要是再高一点撞到了鼻子,恐怕鼻梁不保。

只是他这番皱着眉头的样子,瞧在盛妤眼中就是不耐烦的表现了。

盛妤本来还准备兴师问罪一番,瞧见他如此模样心虚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多说什么,悻悻的把脑袋又转了回去。

霍胤却不准备放过她,见状直接捏着下巴把人往回扳,压着嗓子冷冷道:“撞了人连个道歉都不会?”

盛妤猝不及防,被迫半个身子往后仰,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散发出的幽淡的檀木香,这香味扑面熏得她面红耳赤,盛妤努力镇定道:“对……对不起。”

两人这番模样阿乌看不见,看不见却并不妨碍他打断,他颇为厌恶道:“赶路呢,你俩能不能不要打情骂俏的?”

“打情骂俏”的两人:“……”

真是从天而降一口巨锅。

霍胤顿时烫手一般松开了盛妤的下巴,盛妤也赶紧正襟危坐老老实实的望着前方,只是身后不断传递来的温度,和那若有若无的檀木香都一直在扰乱她的心神。

等阿乌回了警/察厅,林兔兔的情况已经好转许多,最起码表情看起来不如方才那般痛苦。

金鹰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刚走出去半天,回来之后竟然还多了一个。

他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被影妖附身后霍胤用火烧了一下,结果就变成这样了。”盛妤赶忙回答。

她的心思都在林兔兔身上,此时见他们将人接了过去,也不放心的跟着往前。

“被火烧了?”金鹰闻言表情古怪异常,他看了霍胤一眼,为难道:“该不会是你那个麒麟火吧?”

霍胤面色冷然,眼神却是往旁边一转,显然是心虚了。

见他这副模样,金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他依旧十分不解:“霍胤应该是为了清理她体内的妖气,按理来说不应该变成这样才是。”

“你也没看出来?”霍胤挑眉,见他这样就清楚他是同样没有发现林兔兔的异常,他开口道:“这人身上的妖气可能是用什么法子给封在了体内,我烧她体内影妖的妖气时连带着将她原本的妖气也给烧了,所以才会这般。”

金鹰闻言脸色一变,再看向林兔兔的目光就不对了,他细细探查一番后,才说:“你的意思是她本身就是一只妖?”

妖怪虽然修炼到一定程度化形后,可以保证自己与人类的外形一模一样,但他们身上的妖气却是在修炼出了灵智之后渐渐产生的,而且每个人的妖气都大不相同。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一下就知道盛妤身上会藏着临琅的妖气,因为那强大的妖气是非常有辨识度,并且她自己还毫无收敛。

正常的妖怪为了不惹麻烦也会想办法掩藏自己的妖气,但那种东西是从他们修炼开始便存在的,就算怎么隐藏也很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泄露出来。

影妖便是如此,他就算是半个妖怪可以随意躲藏,但他杀人时溢出的妖气却是不受控制的。

而林兔兔在被影妖附身之后,性情暴虐,宛如变了一个人般,竟然都没有露出半分,可见古怪。

他脑海中闪过影妖控制她疯魔时,那双变红的眼睛,很有可能并不是影妖所为,而是她自己的。

盛妤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她抬手打断,一脸郁闷道:“你们在说什么呢?兔兔怎么可能会是妖怪?我和她认识这么多年了,根本没有察觉出半分异常。”

金鹰轻咳两声,解释道:“你没有察觉很正常,妖怪行走世间近万年,和人类一直和谐共处,言谈举止早就和人类别无二样,正常情况下是分辨不出来的。”

一般来说,只有他们妖怪可以轻易察觉到他们的同类,再比如说像霍胤这种除妖世家的人。

除妖世家的子孙后代,自出生起便与普通人类不同,甚至是他们流淌的血液都拥有着震慑妖怪的作用。

只是如今妖怪和人类共存的局面打开后,善良的妖怪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人和妖结婚生子。除妖师和妖怪也不是以前那般不死不休,相看两厌的情况了,要不然霍胤也不会和他们在一起。

至于盛妤这种,便是很明显的特殊情况,她正处于一种人不人,妖不妖的尴尬情况。

盛妤似懂非懂的点头,她指着平躺的林兔兔问道:“就算她是妖怪也肯定是好妖,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帮她恢复过来。”

“这是自然。”金鹰招呼了一下,常椿虎便将人直接扛着走了,盛妤刚想去追,却被拦了下来。

金鹰客客气气道:“你放心,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们自然会帮忙,情况不是很严重,交给他们就可以了,我现在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盛妤见他这样说,只好打消了跟上去的念头,她随着霍胤坐下来,就见霍胤正好将一直在臂弯里夹着的那个小熊玩偶扔到了金鹰身上。

金鹰一脸纳罕的接过来,在摸到那刻神色便瞬间了然:“是影妖?”

霍胤应了一声:“封在里面了。”

金鹰想到刚才林兔兔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禁唏嘘:“看来过程很是凶险。”

他本来以为按照影妖对盛妤的执着,会附身在盛妤身上,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霍胤不要一时冲动伤到盛妤,可如今见状,影妖竞然跑去祸害别人了,倒不知该不该庆幸。

霍胤仔细想了想,没多大感觉的说:“还行,挺简单就收了。”

林兔兔对他来说属于陌生人,就算被附身后情况危急,对他来说也没多大感触,而将影妖逼出来后,他自己就跑到了玩偶里,在霍胤眼中就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所以总结来看,就是简简单单。

他无形中装了个逼,看得盛妤和阿乌无语至极。

金鹰倒是知道他的性格反而不甚在意,将玩偶提了起来打量一番,神色略显苦恼:“本来以为你们会把这影妖直接灰飞烟灭,现在这样,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给乳芽那孩子一个交代了。”

盛妤闻言了然,不管怎么说,影妖都是临琅身上的一部分,里面含着他的一魂一魄,临琅又是乳芽的父王。但是临琅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也不知道乳芽能不能接受。

他们正在这边纠结着,就听盛妤身后传来一个孩童稚嫩的声音。

他奇怪道:“你们有什么需要跟我交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