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就是有点疼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22 13:09:15 字数:3274 阅读进度:15/79

此时的寝室在水球的光芒笼罩下透着几分奇异的美感。

林兔兔神志不清的倒在地上生死不明,阿乌依旧是成年老虎大小的体型站在窗边警惕着,霍胤已经收了手势,垂眸凝视着一脸紧张的盛妤。

这影妖并非传统妖类,若非如此难找,霍胤也不至于耽误到现在还需要用盛妤来做诱饵。

虽然影妖一直想要挖了盛妤的心脏据为己有,但他毕竟是临琅临死前分离出来的,与临琅的妖丹息息相关,两者之间的联系便是霍胤也插手不得。所以此时让盛妤来寻,再好不过。

盛妤并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照着霍胤的吩咐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只是她心脏疼痛难忍,跳动的格外剧烈。

她能感受到影妖就在她身边不远处,但这种疼痛却大大的干扰了她辨别方位。

总是不得法门令她心头焦躁,只是她越着急就越糟糕,实在是恶性循环。

渐渐的,她额间有汗珠滚下,衬得她白皙细腻的肌肤越发剔透,

“放轻松。”霍胤看出她心绪不宁,右手轻轻放在了她左肩上,他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放在胸口,只借助这种委婉的姿势来让盛妤舒缓不适。

不得不说,确有奇效,几乎在他手掌靠上的那一瞬间,心脏的疼便有了极大的缓解,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和上次一模一样,手心下传递来的力量就和霍胤给人的感觉相同,冰凉下藏着温润,带着他别扭的温柔。

没有了疼痛做阻碍,盛妤那原本纷杂的思绪也渐渐和缓,借助心脏中妖丹的力量,周围的一切也仿若变了一副模样。即便是闭着眼睛,她却能奇异的感觉到周围都有什么,甚至模糊中可以看见霍胤正用什么姿势在帮助她。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是她之前十几年从未有过的,只是如今时间紧迫无法细品,便强迫自己去寻找影妖的踪迹。

方才她一直辨别不清的东西此时也仿若拨开云雾一般,她今日第一次和影妖接触,此时却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仿佛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这份熟捻不是她的,而是属于狼王临琅。

盛妤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她眼中划过一道暗光,视线直直投向一张床铺上,急忙指着道:“就在那个玩偶身上。”

那张床铺充满着少女气息,柠黄色的床单上面印着棕色的布偶熊,看起来又乖又可爱,但盛妤指的却是在那右上角摆着的一个同款毛绒玩具。

那玩具半人身高,套着蓝色横纹毛衣,表情憨巧,即便盛妤指了它,它也是一动不动,瞧不出任何异常来。

但霍胤没有任何迟疑,几乎在盛妤开口的瞬间,他手中的佛珠便应声而出,直接套了过去,让影妖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那玩偶却仿若成了人般,身体里发出一阵凄厉惨叫,憨厚的熊脸也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之前在林兔兔身上时他不这么做是怕伤了人,但此时不过一个毛绒玩具,他自然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

盛妤被它那声惨叫吓了一大跳,再看那毛绒玩具被佛珠勒的几乎变形的脖子更是倒吸一口凉气。看来昨晚霍胤果然没有真的跟乳芽计较,要不然就他那小身板,恐怕脖子一下就勒断了,哪里还有他挣扎的机会。

霍胤单手结印往前一挥,便见那串古朴的黑色佛珠周身覆上了一层簌簌电光,带着毛绒玩具直接就拽到了人前。他泛着蓝光的之指尖往它身上一点,那玩偶便直接僵硬在原地再也挣扎不了半分。

阿乌见状迈着猫步上前,啧啧冷笑:“你说你躲哪里不好偏偏要躲在玩偶里,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影妖没有真正的形体本来是不好找更不好抓的,如今他自己给自己找了个身体,还是死物,倒是直接封印进去就好,省了不知多少麻烦。

本来因为太麻烦准备杀了的,现在看霍胤这样是要带回去研究研究了。

霍胤表情冷淡,即便是抓住了影妖也不见得有丝毫喜悦。他从兜里掏了掏,掏出来一张皱巴巴的写满咒语的黄符贴在了娃娃的脑门,做完这一切后他这才收回佛珠重新戴在了手上,悠悠开口:“不过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盛妤正怀疑那符咒皱成这样还能不能用,闻言下意识回道:“他是觉得附身玩偶我们会放松警惕,毕竟他只是一个影子。”

刚才和影妖建立联系的时候她多少能感受到一些他的情绪和想法,不过或许只是一魂一魄的原因,这感受并不强烈。

阿乌没觉哪里不对,反而幸灾乐祸道:“活该!自作自受!”

倒是霍胤若有所思的提起了玩偶,见一切尘埃落定,盛妤这才小心翼翼的问:“影妖的事情这就算解决了吧?那我可以去看一下兔兔么?”

“你问我做什么?”霍胤回过神来抬眼看向她,神略显茫然。

盛妤:“……”

方才不是你让我离得远一些的吗?!

多说无益,经历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盛妤现在只担心兔兔的情况,她赶忙走过去将人扶起,颤抖着指尖在她鼻子下感受了下,确定人还活着后,这才总算是安心不少。

只是思来想去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她想了想问道:“这人你们用不用带回去检查一下?不是都说被妖怪附身之后身上会有妖气残留吗?这样是不是对人不好。”

霍胤嗤笑道:“你想的倒挺多。”

他很想说只是被个妖不是妖的玩意附身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看着盛妤那张紧张认真的脸又觉得自己要真说出来了倒显得不近人情了些。

左右这件事情他已经管了,林兔兔如今昏迷不醒与他多少也有点关系,便单手插兜顺手将玩偶夹在胳膊和腰间,慢吞吞的蹲在了两人面前。

在抬手时,指尖已经是与冰蓝色截然相反的火光,这火光盛妤之前见过一次,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他就是用这个火烧了那狼妖的……毛……

此时再见,盛妤惊恐的瞪大眼睛,抬手挡住:“这人还没死呢,用不着火化吧?”

霍胤宛如看智障一般看了她一眼:“你不是怕有妖气吗?我烧一烧就没有了。”

阿乌也在旁边帮腔:“盛妤你放心,霍胤有数的,不会伤到人。”

盛妤闻言这才放心的把林兔兔让出来,林兔兔圆乎乎的脸蛋此刻有些苍白,她双目紧闭,发丝凌乱,瞧起来当真是憔悴不少,看得盛妤心疼不已。

但霍胤向来不是个怜香惜玉的,指尖随意往她脑门上一点,便见那火光仿佛渗透到林兔兔肌肤下一般,瞬间游走全身,使她肌肤变成薄薄一层,能看出底下透着的光亮。

几乎是同时,林兔兔的呼吸猛地急促起来,汗珠大颗大颗的滚落,方才还算祥和的表情此时却狠狠地纠缠在一起,不过两三息,她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通红一片仿佛着了魔一般,同时张开嘴发出一阵又长又刺耳的尖叫。

这一变故众人始料未及,盛妤更是吓得语无伦次起来:“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没事儿么?那为什么会这样?”

霍胤脸色也逐渐凝重起来,他收了手,将林兔兔体内的火焰也一起拽了出来。

沉吟片刻后,他道:“她体内的妖气,除了影妖之外还有别人的。”

当然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这妖气似乎是林兔兔自己本身的,只是她瞧着与普通人并无任何不同,方才影妖附身时,也没有其他的妖气泄露出来,所以霍胤在用麒麟火烧她之前,才没有察觉到半分不妥。

霍胤虽然将火撤走,但林兔兔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半分,那狼狈凄惨的模样任谁瞧见都觉得是命不久矣,盛妤急得快哭了,她焦急道:“那怎么办?还有没有办法救救她?!”

见她这样霍胤难得有些心虚,他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道:“你放心,我收手的早,她并没有大碍,就是有点疼。”

最后那个疼字他说得很是飘忽,眼睛更是转到了一旁不敢看人。

他的麒麟火是一切妖怪的克星,只有他不想烧,没有他烧不掉。

但凡妖魔鬼怪沾到,那必定是疼的撕心裂肺,死去活来。

盛妤正急着林兔兔的反应,倒也没注意到他的反常,听见他这么说倒是稍稍放心一些。

她没看见阿乌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在心中狠狠地鄙视了一番霍胤,翻车就是翻车,在这里装什么镇定自若。

不过想到他方才还极为信任的劝了盛妤两句,此时出现这种问题连带着他也有几分责任,不由将揭穿的话咽了下去。

此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是要团结才好。

“将人带回妖联吧。”最后还是霍胤发了话,准备将这个烂摊子交给金鹰他们,面上却是一本正经:“正好要将影妖交给他们,顺便让他们检查一下林兔兔身体里的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