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霍胤误会了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13 20:44:30 字数:3287 阅读进度:11/79

第二天一大早,盛妤软绵绵的伸了个懒腰,阳光温暖宜人的照进室内,配上昨晚一夜无梦,她现在心情还算不错。

巧的是她刚从被窝里爬出来门外便有人象征性的敲了两下,玫妗含笑的声音传了进来:“起来了吗?想到你今天应该没有衣服换,我给你带了一套。”

这当真是及时雨啊!

盛妤昨日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就只有那么一套病号服,连手机都是霍胤后期给她的,她虽然不介意继续穿这一身,但有更好的选择,谁不乐意呢?她美滋滋的跑去开门。

玫妗倚在门边上下打量她一番,笑眯眯道:“看样子昨晚睡得很好嘛,最起码比昨天那个病秧子样更好吃了。”

好吃?

盛妤一惊,目光警惕起来。

玫妗对她这幅如临大敌的表情莞尔:“你放心,我吃素。”并不是很放心!

盛妤对昨晚一进屋就有只大老虎冲她呲牙咧嘴耿耿于怀,更别说她现在又不知道这一屋子妖怪都到底是个什么品种。

但她并没有说话,而是假笑两声接过衣服。

玫妗哪里知道她百转千回的心思,见她捧着衣服促狭的冲她笑了眨眨眼,意味深长道:“快去换衣服吧,相信霍胤一定会喜欢的。”

这笑容实在令人无法忽视,盛妤嘴角都快僵硬了,等她回屋将那衣服抖开,瞬间脸红。但是一想到方才玫妗说的话,她咬了咬牙,还是穿上了。

盛妤再出来时,餐桌前已经是团团坐,常椿虎恢复了他浓眉大眼的糙汉子形象,大大咧咧坐在那,对面是金鹰,右边是玫妗和乳芽,金鹰旁边空着两个位置,想来就是给他们留着的。

众人见到她只觉眼前一亮,一旁的玫妗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与昨日的宽松的病号服完全不同,她今日反而穿了一条性感的吊带包臀裙,浅蓝色,两边还坠有抽带设计,瞧起来又纯又欲。

盛妤的衣服向来很保守,很少有布料这么少的时候,再加上这么多双眼睛对着自己看,难免有些不太自在。

她强装镇定走过去拉开了乳芽对面的椅子,还没等坐下身后便袭来一股凉意,她下意识转头去看,身侧的人已经擦肩而过,霍胤满脸不耐烦的站在她旁边,指尖在桌上轻叩两下。

他语气冷然:“你去旁边坐。”

盛妤看到他就想到自己昨晚发的消息,一阵心虚,再加上他此时神色着实说不上好,她也不敢多问嗯,赶忙让位坐在了里面的位置。

乳芽一直眼巴巴的看着,一脸不高兴的戳着手中的肉,委屈道:“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和盛妤坐在一起?”

他觉得自己非常可怜,虽然心里清楚的明白盛妤的身份,但偏偏这个人身上有父王的气息,这种吸引力对他来说实在强大,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更别说如今的他还处于上未成年的幼崽身份,对父母的依赖近乎是天性。

昨晚没有一起睡,今天又坐不到一起,小狼王当然郁闷,觉得这群妖一点都不体恤他。

玫妗正抿着自己杯里的露水,闻言轻啧一声,说:“都是吃饭,坐哪里不一样。怎么,坐我旁边委屈你了?”

这位子是她安排的,她当然不能让乳芽和盛妤坐在一起,否则岂不是在打扰人家两个小年轻谈情说爱?

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乳芽不敢说话,一张包子脸看起来更委屈了,似乎再用表情控诉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惜被所有人忽略了。

金鹰理都没理他,直接转头对旁边的盛妤温声道:“昨日睡得还好?要是有哪里不方便的话可以尽管提。”

“都挺好的。”盛妤笑着回道。她初来乍到自然不会把这种客套话当真。

金鹰笑了笑:“你不用跟我们客气,以后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自然要互相帮助。关于我们妖联的规矩,有一点希望你务必遵守。”

盛妤听她说得这么郑重,脸色也不由得严肃起来。

金鹰继续说:“关于你加入妖联这件事儿,还请跟身边的人保密,包括你的父母朋友。如今人类对我们妖怪多少还有些抵触情绪,我们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没问题。”盛妤点点头,她完全可以理解,这要求简直合情合理,不算难事儿。

她这样良好的态度金鹰满意极了,他话锋一转:“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儿希望你可以帮忙,就是关于你们学校最近发生的多起案件。”

……

夏日的阳光一如既往地娇艳而明媚,太阳高高的悬在天上,俯览着焦躁而忙碌的芸芸众生。

盛妤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走在街道上,神色是少有的迷茫。

她身上重新套上了宽肥的病号服,配上那恍惚的神情,倒真有几分刚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感觉。

霍胤十分嫌弃,两人的距离是能拉多远有多远,生怕被人知道两人是认识的。

最后,他实在忍无可忍,开了口:“我说,你好好的衣服不穿非要穿这个是什么意思?”

霍胤的声音太有辨识度,盛妤回过神来,顿了顿,才言语含糊道:“那个穿着不合身,主要我觉得病号服穿身上还挺舒服的。”

她后半句话说的倒是真心实意。

玫妗给她找来的那身包臀裙确实很好看,也意外的合适,只是盛妤自身耻度太低,撑着吃完那顿饭已经是用尽力气,更别说还要出来招摇过市。

当然最主要的是,霍胤并没有说她好看,就连看见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表情。

盛妤有些沮丧,这样一来还不如哪个舒服穿哪个,不得不说这里还有几分赌气的成分在。

当然,还有一点盛妤没说的是,病号服对她来说就宛如家常便饭,熟悉的不能在熟悉。

她这小半辈子有大半时间都是穿着病号服度过的,比她穿常服的时间多的多,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霍胤会反应这么大,这还真真是意外之喜了。眼见着霍胤这副嫌弃的恨不得一刀两断的模样,盛妤恶从胆边生,一个大跨步就迈到了他旁边,凑过去笑眯眯道:“离那么远做什么,万一有个意外什么的都来不及救我。”

阿乌眨着猫眼看两人这奇奇怪怪的互动,对盛妤这番话表示鄙夷,别说现在的妖怪很少有胆子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直接暴露自己,就是真有这种胆大包天的,照着霍胤的战斗力,一般妖怪都是过来送人头的。

果然,霍胤对她的靠近那是十二分的嫌弃,立马又往旁边挪了挪,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你放心,我让阿乌蹲你脑门上,保证万无一失。”

盛妤:“……”

阿乌:“……”

一人一猫对视一眼,又随即撇开,十分默契的一致将霍胤刚才说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盛妤非常害怕他一个丧心病狂就真把这只猫弄到自己脑袋顶上,眼见他离自己又要差了十万八千里,正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思绪。

待她看清手机上显示的备注后,顿时将刚才要说的话给抛到了脑后,美滋滋的接起了电话,笑眯眯的开口:“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啊!”

那头的人冷冷一哼,语气不善道:“怎么着,这就嫌烦了啊?是不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压根想不起来我这个舅舅了?!”

“怎么会,我可是很想你的,你可千万不要冤枉我,我单纯是怕打扰你工作”盛妤狗腿的表明心意后,又道:“你是不是这两天快回国了?那你到时候可要记得请我吃好吃的!”

她这甜到发腻的语气引得霍胤不由侧目,这神情,这语气,来电话的怕不是男朋友。只是这男朋友实在不称职,自己在她身边好歹也晃了几日,这还是头一次听见他们联系。

不过霍胤也就在心里想想,毕竟人家的感情没他什么事儿,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就是现在他和盛妤之间短时间内恐怕少不了接触,如果关系被怀疑了解释起来怕是麻烦。想到这,霍胤便自觉的将距离拉开更远了。

盛妤倒是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成功在元昭小舅那里坑了一堆儿承诺后,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元昭行程忙,盛妤很少会主动给他打电话,总怕自己拖累他,而且之前因为自己手术的原因就没少耽误他工作,如此一来盛妤更不好意思打扰他了。

不过两人虽然联系少,但关系却是最亲的。说来也搞笑,盛妤父母健在,但她从小到大与他们见面的次数简直少到可怜,也就只有这个小舅一直照顾她,关系自然更加亲厚。

现在得到元昭过几日就会回国的准确消息后,她整个人就更开心了,走路的步伐都欢快起来。

她走路蹦蹦跳跳的,脸上笑容跟个傻子一样,这一身病号服又为她衬托了几分痴傻的气息,实在是令人不忍直视,偏偏她还没一点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