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今天这台手术,恐怕……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2-23 字数:2401 阅读进度:785/793

三点三十五分,四台手术的四支代表队得到了手术可以开始的指令。

另三支手术团队立刻站上了手术台,投入到了紧张有序的手术之中。

唯独连向东这边,又整出了一出新花样。

上台之前,这货带着俩队友,先是向麻醉医生行了礼,再向器械护士致了谢,包括巡回护士也没落下,得到了连向东的浅浅一个鞠躬。

这他么……

莫非是准备退赛了?

有可能!

毕竟他们抽到的这台手术难度实在太大,知难而退总比挂在台上要好一些。

学术报告厅中,不由生出了不小的嘈杂声。

包括那些坐在首排的评委们,至少有三分之一忍不住要跟隔壁咬两下耳朵。

但紧接着,就看到手术间中那三位年轻医生信心满满地踏上了手术台。

草。

搞这些花招有个毛意思啊?

如此一来,你丫的手术用时就会比人家多耽误了两分钟,而评委评分,不可能不受到手术用时的影响啊!

但……

燕雀安知鸿告之志哉?

咱连老腚这辈子在手术上都无法跟西大少相提并论,但咱连老腚却可以在别的方面上……

嘿嘿……

不能分心!

要把所有精力用在手术上。

连向东深吸了口气,从器械护士的手中接过了手术刀。

……

一刀到底?

上一次见识这一江湖绝技是什么时候来着?

想起来了。

农历年前,杏林园上,杨兮在华东医院直播了一台乳腺癌手术。当时,那杨兮便显露了这么一手绝世神功。

再看魔都二队的这位主刀。

右下肋缘弧形切口的切开是要比乳腺癌手术的弧形切口要简单许多,但……

这一刀到底的功力也是相当了得啊!

莫非,是那杨兮附体不成?

“你还别说,我认出那主刀医生来了,没错,他姓连,是杨兮团队的核心成员,以前经常跟杨兮一起直播手术的。”

“对,对,听您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年后这几个月,杨兮团队的手术直播基本上换成了高主任和卢主任,这连医生也很少再上台,我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这主刀医生不是魔都陈教授的学生吗?怎么跟杨兮扯上关系了呢?”

“您啊,消息太闭塞了!这样吧,晚上请我吃饭,我好好跟您讲讲杨兮团队的故事。”

……

学术报告厅中,小道消息迅速走起。

一时间,杨兮团队的威名被无数次提起。

最后一排,角落中。

爬完了长城,不知是什么时候回到报告厅的翻译小姑娘不由感慨道:“腚老师的手术水平提高的真快啊,再这么下去,过不了三个月,他可就敢跟高主任叫板了哦!”

翻译小伙子不以为然应道:“老腚他还嫩了点,等回去后,我再给高老大开开小灶,这老货原地踏步很久了,稍微刺激刺激他,很容易就能蜕变。”

翻译小姑娘扭头看向了翻译小伙子,嗲嗲道:“杨老师,我也要蜕变。”

翻译小伙子认真回道:“你现在还是个学生,不方便,等你毕了业,我立马让你蜕变。”

翻译小姑娘忽地红了脸,叮咛了一声:“杨老师,您好坏!”

回到手术室。

连向东在台上提醒两位队友道:“你俩都是跟西少上过台的,应该知道手术的快不是你的操作动作快,而是你的手术操作有效性高,也就是一个稳,所以,咱们不能心急,慢慢来。”

连向东的轻松语气感染到了那二位队友,四道充满信心的目光扫向了连向东这边。

“夹闭肝动脉,吸引器准备!”

……

单说肝内胆管结石切开取石手术的难度并不算很大,一般情况下,有个三年主治医的经验,完成这么一台手术应该不在话下。

但伴有门静脉高压可就不一样了,肝脏组织,尤其是肝门部的肝组织,会因为门静脉高压的代偿机制而变得更加脆弱,更容易出血。

切开的难度并没有增加多少,只要夹闭了肝动脉,断流了肝脏供血,接下来行常规切开取石也就是了。

出血量不会很高,用时也不会很久。

但是,肝动脉的夹闭时间不能超过十五分钟,最好的方案是每隔十到十二分钟便要给肝脏恢复供血,并持续个五分钟左右。

而这时,切开的肝脏肯定是来不及缝合,只能是以止血纱布来填塞肝脏切口,减少出血。

待第二次夹闭肝动脉时,开始缝合。

如果不伴有门静脉高压,以正常肝脏的组织特性,有经验的主刀医生可能在第二次夹闭肝动脉的期间完成缝合。

但今天这台手术,恐怕……

不管是夹闭肝动脉几次,只要台上这三位年轻医生能够完成缝合,那就算相当成功了。

学术报告厅中,无论是首排的评委,还是后面的同行观众,心中的结论,是完全的一致。

可是……

只用了五分钟多一点,那主刀医生便指示一助松开了夹闭肝动脉的血管钳?

这……

意欲何为?

居然完成了肝脏切开并切除那包裹着一颗不小结石的肉芽肿组织的手术过程?

怎么辣么快?

老子不过是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闲话而已?

老子强烈要求回放手术视频!

台上。

连向东目光深邃,且坚定。

这他么要是换做了西大少,保管是一个回合便搞定了切开加缝合。

我连老腚不敢跟那只坏鸟堪比,咱用两个回合解决战斗,可行?

夹闭肝动脉断流肝脏供血的时间仅有五分钟多一点,所以,恢复其供血的时间也可相应缩短。

看着墙壁上挂钟的分针转了两圈半,连向东再次下达指令。

“吸引器撤出,夹闭肝动脉!”

学术报告厅中,首排正中,丹尼尔教授向左右两侧的拉尔森教授和布特莱恩教授低语道:“我赌五米金,威斯特的这位铁杆助手可以在十分钟内完成缝合,而且是一次成功。”

拉尔森教授微微摇头,道:“不可能,你说的应该是威斯特的手术水平。”

丹尼尔教授笑道:“我现在希望加大赌注,十米金。”

布特莱恩教授跟道:“拉尔森,千万不要上当,我认为,以威斯特的手术水平,他完全可以在第一次夹闭肝动脉的时候同时完成切开及缝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