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后继有人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2-21 字数:2288 阅读进度:783/793

十六支参赛代表队,十六台手术。

为了方便评委们能够更加细致地观察清楚每一台手术的细节,同时也是受医院手术室条件限制,竞赛主办者只是启用了四间带有视频转播功能的手术间。

上午两轮,下午两轮,每轮同时安排四台手术。

学术报告厅的投影大屏幕被分割成了四块,分别显示着四间手术室中的四台手术视频。

主席台已经撤下,五位主席团最终评委及十五位由各地学会主委担任的评委坐到了观众席的最前排。

报告厅中仍旧是黑压压一片座无虚席,即便是那些于昨日首轮竞赛便遭淘汰的参赛选手也未离去。

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输的并不服气。

医院的条件不一样,培养年轻医生的模式也不尽相同,逮着兔子动刀那还是上学时的事情,等咱们进到了临床,也就没了这样的机会,所以,手生而已。

但说到正儿八经的手术,这十六台手术术式中,咱们至少也能干净利落地拿下其中的十二三台,若是抽签时运气还不错的话,今天的比赛,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

本着这样的心态,这些个年轻医生在观摩竞赛团队的手术时,甚至比坐在最前排的评委还要认真。

主办方很用心,考虑到学术报告厅后面座位上观看大屏幕可能有些吃力,所以,还在杏林园上开设了四间直播间,但凡参会的代表都能领到一个临时账户,在登录杏林园直播间时具有优先权力,不必担心观众火爆而挤不进直播间。

但凡表演或是演出,总要讲究一个垫场和压轴,对如此内容的比赛安排来说,自然要把手术难度相对简单的放在前面。

因而,那华东医院代表队同华北医院代表队的两台手术均被安排到了最后一轮。

八点半。

首轮四台手术同时动刀。

果然是青年才俊。

果然是各地精英。

四台手术的四支参赛队,一共十二名手术医生,向众人展现出了精湛的手术技艺。

从每一个人的精气神,到每一个人在手术台上站姿,再到每一个人对手术器械的运用,都给人以两眼不由一亮的感受。

手术难度的高低或许会影响到评委们的评判心情,但此次竞赛绝不会以手术难度来决定最终名次,各支代表队相互比拼的是手术的精度,准度,力度,以及术式的理解和处理。

所以,选择了难度系数最低的术式,并不代表着失去了夺冠的可能。

就比如……

金铭惠于昨日抽签选择病例之前解读今日竞赛评分规则时举了一个例子。

大英雄乔峰在聚贤山庄独战群雄时使了一套拳法名曰太祖长拳。

这拳法乃是宋太祖赵匡胤所创,后广为流传,实在是大宋年间最为普通的拳法之一。

可是,那乔峰使将出来,却是威力无比,无人能及。

用在本次竞赛上,那就是手术的难度系数不重要,重要的手术者展现出来的手术功力究竟有多深厚。

这种解读,自然又是为华东医院代表队挖下的一个坑。

即便当时有许多人未能反应过来,但吃过了晚饭,回到了酒店,相互一交流一沟通,便成了众所周知之事。

呵呵。

有人吃亏自然有人赚便宜。

因而,那些选择了难度系数最低的,首轮登台展示的代表队亦是精神抖擞,拿出了全部看家本领。

好一个精彩纷呈!

十点过三分,第一轮四台手术中速度最慢的一台也结束了手术。

华北医院的麻醉科医生和手术室护士立马忙碌起来。更换下一台手术的器械,为下一台手术的病人实施麻醉。

十点半,第二轮比赛手术拉开了帷幕。

受到了前面四支代表队的刺激,这一轮的四支代表队表现的更加优秀。

观众席上,那些个已经被淘汰了的选手们看得是唏嘘不已。

人家……

确实比自己强!

他们的老板们,亦是唏嘘不已。

不服不行啊!

人家那些医疗水平发达地区的医疗底蕴就是比咱们要深厚,不管是人才苗子,还是教学水平,可都是要比咱们高出了一大截。

最前面的那些个国内评委们看到这些,脸上不由现出了欣慰之色。

虽然,近些年来医学类高校的招生工作是越发艰难,医院的医疗人才的流失比例也是逐年见长,但毕竟还是留下了一些好苗子,单看这些年轻医生的表现,完全可以欣慰点头,道一声:

“后继有人!”

端坐在首排正中间的三位米国大教授,此刻很想跟他们的翻译小伙说点什么。

可是,那小伙和那小姑娘,今天却是不见人影。

昨晚宵夜时,听他们俩在嘀咕,说是要借这个时间去爬趟长城。

这是旷工!

是渎职!

但那三位米国大教授却是不敢说一句怨言,还得乖乖地听从那翻译小伙的安排,认认真真地守在这边担任外籍评委。

不过,能看到华国那么多优秀年轻医生的精彩手术表现,也值了。

第三排,华东医院代表队的坐席中,连向东打一入座开始便闭上了双眼,神色淡定,呼吸均匀,就像是一位得道高僧正在打坐修行一般。

“老腚,睡着了?”右手边的队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捅了连向东一下。

连向东仍旧是闭着眼睛,只是点了点头,并“嗯”了一声。

左手边的队友叹了口气,道:“腚总,你可不能掉链子啊,陈教授昨晚上已经跟咱们仨下了死命令,今天的这台手术,咱们仨不单要拿下,还得拿得漂亮才行。”

连向东缓缓睁开眼睛,看了那兄弟一眼,淡淡一笑,再“嗯”一声后,随即继续闭眼打坐。

左右二人,颇为无语。

就听着连向东悠悠说道:“定心,养神,距离咱们表演的时间还早着呢,你俩别打搅我,让我多过两遍手术。”

又是那个不是只好鸟的妖孽支的招。

在脑海中将手术的步骤过上几遍,充分考虑到各种突发意外的可能,家有余粮心不慌,对一名主刀者来说,这余粮便是充分的术前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