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列车前方到站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2-15 字数:2319 阅读进度:770/793

连向东向杨兮提出来的建议是顺着陈仁然的思路延伸出来的。

简单粗暴。

但效果值得期待。

既然丹尼尔教授来到华国了,那么,只要把消息通知给金铭惠,那金铭惠就无躲着不见丹尼尔教授的理由。

等见上了面,杨兮便有了当其面诛其心的机会,不用太过分,只需要把他杨兮在汁家哥大学的那一礼拜的所作所为'汇报'一遍即可。

有丹尼尔教授在场做背书,那金铭惠不得不相信杨兮所言。

且是客场作战,你金大教授的导师,连同医学中心普外胸外介入三个专业的三位大教授,四位米国顶级外科专家都齐刷刷被人家杨兮杨医生给折服了,你金大教授还有啥好说的呢?

乖乖举手投降,免得颜面扫地!

只要金铭惠丧失了争斗下去的信心和决心,那么,帝都那帮老前辈们也必将偃旗息鼓。

一时半会,他们根本来不及寻找到合适的替换者。

如此,学会主委及华夏外科杂志主编,这俩学术制高点,陈仁然将代表魔都至少能拿下其中之一,搞不好,将两样大礼尽收己囊也不是不可能。

说干就干。

待杨兮再见到丹尼尔教授时,立马开始准备施展套路。

可就在这时,丹尼尔教授来了电话。

“杰克金?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呢?”

已是中午时分,但凡有点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大洋彼岸正是深夜,所以,这个时候接到华国这边的电话,个中必有蹊跷之处。

丹尼尔教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通了电话。

杨兮高勇都是懂规矩的人,虽然那丹尼尔教授在接电话的时候并未做出避讳旁人的姿态,但他们还是知趣地退出了休息室,给丹尼尔教授留下了单独空间。

五分钟后,丹尼尔教授追了出来。

“威斯特,我的兄弟,我有事情要跟你商议。”

将杨兮高勇二人追回到休息室来,丹尼尔教授接道:“杰克金是康斯坦丁教授的得意门生,他如今在帝都一家大医院任职,听说我来了华国,很想和我见上一面。”

说到这儿,杨兮已经明白了丹尼尔教授口中所说的杰克金便是那帝都华北医院的金铭惠金大教授。

“他想来这边跟我见面,顺便结识一下我的兄弟,你,威斯特。”

杨兮不禁窃喜。

原以为还得经受舟车劳顿前去帝都落实连老腚的计划,没想到,那金大教授居然准备自投罗网了。

敲锣打鼓,列队欢迎!

不明就里的丹尼尔教授还以为那杨兮的高涨情绪纯粹是给他面子,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居然兴奋地吹了声口哨。

……

帝都。

金铭惠得到了丹尼尔教授的肯定答复,并从他答复中的字里行间品味出那丹尼尔教授跟杨兮的私人关系应是很不一般,心中的惴惴不安随即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立刻订票,马上出发。

七百多公里的路程,首选当然是高铁。

两点一刻,金铭惠只身一人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车程也就是两个半小时,不长不短,刚好足够金铭惠用来思考用来引诱那杨兮的重利方案。

这其中有那么一点,金铭惠始终未能搞明白。

既然那钱行军院士已将杨兮收做关门弟子,而那陈仁然教授要依靠杨兮为后盾,为什么……

为什么不把杨兮给请去魔都呢?

把这位一位拥有神之双手的杰出外科医生留在江北的一家破烂乡镇医院中,那钱院士陈教授居然也能做的出来?

魔都人啊!

忒小气了。

不过也是件好事。

那杨兮没在魔都那边捞到什么好处,只是一个钱院士的挂名弟子,怎么可能让他心甘情愿且全心全意倒向魔都呢?

这样想着,金铭惠渐渐有了信心。

帝都一套房,位置不好,面积不大,也就是三环内八十多平的两居室。

科里一职位,先做住院总,等明年动用所有资源,将他破格晋升为主治,想带组就带组,不想带组就在他身边做科主任助理。

没有人会不服气。

科里包括整个医院,也没有人敢不服气。

嗯,还要有现金奖励。

名头嘛,就当是安家费,一百万少了点,那是十年前他去华北医院任职的价码,如今物价飞涨,没有个两百万怎么也说不过去。

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对了!

还有配偶或是女朋友的问题。

那杨兮要是还没结婚,或是还没女朋友,那最好。

帝都有的是漂亮姑娘,只怕他到时候会挑花了眼。

要是已经结了婚或是有了女朋友,那也不难办,学医的,直接安排到华北医院的临床科室,不是学医的,在医院搞搞行政做个文员什么的,不也比在外面公司上班要好许多吗?

就这么办!

打定了主意,金铭惠拿出手机,想跟院长汇报一二。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电话拨打出去。

一旦说出口,却未能将那杨兮带回帝都,这脸面,多少都有些交代不过去。

先斩后奏也没啥大问题。

在院长那里,他金铭惠的话还是有些份量的,就算在院长那边遇到了困难,那也不关紧要,大不了将他所有的承诺纳入到科室成本也就是了。

列车飞驰。

金铭惠看了眼车厢门上的显示屏,车速超过了三百。

这十年,祖国的发展真是叫一个快,别的不说,只说这基础设施的建设,早已经将'伟大'的米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回国,终究还是一项正确的选择。

虽然,在祖国行医远不如在米国那般轻松惬意,这边的医患关系始终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事情,但是,相比十年前在米国的行医生涯,自己还是舒心了许多。

毕竟,在那边的黄种人,不管你混得有多好,却始终摆脱不了三等公民的身份地位,就连靠着失业救济金度日的黑哥黑姐们都会对你黄种人抛来鄙视眼神。

还是祖国好啊!

至少,每天可以自由地昂起头来。

车厢门上的显示屏显示出来的车速开始下降,接着,便传来列车员美妙动听的广播。

“列车前方到站,江北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