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丹尼尔,你怎么来了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2-12 字数:2272 阅读进度:763/793

同一时间,柳泉医院。

刚刚下了手术台回到科里的杨兮,也看到了陈仁然在华东医院官网上公布出来的,本次培训班的报名情况及录取名单。

“大师兄的胆识还是欠缺了点啊!”

看到南北两边的比例仅是十比十五,杨兮不由现出颇为遗憾的神情。

“要么就不干,要干,那就明刀明枪热热闹闹地干上一场,弄他个二十比五又能咋地?那帝都的一帮老爷们难不成还敢去魔都揍他一顿么?”

一旁高勇附和道:“就是!就算天塌下来,不还是有你西大少撑着嘛,怕他们的逑呢?”

杨兮侧目含笑看了高勇一眼。

阔以啊。

高老大。

这段时间您的手术水平没见涨,可拍马溜须的能耐倒是提升了一个层次。

“我说错了吗?”高勇似笑非笑,迎向了杨兮的目光,一脸的淡定,不夹杂一丝一毫拍马溜须后的虚怯。

杨兮呵呵一笑,应道:“您是科主任,科主任的评判当然是千真万确。”

高勇一本正经地点头回道:“我高老大不光是科主任,还是江北普外科学会的主任委员呢!”

杨兮不由愣住。

正在打腹稿准备打击一下高老大的嚣张气焰,就听到办公室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其间,一般是华语,一半是米国话。

咋的了?

是涉外病区那边的米国佬病人有什么不满闹到了这边来?

尚未来及起身,只是回头张望,就看到谢中华领着一个米国佬进到了办公室中。

“丹尼尔,您怎么来了?”

丹尼尔教授张开了双臂,迎向了杨兮。

“威斯特,我日思夜想的威斯特,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威斯特,west,翻译成华语的意思是西。

也是杨兮为自己信口胡诌出来的英文名。

拥抱之后,杨兮将丹尼尔让到了座椅上坐定,高勇这边随即递上了一瓶常温矿泉水。

老外没有喝热水的习惯,一年四季都是冰水。

丹尼尔教授接过矿泉水,却放到了一边,喋喋不休解释道:“威斯特,我好苦闷啊!从你离开汁家哥后,我尝试了两台低位直肠癌的徒手TaTme手术,可是,全都失败了……”

杨兮帮忙拧开了那瓶矿泉水的瓶盖,再次递给了丹尼尔,同时道:“不着急,先喝点水,慢慢说。”

丹尼尔接过水来,喝了两口,然后迫不及待接道:“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来华国求助于你,我是给你发过邮件的,但却没能等到你的回复,无奈之下,我只好通过康利联系到了谢尔盖先生……”

谢中华插话道:“我给丹尼尔教授的解释是杨医生不怎么习惯使用电子邮箱,在华国,要么是微信,要么就直接打电话,邮箱的使用率,真的很低了。”

杨兮笑着应道:“谢总的解释有误,我不是不怎么习惯使用邮箱,而是根本不使用邮箱。”

丹尼尔教授叹了口气,道:“所以,我到了魔都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下载了贵国的微信,并在谢尔盖先生的帮助下注册了自己的账号。威斯特,让我们赶紧成为微信好友吧。”

互加了微信好友,杨兮这才想到要把高勇介绍给丹尼尔认识。

哪知道,杨兮这边指着高勇刚一开口,丹尼尔那边便叫出了高勇的名字。

“刚才在走廊上,谢尔盖先生向我介绍过你的照片。高,我必须要当面向你送上由衷的赞美,你的那篇文章真的是太棒了,要不是时间紧迫,我一定不会送给米国外科杂志。那绝对是一篇柳叶刀才够资格发表的好文章。”

高勇实话实说回应道:“丹尼尔教授,我得说实话,那篇文章的作者并不是我,而是你日思夜想的威斯特。”

丹尼尔教授先是一怔,随即呵呵笑道:“感谢你的诚实,事实上,我已经想到这个答案了,因为,你们科室接下来的两篇文章虽然出自另外二人,但其措词风格以及学术表达方式,却和你的那篇文章如出一撤。”

杨兮微笑道:“丹尼尔,我希望您能够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丹尼尔教授轻松应道:“那是当然。”

杨兮忽然想到了他跟陈仁然提到过的那个徒手术式和手术机器人下术式的回顾性研究课题,于是接道:

“丹尼尔,我和我的大师兄一道搞了一个课题,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加入进来呢?”

接着,杨兮将此课题的设计及内容向丹尼尔教授陈述了一遍。

吃独食,历来不是杨兮的风格,只有把身边的兄弟养肥了,再坑起来才够痛快过瘾。

而此课题,如果能有丹尼尔教授的加入,其含金量自然会提升许多。

双赢或是多赢的事情,谁不乐意谁就是傻瓜。

可结果却是……

丹尼尔教授断然摇头。

“对不起,我亲爱的威斯特,我要让你失望了……”

杨兮不解,追问道:“为什么呀?这可是一件双赢的好事啊!难道你们米国人只相信零和游戏么?”

丹尼尔教授苦笑解释道:“我刚才跟你说了,在你离开汁家哥后,我连续失败了两台低位直肠癌的徒手术式,你让我加入你的课题研究,那不是给你拖后腿么?”

听到这番解释,杨兮顿时释然。

“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

随后,杨兮手指高勇安排道:“既来之则安之,丹尼尔,你就安安心心地在我这边呆上几天,我们科可不缺低位直肠癌的病人,打明天开始,让高主任带你上台,我在旁边指导你,不出一个礼拜,我保证你能学得会这个术式。”

“真的嘛?”丹尼尔教授的双眸不由闪烁出异彩来。

杨兮笃定点头,应道:“我既然说的出口,那就一定能够做到!”

丹尼尔教授情不自禁地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架。“上帝啊,你知道我在航班上有多担心么!”

谢中华笑着插话道:“我早就跟您说过,杨兮医生是一个胸怀宽广的人,他乐于同别人分享他的手术技能,但关键是,你首先得是他的兄弟。”

丹尼尔教授双眼含着晶莹,拍着胸脯道:“我当然是威斯特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