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大江北的美食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2-06 字数:2278 阅读进度:750/793

“万万不可!”高勇在电话中的推辞是毫不犹豫坚决果断。

“孔院长,我高勇何德何能堪以领导咱江北的普外科学会呢?万万不可,真的,孔院长,万万不可!”

孔德兴回以呵呵一笑。

既然那杨兮是通过高勇给他送来了这么一份大礼,那么,他也理应通过高勇把这份回礼转送给杨兮,所以,散会之后,他回到了办公室,便立刻拨通了高勇的电话。

高勇的如此态度自然在孔德兴的掌握之中。

“高主任啊,你的谦逊敦厚很让我感动,我想,这也正是大家伙为什么会一致同意要把你推上去的主要原因。咱实话实说哈,江北虽然地处北边,但却是南江省的一个地级市,在学术上,怎么着也得依靠南派魔都多一些,对不?”

高勇表示认同。

江北的医生,不管是外科还是内科,至少有三分之二或是在南边的魔都或省城进修的,或是在那边拿到的文凭,所以,从情感上讲也好,从人脉关系上说也罢,江北医疗圈的属性终究还是要靠在南派魔都那边。

“咱们江北普外科学会要想把头抬起来,能离得开钱院士和陈教授的支持吗?放眼整个江北,除了杨兮那小子,还有哪一个能请得动那二位老师?而能打好用好杨兮这张牌的,也只有你高主任啊!”

言之有理。

高勇心中不由生出了几许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感觉。

“学会主委那可是个苦差事啊!付出不少,回报寥寥,一毛钱不多拿,还得往里搭烟钱酒钱和饭钱。可是,再苦再累,咱也总得有人站出来挑这个头不是?”

高勇握着手机,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好吧,您年纪大,您说了算,我高勇就不跟您争辩了。

“老哥我已经受苦受难两届整八年了,你们这些做兄弟的不能可着老哥我一人造吧?所以啊,现在到了你高老大挺身而出的时候了,也该替下老哥我肩上的这副重担了不是?”

学会主委谁不想当?

虽然明面上确如孔德兴所说?钱不多拿一分?还得搭进去不少烟酒饭钱,可这毕竟只是明面。

明面下边呢?

不敢说下边是个金矿?但也是个……嘘?打住,行业秘密?不可泄露。

好吧,咱只说个人荣誉问题。

能当上学会主委?带领本地区同行尽全力提升自身学术地位?提高整体业务水平,造福一方百姓,这可是一项至高荣誉。

必须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高勇从孔德兴的说服言词中找到了理由寻到了依据,左下胸腔中的那颗老心脏登时间不安分了。

“孔院长?您说的对!能为咱江北普外科界做点什么?一直以来也都是我高勇的梦想。不过,这事我一人还做不了主,我得跟杨兮他商量一下。”

孔德兴不由现出了得意笑容。

对喽!

要的就是你把这事说给那杨兮听。

结束了通话,高勇冷静了片刻,然后给杨兮发了条不短的微信。

此时?杨兮刚刚上车。

原以为有了钱老爷子的同行可以蹭到大师兄的一张商务座票,可没想到?四个人却都呆在了二等座的车厢中,而且?那大师兄贼抠门,那么大一咖?出个门居然连个学生都不带?直接把连向东当成了苦力来使唤。

也对。

再过一个月?那连向东不就是陈教授门下的学生了么。

收到高勇的微信,杨兮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卧抄。

这位孔师兄挺会来事的呀!

小爷藏得那么深,居然都被他给看穿了?

人才啊!

“名至实归!”

杨兮言简意赅,只回复了这四个字,然后坐到了钱行军的身旁。

“老师,对不起啊,我只是想给家里打声招呼,让他们提前安排好您和大师兄的衣食住行,可没想到却走漏了风声……”

钱行军摆了摆手,道:“走漏就走漏,能怎么着?我反正是下了火车就上你安排的汽车,别的地方,哪都不去。”

杨兮接道:“可是,江医附院的孔副院长给我打了个套,我是钻也不是,不钻也不是。”

过道一旁,陈仁然问道:“孔副院长?是孔德兴吗?”

杨兮点了下头。

陈仁然笑道:“他给你打了个什么套啊?让你这般为难。”

“他……”杨兮叹了口气,苦涩笑道:“今年刚好是江北普外科学会换届,他把我们科的高老大给推举成主任委员了。”

陈仁然不解道:“这是好事啊,怎么能说是个套呢?”

杨兮道:“可高老大才是个副高,而且……”

钱行军不耐烦道:“而且什么而且?连你大师兄都不会做的手术,那小高却做得贼溜,就凭这一点,还不够资格做个地市级学会的主委吗?好了,别再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了,赶紧接着跟我说江北的美食,刚才说到哪儿了?”

陈仁然提醒道:“王滩镇的樊家狗肉。”

钱行军吞了口口水,道:“对,狗肉,汉高祖刘邦的最爱。”

杨兮跟着咽了口唾液,道:“王滩的樊家狗肉才是最正宗的鼋汁狗肉,中午吃或是晚上吃都不对,得早晨去吃。”

“早晨吃?”钱行军睁大了眼睛,很是惊奇。

杨兮笃定应道:“没错,一口大铁锅,锅里煮肉的汤汁五百年没干过,刚煮好的肉捞上来,捡最好的脖子肉撕上二斤,夹在烧饼里,在撒上一把干花椒,花椒配狗肉,狗肉不腥,花椒不麻,就剩下一个字……”

钱行军吞着口水抢道:“香!”

陈仁然不自觉地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盘算道:“现在是下午三点钟,距离明天清晨六点钟还有十五个小时,好煎熬啊!”

钱行军呵呵一笑,道:“那咱就换样美食,小西,跟老师说说你们柳泉镇的烧羊肉……”

走了一路,说了一路。

从王滩的狗肉说到了柳泉的羊肉,从刘集的地锅说到了市里的把子肉,还有江北人民最为骄傲的烤串,以及传说中牵扯到了乾隆皇帝的sha汤。

直说的那下了车的钱行军意味深长地对陈仁然抱怨道:“你就安排了两天的行程,哪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