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我他么该帮谁呢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2-04 字数:2361 阅读进度:747/793

次日一早,八点半。

杨兮第二次站到了华东医院的手术台上。

和二十多天前的第一次有所不同,这一次,陈仁然的态度是相当低调。

杏林园直播?

免了!

示教室中组织本科医生观摩学习?

一样。

还是免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本教授是第一次上台参与这超级牛逼的徒手行TaTme手术的术式。

万一在台上有个三长两短,再闹出个笑话来,咋整?

可是,这世上却存在着一个墨菲定律,好事的发生几率总是远低于坏事,事与愿违的结果才是主流结果。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一早刚上班,钱院士新收的关门弟子要带着陈仁然教授完成本院第一台徒手行TaTme手术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就是上回做乳腺癌手术的那个一刀到底的杨兮杨医生吗?”

“不是他还能是谁!”

“我在杏林园上看过他的TaTme手术视频,简直是精妙绝伦匪夷所思。不行,今天谁都别拦着,我必须从头到尾眼都不眨一下看完整台手术。”

一时间,手术室人满为患。

“今天没你们的手术安排呀?都出去!”手术室的护士长有点像市立医院的孟大姐,也是相当的强势。

就不出去!

我们要观摩陈教授的那台手术。

“陈教授没做教学计划,等下次吧!”

等下次?

可今天的心痒难耐如何解决?

本着法不责众的理论,众位外科医生藐视了手术室护士长的一贯强势作风。

这帮医生中有那么几位已经进到了副高职称,虽说副主任医师在这种级别的医院中还算不上个啥,但面对手术室护士长,他们的说话还是有那么点份量的。

“护士长,拜托您再跟陈教授请示一下,还是把示教室给开了吧,要不然,这个溜进手术间转一圈,那个装着走错手术间过去瞅两眼,不也是影响他做手术嘛。”

“王主任说的对,机会难得啊,护士长,就麻烦您了,您就跟陈老师说,门口这帮家伙要是看不到手术的话,非得跑去他科里静坐示威了。”

手术室护士长拗不过,只得去到了手术室跟陈仁然汇报商量。

陈仁然大为光火。

玛德,是哪个狗东西走漏的风声?

老子自打大年初一得到了小师弟的承诺,便开始秘密谋划这台手术,整一个礼拜都挺过去了,居然毁在了最后关头?

手术室护士长苦笑回应道:“就算您枪毙了那个走漏风声的人,那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陈仁然无奈摇头,并看向了杨兮。

杨兮秒懂。

大师兄是头一回亲手上这徒手行TaTme手术,而且担任的还是至关重要的一助,若是在台上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恐怕会影响了他的一世英名。

所以,他才要保密筹备这台手术,最好是能够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这头一回的手术体会。

“那就示教好了?但要把音频关掉。”杨兮淡然替代陈仁然做出了应答?同时跟陈仁然交流了下眼神。

放心吧,大师兄?一切有小师弟呢!

在陈仁然的认知中?小师弟这人若是顽劣起来,那可没几人比他更会艹蛋?但要是正经起来,也同样没几人比他更值得信赖。

只传视频不传音频……

陈仁然已是品出了杨兮的用意?再看到杨兮那笃定眼神?心中更是踏实下来。

“那就按我小师弟说的办!”

陈仁然安心穿上了手术衣。

手术开始。

杨兮尽可能地放慢了手速,每一步骤都会给陈仁然留下足够的反应时间,到了关键节点,还会跟陈仁然讲解几句。

而陈仁然的手术功底确实了得?且对TaTme手术的术式极为熟悉?虽然是第一次上手做徒手术式,但之前多次揣摩过杨兮的手术视频,因而对各个步骤环节并无多大的陌生感。

在杨兮这边,他的确是放慢了手速,且为陈仁然留下了反应时间?但在示教室中,那些个观摩手术者却是无一能够看出端倪?只觉得台上那三人的手术配合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

“怪不得钱教授会收他做关门弟子?你看人家那手术做的,多稳当啊!”

“嗯?感觉比陈教授还要稳一些。”

“陈教授也是够牛逼的?他要是不说?谁能看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徒手TaTme手术呢?”

“我他么心态要崩了啊!就他们展现出来的手术水平,我这辈子也追赶不上呀!”

手术间中,杨兮切下了占位肿瘤,准备行肠道重建,而一助位置上,陈仁然在连向东的配合下已经完成了上段直肠松解术。

“大师兄,要不要换个位置试一把?”

陈仁然笑应道:“可别,咱还是善始善终吧,示教室里有好几百只眼睛盯着呢。”

这便是陈仁然相比高勇所不利的表现。

若是论手术功底,陈仁然自然要比高老大深厚的多,但在心态上,他却是差了高老大一个等级。

这也难怪。

毕竟身份地位在那摆着了。

陈仁然可不能像高勇那般无所顾忌敢冲敢打,反正出了篓子还有杨兮在后面兜着呢。

“可我觉得您好像已经找到信心了,不是么?”

陈仁然点了点头,道:“有那么点感觉了,但还不够强烈,估计再跟你做上一台,等第三回的时候,我差不多就敢跟你互换位置了。”

杨兮忽然停下了手,看着陈仁然认真道:“大师兄,我认为您最佳的选择是跟我去趟柳泉医院,我那边可不缺低位直肠癌的病人,昨天上午,我在路上的时候,高老大在家里就收了俩病例,估计今明两天还会更多。”

陈仁然不由愣了下神。

要说低位直肠癌的病例,他这边也不缺,只不过在这边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所关注,心理上难免会有些负担。

但要去了柳泉医院,手术室门一关,那小师弟岂不是想怎么教学就怎么教学嘛!

好主意!

“咱们先手术,等手术完了,我跟老师打声招呼,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今晚上咱们就到江北去。”

二助位置上,连向东先是看了眼杨兮,随后再看了眼陈仁然,目光中不禁流露出犹豫的神色。

导师,恐怕您是又中了西少的圈套。

唉,一边是导师,一边是兄弟,我他么该帮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