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真他么羡慕嫉妒恨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1-30 字数:2323 阅读进度:740/793

想做到这两点,确实不容易。

但那是针对别的医院而言。

在柳泉医院,对林院长来说,却是简单的很。

首先,用在降低病人平均收费的招数就很简单。

只需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和时间,约来一家家的医药代表和器械耗材代表,谈嘛!

你们供应给别的医院回款期限是多久?

半年到九个月,对不?

可在我柳泉医院,货到,当月付款。

你们供应给别的医院是不是还要做临床推广?

请酒请饭还得按时送上那啥一笔钱,对不?

但在我柳泉医院,你只需要做好服务,其他的,一律不准提及,而且,我还能保证你们的销售量稳步上升。

美不美?

美的话,那就降价呗!

觉得不美也没关系,医院大门就在旁边,好走不送,更不必浪费口水说上一声再见。

从nan京到bei京,买的没有卖的精。

那些个医药代表以及器械耗材代表,一个比一个精明,对林院长画出来的这块大饼,只有不敢相信的,却没有一个说不美的。

医院不大,销量不高,即使上当受骗,那点损失也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于是,便有了一批代表顺应了林院长的意愿。

而林院长做事是真的重守承诺,不单及时付款,还把这一批厂家的品种给予了足够的保护。

有了信誉,后面的事情也就简单了,因而,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林院长便把医院所必须的药品耗材中的一多半品种价格降了一多半。

成本降下来了,收费自然也就有了下调的空间,虽然医院在利润率上受到了一定的损失,可病人数量增加了?医护及其他员工的工作效率提升了?因而,医院的整体效益不见降低?反倒是得到了大幅度的增长。

而对医护人员来说?如此举措使得他们失去了灰色收入,但可以放在台面上的清白收入却增加了好多?一来二去,个人腰包并没有瘪下来?相反?大多数人比起以前来还鼓了那么一些。

因此,林院长的这般改革措施还是得到了院内绝大多数员工的支持。

另一方面,病人满意度。

似乎也没难得倒那林院长。

程咬金三板斧,咔咔咔连砍三下?效果立现。

第一斧?树俩典型,外科片的杨兮,内科片的武红梅,都学着点人家是怎么对待病人的,你们把态度搞端正了?那病人的满意度不就上来了吗?

第二斧,砍向了骄娇二字。

不能有骄气?别觉得自己业务水平怎么怎么样,好像完全能独当一面似的?各科室但凡稍微复杂点的病例,一定要请杨兮去看上一眼?不然出了问题?看我林院长不扒了你们的皮。

更不能有娇气?老资格的医护别他么倚老卖老,年轻点的医护更不能混吃等死,派出去进修的要抓住机会好好学习,留在家里工作的也要保证每一天都有所进步。

至于这第三板斧,倒是跟降低成本的政策有着密切的关联。那就是杜绝医护尤其是医生的各种不合法收入。

各种回扣必须是严令禁止,谁敢以身试法,定斩不饶。

收受红包或是向病人索求吃请也将遭受严厉打击,轻者处以三个月下岗,重者除名毫无商量。

这三板斧砍出来,刚巧又抓了个倒霉蛋,一纸解聘通知下达之后,医院风气大为改观。

来看病的病人想说一声不好都找不到理由。

不过,在华国从事医疗工作也确实艰辛。

全球范围内,没有哪个国家会向华国这般,对医疗失误零容忍,对治愈率的要求更是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百分百。前者尚可理解,但这后者……

医生非神仙,岂能做得到?

饶是有杨兮存在,柳泉医院也无法达到这个目标。

只能是尽力而为,并看开一点,毕竟在别的医院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所以,秦格伟的那种自我安慰式的担忧对当事人来说基本上不存在,我柳泉医院的平均收费当然是全江北同级以上医院中最低的,我柳泉医院的病人满意度也当然是全江北同级以上医院中最高的。

只用数据说话,绝不接受理论性反驳。

所以,在饭桌上,无论是林院长,还是武红梅高勇他们几个,没有一个人显现出了对医院未来的担忧,所言所论,但凡牵扯到工作方面的话题,所有人都是一副找出问题解决问题期待更大更快进步的口吻和态度。

秦格伟看着,听着,心里越发不是个滋味。

反观市立医院,不管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只要是遇到了,那么,上面的院领导也好,下面的科主任也罢,包括基层的医生护士,有的一定是相互推诿,缺的必须是剖析解决。

是江大院长一人之错么?

客观讲,还真不是!

江山之前的武红梅时代,市立医院有着同样的毛病,只不过,武红梅这个老娘们比较强势,又有马宗泰在背后支撑,此毛病被一时压制而已,而到了江山做院长,既无雷霆手段,又缺行业底蕴,捣鼓来捣鼓去的只是那三五招权术计谋,那久已存在的顽疾自然就会发作。

真他么羡慕嫉妒恨呀!

这顿饭吃的,秦格伟真是血亏,不是物质上的亏,而是精神上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还他么什么江北普外科学会主委啊?

还他么什么冲出江北走向全省啊?

还他么什么把江浦均马宗泰两代人打下来的基业发扬光大再创辉煌啊?

都他娘滴狗屁!

医院就像是一艘大船,科室不过是船上某个机舱,就算这科室强大到了被尊奉为这艘船的风桅或是发动机,可这船的整体却是七个窟窿八个眼,那不也是早晚得沉到水下么?

偏就在那秦格伟情绪最为低落时,身旁的高勇却还要嘚瑟,隔了几个人,跟卢浩明对饮了一杯,然后道:“你那篇文章的SCI评分不会低了,搞不好也得是十分以上,别他么说升副高了,就算直接升正高,文章这块要求那也是足足够够了哇。”

SCI十分以上?

吹什么牛逼啊!

人家凌博士得导师,南江省普外专业的扛把子,省医苏东明教授的最高一篇SCI文章也不过就是九分啊!

这一刻,秦格伟气血攻头,双眼不由朦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