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一笑泯恩仇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1-14 字数:2287 阅读进度:708/793

回家的路上,杨兮的心情甚是舒畅。

憋了六年的一口气……

草。

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终于能为母校做点什么了,那心情自然要舒畅起来。

午宴上,老刘做为司机肯定不能喝酒,江雨蓓要装淑女也是滴酒未沾,杨兮酒量实在浅薄,敬了叶院校长一杯,再敬了同桌陪同们一杯,随后便将第三杯酒看到了底。

只能是把连向东推出来左迎右奉。

喝了不少的连向东遭到了江雨蓓的嫌弃,死活不肯跟他一同坐在后排座位上,而将连向东扔在副驾座位上也不行,空调风将他呼出来的酒气吹到了后面,甚是难闻。

于是,江雨蓓抢占了副驾座位,将连向东扔给了后排座位上的杨老师。

车上高速,处在酒后兴奋期的连向东迟迟不肯进入抑制期,拉着杨兮非要探讨他六年前是如何做到一个打两个还把对方打得折胳膊瘸腿的。

“说容易的确不容易,说难却也不算太难,想学不?老腚,我可以教你。”

连向东嘿嘿一笑,伸出手来,讪笑道:“掏五百块来,我立马跟你学。”

知杨兮者,老腚也。

一听杨兮那口吻,连向东便知道他又起了坑兄弟的邪念,干脆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杨兮淡然一笑,回道:“爱学不学,小爷我还懒得教呢。”

连向东又是敬烟又是上火,死乞白咧道:“看在我老腚对你西大少忠心耿耿的份上,你就跟我说说呗,我不收你钱了,还不行吗?”

副驾座位上,江雨蓓也转过身来,央求道:“杨老师,您就跟我们讲讲吧,求您了。”

此刻的杨兮虽然已是虚荣心膨胀,却还要拿捏出一副矜持模样,摆了摆手?轻叹了一声?应道:“往事不堪回首,还是罢了吧。”

江雨蓓撇起了嘴巴?可怜巴巴道:“您要是不说?那我就哭,一边哭一边跟爷爷告状?说杨老师欺负我了。”

这种事……

这个傻丫头还真能做得出来。

杨兮立马举起了白旗。

“打住!鹅滴个小姑奶奶呢,杨老师认怂?杨老师这就坦白。”杨兮拿起一瓶冰红茶?拧开瓶盖,喝了两口,道:“我要是说我遇到了一位武林高手,他传授给我一套拳法?我苦练之后?打赢了那俩小流氓,你们会信么?”

江雨蓓惊奇应道:“是洪七公吗?他传授给您的莫非就是江湖失传已久的降龙十八掌?”

连向东嘿嘿笑道:“什么呀,西少遇见的武林高手分明是风清扬,学到的武功是独孤九贱。”

开车的老刘立马挑拨道:“西少,老腚他骂你呢。”

连向东刚要开怼老刘?却被杨兮趁其不备反扣住了手腕,一声哀嚎之后?赶紧讨饶道:“我错了,西少?是我遇到了风清扬,是我老腚炼成了独孤九贱。”

杨兮却不肯轻易放过了他。

“学费五百?愿不愿意跟我学?”

连向东哭丧着脸认怂道:“愿意?愿意?我老腚发自肺腑地表示愿意。”

杨兮这才松开了手。

连向东揉着手腕,委屈且悲壮道:“你讹也讹了,坑也坑了,该跟我们说实话了吧。”

杨兮深吸了口气,微微闭上了双眼。

“其实,诀窍也就是一个字,扛!扛住了第一回的被殴打,等到了第二回,他俩的气势就减弱了不少,再下手时便没有了上一回的那股子狠劲。”

连向东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不由惊疑道:“那你扛了几回才干翻他们两个的?”

杨兮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回道:“都过去那么久了,谁还能记得清楚呀。”

江雨蓓红了两只眼睛,怯怯问道:“杨老师,那你被他们殴打,就不嫌疼吗?”

杨兮佯作生气,喝斥道:“你俩是不是脑神经错乱了?怎么尽盯着我挨揍呢?咋就不问问小爷我最后一仗把那俩小流氓揍得有多惨呢?”

江雨蓓抹了把眼睛,挤出来一丝笑容,道:“杨老师把那俩小流氓揍成什么惨样了?”

杨兮重叹一声,感慨道:“说实话,单就那最后一仗,樊处长给了我一个记大过处分是一点也没冤了我,那俩货,一个被我拧的胳膊肘脱了臼,另一个被我一脚踹了个胫骨骨裂。”

江雨蓓这才露出了真正的笑容:“活该!”

杨兮摇了摇头,道:“他们俩也不能说是活该,我杨兮并非是一个好勇斗狠之人,如果学校老师一开始就能公平处理的话,哪里需要以这种方式来解决矛盾呢?所以,干完了最后一仗,我对那俩小流氓倒是没有了恨意,这六年来,憋在心里的只有对学校处理方式的不满。”

连向东附和道:“那确实,这种事搁在了谁身上也都得像是吃到了苍蝇,恶心的想吐。”

杨兮接道:“最气人的是那俩小流氓培训结束都离开了学校,可姓樊的却死活不肯给我撤销处分,害得小爷差一点没能拿到毕业证。”

江雨蓓出于好奇,追问道:“杨老师,那您后来是怎样拿到毕业证的呢?”

杨兮呵呵笑了两声,道:“我那母校有一帮特喜欢打篮球的教职工,这帮哥们在篮球场上可是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听说了我的难为,排着队去找了当时的廖院校长,这才帮我拿到了毕业证。”

连向东感叹道:“怪不得你今天会把炮口对准了学工处的那俩货!”

稍一顿,连向东再皱着眉头接道:“西少,这事可不能算完!你不用管,全都交给我来办,非得让老叶把那俩不知好歹的烂货整出一个生不如死来,不然就不能消了我老腚的心头之气。”

杨兮笑了笑,道:“还是算了吧!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再说了,我上午冲他们两个开的那一炮已经够狠的了,应该可以让他们两个好好喝上一壶的了。”

江雨蓓忽地开怀大笑,指着杨兮道:“杨老师,您可不是一笑泯恩仇,您这是一炮泯恩仇呀!”

杨兮瞪眼咋舌。

傻丫头,别动不动就开车好不?

连向东给了杨兮一个夸张的眼神。

西少,这种话对你家老婆来说算得上什么呢?

就今天上午,她还问我你会不会干⊙_⊙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