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直击灵魂的提问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1-14 字数:2247 阅读进度:704/793

接下来,终于轮到杨兮发言。

“首先,在这儿我要先感谢母校对我的培养之恩,还要感谢在坐各位老师对我的谆谆教导,没有母校,没有各位老师,我杨兮取得不了今天的成就。”

说这番话的同时,杨兮在心里面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

玛德,小爷这么说话违心不违心啊?

分明是小癫子的功劳嘛,为毛要让他们沾光呢?

不过再一想,不是这些个老师规规矩矩讲了课,母校也不可能发给自己那张毕业证,没有那张毕业证,自己也不可能穿上白大褂,就此推理,那么小癫子也绝无可能找到自己。

好吧,看在叶院校长刚才如此推崇自己的面子上,那就权当不违心好了。

“我和叶院校长都是外科医生,外科医生的职业习惯是实事求是,一是一,二是二,这中间不允许存在含糊不清的一点几。所以,我接下来的发言可能会有不妥之处,甚至会说错话,但我绝不会兜弯子,说场面话,更不会说假话。”

众位老师闻言,均是不由一凛。

而叶院校长则微微点头,以示认同和鼓励。

就该如此!

院校存在很多严重问题,不说重话狠话,根本惊醒不了这些人,而自己刚刚上台,根基尚且不稳,还不太适合扮演黑脸包公的角色。要是兄弟您能替老哥一针见血地指出院校的顽疾出来,那老哥我就是太感激不过了。

“客气点说,母校是在发展的道路上遇到了瓶颈,不客气说,或是实事求是地说,母校近些年正走在下坡路上,一年不如一年。这一点,我上两届的学兄学姐们便有感受?而在我们这一届?感受更加分明。”

这,的确是客观事实。

对这些个老师来说?四年多来自己的荷包虽未收到多大的影响?但院校招来的学生却是一届不如一届,校内的学习氛围日渐凋零?而学生毕业后的就业问题更是日趋严峻。

只是,前任院校长定下了“发展道路上遇到了瓶颈”的基调?没人敢?也没人愿意反驳,于是便被这个基调麻醉了这么些年。

而今天,先是有叶院校长道出了院校正在走下坡路的说法,再经本院校最优秀校友的印证?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心里无不为之一振。

生了病,就得承认,就得积极治疗,哪怕一时半会治不好,甚至还会进一步恶化?那也总比隐瞒逃避好。

“黄老师给我打电话时说母校准备搞一场建校五十年庆典,当时我就意识到母校有变化了?因为,今年并非是母校建校五十周年?而是四十九周年。”

杨兮面带笑容看了眼叶院校长,叶领导微微撇了下嘴。

“等我见到叶院校长的时候?心里就明白的差不多了?叶院校长应该是打算借这个由头把母校好好宣传一下。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策略?一定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在这儿,我表个态,做为母校培养出来的一名学生,我杨兮一定会尽全力配合这场活动!”

叶院校长的激动之情由感而发,禁不住率先鼓起掌来。

“我有信心看到母校在叶院校长的带领下于今年高考招生打赢一场翻身仗。”

刚才那阵掌声仅仅落下十秒钟,便被杨兮的又一句话鼓动了起来。

待掌声落下,杨兮却是话锋斗转,向着在坐所有人,包括叶院校长在内,发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提问。

“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这场翻身仗打赢了之后又该怎么做?”

老师们不由一怔。

又该怎么做?

享受胜利的喜悦呗!

除此之外,还能怎样?

叶院校长却是不由一凛。

这他么就跟在临床上抢救失血性休克患者一样,建立通路,输上全血,患者的生命体征必然能够得到一定的纠正,但是,如果查不清楚失血原因,制止不住继续失血,患者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这场高考招生的翻身仗,不过就是失血性休克患者抢救过程中的通路建立全血输入。

而院校这个失血性休克的病人,他的病因究竟在哪儿呢?

叶院校长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长期以来他的工作重点放在了附院的临床上,对院校这边算不上多熟悉,因而,一时半会还真没想出正确答案来。

“高三的同学,好哄好骗,按照叶院校长的策略,今年于本科分数线之上完成招生计划我认为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但问题是,这一届学生来到学校之后,看到的,听到的,且验证过了之后的,和他们报考之前所想象到的,均是相差甚远,那么请问,明年的招生又该怎么办?”

叶院校长不由再一凛。

老子原以为等搞掂了招生的大问题之后再来整治院校的各种问题也不晚,但听杨兮这么一说……

卧槽!

还真他么要命!

而那些个老师们却困惑了。

咱家院校的学生宿舍虽然算不上多好,但也不算太差呀。

咱家院校的食堂饭菜虽然谈不上有多美味,但也是菜品丰富且便宜实惠呀。

还有咱家院校的网速,说不上有多快,但它稳定,不会经常掉线,一直以来是深受在校学生的好评哦!

怎么会说跟同学们的期待想象相差甚远呢?

老师们的困惑,同样也是叶院校长意识到有问题但尚未想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的原因。

于是,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向杨兮投来了求知的目光。

包括杨兮身旁的连向东江雨蓓二人。

“所谓当局者迷,你们意识不到这些问题也是正常。这样吧,我先问黄老师一个问题,在您认为,咱们院校的发展基石是什么?”

黄宇光下意识擦了下额头,回答道:“教学,当然是教学!”

你妹的,会不会做人?为什么要针对我?

杨兮再看向了樊拥军,接道:“樊处长,您还有什么补充吗?”

樊拥军茫然摇头。

杨兮笑了笑,道:“回答教学倒是没错,但并不准确,准确的答案应该是本科教学,而不包含那些乱七八糟的各种培训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