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当院长的要会画饼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2260 阅读进度:695/793

人事问题并不需要着急考虑。

那二位副院长要到春节后才能把位子腾出来,等他俩滚蛋之后再来安排补缺人选也是不迟。

但听到老刘又觍着脸向自己讨官做,林院长呵呵一笑,立马转变了话题。

“那什么,就要到中午了,咱们去看看高老大杨兮他们的手术做完了没,专家别墅又搞好了三栋,得赶紧把他们安顿下来,省得天天住宾馆还要花那么多冤枉钱。”

最先搞好的一号别墅安排给了江浦均和马宗泰二人,这对年龄上相差了十五岁的老冤家是一见面就要开怼,而且根本就停不下来。但要是把他俩分开安排,那俩老家伙还不乐意。

二号别墅分给了武院长。

武红梅一个人住那么大一栋别墅觉得太孤单,于是便把江雨蓓带在了身边,一来是跟自己做个伴,另一方面也考虑到了等江浦均过来时好有人照顾。

三号别墅原本是安排给高勇尹伟二人的,但这俩兄弟简单合计了两句后,选择了四号别墅。

把三号留给杨兮,方便这小子跟住在二号别墅的小江同学那啥。

“挺好!”

杨兮的一声称赞也不知道是针对别墅的条件还是在针对高勇尹伟二人的小算盘。

林院长安排的极为细致,别墅中不单配备了全套的家电家私,各种生活用品,也是考虑具全,大到被褥床垫,小到牙刷牙膏,就连手纸,也是准备的妥妥当当。

“你俩。”杨兮转过身来,手指卢浩明迟翔二人,喝令道:“去宾馆把行李收拾了,搬过来跟我住。”

卢浩明回道:“不好吧,我俩再等等,等过了节,宿舍楼也就能住人了。”

杨兮不悦,斜了卢浩明一眼,道:“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搬你丫就赶紧搬,等宿舍楼能用了,再说能用的话。”

江雨蓓咯咯笑着跟卢浩明解释道:“卢老师,您还是赶紧答应了杨老师吧,杨老师怕黑,这么大一栋别墅就他一人住,晚上会吓得睡不着觉。”

杨兮瞪起了眼来:“胡说八道!小爷我上大学时,跟同学一起半夜去坟地里捉蛐蛐,都他么没说过一声怕,现在会怕黑?”

江雨蓓俏皮扮了个鬼脸,反问道:“那您不怕黑又是怕什么呢?”

杨兮难得有这么一回思维被带偏的时候,居然顺着江雨蓓的话解释道:“我是怕房间脏了没人打扫。”

一向是很知趣的林院长此刻竟然犯起了浑来,插话道:“打扫卫生的事情不必担心,医院聘了人,专门负责专家别墅的卫生打扫。”

杨兮怒不可遏,两道利剑一般的眼神直接插向了林院长的双眸。

林院长嘿嘿一笑,躲到了高勇身后。

“卢老兔,吃老翔,我他么就一句话,搬来还是不搬来?”

但见那杨兮已经现出了气急败坏的苗头,此二人哪里还敢违拗,赶紧点头表示答应。

杨兮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江雨蓓并没有说错,而林院长也是明知道杨兮的这点小毛病,怕黑。

当空间不大时,比如市立医院的宿舍单间,或是宾馆的一间单人房,杨兮尚能克服了这个毛病,但当所处空间超出他的控制范围时,一旦失去了光线,内心深处便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

这种恐惧感并非是看恐怖片而产生的那种恐惧,对鬼神一类的故事,杨兮有着相当之强的免疫力,半夜去坟地里捉蛐蛐也并非他的牛逼妄言,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而且还不止一次。

杨兮的恐惧感源自于他的幻觉。

一旦身处在如此环境下,他就会生出人在宇宙中漂浮着的幻觉,没有了光明,四下里空荡荡一片,前方身后,左右上下,根本寻觅不到一处着力点……

那是一种被整个世界所抛弃的感觉。

无力,无奈,无法挣扎。

“林院,我怎么感觉十栋别墅有些不够用呢?”在视察另外六栋别墅的装修进度时,杨兮提出了新的建议:“这空地还剩了不少呢,要不,咱再盖他个十栋八栋一样的别墅?”

林院长不由眯起了双眼。

好主意,我看行!

我老林看你们住别墅也他么有点眼红……

哦,不!

我老林是看你们住在一起挺热闹,也想来凑一凑,身为一院之长,要跟同志们打成一片,同甘共苦,过一样的生活才对嘛!

再说了,咱医院过了年就会有六千万的贷款进账,而这别墅,土木基建的造价不过二十来万,加上装修添置各种电器家私生活用品,拢共也不到四十万,拿出四百万来再建他个十几栋,小菜一碟嘛!

“英雄所见略同啊!我觉得不单要再建十栋专家别墅,还要再建一幢中职宿舍楼,但凡拿到了主治职称的,一律二居室的住上。”

武红梅不由感慨道:“一个当大院长的,能时时刻刻想着员工的福利,真是不简单啊!”

林院长陪以讪笑。

哪有哦。

老大姐您脑子里装着的还是管理市立医院的那种思维,市立医院都是些什么人?

不是博士便是硕士,哪怕只是名护士,一亮学历,那最低也是个本科。

这种层次的人,不用你领导多说什么话,人家也知道奋发图强。

可咱柳泉医院的这帮人可就不一样了。

能混则混,得过且过,只要拿到了医生资格证,保住了自己的饭碗,干嘛还要继续拼搏奋进呢?老婆孩子热炕头,它不香吗?

所以,当院长的就必须不定期地给他们画上一张大饼,勾引着他们在职业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这一招,在林院长上台后的七年时间里已经是用得纯熟,只不过,在那之前的七年时光中,他林院长向着全院职工画出来的大饼始终是干不巴巴麻不溜溜的,诱惑力倒是有,但决定说不上有多大。

但如今,手中有了足够的资金,还能够清晰地看到美好的明天,那林院长再画起大饼来,真可谓是一个意气风发。

嘿嘿。

咱要画的可不是一般的大饼,咱画的是四处流油的肉饼,而且是那种皮薄馅厚多放油能把人引得口水直流的大肉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