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师爷爷,您别生气嘛

小说: 我真是医神 作者: 醒后一支烟 更新时间:2020-10-28 字数:2255 阅读进度:675/793

马宗泰和陈仁然确实是一对好集邮。

俩人不单是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读大学时依旧是同班同学。

他们那个年代可不像是现在,本科医学生毕业即失业,莫说市一级医院,就连县一级医院都不会多看一眼。而三十年前,本科医学生还是一件稀罕品,莫说市一级医院,就算省一级医院,只要学校牌子够硬,个人学习成绩优秀,也一样能被青睐。

马宗泰和陈仁然都是彼时的南江医学院现今的南江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马宗泰慕名于江北江浦均的外科天才之名,毕业后毅然决然来到了江北市立医院。而陈仁然则回到了魔都,就职于魔都一家很不怎样的区医院。

三年后,马宗泰在江北市立医院混的是风生水起,以三年资住院医的身份担当了三年资主治医的重任,且成为了江主任心中最有希望继承自己衣钵的后辈。

而陈仁然当时正在准备第二次冲击研究生入学考试。没办法,他所在的医院实在是太差了,不考研,这辈子也就废了。

又一个三年,马宗泰晋升为了主治医,在科室,俨然成为了江浦均之下的第二号权威。

而陈仁然,屡考屡败的他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钱行军门下的一名苦逼穷学生。

毕业十周年,马宗泰在科里已经有资本有胆量就是否要发展腔镜手术而跟江浦均产生了分歧和争辩,而陈仁然刚刚博士毕业,在华东医院普外科还在跟同辈医生在争抢阑尾疝气一类的手术机会。

也就是那一年,这二人之间的差距达到了以马宗泰为正向的最顶峰。

也就是那一年,因为马宗泰想拉好集邮一把,诚挚邀请陈仁然前来江北市立医院和他并肩战斗却被陈仁然所误解,从而隔膜产生,二人基本上断了联系。

又一个十周年,马宗泰在腔镜手术和乳腺病两个方面上取得了突破,成为了继江浦均之后第二位老子自称第二无人敢说第一的江北外科界的霸主。

而那一年,在全国普外科年会上,陈仁然在钱行军的力撑之下做了大会发言。

能在全国年会上做大会发言可是了不得,非国家级的大牌专家绝无可能获得如此殊荣。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牛逼起来的陈仁然在大会间歇期居然给了马宗泰一个视而不见。

好么!

在江北已然养成了一身霸气的马宗泰在那一刻明面上虽是不动声色,但内心中早已是火冒三丈。

你他么有什么好牛逼的呢?你会开的刀,老子都会开,而老子能拿的下来的手术,你豿日的不一定能拿的下来!

不就是摊上了一个好老师吗?

不就是欺负我老马没读过博士吗?

从那天起,马宗泰跟陈仁然算是彻底决裂了,老死不相往来都他么只是个底线,没拎上把刀拼个你死我活就已经算是很克制很理性。

一晃又是十多年。

陈仁然已然成为了南派外科界的领军人物,而马宗泰依旧只能盘亘在江北这块地界中。

反向的差距是越来越大,这也是马宗泰生病之后随即萌生退意的主要原因。

直到一个月前,陈仁然为了杨兮一事而主动敲开了马宗泰在魔都的家门。

那一次见面,陈仁然可谓是极尽卑微之色。

兄弟我认输,我投降,在你老马面前,我老陈确实没啥好牛逼的,你说的全都对,要不是摊上了个好老师好医院,我陈仁然连给你老马提鞋的份都不够格。

谁他么让你收了杨兮这么一个妖孽做徒弟呢?只要你答应把那杨兮让给我,今后不管什么场合,我老陈都心甘情愿地给你老马做跟班。

陈仁然的卑微态度虽然很虚伪,但他的目的却是真诚至极。

从医者,比拼的不单是自己的水平和影响力,还有一块相当重要的内容,那就是有没有人能够继承衣钵。

十好几年了,马宗泰终于扳回了一局,而且是胜得彻彻底底,胜得那陈仁然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一瞬间,丢失了十好几年的脸面完整赚回,不单弥补了亏空,还大有盈余,那老马登时红光满面,哪里还存有什么记恨,挂在嘴边的只有沉淀了几十年的集邮感情。

让马宗泰未能想到的是,十多年未曾联系,那陈仁然居然改变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争强好胜,而是变得谦逊客观。

对杨兮,他的目的竟然不是招致自己的门下,而是意欲推荐给他的老师钱行军教授。

若只是前者,马宗泰绝对不会如此上心,随便帮忙打上声招呼,讲两句道理,也就差不多了。因为在潜意识中,他老马还想看看那老陈被打脸后的尴尬表情呢。

但牵扯到钱教授可就不一样了。

钱教授德高望重,若是操作不好被杨兮那头小倔驴给拒绝了,那丢的可不是单单钱教授一个人的面子,他马宗泰的脸面恐怕也得掉在地上摔个稀碎。

那么,杨兮就如此不识大体不受抬举么?

对此,马宗泰是深信不疑。

这头小倔驴,完全就是初生驴犊不怕虎,管他谁谁,只要戗到了他那身刺毛,必然会遭来一通白眼。

而他身上的刺毛,便是他的柳泉医院,他那“劫富济贫,替天行医”的八字理想。

陈仁然有着同样的顾虑,要不然也不会低三下四地前来求助于马宗泰。好在这二人虽然矛盾闹了十几年,但彼此之间的信任尚有基石存在,几番商讨加上试探,终于确定了今天的套路。

只是,这二人谁都没想到,那杨兮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搬出了一个令人尴尬的辈分问题。

马宗泰忽地沉下了脸来,冷冷道:“你小子爱啥叫就咋叫,我管不着也不愿意管,但我答不答应,那可就要看老子的心情了。”

杨兮厚颜无耻地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勾住了马宗泰的脖子,叫道:“师爷爷,您别生气嘛……”

马宗泰的面色稍有缓和。

结果,那杨兮紧跟着又道:“您要是不乐意听我叫您师兄,那您可以管我叫师弟好了!”

“啪!”

一声脆响之后,杨兮愉快地摸了摸脑门。